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 111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1、第 11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1、第 111 章

  空气中有点儿安静。

  谌冰颈侧白净,可能还有微醉的缘故,肤色浮着红絮,看起来有些别样的燥热。

  萧致真准备走的,但衣角被抓的很紧。

  谌冰不吱声,意思却很清楚。通常因为生病,他的黏人傲娇指数会上升到一个等级。

  萧致顺着他的力道,在旁边坐下。

  谌冰柔软的发丝慢慢蹭到他怀里。

  萧致手臂托着他腰,往前搂了搂,问:“下次还喝酒?”

  谌冰额头动了动,明显对现在挨训有点儿不满,但也没说话。他蜷在萧致怀里,跟小朋友似的,试图扩大怀抱的接触面积。

  不过因为疼,他挪了几下又放弃。

  萧致看他动戛然而止,松开谌冰,起身:“我下去拿药。”

  怀里瞬间变空,谌冰不太快乐地皱了下眉,伸手往前试图牵了一牵。

  但平时会很快送上来的手却迟迟不来。萧致垂眼看着他,往门口走:“我去拿药和水果,马上来。”

  谌冰试图弄出了一点动静表示不满。

  “……”

  但萧致只是看了一眼,调头消失在门口。

  谌冰在安静里等了两三分钟。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谌冰卷进被子里,背对着他假装睡觉。

  耳边放下了东西。

  跟着是倒水的动静,萧致自背后靠近,声音低:“别装了,起来吃药。”

  “……”

  谌冰当没听见。

  下一秒,肩头却手腕轻揽,萧致另一手附在他腰侧,将谌冰抱正靠在床头。

  他手里接了半杯水和药,递过,谌冰却不喝。

  萧致喊他:“让你吃药。”

  谌冰:“不吃。”

  话里有点儿赌气,明显因为刚才萧致非得下楼。

  萧致漆黑的眸子直视他,叹一声气,说:“你就可劲儿。”

  谌冰转向他,眼睛微动,欲言又止。

  但下一秒,萧致又说:“怎么对别人不这样?你这是故意拿我?”

  还没等谌冰想出句话,萧致俯身在他脸侧亲了几下,声音轻如呢喃:“你就知道折腾我了,谌冰。”

  他呼吸烫烫的,夜间本来有些凉,似乎被他点燃,烧得耳背发热。

  谌冰侧脸,闭了闭眼,重新扣入他指间。

  “我不折腾你。”

  萧致摩挲他细长的指尖,因为疼谌冰浑身没多少力气,手被他攥在掌心随意摸索,好像失去了反抗能力的小绵羊。

  萧致直直看他:“谌冰,我问你。”

  谌冰:“嗯?”

  “以后还喝酒吗?”

  安静了会儿,谌冰说:“不喝。”

  萧致亲他眼皮:“你说了就记住。”

  他重新拿起药和半杯水,平静道:“吃药。”

  他语气的意味不对。

  似乎有点儿生气。

  谌冰看了一眼,借他的托举,手指抵着杯底慢慢喝干水,然后眸底明亮地看他。

  迎接他的是萧致的轻吻。

  眼前喉结滑动,T恤领口掩着瘦削的锁骨,萧致怀里的温度很烫,包裹着他,慢慢渡送着体温,让谌冰发凉的手和身体逐渐回暖。

  后背的冷汗褪尽,疼痛随之消失,谌冰头昏脑涨,看了眼时间才发现到了凌晨四点多。

  他刚动身,萧致声音先响起:“嗯?”

  搁在身周的肩膀很痛,他也一直没睡。

  谌冰说:“不痛了。”

  萧致应声,在他身侧揭开被子:“那睡吧。”

  他困得很,听到谌冰说不疼,立刻准备睡觉。

  谌冰躺下,萧致手臂从腹部绕过将他抱在怀里,压得有点儿重。

  谌冰睡不着。

  过了会儿,他出声:“萧致。”

  “嗯。”声音倦怠。

  “你烦我吗。”

  “……”

  萧致沉沉地呼吸了下,侧头,鼻尖抵在谌冰颈侧:“嗯?”

  谌冰说:“我弄到四点才睡,以后翻病了说不定也这样,你烦不烦。”

  萧致安静了会儿,声音倦意不减,声音模糊:“本来不烦——”

  他顿了顿,“你再问就烦了。”

  谌冰没说话。

  萧致打起精神,漆黑的眼底直视他:“你在想什么呢?”

  他开始仔细询问,刚才还是开玩笑的状态,谌冰垂眼,突然涌上一阵说不出的自厌,还有点儿委屈。

  谌冰声音很低:“我觉得烦。”

  谌冰18岁,当时因为车祸,虽然病症侥幸是轻度,但以后如果不仔细料理的话,迟早会转变成癌症。

  就算照顾的好,不转成癌,但下半辈子的禁忌实在太多了。

  听出谌冰的情绪,萧致随意薅了薅他的头发:“我不觉得烦。”

  谌冰:“我觉得。”

  “……我真不觉得。”

  萧致指尖抚摸他白净的耳蜗,眼底情绪浮动:“首先,生病难受的是你。看见你难受我也不好受。”

  “再说早睡晚睡只是时间问题,一点儿都不重要。”萧致直视谌冰的眼睛,“你才是最重要的,不管再过多少年、我们又成为了什么样的人,你永远是最重要那个。”

  谌冰抓紧了他的手腕。

  萧致睡不着了,在谌冰脸上亲了亲,若有所思道:“你是不是心里难受?年纪还小,但身体不太好,好多事情都干不了?”

  谌冰阖着眼皮,点头。

  萧致声音困倦,就抱着他再亲了亲,之温柔入骨,恨不得把谌冰揉进血肉里似的。

  他说:“我冰冰好可怜。”

  下一秒,他再亲亲谌冰的额头:“我可得好好疼你一辈子。”

  昨晚睡觉晚的缘故,第二天起床也迟。

  跟谌冰下楼那会儿才想起还有条狗,萧致走路加快:“今早喂了吗?”

  谌冰也怔:“不知道。”

  “操。”萧致下楼找狗,许蓉人不在,沿着空荡荡的楼下找了半天才发现,两斤被放在二楼的阳台。

  离许蓉卧室近,早已经喂过了,正坐在椅子里摇尾巴晒太阳。

  萧致抱起来,挠挠它额头:“崽没饿着。”

  谌冰搂怀里,小小软软的,摸了又摸。

  两斤好像能闻出他身上淡淡的药味,比之前乖了不少,嗅嗅谌冰的下颌,再用鼻尖轻轻碰他。

  谌冰说:“怎么乖了?”

  萧致好笑。

  他垂眼,谌冰半蹲身,脸被阳光映出了通透感,在稀疏的花叶遮掩中显得相当干净。

  萧致没忍住亲他一下:“想起了你昨晚说的傻逼话。”

  谌冰:“……”

  “不知道你一天天是不是闲的,胡思乱想,”萧致摸摸他耳缘,“再闹去把村口大粪挑了。”

  “……”

  谌冰起身,伸手揪他衣领,但腿有些软竟然直接扑到萧致怀里,还没说话,被他抱住亲了亲脸。

  谌冰想锤他,他俩位置刚换,突然注意到了楼道的身影。

  谌重华端着咖啡站在那儿,不知道多久,架着眼镜的眼底直视着他俩。

  目光相对,谌重华吼了出来:“谌冰!”

  谌冰先还有一秒钟的意外,随即冷静下来,扬起音调:“嗯。”

  谌重华皱紧眉:“你……”

  谌重华表情非常复杂,他学历高,不是老古板,但突然察觉到这种事实在有点儿难以接受。

  他不是喜欢在所有人面前大吵大闹那种,看了眼萧致,重新瞪谌冰:“你到书房来!”

  谌冰站在原地。

  他想说我不去,但想了几秒迈开脚步,同时转向萧致:“我马上回来。”

  萧致点头,注视他:“你去。”

  人影消失在走廊。

  萧致坐回阳台的沙发,手指有一搭没一搭逗着两斤。

  担心归担心,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片刻,手机响了。

  文伟在那边说话:“卧槽?省一还真是冰冰?”

  萧致换了个坐姿:“嗯。”

  “虽然我早知道他是神仙下凡,但这也太神仙了!”

  萧致笑了:“是吧。”

  文伟问:“你现在干嘛呢。”

  萧致:“在谌冰家里,等他父亲的审判。”

  文伟:“你俩曝光了?”

  萧致:“应该是。”

  文伟:“嗐,本来还想找你出来搓一顿,看样子现在没戏。”

  萧致起身:“有戏、你在哪儿?”

  “你真来?”

  “真来,”萧致放下两斤,将手机换到左边,“现在不走,等着他爸扫地出门?”

  萧致给谌冰发了条消息,说自己先走了,让他别吵架,跟谌重华好好说说。

  萧致出了别墅,耳畔文伟啧了两声:“你可真像个睡了闺女就跑的渣男。”

  萧致:“滚吧你,老子没跑。”

  说白了,萧致其实没把谌重华的阻挠当成一回事。

  现在在谌家待着,要谌重华和自己碰上了,为难的还是谌冰。

  萧致打车去找文伟。

  沿着他指示的路线走了半天,终于逮住了文伟的快递三轮车。天气热,萧致晒得额头汗直流,抿了抿唇:“文伟,我操/你大爷。”

  文伟又何尝不热:“萧哥,我可乐呢?”

  萧致拎的袋子递过去。

  文伟接过咕噜噜干掉半瓶:“我他妈,爽了,谢谢您。”

  萧致往树荫里站了站,问:“你还有多久?”

  文伟:“快了,这一趟送完就去吃饭。”

  他送的快递到一个小区的快递柜,萧致在旁边奶茶店点了两杯,直等到他忙完。

  文伟终于过来了:“明天出成绩,准备的怎么样?”

  萧致百无聊赖转着手机:“准备什么?”

  “考清华的准备。”

  萧致心里有数:“应该上不了。”

  文伟也没多说什么:“嗐,我听说陆为民给你锦旗都印好了。”

  萧致看向他,直接笑了:“还有这事儿?”

  “有啊!陆为民兴奋得很,都印了两条横幅,一条庆祝你和冰冰一起考上,另一条只印了冰冰,到时候见风使舵地挂。”

  萧致:“……”

  一想到“热烈祝贺我校谌冰同学考入XX”的横幅得挂在校门口,到时候谌冰又要社死,萧致突然笑了:“多好玩儿。”

  文伟憋着一肚子坏水,笑着点头:“的确,非常有意思。”

  萧致起身:“走了,吃饭。”

  文伟打电话叫其他人。

  手机响了一声,萧致在烈日下打开手机看了看,谌冰发来的消息。

  谌冰:[吵完了。]

  萧致:[怎么样?]

  谌冰:[没事,他管不住我。]

  萧致垂眼转着手机,扫了眼饭店内,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消息又来了。

  谌冰:[但我这几天不过来了,还得在家跟他吵。]

  谌冰:[吃饭了吗?]

  萧致:[你们怎么吵的?]

  谌冰:[没怎么吵,他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就问他为什么喜欢那个阿姨。他没有立场说我。]

  萧致指尖摩挲着屏幕。

  萧致:[他骂你了?]

  谌冰:[没。]

  谌重华说话最大的优点是阴阳怪气,绝不辱骂。

  萧致:[行。]

  萧致:[我出去给你打个电话。]

  萧致到饭店门口,打过去。

  对面很快接通。

  “真的没事儿?”

  谌冰声音清晰:“没事儿。”

  “有没有歇斯底里,吵得不可开交?”

  谌冰笑了下:“有。”

  萧致莫名叹声气:“你爸对我哪儿不满意?”

  谌冰想了会儿,抬眉:“你是我自己找的,这一点他不满意。”

  萧致嗤一声笑了:“是吗?”

  “不是他给我选的,他就不满意。”谌冰声音平静,“没事儿,我慢慢跟他说。”

  萧致对着扬声器么么两声:“辛苦了。”

  “不辛苦。”

  谌冰想起什么:“你考号多少?”

  萧致低头翻相册:“我看看。之前拍了。”

  谌冰嗯声:“明天我帮你查成绩。”

  “……”

  萧致微不可查地磨了磨牙槽,应声:“行。”

  谌冰说:“那你去吃饭。”

  萧致:“你呢。”

  谌冰:“刚做好。”

  萧致:“做的什么呢?”

  谌冰发了张照片过来。

  上面菜类丰盛。

  萧致:“那还不错。”

  谌冰应声,旁边,听到谌重华的声音:“跟谁打电话这么来劲儿,饭菜都凉了。”

  谌冰安静了会儿,似乎在往另一边走。

  “那不聊了,你去吃饭。”

  谌冰:“嗯。”

  他声音一顿,突然开口:“萧致。”

  萧致掀开空调帘子往饭店大厅走:“嗯?”

  谌冰声音轻描淡写:“刚才我爸说,萧叔叔前几天给他打电话,说想借钱之类的。”

  萧致脚步顿住。

  空调风吹得紊乱,后背发凉,沿着小腿腹部往上攀。萧致开口:“我爸?”

  谌冰应声:“你爸不快出来了?现在在造势,倒是有一些人在等他。你多注意一下。”

  萧致拉开椅子坐下。

  门外陆陆续续来人了,4班的男生,聚在一起喝点儿啤酒吃顿饭聊天。暑假了大部分人都无所事事,成绩还没出来,就知道了谌冰的成绩,现在都聊他。

  “牛哇牛哇!”

  “冰神是真滴牛!”

  “……”

  耳边纷纷杂杂,萧致有点儿没听进去。

  他不太懂,但按谌冰他爸这意思,萧贺云是得出来跟杨晚舟干架了。他应该勉强能拉到一些人脉,商人嘛,脸皮厚一点儿、手段多一点儿,到时候东山再起不是不可能。萧贺云现在东凑凑西挪挪,找找以前的老朋友,还找到了谌重华,就是想累积资本。

  不过不管这四十来岁的曾经夫妻要怎么斗,萧致完全不想参与,只希望他们离自己远一点。

  查高考成绩这晚,萧致挂在直播间没下去。

  弹幕里鬼哭狼嚎的。

  萧家小甜甜:[帅哥要不要直播一个查高考成绩?]

  萧家小草莓:[哥哥你学习怎么样?我数学可差了。]

  萧家军103号:[哥,十点了!!!!别打游戏!查成绩了!]

  萧致垂着眼,抿了一下唇,继续盯着屏幕:“系统现在卡爆了,应该进不去。”

  王泥巴:[进得去,我刚查到了,578。]

  萧致瞥了弹幕一眼:“你这什么网络?”

  王泥巴:[华为5G,我爱中华。]

  “……”

  萧致有一搭没一搭闲扯:“系统肯定爆了,点不进去,我等会儿再查。”

  他态度敷衍,弹幕区开始带节奏。

  隔壁你爹:[就说是打工厂男出来直播卖艺,还艹你妈男高中生人设。]

  不知名985学子:[不要难为love冰,当着几万人的面查出三四百分,有点儿丢人。]

  gsjjks:[都肃静,我哥长得帅,学习差点儿怎么了?]

  日你爹爹:[我就喜欢这种长得帅又不太聪明的哥哥。]

  “……”

  萧致再瞟了眼弹幕:“扯你妈犊子?老子现在查。”

  说完,萧致还真就直播查高考成绩。

  弹幕直接沸腾。

  王泥巴:[卧草,这是不怕身败名裂啊?]

  不知名985学子:[牛哇牛哇,弟弟!来看看多少分!]

  skr~skr~:[兄弟冲冲冲!!!!!]

  “……”

  萧致拨动鼠标,点进省育网站。

  登陆了几次都显示系统繁忙。

  萧致轻轻啧了声:“确实卡,再等十几分钟估计好点儿。”

  他准备退出再打把游戏,微信弹窗跳了出来。

  CB:[693。]

  CB:[截图.jpg]

  CB:[省排60左右,没过线。]

  CB:[你他妈的。]

  “……”

  作者有话要说:萧哥:直播被老婆骂。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