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 113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3、第 11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3、第 113 章

  “妹妹呢?”

  萧致狠狠盯着他,原本若无其事的神色动容,齿尖啮着下唇。

  意识到他的情绪,萧贺云想说什么,萧致骤然爆发了。他漆黑的眸子直视萧贺云,肩膀是成年人宽大的轮廓,皱眉时仍像偏执的少年人,有着孤注一掷般的脆弱。

  他音量抬高:“你问我?你问我妹妹呢?你问我?!”

  “……”

  萧贺云苍白的脸颊流露出伤感。

  萧致咬紧牙关,字句破碎:“你问我!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这三年你在哪儿、你在干什么!你是不是还要怪我没照顾好她?你现在问我要人,我他妈找谁要?!”

  他嗓音嘶哑。

  萧贺云后退一步。

  萧致抬腿踹上门板,门“哐当!”重重被踢响,震动着,楼层响起回音。

  萧贺云摆了摆手,眼底潮湿:“不说了,不说了,爸爸对不起你……”

  看到他这副样子,萧致还想发火,脾气都去得莫名其妙。他也安静下来,退到门后握住把手:“少说这种废话。以后别来烦我,萧若、还有你们的事,我不想听。”

  萧贺云唇瓣微动。

  萧致的胸口起伏平稳下来:“你走,还能赶上末班的公交车。”

  说完,他看了一眼萧贺云,回身关门进了房间。

  萧贺云面前是深棕色冰冷的门。

  他站了一会儿,慢慢下楼了。

  他高高瘦瘦的,萧致身材轮廓就像他,腿笔直又结实。萧贺云点了根烟,慢慢往小区外面走。

  他抬头望了望高处的楼层,似乎有个黑影从阳台退回去。不过萧贺云更加容易认为是错觉。

  他刚走到街道,手机电话响了。

  “萧总。”

  “小王?”萧贺云看了眼号码,唇角嘲弄,“还什么萧总,现在光杆司令一个。”

  对面声音感慨:“萧总,时也命也啊。不过,现在何必说这些。这几年你受苦了。”

  “没事的。”

  对面问:“有空出来吃个饭?”

  萧贺云看了看公交车来的方向:“好啊,那要你请我了。”

  “当然是我请你,萧总,没有你当年的栽培,也没有现在的我!”

  安静了一会儿。

  萧贺云淡淡道:“以前的事就不说了。”

  “好好好,不说了。萧总,我现在在金融城那边开了个小公司,有空您过来指导指导?”

  “……”

  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萧贺云上了公交车。

  一路繁华入眼,光影变换。

  萧贺云到宾馆放下提包,收拾了一下,打开电视看了看这三年世界的变化。除了他的儿子长大独立,女儿独自生活,世界用一种日新月异的速度飞速变化。

  萧贺云注册网络,下载APP,等待信息逐渐流入自己的脑海,构成这个暂别三年的世界。

  第二天早晨,萧贺云再拨了一个电话。

  有点儿陌生的声音。

  “哪位?”

  萧贺云垂头,掸了掸烟灰:“老谌。”

  对面安静了四五秒钟。

  谌重华说:“老萧,你啊?”

  “前几天托人给你打了个电话,没亲自联系你,这不刚出来,马上找你叙旧呢。”

  谌重华冷笑:“找我叙旧?我他妈看你是来坑我的吧?”

  萧贺云笑了笑:“你这是何出此言呢?”

  扬声器对面安静了几秒,谌重华似乎在斥退秘书,片刻,他素来注重仪表,现在直接吼出来:“操、你妈,你生的什么儿子?!把我儿子搞了!”

  萧贺云指间的烟顿住,意外道:“嗯?”

  “这事儿你他妈管不管吧!?当初他俩小我还没看出来,你说,萧致是不是看我家谌冰不懂事,诱骗他!”

  “……”

  越说越离谱,萧贺云思索后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他莫名笑了下:“这,确实是……”

  确实是什么?

  荒唐?

  奇怪?

  出人意料?

  萧贺云想了半天,才说出句话:“他还挺厉害。”

  谌重华声音发抖:“厉害?!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挂了!”

  说完,还真挂了。

  萧贺云看着手机,再点了根烟,重新拨过去。

  谌重华:“你他妈还有什么事?”

  “前两天跟你说了,”萧贺云没有什么羞耻心,平平静静地道,“我想借钱。”

  谌重华冷笑:“借钱?你先说,你借多少?”

  萧贺云弹了弹烟灰:“我想了想,注册资金五千万。”

  “……”

  又是一阵意味不明的沉默。

  谌重华反而冷静下来了:“老萧,你真是来玩儿我的吧?”

  “没玩儿你。”

  “我告诉你,现在日新月异,社会早就不同了。三年,你错过了多少你知道吗?现在的行情,社会环境,还有政策,你能不能跟得上?”

  萧贺云轻描淡写的:“你别问这么多,你就说借不借。”

  谌重华:“我借不了。”

  萧贺云:“你借得了。”

  “我有这个闲钱,但我不想做慈善。”

  “嗤。”萧贺云又笑了声,“给你30的股权,也不行?”

  谌重华沉默了。

  萧贺云有翻云覆雨的本事。

  他大学考入首府金融专业,白手起家,在这儿杀出了自己的门路,那时候年轻又神采飞扬。

  不过婚后他就金盆洗手了,棱角磋磨,开始图稳当图安宁。

  但谌重华知道他蛰伏着,随时能拔地而起。

  谌重华语气嘲弄:“这么大的亏你也吃?”

  “有什么吃不吃亏的。”

  萧贺云掐灭了手里的烟,笑道:“反正迟早都是一家人。”

  “……”

  谌重华:“谁他妈跟你一家人,叫你儿子滚!离我小冰越远越好,听到了吗?”

  萧贺云直叹气:“但凡他听我的话——”

  这差不多也是谌重华的心声。

  两个人在话筒里安静了会儿。

  萧贺云想起什么:“你跟你那个,姓谢的,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结不了婚,就凑合过。”

  萧贺云啧声:“老谌,不是我说你。这真是你的不对,你不仅对不起许姐,我估计小冰平时也懒得理你。”

  “……”

  说话就直戳痛处。

  谌重华声音几乎气急败坏:“总比你被女人耍得团团乱转更好!”

  “……”

  窗外朝阳升起,高低的建筑被稀薄的雾气覆盖。

  萧贺云听到他这句话,怔了下,点头:“我俩都很失败。”

  莫名,谌重华有些烦躁。

  他岔开了话题:“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先把公司弄起来,三年五载的,跟她算清楚这笔账。”萧贺云眼底怔忪,平静道,“反正现在孩子大了,不要我管,我无牵无挂,这条命就耗在她身上,能拿回来多少算多少。”

  谌重华抬眉:“恨她?”

  “恨?不至于,”萧贺云声音渺茫,随即笑了,“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跟着,他玩笑似的补充,“说实话我真喜欢晚舟这狠劲儿。她伤我最深的时候我最爱她。”

  “……”谌重华,“还他妈有心思贫。”

  萧贺云掐灭了烟:“行,不说了,她现在指不定搂着哪个小白脸儿,我这人老珠黄,谈爱情还不如谈利益。”

  叙旧叙的差不多,谌重华看表:“我一会儿开会。”

  “行,有空出来喝酒。”

  萧贺云挂断之前,想起什么,哎了声:“一会儿我给你个账户,你尽快把钱打过来。”

  “……”

  高考后的日子过得很快。

  跟谌冰商量后萧致填了两个志愿。一个看能不能冲上去跟谌冰同校,另一个保底,就在隔了几条街的另一个学校。

  志愿系统关闭那天,萧致整个人都轻松了:“希望孩子有书读。”

  “有。”谌冰拿着手机坐在一旁,在软件上看房。

  萧致往前欠身,膝盖抵到他大腿:“你怎么看的?”

  “……”谌冰侧身躲开,说,“我妈想在旁边买套房,我觉得没必要。”

  萧致坐回去:“许姨对你一向大手笔。”

  谌冰看看他,低头继续划动手机:“我还是想租房。”

  萧致:“怎么?”

  谌冰:“要买的话,我妈可能直接搬过来住。”

  “……”

  萧致搭在他肩头,手指在屏幕轻轻滑动:“租比较好。”

  “两居室?”

  “嗯?”

  谌冰注意力在手机上,思索着说:“差不多大就行,太大反而空。”

  他认真规划着未来的房子。

  萧致一条长腿搭在茶几,坐姿野腔无调,懒洋洋地看着谌冰忙活。谌冰眉眼被灯光映亮,似乎终于找到合心意的套房,偏头递到萧致面前:“你看看?”

  “嗯?”

  萧致半撑起身,闻到谌冰沾着沐浴露香味的发丝,手臂搂着他腰,一勾,谌冰重心不稳结结实实落到他怀里。

  “……”长腿交叠,谌冰刚想撑起身,被萧致轻按着后脑抱回来。

  萧致深刻的双眼皮内卷,很有多情的味道,似笑非笑。

  谌冰推他:“我他妈看房呢。”

  “知道。”

  “你也看看。”

  “我不看,”萧致漆黑的眼底带着笑意,闲闲地,又散漫地看着他,“你喜欢就好。”

  谌冰眼皮掠低,有点儿无语。

  但顷刻之间,被萧致凑近亲了亲唇角:“我住哪儿都行。”

  谌冰想正经起来:“你别到时候不喜欢。”

  “真的、很、喜欢。”

  萧致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他衬衫纽扣,气息微烫,凑近贴着他白净的颈侧轻轻撕咬,声音撩人:“想住进你心里。”

  “……”谌冰耳背有点儿热,想着正色告诉他别这样,下一秒衬衫被撩他指尖勾着撩起来,话音玩味。

  萧致含住他耳垂,声音嘶哑模糊。

  “小萧想你了,要不要让它和你见个面?”

  作者有话要说:嘎嘎嘎!本来想让萧哥读警校,我也知道要政审,打算在文里逆天而行,但昨晚思考后还是决定遵从现实的规则。哪怕他不去警校,也是有正义感的人。

  所以这里说一下,直系亲属服刑,会影响子女考公务员或者进入公检法之类的,前者影响可能小一些,后者影响比较大的。大家一定不要干坏事,不要害人害己。[主题升华略显生硬。]

  球球营养液什么的,又到一月月底。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