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 112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2、第 11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2、第 112 章

  打算查的成绩直接被谌冰公开,萧致看着手机,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不止他,弹幕也开始疯狂刷新。

  适合再睡一觉:[我没看错吧大兄弟?693???]

  荒野猎手:[自导自演,自导自演,厂男别演了别演了,再艹人设圆不回来了。]

  安妮:[66666666666]

  杠就是我对:[66666666666]

  “……”

  萧致下播,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谌冰。

  “我忙完了。”

  谌冰声音躁郁:“看见成绩了?”

  萧致:“嗯。”

  “不加分6、70,但某些考生还有加分资格,算上来你排名还要再低一些。”

  萧致关掉电脑,走到窗户边,脑子里冲上的热血平静下去:“我觉得我考的可以了。”

  谌冰叹气:“我也觉得你考的还行。”

  萧致手扶着栏杆,问:“那怎么办?”

  谌冰:“看看提前批,或者赌一把投档。”

  “……”

  萧致有一会儿没说话。

  半晌,他看了看手机:“你肯定要去?”

  谌冰说:“已经签入学协议了。”

  萧致安静下来,指节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栏杆,揭开了瓶可口可乐。

  他俩还没商量出个结果,那边萧致电话开始响个不停,有陆为民的,也有王姨的。

  听到萧致的分数,王姨在电话另头抽搐了一声,发出三声猿鸣:“啊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

  萧致笑着安慰她:“快喘不上气了,王姨。”

  “小致,你真的有出息,比我小曾有出息多了!阿姨感到骄傲。”

  “没,各有所长,曾哥也很优秀的。”

  萧致说着话,莫名其妙,觉得胸口有点儿堵闷。

  他也不太清楚原因。

  高考考到这个成绩他没有遗憾,但不觉得高兴,莫名有点儿伤感。之前熬夜拼命学,那段时间天天掉头发,瘦了十几斤,睁开眼睛闭着眼睛都在学,后期天天刷什么押题卷,刷到好几次差点儿呕吐。

  萧致现在的感觉是:幸好过来了。

  哪怕跟谌冰还有段距离,但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已经比以前多了很多。

  刚挂电话,管坤又打来。

  “693?”

  “嗯。”

  管坤安静了几秒,响起起身的动静:“出来吧,歌厅给你找好了。”

  深夜十一点。

  萧致拿了件薄外套出门,不用打车,走了十来分钟到KTV,旁边管坤骑着小电驴下来,走到他身旁用力砸了砸肩膀:“可以。”

  萧致回锤了一拳:“你多少?”

  管坤:“352。”

  萧致看他一眼:“不意外。”

  “随便找个专科读读得了。”

  他俩往KTV里走,管坤给他递了根烟,萧致本来想拒绝,探出细长的手指夹过去:“文伟呢?”

  “345。”

  萧致笑了:“他估计气死。傅航呢?”

  “419。”

  “那还行。”

  萧致问了一圈,大概了解了这群人的分数,坐沙发里摩着颈侧按了两按。

  大家陆陆续续来了,叫了几件啤酒,高考结束那晚都没有的愁绪硬生生在今晚掀起。光线陆离,五颜六色地在脸上打转。

  之前没确定的命运,现在全确定了。

  文伟站角落忧郁唱歌;“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我不要在孤独失败中死去!!!”

  本来是深夜,包厢里还有空调,但气氛硬生生被带得些许燥热。

  管坤坐他旁边:“你报哪个学校?”

  萧致咬着烟尾,夹回指尖弹了下烟灰,眼底沉沉倦倦:“还不知道。”

  “清北都能报?”

  “能,”萧致垂眼看了下手机,“但估计悬。”

  管坤直接鼓励他:“冲他妈的,报了再说。”

  萧致笑了下,说:“这分数要调剂能过,也是没人报的冷门专业。”

  管坤思考了一下:“你不想去?”

  “也不是,”萧致仰回椅子里,“虽然快填志愿了,但我没想好以后干什么。”

  还处于对未来职业的迷茫期。何况,萧致发现以及确定,从高考放松地玩到现在,他确定自己的厌学情绪恢复到了以前的巅峰,甚至对念大学略有点儿抵触。

  大概是高考那段时间太他妈拼了,造成心理阴影。

  包厢内空气安静了一会儿。

  管坤冷不丁说:“我提个建议?”

  萧致:“嗯?”

  管坤满脸真心实意:“你不如去当男明星,真的很适合你。”

  “……”

  萧致抿了抿后槽牙,似是思索,随即懒洋洋道:“也不是不行。”

  “操!”管坤直笑,“你还真想去?”

  萧致说:“只要不用再费力读书,干什么都行。”

  ——高考给他整破防了。

  旁边傅航找管坤打牌,管坤没再说什么:“那你多想想。”

  “嗯。”

  萧致将烟头掐在烟灰缸里,漆黑的眼底沉沉。

  凌晨三点出KTV。

  大家喝得有点儿高,路上稀稀拉拉驶过几辆车,都没停下来。

  萧致扶着喝醉的文伟,单手抵在他腰侧,被他纠缠得没处说理:“别乱动。”

  刚才唱歌就特伤感的文伟,现在真情流露,抱着萧致直呜咽:“呜呜呜萧哥,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完蛋了?分数竟然比管坤还低。”

  “你没完蛋呢,”萧致扶着他站直,用力道,“听我的,你完不了。”

  路上行人稀少。

  文伟冲到花坛边一顿吐,回头抹泪:“对不起我妈,对不起老陆,对不起党和国家的栽培。如果重回高一,我一定努力学习!”

  管坤没太理他:“等他闹完这阵就好了。”

  萧致觉得有些热。

  从街头哭闹到街尾,萧致去便利店买了瓶水,跟管坤继续聊专业的功夫,抬头文伟好像被人揪住了。

  过去,发现是岗位亭的警察,高高瘦瘦的,身姿很正:“大半夜在外面哭什么?”

  文伟一通泪:“高考考得好差。”

  “哎,就知道。所以我们出成绩这晚巡逻呢。”警察端着茶杯边喝边笑,“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算个坎儿,但跨过去就好了。”

  文伟其实并不十分委屈,毕竟他高中本来也没怒过力,听他一说还有点儿心虚:“嗯嗯,跨过去就好了。”

  “不错。年轻人,慢慢来嘛。”警察叔叔说,“早点回家,别在外面瞎晃了,不安全。”

  文伟酒都醒了一半:“这就回这就回。”

  “行,拜拜啊。”

  文伟走了两步,又转过去,非常自来熟:“叔你这么晚还不回家?”

  “忙呢,就拦你这种迷途中的小孩子。”警察叔叔笑了笑,“你们走吧,我这是工作。”

  文伟边走边还欷歔。

  “刚才怪不好意思的。”

  管坤锤他肩膀:“……傻逼。”

  “警察叔叔真好!”

  “……”

  萧致拧上矿泉水瓶盖,侧头看了看警察的岗位亭。

  叔叔就捧着茶杯站路边闲晃,一身挺括的警服,身姿高挑,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

  萧致收回视线。

  安静了一会儿,他若有所思问管坤:“当警察怎么样?”

  管坤:“啊?”

  萧致说了声“算了”,没再问。

  一群人喝得有点儿高,到萧致家后跟抽了骨头似的瘫成几团,倒地就睡。

  萧致看了会儿,懒得管,回卧室睡觉。

  第二天起床晚,刚开始头有些疼,萧致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嗡嗡嗡”震动,萧致直接坐起身,烦躁地接过手机。

  陌生号码。萧致手指摁着太阳穴轻揉,接通后神声音困倦:“喂?”

  对面安静。

  萧致再问:“哪位?”

  还是没动静。

  萧致瞟了眼屏幕要挂断,对面出声了:“恭喜你啊,高考金榜题名。”

  沉稳又滋润的女声。

  杨晚舟的声音。

  萧致手腕顿住,跟着,面上神色像被冰冻结,

  眼底蒙了层薄雾。

  萧致挂断电话。

  门外响起敲门声:“萧哥,去学校领成绩单了。”

  萧致开门,若无其事绕过去:“走。”

  文伟觉得他脸色不是很好:“没睡醒?”

  萧致:“嗯。”

  文伟没再问,毕竟没睡醒这事儿解决不了。

  天气大,阳光暴晒。九中破破烂烂的校门已经挂起了横幅,据说昨晚放了半小时的烟花,周围居民大受震动。

  萧致站树荫里给谌冰发了条消息。

  萧致:[还有多久?]

  谌冰:[快了,你到奶茶店等我。]

  其实谌冰没必要来拿成绩表,他家远,萧致帮忙带就是了。

  但今天早上问,谌冰非要来,也没说是什么原因。

  萧致站的功夫,文伟说:“那我先进去了?”

  “嗯,你们先去。”

  他俩前脚刚走,后脚,谌冰家的豪车就到了。

  谌冰从车上下来,穿了身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笔直的学院风深色长裤裹着腿,手里拿了一束报纸包裹的花,浅淡的发色被阳光晒着,有种疏离又清澈的少年感。

  到跟前,谌冰递花到他手里:“送你的。”

  萧致:“?”

  报纸中是浅粉夹着深红色玫瑰,炽烈又干净。

  萧致笑了下:“为什么?你第一次给我买花。”

  谌冰抿唇,话里有别的意思:“以后再给你送。”

  他俩往学校走。

  萧致侧头:“庆祝我考得好?”

  谌冰安静了会儿。

  清澄的阳光晒得他微微眯眼:“算吧。”

  也是,庆祝,今天没有成为他死去的日子。

  以前的那些伤心,再也不回有了。

  下午一起吃饭。

  谌冰刚听到怔了怔:“又吃饭?”

  “高考之后不就这样?”萧致和他并肩一起走,“除了吃饭就是吃饭,天天吃。”

  谌冰沉默。

  毕竟对他来说,吃饭就是去占个座,然后淡淡地看着萧致吃。

  果不其然。

  照顾大家的口味,饭菜里自然有葱姜蒜辣椒盐,谌冰不怎么吃得了,只是喝点儿汤。

  谌冰预感到自己以后会淡出各种聚会聚餐,身体确实不允许。

  席间,萧致给谌冰夹了红糖糍粑、炸丸子,说:“先垫肚子,一会儿回去给你做饭。”

  谌冰:“好。”

  今天是庆功宴。

  彻底结束快九点,萧致刚出街,长腿迈得特别大:“我去超市买东西。”

  谌冰想了想说:“算了,我今晚回家,我爸这几天看我不顺眼。”

  萧致停下来,想起之前那事儿:“那行。”

  司机就一直在路边等着。

  很明显,今天谌冰必须回家。

  萧致摸摸他的手:“买点儿吃的,路上吃?”

  谌冰点头:“嗯。”

  萧致调头旁边的蛋糕店。

  灯火通明,橱窗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蛋糕和点心,萧致的身影穿梭其中,微微侧头,下颌线被光线涂抹得利落犀削。

  半晌,他拎着饼干盒子过来:“买了这个。”

  谌冰点头:“能吃。”

  萧致往街边过去;“一会儿给你打视频,商量怎么填志愿。”

  谌冰:“好。”

  夜晚寂静,萧致视线下垂,懒洋洋的:“不想你走。”

  谌冰安静了会儿:“我也不想走。”

  萧致莞尔,被树荫的阴影遮掩,侧头在他脸上亲了亲。

  “好了不墨迹,你走,到家吃点儿东西。”

  谌冰叹气:“知道。”

  他指了指旁边:“我走了。”

  萧致漆黑的眼底看着他。

  谌冰一会儿回头,正好跟他视线撞个正着。

  谌冰往回走,张开双臂抱了抱他,松手,退后:“走了。”

  “嗯。”

  谌冰面向他后退,转过去不到一秒,转回来:“一会儿你直接回家,今天不要乱跑,走路记得看车。”

  不知道为什么他问,萧致尾调拖长:“收到。”

  谌冰不太放心,走了两步,再转回来。

  萧致直接笑了:“不然不回去?”

  谌冰垂眼看着他。

  他俩依依不舍,含情脉脉。

  旁边司机早发动了引擎,抽根电子烟,抖腿看着这俩到底能磨多久。

  谌冰觉得再不走就矫情了,说:“你也早点回去。”

  说完,几步到旁边打开车门。

  刚上车谌冰就开了视频。

  萧致戴上耳机,沿路走回租的房子。

  “你想好报什么专业了?”谌冰跟他闲聊。

  萧致:“没。”

  “在没在想?”

  “在,但还没想到。”

  谌冰也没催:“还有几天时间,慢慢看。”

  萧致仰头看了会儿深夜的天色,拐过街角:“我一天天填志愿填得好烦。”

  谌冰好笑:“填完就轻松了。”

  萧致拖长了腔:“冰冰冰——”

  “嗯。”

  “好烦。”

  “知道,”谌冰声音也拖长,“不都说了,填完就没事了——”

  “就烦。”

  “……”

  谌冰直接笑了:“你继续。”

  萧致准备上楼:“怎么现在烦还不能说了?”

  谌冰抿唇:“不是不能说,是你话太多了。”

  “我话多?”萧致声音闲闲的,似笑非笑,“你嫌我了?”

  “……”

  谌冰好笑:“对,就嫌你。”

  萧致进电梯,摁了楼层,懒洋洋地道:“那你现在嫌晚了,我俩生米煮成熟饭,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谌冰唇角笑意加深,觉得心里暖暖的。

  萧致就有一搭没一搭扯淡,拿钥匙时看了眼手机,跟着,注意到门口的一道黑影。

  高高瘦瘦地站在那儿,手里拎了个红黑相间的帆布包,穿满大街可见的深色T恤,头发短,就站门口低头看表。

  他站姿笔挺,有些规整,整体的气质却有点儿寒素,一个有点儿斯文气的中年男人。

  “……”

  上一秒还在说话,下一秒萧致闭上嘴。

  萧贺云听见脚步声转过来,看着他。

  目光交接,萧致思考了一会儿,停下的脚步开始挪动,往前走:“你怎么知道这儿?”

  萧贺云咳嗽:“王姨说的。”

  萧致嗤笑:“你们还都找她。”

  萧贺云目光微讶:“还有……谁?”

  萧致干脆道:“没谁。”

  萧贺云左边跨一步让开位置,看着萧致开门:“听说你高考成绩不错。”

  萧致:“还行。”

  说完安静了一会儿,萧致补充,“693。”

  补充完,萧致脑子里有些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说。

  而萧贺云嘉许地点头:“那真的不错。”

  萧致没再说话。

  他垂眼看着锁芯,将钥匙捅进眼里。

  门打开。

  萧贺云往里望:“你租的房子?”

  萧致:“嗯。”

  萧贺云没往里走,只是站在门口看。

  萧致抬起眼皮:“你有没有地方住?”

  “有。”

  萧贺云拎了拎手里的包,“我就过来看看你现在怎么样。”

  “那就好,”萧致往里走,“我一室一厅,住不了多的人。”

  萧贺云没多说,继续往屋里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半晌。

  他眉间微微皱起来,嘴唇张开,声音很轻。

  “……妹妹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