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今晚的月色真美_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笔趣阁 > 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 四十六:今晚的月色真美
字体:      护眼 关灯

四十六:今晚的月色真美

  “走了”东皇太一抬起身来,把柳望舒稍微凌乱的衣领整理好。

  被东皇太一温柔作风弄懵的柳望舒含糊应了一声:“...哦”

  她垂眸目光落在那被宽大的手掌包裹的左手上,明明两人已经斩断契约了!在无任何关联!

  但当他出现在身边那一刻,熟悉的安全感依然围绕身边!

  其实能在温泉中睡着,也是因为知道身处有东皇太一坐镇的太阳神殿,是不会有伤害突然出现!

  在柳望舒沉浸在自己思绪中时,两人身旁的景象随着东皇太一的步伐几经变换!

  “唔....”身前的背影突然停下,没注意到的柳望舒直愣愣的撞了上去!

  “呵”上方传来男人熟悉的轻笑,让柳望舒有点恼羞成怒,她报复性的再次用额头撞了一下男人后背!

  对于她的小报复,东皇太一并未理会,只是轻哼了一声示意她看向前方!

  柳望舒顺着他示意的方向,这是.....

  一方石桌置于中心,上面摆放着几个碗碟。

  几个碟子分别装着散发腾腾热气的各色菜肴,都是些家常小菜。

  中间大点的盘子上层层堆叠着小巧精致的月饼,而且种类不同。

  有广式的,有酥皮的,还有冰皮的!每个月饼上的图案也是各不相同!

  所以说月团就是月饼么!

  不过这些....都是出自他手?柳望舒目光惊讶看向已经坐上桌的东皇太一。

  见她一直站在原地不动,东皇太一开口说道:“愣着做什么”

  “哦”柳望舒缓步走向东皇太一对面的木椅,随着走进,属于食物的香味越发诱人!

  在坐在对面神色随意的东皇太一示意下,她拿一块月饼。

  就在她将要品尝时,周围的景象突然一变!

  这是...?柳望舒抬头透过水晶屋顶看向天空。

  只见刚刚的碧蓝澄澈的天空,变成浓郁的夜色!

  明亮的圆月悬挂在满天星河之中,倾泻着淡淡的银色月光。

  浮游的微微荧光和细碎的虫鸣声交织围绕在四周。

  东皇太一垂眸看着酒盏中映照的圆月:“月团要圆月夜吃才好”说完他仰头一口饮下

  说的也是!柳望舒轻咬一口月饼,细细品尝。

  也许是氛围原因,也许是真的手艺很好!或许又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她觉得这月饼是此生为止最为好吃的!

  “味道如何”东皇太一说着拿起酒壶又倒满一杯酒

  柳望舒直接把内心感受说了出来:“好吃,比我吃过任何的都好吃”

  “嗯”东皇太一应了一声,又把手中的酒一饮而下。

  “呐”一块月团被一只白润的小手递到他的面前,女子悦耳的声音响起:“如此美景,别光喝不吃呀”

  见东皇太一接过月饼咬了一口,柳望舒坐回去右手拿起一块新的,左手拿起筷子!准备左右一起开工!

  东皇太一见她吃的欢快,食欲也不禁被勾起!

  也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偶尔看到她伸长手去夹距离远的菜,也会默默帮她换一下菜的位置。

  总的来说这一顿是柳望舒近期吃的最为开心舒畅的饭局!

  不过吃久了难免想喝点什么,柳望舒的目光转移到东皇太一手旁的酒壶

  “千秋醉,你也想喝?”见她点头,东皇太一低笑出声:“你倒是胆大”

  听名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过她柳望舒喝酒至今还没醉过!

  被挑起兴趣的柳望舒拿起手边的酒盏递过去:“满上,满上”

  东皇太一见此但笑不语,给她倒满。

  柳望舒浅尝一下,嗯...甜甜的...并没有一般酒的苦涩味道!挺好喝的!

  她直接一口喝完!但咽下去后,一股不知道明的感觉轰的一下在脑海中荡漾开来!

  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耳旁的虫鸣眼前的萤火一瞬间都慢了下来!

  淡淡嫣红浮现在她白玉的脸庞,清明的双眸也渐渐的朦胧了起来!

  看她又递来酒杯,东皇太一有点惊讶:“还要?”

  千秋醉就如其名一样,是千种珍惜灵物,酿造一千日而成。

  而且第一瓮的千秋醉并不能喝,需得继续加入千种灵物继续酿造!

  就这样来回重复千次才成了最终千秋醉!

  这酒入口香醇甘甜绵密和上好的灵酒并未不同,但它的后劲十足!

  凡人入口会因为承受不住,直接爆体而亡!

  普通的神仙也会沉浸在它后劲中,千日不醒!

  像柳望舒这种第一次喝还想继续喝的确实少见!

  不过既然她点头了,东皇太一勾起嘴角给柳望舒倒满

  随着柳望舒一杯杯喝下,她感觉时间好若静止,耳边一片清静,听不到任何声响!

  天与地与其他万物全都在她眼中消失,只能看到对面那带着一丝笑意为自己斟酒的男人!

  此时她脑海中空荡荡的,只是觉得那男人的薄唇很性感,跟他手中的白瓷酒壶很配!

  若是那壶嘴与薄唇碰在一起,一定会很美吧!

  这么想着柳望舒起身走到男人身边!

  她的步伐很稳,若不是那迷蒙的双眸!根本看不出她是喝过酒的人!

  东皇太一并未躲避柳望舒,他饶有趣味的看着柳望舒想要做什么。

  只见她柔荑搭在白瓷酒壶上,将酒壶从他手中拿走!

  接着她置身于东皇太一怀中,执起酒壶靠近。

  也许是怀中女人的如兰香气,也许是女人那如丝的媚眼!

  东皇太一顺从的张开唇含住白瓷壶嘴,琥珀色的酒液从他的嘴角流出,从他的下巴经过微动的喉结,淅淅沥沥的滴落到两人的衣服上!

  浓郁的酒香包裹着两人,直到无酒而出。“碰”的一声白瓷酒壶落地!

  指腹下的温热让柳望舒有了一丝清醒,她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醉了,不是喝醉的!而是因为滞留在男人身上的酒香而醉!

  靠在男人怀中的柳望舒抬眸与那双独属于神明的金眸对视,繁星映夜之下她想起那句老套却应景的话

  “今晚的月色真美”

  她喃喃说出那句话,手指从温热中抽离。

  起身靠近,虔诚的吻轻轻落在东皇太一的温热的唇上。

  这个白发金眸的神明,沾染了她的气息:“你属于我了”

  说完这句话柳望舒手搭在东皇太一臂膀上,昏睡了过去。

  【好感度+3】

  东皇太一意味不明看着怀中睡着的女人,半响后轻笑出声:“酒量还是如此”

  随后他抱着柳望舒起身,神念一动。身旁的景象从山涧溪水变成了威严庄重的太阳神殿!

  在神殿中待命的瑶忆见东皇太一身影出现,连忙上前行礼:“东皇大人,神王宣您前去觐见”

  “嗯”他应了一声,大步走向前去,把怀中的柳望舒放在内殿中的白玉软床上,而后转身消失不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