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章:西海鲛人_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笔趣阁 > 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 四十八章:西海鲛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四十八章:西海鲛人

  不是...她不就睡了一觉!怎么外面变成这样了!

  刚踏出殿门的柳望舒看着眼前的风平浪静的海面有点傻眼!

  她不可置信的后退一步回到殿中,关上大门!

  过了会柳望舒再次打开殿门,呆呆的看着并无变化的海面!

  “嗤”熟悉的嘲笑声从上方传来!

  柳望舒转身后退几步仰头一看,果然东皇太一这厮半躺在琉璃瓦上!他脸上还带着让人手痒的笑容!

  东皇太一起身看向下方的柳望舒:“上不来”虽然是疑问句,但他语气笃定!

  呵!你在说笑么!柳望舒内心白了他一眼!双手结印,施展腾云术!

  只见一片白软软的云朵出现在她脚下,托着柳望舒慢悠悠的浮到东皇太一身旁!

  “真慢”东皇太一左手撑头嘲笑道:“那凡人见到你的腾云术,会不会勒令你重修”

  这也不能怪她啊!这具身体虽然有磅礴的灵力,但能用的也就寥寥无几!

  东皇太一见她不语,沉吟了一下:“本神可以教你,不过....”

  明白他未尽之语的意思,柳望舒直截了当的拒绝:“不劳烦东皇大人了!”当她傻呢!都是套路!

  “好吧”东皇太一语气满是遗憾,他闭上眼眸又躺了回去。

  见他舒服的模样,柳望舒也学着躺下!

  在刺眼的阳光下她闭上了眼眸,两人一时无言。

  暖阳映照下,海鸟发出的鸣叫伴着“簌簌”海浪声回荡在耳旁,夹杂着淡淡腥味的微凉海风抚过,轻柔的撩起细碎的耳发。

  这环境舒适的令人昏昏欲睡,少女透亮的黑眸已经逐渐失焦,纤长的睫毛微垂,俨然一副倦乏之态。

  好困啊,她不是刚睡醒么....

  柳望舒轻轻打了个哈欠,勉强从睡意中挣扎出来:“我们..这是在哪”

  一旁的东皇太一睁开眼眸直视着天空中的太阳:“西海”

  听到回到的柳望舒含糊应了一声:“..嗯”便逐渐的陷入沉睡中。

  夕阳西下

  出现在屋顶的瑶忆,低声唤着还在沉睡的柳望舒:“望舒,醒醒”

  因为没了暖阳,可能觉得有些冷的柳望舒将身体蜷缩成小小一团,手也握成拳置于脸庞。

  她是凡人,这样会着凉的。

  这么想着,瑶忆蹲下身子轻轻晃着柳望舒肩膀。

  “嗯...”柳望舒终于有了点反应,她卷翘的睫毛颤了颤,缓缓掀开:“瑶忆...”

  她刚睡醒,神情还有些迷蒙:“你...怎么在这...”

  见她睁眼,瑶忆起身:“靠岸了”

  听到这简言意赅的三个字,柳望舒逐渐从迷蒙中摆脱出来。

  她好像先是拒绝了东皇太一的套路,然后学着他躺在屋顶....睡着了...

  四处没看到东皇太一身影,柳望舒开口询问道:“东皇大人呢”

  “东皇太人有事先行离开了”说完瑶忆一个舜步,身影从屋顶消失,出现在殿门前。

  柳望舒见状施展腾云术,慢悠悠的飘下去。

  对啊,她可以向瑶忆请教啊!美女姐姐尽心尽力不说,还耐心十足!

  最主要的是不会像东皇太一有附加要求!

  柳望舒出言喊住瑶忆:“瑶忆,你能不能指导我下腾云术”

  瑶忆闻言回头:“好”

  柳望舒小跑几步追上瑶忆步伐。

  到了陆地上,她才看全了这艘庞然巨物的全貌!

  真大啊!柳望舒满眼惊艳!

  哎?这是?

  水平面上突然出现的小黑点把柳望舒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瑶忆见状,施法收回巨船,皱眉道:“西海鲛人族”

  鲛人?神话中人身鱼尾,落泪成珠,美丽不可方物的鲛人么!

  随着黑点逐渐接近,终于看清鲛人样貌的柳望舒一愣

  这大嘴尖牙,鱼头人身,满身暗色鳞片的是美名盛传的鲛人???

  说实话这落泪不是成珍珠吧,估计得成石头才对!!!

  柳望舒还想挣扎一下小声开口:“瑶忆,你是不是认错了”

  然而已经游近的鲛人口吐人言道:“西海鲛人族有事求见太阳神,巫女阁下可否通报一下”

  可惜,鲛人的自称让柳望舒的幻想彻底破灭!

  “东皇大人现有事在身,并不在”瑶忆回礼点头道:“待东皇大人回来,我会转告的”

  听此言领头鲛人与身旁的鲛人互相耳语了下,而后拱手道:“劳烦阁下,只是...”

  说着他走向一旁让开位置,露出一直被他挡住的鲛人:“这是我族女鲛人,名为秋言”

  看清女鲛人样貌的柳望舒再次愣住,如果说第一次是被男鲛人丑的!那这次就是被女鲛人美的!

  见到女鲛人秋言后,她突然理解为何鲛人能在神话中经久不衰!

  眼前的女鲛人秋言,身形娇小,淡粉色微卷长发被海风温柔的拂过。

  她的上肢与身体两侧连有半透明鱼鳍,下身修长的淡蓝鱼尾在夕阳的余光下波光粼粼。

  单单的美字已经无法形容她所看到的容貌!

  肤若凝脂,手如柔荑,眉似春山带雨,眼如秋水含情。

  最绝的还是她那双深似海的瞳眸,只是一眼便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呵”一声轻笑让柳望舒从入迷中回过神来!自己刚才是怎么了.....

  突然出现的东皇太一嘲笑道:“果然是蠢的,竟然敢直视女鲛人的眼睛”

  所以说自己刚才是被女鲛人给迷惑到了么!自觉理亏的柳望舒并未出言顶回去!

  一旁瑶忆行礼,而鲛人们直接跪地。

  东皇太一垂眸,对并无动作的女鲛人秋言道:“为何不跪”

  东皇太一语气平静,不带一丝情绪,却让人莫名想要跪地臣服!

  “您是我未来的夫君,我为何要跪”秋言声音空灵悦耳,明明是说话却好似唱歌

  但她所说的话,让除了东皇太一外的所有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鲛人妹妹胆子是真的大!!是个狠鱼!!!

  被惊到的柳望舒用看好戏的眼神看向身旁的东皇太一,她很好奇东皇太一的反应如何!

  如果按照他往常操作,应该会让口出狂言的鲛人妹妹直接消失吧!

  东皇太一闻言正眼看向秋言:“你胆子很大”

  他金色的神眸与秋言海蓝瞳眸对视,半响后他勾起嘴角:“那就是你所看到的未来么,天海圣女的弟子”

  又是一个能看到未来的人!不过天海圣女是....?这是她未在国师府典籍中看到过的!

  柳望舒目光疑惑的看向瑶忆,请求解答!

  瑶忆见状轻声回答:“天海圣女是水神共工的亲传弟子”

  所以鲛人妹妹还是水神共工的徒孙?原来还是个背景深厚的鱼啊!

  “你们可以退下了”东皇太一目光看向远处的海面:“所求的凶兽之事,本神已经知晓”

  随后他步至女鲛人秋言面前,牵起她的手丢下一句:“回神殿”

  两人身影在众人眼前消失!

  这让人意想不到的发展....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