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 110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10、第 11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10、第 110 章

  谌冰回到街道边。

  萧致看了看谌重华驶远的车辆,问:“给你送东西来的?”

  “嗯。”

  谌冰没多说什么:“走吧。”

  回到房内安置两斤。两斤还小,这几天天气晒,谌冰把它的窝放在房间角落,开出一罐狗罐头,坐旁边看它吃。

  萧致接了个电话,陆老师那边打来的:“你们□□对了没有?估分能估多少?”

  萧致坐沙发里,跟个爷似的大大咧咧搂上谌冰的肩膀,但被直接推开:“没对答案。”

  陆老师叹气:“怎么不对呢?”

  萧致垂眼看日历:“不还有两天就出成绩?快了。”

  “紧不紧张?”陆为民眼巴巴地。

  萧致:“不太紧张。”

  “那肯定考得不错?”

  “也不是。”

  “……”

  陆为民说:“你是不是有点儿心大?算了,改天你问问谌冰,他应该早就对答案估分了。”他的言语中充满对谌冰的信任和了解。

  谌冰收起狗粮罐头,看了手机屏幕一眼:“陆老师,我也没估分。”

  陆为民直接笑了:“……那你们这段时间在干嘛呢?考完不是真正的放松,填完志愿才是。”

  谌冰垂眼,有点儿无言以对。

  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大部分时间不都跟萧致在床上。

  不说都快忘了几天前自己还是个学生。

  谌冰说:“那我一会儿上网搜份答案,对一对。”

  萧致听着就烦:“我不对。”

  陆为民没多说,挂电话前留下句:“那你们先看看。”作为班主任,他还得给其他同学打电话了解了解情况。

  谌冰到电脑旁坐下,指尖点击着屏幕开始搜网上流传的□□。他眉眼被光线微微映亮,眼角微微下弯,肤色极其干净白皙,显得有点儿冷清清。

  高考后网上流传的答案很多,有官方公布。谌冰找答案对了半晌,回头示意萧致:“你看看吗?”

  萧致在那儿逗儿子,抱怀里薅得狗直炸毛,拼命用奶牙磨他的指尖:“不看。”

  谌冰好笑:“你怕了?”

  “不怕,”萧致语气随意,“但也不看,谢谢。”

  “……”

  谌冰转过去。

  对完答案他关了电脑,时间还早,萧致摇摇晃晃起身,指尖勾了条围裙往厨房过去:“帅哥要做饭了。”

  谌冰应声:“帅哥好好干。”

  萧致从冰箱里拿东西:“帅哥开始养老婆。”

  谌冰好笑:“……你赶紧忙,别贫了。”

  “嗯,”萧致姿态闲闲的,“帅哥听老婆的话。”

  他拿菜刀将土豆切成块儿,排骨汆水入锅,炖东西时开始摘别的菜。

  萧致身材高挑,这张脸在厨房里晃来晃去不太符合,但T恤扎到下摆,举手投足间却特别有生活气。

  谌冰看了会儿,没忍住拿出手机,对着他背影“擦咔”拍了一张,又拍了拍在窝里哼哼唧唧的两斤。

  谌冰无意识地划拉照片,等打开朋友圈时自己都有点儿惊讶。

  谌冰发了条动态。

  动态里是萧致和两斤。

  谌冰想着配什么文案比较好。

  想的时间太久,直到萧致都端着菜上桌了,谌冰仓促中打了句话——

  [一大一小,都很可爱。]

  萧致放下炒青菜转身,桌上菜不少,但味道都很清淡,萧致说:“都快忘了辣椒什么味儿了。”

  谌冰有些沉默。

  确实是自己身体不好。

  跟他在一块儿,忌口太多。

  萧致盛了碗汤:“来,这两天继续补。”

  谌冰好笑地看着他。

  萧致也没客气:“补好了继续。”

  谌冰:“……”

  萧致除了保持外在形象不能算很有收拾的男生,不过因为谌冰吃饭的禁忌,现在的改变非常显著。

  谌冰吃饭。

  一会儿,萧致拿出手机划拉,注意到了谌冰那条朋友圈。他眼皮跳了跳,放下手机,转头欲言又止看着谌冰:“什么一大一小?”

  “……”谌冰唇角笑意扩大,“那不是你说的?我也夸夸你。”

  萧致没再计较,懒洋洋地:“行,你厉害。”

  吃完饭卧沙发里逗狗。

  他俩生活悠闲,不过沉寂了几天的QQ群开始炸。

  伟伟:[高考成绩要出来了?]

  朱晓:[快了快了,我听说,咱们省一的分数已经出来了。]

  傅航航航:[?靠,谁啊?这么牛逼?]

  朱晓:[我听说考了730+,特牛逼,还不是一中、附中的学生。]

  朱晓在群里发了张截图,不知道谁的爆料,总之名字和头像都打码了——“兄弟们!我姑父是教育局内部成员,高考成绩都出来了,理科省一730+,现在清华北大正在疯狂给他打电话,争取招生!”

  谌冰抬了下眉:“那应该不是我,我没接到招生办电话。”

  萧致看着他,眼底复杂:“是不是前段时间生病耽误?”

  “不知道。”

  谌冰确实不太清楚。他第一次模拟考是省一,但后来生病三个多月,后面几个咬分紧的同学追上来了。那些都是他重生前在一中读书时的同班同学。

  不过算上上辈子谌冰读了五年高中,对这个结果他有点儿不能接受。

  但没等几分钟,谌冰手机突然响了。

  号码显示来自首都。

  萧致直接站起身:“操???”

  谌冰去阳台接电话,没几分钟挂断。许蓉的电话来了,声音带着哭腔:“小冰,刚才招生办给我打电话了,妈妈为你骄傲!呜呜呜呜呜……”

  尘埃落定。

  谌冰心情也有些复杂,安慰她:“好事,哭什么。”

  许蓉:“幺儿真的好乖哦,妈妈为你骄傲,妈妈这是喜悦的泪水。”

  萧致猛地抱住他,在脸上亲了一口:“我宝贝太棒了!”

  许蓉抽抽搭搭的:“今晚都出来吃个饭?小致你也来,当给小冰庆祝。”

  萧致出乎意料,没一秒犹豫同意:“好,今晚出来吃饭。”

  那边传来许蓉的嚎啕大哭。

  “……”谌冰动了动唇,不知道为什么,也觉得有点儿辛酸,“妈。”

  许蓉养他很辛苦,尤其照顾他的学业,以前搞竞赛请家教是心高气傲的名校教授,她都是特意开车接开车送,一天开的工资当人家一个月。对谌冰的生活起居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谌重华感情淡漠,谌冰就是许蓉的唯一了。而上辈子谌冰考完就生病,还没报答许蓉就走,谌冰一直觉得很愧疚。

  没挂断电话,显示陆为民的电话来。

  他的情况跟许蓉差不多,说了几句就喜极而泣。

  今天一下午,谌冰电话号码都被打爆,甚至还有部分媒体和电视台。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知的联系方式。

  谌冰接了几个没再接,手机关机,丢进沙发。

  萧致在旁边站了站,来捏他肩膀,似笑非笑:“我宝贝下凡辛苦了。”

  谌冰看他一眼:“别烦。”

  萧致贴近亲了他好一会儿,亲得谌冰跟猫似的掀爪子挠他,萧致还不肯松手。

  就亲,就亲,哎就是玩儿。

  跟着起身:“走吧,过去跟你妈吃饭。”

  谌冰看了看狗:“两斤怎么办?”

  “放点儿狗粮,咱们去去就回。”

  谌冰想了会儿:“要不要抱回去给我妈看看?”

  萧致站起身,垂着眼皮朝他笑了一下:“你当你生了个小孩儿吗,还抱给你妈看。”

  “……”

  谌冰抿了抿唇,喉头压紧,差点儿直接就动手了。他反复安慰自己冷静后,说:“我妈应该会喜欢,就抱回去给她看看。”

  “行,”萧致顺手给两斤抄起来,“那就抱。”

  到楼底下打车。

  时间还早,路上不算很堵。谌冰中途接到了谌重华的电话。

  他声音很平静:“知道自己分数了?”

  谌冰:“知道。”

  谌重华:“还不错,要再接再厉。”

  谌冰没说话。

  “想要什么奖励,我都可以给你,”谌重华那边明显在忙,还有秘书的声音,“要不要车?你赵叔那小孩儿高考考了个本科,老赵乐得给他买了辆跑车,哼。”

  谌重华直接嗤笑。

  他在外面说话较为温和,面面俱到,所以在家人面前的阴阳怪气,大概也是表达亲密的一种吧。

  谌冰说:“没什么想要的。”

  谌重华不紧不慢:“要什么都可以。我在你账户里放了笔资金,到十八岁生效,你可以看看。”

  谌冰:“那再说吧。”

  他再三不领情,谌重华的耐性明显有点儿耗尽,突然说:“我作为一个父亲就全是错的吗,谌冰,在你眼里?”

  虽然早预料到可能会吵架,但翻脸这么快,谌冰确实没想到。

  他看了眼手机,说:“那我到底要什么你不知道吗?”

  他声音抬高,萧致指尖挠着狗脖子,侧头看他。

  谌冰平时声音比较低,性格安静,哪怕骂人都是平平静静、客客气气地骂人,除非特别生气,否则不会出现暴走状态。

  萧致抬了抬眉,似是探寻。

  谌冰盯着手机,没说话。

  谌重华声音停顿下来。

  僵持了一会儿,谌重华转移话题:“你晚上回来吃饭?我也回来。有事到时候再说。”

  谌冰:“嗯。”

  谌重华匆匆道:“挂了。”

  电话挂断。

  萧致声音挺低:“怎么了?”

  谌冰说:“没事。”

  他直勾勾看着窗外的风景,建筑物高耸,阴影铺天盖地,云层间黑压压雾蒙蒙的一片,压得人透不过气。

  谌冰心情很乱,但这种感觉他已经习以为常。

  思绪散乱时,他指尖被轻轻压住。

  萧致左手牵着他,右手继续挠两斤的下颌,没说话。

  只是手扣得特别紧。

  好像在说,没事儿的。

  进门,许蓉和阿姨正忙着做菜,看见谌冰跟萧致,再看到他怀里的狗:“哎,什么时候买的?”

  谌冰放地上,看两斤摇着尾巴走了几步,回到他腿边黏着:“今上午。”

  许蓉皱眉:“这掉不掉毛啊?”

  “掉。”

  “那你能受得了吗?”

  谌冰没说话,背后萧致吊儿郎当来了句:“许姨,我洗头掉的都比这条狗多,小冰不是也忍下来了?没事儿。”

  谌冰直接笑了:“操。”

  许蓉也好笑:“你头发多,掉几根不碍事。来来来进来坐。”

  谌冰去餐厅看了看:“饭好了吗?”

  许蓉:“饿了?”

  “嗯。”

  “冰箱里有水果,烤箱蛋糕也出来了,马上给你拿过来。”

  谌冰坐回沙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是舒服。”

  许蓉嗔他:“还是你妈好吧?”

  “还是妈好。”

  许蓉美滋滋回了厨房。

  萧致在旁,听着好笑:“你这话一说,许姨听着,好像你跟我在一起受苦了。”

  谌冰不置可否。

  不受苦。

  但受累是真的。

  谌冰抬了抬眉,看他:“你连我妈的醋都吃?”

  萧致过来,腿往他身旁的沙发一跨,手指捏着谌冰下颌:“我这是吃醋吗?我是怕你妈不放心,以后不把你交给我了。”

  谌冰好笑,伸手挡他,越挡萧致越靠得近。

  快要亲上那会儿,背后响起动静。

  侧头,谌重华手臂搭着西装外套进门,递给阿姨,视线正落到他俩身上。

  谌重华心情不错,跟萧致点头,态度和上午截然不同:“来了?当自己家,我就不招呼你了。”

  萧致:“好。”

  谌重华径直去了书房。

  萧致看了会儿他的背影,视线追逐,随即低头坐下。

  来趟谌冰家,跟进了那种封建时代的大宅门似的,透着股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谌冰自己待着都不舒服。

  好在吃饭时气氛还行,围绕着谌冰的成绩,都喝得有点儿高。

  许蓉满脸通红,痴痴地看着谌冰:“我幺儿好乖哦,好听话,好争气。”

  谌冰:“……”

  不仅他,谌重华也是比较克制的这种表情。

  感觉恨不得给谌冰拉到各处展示一下。

  萧致心情一直不错,多喝了两杯,谌重华突然问起:“你的高考成绩知道了吗?”

  萧致:“还不知道,等22号晚上统一查。”

  谌重华若有所思:“我有个朋友在教育部工作,可以帮你查一下成绩,知道考号就行。”

  萧致:“……算了算了。”

  “……”

  看他果然拒绝,谌冰今晚吃饭第一次笑。

  萧致想再玩儿几天的,但就是不如意,他越不如意谌冰越快乐。

  喝到最后,大家都有点儿熏熏然的,谌重华撑着额头,脸上露出笑意:“我儿子,就是比其他人强。”他转向许蓉,“全是你的功劳,你这段时间辛苦了。”

  许蓉本来满脸带笑,莫名其妙攮了攮鼻子就哭了。

  旁边阿姨们开始劝。

  “太太,都说是你的功劳了,怎么还哭呢?”

  “小冰少爷考得好,应该高兴才对。”

  场面非常混乱。

  许蓉擦了擦眼泪,觉得谌重华有很多对不起她的地方,但也没说:“嗯,高兴。”

  谌冰放下了筷子。

  虽然早预感有这一幕,但真实看见谌冰还是有些懵怔。他顿了顿,无言地看着。

  萧致碰碰他手臂:“劝两句?”

  谌冰:“我不知道怎么劝。”

  萧致仰回椅子里,觉得有点儿棘手:“我说不上话。”

  他俩陪着安静,谌重华说:“这些事不要说了,谌冰看着心里不好受。我们私底下再说。”

  许蓉拿起筷子:“好,好。”

  谌冰揭开桌前的杯子,倒了杯酒。

  萧致跟许蓉说话去了,一桌子都没太注意到,等发现时谌冰已经喝了半瓶。

  萧致看他:“你当水喝?”

  许蓉也特别慌:“能不能喝酒?医生不是说不能喝吗?怎么不注意?”

  谌冰垂眼,浅淡的眸色落到杯中,静静道:“我忘了。”

  “你——”

  许蓉直接站起身:“要不要催吐?”

  谌重华皱眉:“你怎么这么不注意!”

  鸡飞狗跳的。

  谌冰只觉得很吵:“医生没说一点儿都喝不了,我也没喝多少。”

  他起身:“我上去睡觉了。”

  “哎,你!”

  眼看情况复杂,萧致起身说:“估计谌冰没注意当饮料喝了。我过去看着他,没事儿的。”

  谌冰回了房间,那一刻感觉疲惫的肩头终于放松了,不用再支撑,瘫倒在床上。

  酒精在胃里还没作祟,所以并没有生理的疼痛,但身心却有点儿累。

  他躺着也没思考什么,就许蓉跟谌重华的话幻灯片似的在眼前放,过分的溺爱,严苛的管教,就是两条锁链一直绑住他的腿。

  谌冰思绪游离,半晌,听到敲门。

  萧致声音很轻:“我能不能进来?”

  谌冰嗯了声。

  脚步声。

  接着,带着温热的体温靠近。

  先看见萧致黑色的板鞋,被裤子包裹的修长的腿,气质干净又冷峻。

  谌冰被他抱进怀里。

  萧致亲亲他:“不高兴,喝酒了?”

  谌冰抵着他肩没说话。

  不说话就是正确。

  萧致捏捏他白净的耳垂,再亲亲脸,安慰似的:“好了好了。”

  谌冰不想多说什么,嗯声:“我睡了。”

  “睡吧。”

  萧致问:“先洗漱?”

  谌冰洗漱完,躺回床上。

  时间一到,喝酒后带来的负面影响逐渐出现。

  谌冰微微曲腿,靠在萧致怀里,辗转了一会儿。

  萧致注意到他情况:“怎么了?”

  谌冰说:“不舒服。”

  腰疼,恶心。

  萧致搂着他,拿手机搜索:“我看看现在怎么办。”

  医生建议是多吃蔬菜,水果,加快酒精在体内的新陈代谢。

  萧致掀开被子:“我去找点儿水果。”

  他刚准备走,手腕突然被轻轻拉住。

  谌冰靠在床头,脸色有点儿苍白,细碎的发缕垂在眼底,下颌涂抹着层层的阴影,似乎疼得有点儿直不起腰。

  萧致微微蹲身,靠近:“嗯?”

  谌冰额头抵着他腹部,轻轻呼吸。

  ——明显是不要他走。

  萧致说:“我马上回来,就下去几分钟。”

  谌冰牵着他手腕,不仅不肯松手,细长的手指反而莫名地缠入更深。

  作者有话要说:冰冰:痛。

  评论全部发红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