四十七:酒醒以后_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笔趣阁 > 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 四十七:酒醒以后
字体:      护眼 关灯

四十七:酒醒以后

  “参见父王”此时的东皇太一全然没有外面居高临下桀骜不羁的模样,他毕恭毕敬的弯腰行礼。

  坐在前方的神王帝俊并未理会,他全神关注着桌上摆放的棋局。

  一时间整个花园中静悄悄的,无一丝声响。

  “啪”的一声,白棋落子!

  “嗯...”神王帝俊沉吟了一下,思索良久后把左手中的黑棋放了回去。

  “太一,你说这盘棋的黑子要如何破局”说话时神王帝俊依旧低头观察着棋局

  东皇太一保持着弯腰行礼的姿势:“儿臣不知”

  闻言帝俊抬起头,目光锐利的瞧向弯腰低头的东皇太一,过了会淡淡出声:“起来吧”

  “是”东皇太一这才直起身来

  帝俊目光又回到棋盘上:“凶兽饕餮和穷奇现在状况如何”

  东皇太一恭敬回答道:“两只凶兽皆彻底入魔神智全无,现囚禁于镇魔塔中”

  “这样么...”帝俊沉思了会询问道:“九幽现在情况如何”

  “因为九幽之主受伤,九幽内部好似有些动乱”

  说着东皇太一再次拱手弯腰:“儿臣无能,凭借父王给予的神器诛邪也只是将将重伤九幽之主”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帝俊抬手向他招了招:“过来”

  “是,父王”东皇太一起身缓步走向前去

  他刚刚落定,就听到一直低头研究棋局的帝俊声音:“这副珍珑棋局,还是你叔父帝江所布”

  帝俊想起往事有些叹息:“转眼间五百年了,本王还是无法破解这黑棋的死局”

  东皇太一垂眸听着帝俊的感叹:“可惜儿臣对下棋一窍不通,无法为父王破局”

  “号称全知全能的东皇太一竟然也有不会的东西么”帝俊放下手中黑子,目光从棋盘看向东皇太一:“那这幅棋局就送与你了,望你好好钻研”

  不等东皇太一回话,帝俊转开话题语气耐人寻味:“听说你收了个活人为巫女,还带回了神界”

  东皇太一面色平淡道:“那人是极阴之体,儿臣为了九幽之事,破例收的”

  “是么”帝俊起身幽幽道:“神凡不得相恋是天规,本王不想见到帝江之事重现了”

  说罢他拍了拍东皇太一臂膀:“你母后羲和前阵子向本王提了一下冬神玄冥,你俩一阴一阳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东皇太一正色道:“儿臣现在一心扑九幽之事,对于感情一事并无关注”说着他神色有些腼腆:“还望父王替儿臣向母后说说,推辞此事”

  帝俊闻言轻笑:“此事本王会替你说的”说完他转动着左手拇指上的扳指:“自从共工撞了不周山后,三界之间的壁垒越发轻薄,九幽之中的浊气已然蔓延到天界”

  他望天轻叹:“为了天下苍生,封印九幽和集齐四凶刻不容缓,四凶中的梼杌和混沌曾出现在西海和昆仑处你可前去查看”

  说完这句话帝俊转身缓步离开

  东皇太一见此弯腰行礼:“恭送,父王”

  帝俊停下脚步,颇有深意的丢下一句:“记得去天池清洗掉身上的魔气”话落身影消失不见!

  东皇太一面色不改,弯腰行礼半响才直起身来,挥手收起桌上的棋局转身消失。

  回到太阳神殿的东皇太一卸下恭敬的面孔,目光幽深的看向那副带回来的棋局。

  他执起黑棋,“啪”的一下落子。只见死局无解的黑棋瞬间盘活!

  东皇太一见此又执一白子,思索着要落在哪里。

  思索中也不知联想到什么,他神色一怔随后轻笑出声:“呵,神王真的是好谋算”

  说着他手执白棋想要落子!只见白棋落子的瞬间,棋盘上的白棋全部化为灰烬!

  东皇太一看着满盘的黑棋玩味的说出四个字:“绝地天通”

  “穷奇和饕餮的情况如何”他话音刚落

  瑶忆的身影显现在原本空无一人的大殿之中:“穷奇还在沉睡中,饕餮被净化后曾短短清醒过一次,它的神智在逐渐回复”

  东皇太一挥手收起棋盘,转身询问:“素娥来过?”

  “素娥大人得知您被神王宣走后便离开了”

  “是么”东皇太一沉思了一下,一个玉匣凭空浮现:“这是本神答应给她的浣灵玉露,你给她送去吧”

  “告诉她,跟玉匣中的昆仑雪莲一同服用,对修炼月之本源更有益处”

  瑶忆双手接过玉匣:“是”

  “送完,准备一下,等下去西海”丢了下句话后东皇太一的身影消失

  偏殿中

  东皇太一背手看着正在沉睡的柳望舒,半响后他抬手在柳望舒眉心轻点,替她把体内的酒气消散。

  不一会,柳望舒如蝶翅的睫毛轻颤,她缓缓张开眼眸:“唔....好晕”

  她还未彻底清醒,就被晕眩感弄的头昏眼花。

  迷蒙间嘴中被喂入不知名冰冰凉的东西,咽下去后晕眩感瞬间消失。

  思绪逐渐复位的柳望舒,迷茫的看向身旁的东皇太一:“我怎么了”

  东皇太一挑眉询问道:“你不记得喝酒之后的事情了么”

  “嗯....”柳望舒仔细回想了一下,眨了眨眼道:“最后记忆是我一口把酒喝完了”

  “是么”东皇太一的语气莫名有点危险

  难道我喝醉以后对他做了什么?这孩子的语气咋有点不对劲啊!

  这么想着,柳望舒带点歉意的开口:“若是我喝醉后冒犯到你,那真是非常抱歉”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正式!

  虽然不知道自己喝醉以后干了什么,但先道歉就对了!看他这样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东皇太一与她那双眼尾泛红的双眸对视半响后喉咙微动,垂眸避开:“不能在外面喝酒”

  “啊...好”柳望舒有点懵的应下:“对了,你刚才喂我吃的什么”

  东皇太一并未理会,直接转身消失在殿中。过了会空中飘来声响:“昆仑雪莲”

  这个人莫名其妙的!

  柳望舒起身下床,还没走几步就愣在原地!

  镜中这眉眼含春的女子是她???她不就醉了个酒么!!这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事后余韵呢!

  等等!她不会对东皇太一怎么了吧......

  有一说一,东皇太一那完全长在她心坎的面容,喝醉后真有可能会对他上下其手!

  想到这,她打开好感度系统

  【东皇太一好感度:67】

  比之前多了三点!!!所以她真的对东皇太一下手了呀!!!

  强啊!不愧是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