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 74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74、第 7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4、第 74 章

  谌冰抓他头发往后推,萧致没事人似的,凑近他颈后重重咬了一口。

  咬完,惩罚似的:“让你以后再家暴。”

  “……”

  谌冰说:“我家暴你?不是你咬我?”

  萧致想了一秒:“反正咱俩都不是好东西。”

  谌冰踢他小腿:“走了你。”

  快迟到了,学校七点晚自习返校,他俩现在还没吃饭。萧致回头从书桌拎起包往外走,到客厅,看到了坐小马扎上看电视的萧若。

  萧若转头:“你走学校了啊?”

  “对,我走了。”萧致的话里有些挑衅的成分。

  “……”

  萧若懵着。

  萧致单肩搭着包,到门口退回来,探手朝她的方向指了指:“你这段时间最好别出门。”

  萧若:“……”

  “也别让外人进我们家门。”

  萧若总算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疯狂点头:“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萧致垂眼看了她一会儿,转头出门。从家到学校十来分钟,校门口相当热闹,有批发市场特意赶来卖水果的老板,小货车后面半截货仓全是水果。还有种类繁杂的零食小摊。

  萧致扫了眼门店内的石锅拌饭:“吃这个?”

  谌冰点头:“行。”

  菜里有煎到半熟的鸡蛋,蛋黄在薄薄的一层蛋白里晃动,谌冰顺手给中间的蛋黄夹到萧致碗里:“我不吃这个。”

  “?”萧致抬头,“我是垃圾桶?你不吃就给我吃?”

  “……不好意思。”谌冰笑了一声,探着筷子想给蛋夹了回来,不过夹到一半鸡蛋断了,再夹,又断,再夹,又断……

  萧致看明白了:“故意的?”

  他点的五花肉石锅拌饭,肉块和菜被谌冰搅合,他忍了一会儿拿起筷子,插进谌冰碗里锱铢必较地左右扒拉。

  谌冰挡了下:“你干什么?”

  “你干了什么,我就干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谌冰说。

  萧致:“我也不是故意的。”

  “……”

  谌冰那份饭瞬间被搅合得稀巴烂,他抿着唇,有点儿生气,但没忍住掠低眼皮,笑了出声。

  拌饭就是要拌,但别人拌跟自己拌的效果大不一样。谌冰看了他一会儿,还是拿起筷子,隐忍地夹着碗里的东西。

  谌冰感觉自己才吃一会儿,旁边萧致拿勺子,三两下,吃得额头微微渗出细汗,很快吃完了推过石锅,抽了张纸巾擦拭唇角。

  谌冰惊讶:“你直接往喉咙里倒的吗?”

  “……”萧致抬眉,“看看现在几点。”

  不说谌冰还没发现,抬手看表:“十分钟。”

  谌冰碗里还没吃到一半。

  他思索了一秒,随即当做无事发生,说:“迟到十几分钟应该没关系。”

  萧致笑了:“这话是你说的吗?谌大学霸。”

  “……”

  他不说谌冰还没意识到。

  自己以前为了准时到学校,饭到一半不吃了、严格掐表、把控时间,现在观念居然变得松散起来?

  真是奇妙。

  而萧致本来才是懒得管时间,任性妄为,即使早起时间能避免迟到,但他非得在家磨蹭会儿,直到迟到为止。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都改变了不少。谌冰从思绪中抽离,还是很稳:“别急,我再吃一会儿。”

  萧致:“好的。”

  谌冰吃饭慢条斯理,现在居然还急不起来,看得萧致直想拿勺子往他嘴里塞:“谌冰,谌冰。”

  谌冰嗯声,细嚼慢咽。

  “谌冰谌冰谌冰。”他语速加快。

  “……”

  谌冰咽下一口:“在吃了,在吃了。”

  “吃快点儿,吃快点儿。”萧致看着他直笑,“我的小宝贝。”

  “……”

  他这么说,谌冰还得分心捂他的嘴。

  吃完离打铃还有三分钟,从校门外到教室。谌冰拎起书包:“估计晚去几分钟。”

  话音未落,手腕被萧致一把拽过,闪避着身旁的人群,拉着他朝学校教室狂奔:“三分钟,来得及。”

  “……”

  周围全是行色匆匆的学生,刚踏进校门,一群学生仿佛被驱赶似的夺命狂奔,氛围约等于火车到站时乘客的涌动。谌冰被他握着手腕奔跑,准备挣开手,却觉得萧致掌心的温度很高。

  紧贴着皮肤,沉稳有力。

  匆匆避过身旁的人,身前是萧致绕开同学的背影。身量高挑,头发被晚风吹得掠过耳后,校服干干净净折叠在小臂处,露出衣领后一截白净的后颈。

  “……”

  谌冰看着他,脑子里有些乱,等再回过神是在楼梯间,耳朵里响起刺耳的铃声。

  萧致骂了声:“操!打铃了。”

  他攥紧了谌冰的手,加快了奔跑速度。等他俩七手八脚冲进教室门内,铃声戛然而止。

  陆为民推门从前门进来,见他俩头发凌乱,气喘吁吁,挑眉:“迟到了?”

  “没。”萧致调整状态,若无其事勾着书包的扣带,“踩点来的。”

  陆为民没心思跟他贫,丢下手里的教案:“你先松开你同桌。”

  “……”

  经提醒,谌冰才意识到手腕还紧紧牵在一起。

  吹过风后掌心发凉,手背的温度却开始攀升。

  谌冰拽出手。

  萧致侧头看他,似乎想说什么,谌冰推他肩膀往过道走:“回座位。”

  讲台上陆为民撑着讲桌,开始例行的每周训话:“还有一个多月高三生高考,他们一走,等于你们就是高三了。前几天我们班运动会取得了胜利,希望接下来的你们保持这种精神,冲刺学业上的胜利。”

  门外走过一位年轻老师,估计6班的,陆为民看见她思绪被打断,扭头喊:“小顾,你们班课上到哪儿了?”

  “我们班快,马上就上完了。”

  “那确实快。”

  年轻老师走开,陆为民转过来:“人家6班语文科目高中三年的内容都上完了。你们数学,理化生,到什么进度了?”

  朱晓起身:“感觉还有好多没学完。”

  “还没学完?”陆为民满脸惊讶,但又有些紧张,“人家一中、附中那些学校,高中知识差不多高一就学完了,剩下的一年多在查漏补缺,做题,练考点。我们不说跟人家同步,但还是要努把力。今年暑假补课,你们要马上要进入第一轮复习。”

  “??”

  教室里发现了重点,不在复习而在另一个话题。

  “什么?暑假补课?”

  “我靠,暑假补课?怕不是在逗我?”

  “还有没有人权了!还有没有人性了!”

  “……”

  他们闹起来,陆为民双手抱胸听了半分钟,面无表情,直等到怨愤不平的声音逐渐熄灭。

  陆为民瞪着全班,“哐当”给教室门砸上,压低了声:“以前只有人家快班补课,普通班都不补。人家1班的同学听说补课,全都兴高采烈,学习态度相当积极。你再看看你们,一群没有志气的废物。”

  大家早就油盐不进了,掏掏耳朵:“废物也是人生的一种选择,你不应该嘲讽一个没有梦想的人。”

  “人不是生来就要成为英雄的,他也可以成为为英雄鼓掌的平凡人。”

  “……”

  陆为民直接冷笑:“你们写作业有刚才一半能说会道,也不至于平均分二十几。”

  全班:“……”

  差不多快到下课时训完,陆为民组织了一次全班同学学情分析,挨个点名去办公室。九中还肯这样做的老师少,不过陆为民闲着也是闲着,逐一将同学领到办公室。

  一会儿谌冰进来,通知萧致:“到你了。”

  办公室还有别的老师,都要么改卷子要么聊天要么看视频,萧致一进去,陆为民看着他满脸堆笑:“你对自己成绩怎么看?”

  这次半期考试,萧致考了580。

  头回期末考试还在540分左右徘徊,一个寒假加两个月,分数提高了这么多。

  陆为民感慨之余又挺惊奇的:“我发现你这个学生啊,还是挺有冲劲儿,不是说我这次考好了下次又考不好,一直在稳定地上升,真的很不错。”

  萧致坐到他身前的椅子,想了会儿说:“这还不够。”

  580在九中可以算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了,超越一本线,或许可以摸摸某些末流211的尾巴。这段时间萧致慢慢看着成绩变好,没什么成就感,只是越来越清晰地看清楚他跟谌冰之间那道鸿沟。

  不管题多难,谌冰总分稳在730左右,就没下来过。

  但是靠他一个月学期提几十,而且最近明显感觉得分开始变难,他想追上谌冰真的很难很难。

  陆为民兴致勃勃地看着他:“萧致,你平时都怎么学的?”

  他对这年轻人的印象真的不错,以前考试直接考0分,从来不做无畏的挣扎、或者浪费他自己的时间。而现在开始学好了,就努力、坚持、用心地去学。

  要么别开始,要么拼尽全力。

  性格劲劲儿的,很让陆为民好奇,萧致能达到的顶峰在哪里。

  萧致长腿分开,坐姿特别随性,抬眸看了他一眼:“我不都说了么,按我同桌制定的计划,往前冲就行。”

  陆为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也不是人人都能有你这样的同桌啊?”

  “……”

  他从抽屉里摸出两沓便利贴,递过去:“一会儿你拿到教室让所有人填一填自己理想的大学,再贴到我们墙壁上,激励大家。”

  萧致盯着便利贴:“这就能激励人,玩儿呢?”

  “你不懂,往纸上写下心愿那一瞬间,只要不是真的没长心,内心总会有波澜的。”陆为民催他,“你进去,顺便把朱晓叫到办公室。”

  萧致回教室,撕下两页,随后将便利贴丢给杨飞鸿:“发下去,每个人写理想的大学,然后贴墙上。”

  杨飞鸿转笔抖腿,满脸地铁老人看手机:“这什么东西?”

  萧致拿着两页纸回了座位。

  谌冰垂着视线,正在看手机。

  界面明显是聊天框,来来往往,竟然有好多条。

  谌冰察觉到身侧的阴影,刚准备收手机,抬眼对上萧致复杂的视线:“和谁聊天?”

  “以前的同学。”谌冰说。

  “手机给我看看。”萧致伸手。

  谌冰抿了下唇,将手机递给他。

  萧致拉开凳子坐下,将手机放在桌肚附近,低头瞟了一眼。

  CB:[在吗江同学?]

  江思眠:[在的冰神,哇哦好难得,你居然来找我!微笑.jpg]

  江思眠:[有事吗有事吗有事吗?]

  萧致往下瞟了几行,居然全是谌冰的无意义废话。

  CB:[最近放假了吗?]

  CB:[学习忙不忙?]

  ——最近放假了吗?

  ——学习忙不忙?

  这是自闭儿童谌冰能问出的话吗?

  萧致重新抬眼打量他。

  谌冰想拿过手机:“我在聊天,你别烦我。”

  刚才陆为民的话提醒了谌冰。一中现在高中全部学科知识学习完毕,正在进行第一轮复习查漏补缺。一中和附中好到什么程度呢?很多高考命题组的老师就是这俩学校走出去的,对高考考题考点洞若观火,押题都能押几十分,学习资源差不多甩九中一百多条街。

  谌冰好久没联系之前的同学,也就是老班长江思眠,总感觉刚发消息就说要学习资料不太好。毕竟有些习题,学校是不太喜欢学生肆意外传的。

  谌冰艰难思考之后决定先寒暄几句,营造一些人情味,可能更好说话。。

  没想到他还没聊出气氛,被萧致打了岔。

  萧致看着谌冰,凉凉地应了声:“聊天啊?”

  “嗯。”

  谌冰忙着要资料,心不在焉,对面江思眠来了新消息。

  江思眠:[嗯嗯,这周末就放假啦,现在晚自习偷偷玩手机。对了,给你看一眼老张的新发型,自从他剪圆寸后脸真的越看越方。]

  江思眠:[图片.jpg]

  老张是谌冰一中的班主任,也是很认真负责一老师,谌冰偶尔对他还有些怀念。点开江思眠发的照片,确实,张老师本来脸就方,现在脸是上圆下方,非常有戏剧性。

  谌冰思索后,发了一个颜文字。

  CB:[(*^-^*)]

  发完,感觉自己不是很庄重。

  不过这怪谁?自从跟萧致在一起后,这傻逼隔三差五来一通颜文字轰炸,搞得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承受阈值往下调了很多。

  谌冰想想,又打了一行字。

  CB:[挺好笑的。]

  这么亲切,是给谁看呢?

  萧致垂眼,前倾过身看他打字,小臂撑在桌面,慢慢将谌冰拢在身体范围之内。

  谌冰打完,感觉萧致距离过近,说:“你干什么?”

  萧致:“看你聊天。”

  他声音低,凉凉的,摆出一种事不关己的疏远,同时又隐约显示出自己心情不佳,等待着谌冰的关怀。

  “……”谌冰听出了他的意思,解释:“我在问他要一中资料,本学年最新版,他们刚发下来。”

  萧致轻轻笑了一声。

  “呵。”

  “……”

  “那你还给他发颜文字?”萧致探指在他脸上轻轻一掐,“不知道只能发给我吗?”

  只能发给你?

  谌冰忍了一会儿,打开他:“你什么毛病?”

  萧致牵过他手腕,放在手心握紧,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病名为爱。不许你向别人展示可爱。”

  谌冰:“……”

  我他妈。

  萧致来劲儿的时候真的很来劲儿。

  谌冰没来得及生气,聊天框晃动,提示有新了消息。

  江思眠:[卧草卧草卧草,冰神你有话直说,突然发颜文字我还以为是被盗了账号。]

  江思眠:[不敢当不敢当!真不敢当!]

  谌冰以前一直是高冷话不多的形象,他刚才起就提心吊胆等着和他聊天,心态过于紧张,看到颜文字直接破防了。

  “……”

  谌冰盯着手机,心里涌出一阵尴尬。

  萧致笑了声:“看吧?”

  谌冰:“?”

  萧致:“只有我觉得你犯傻的样子可爱。”

  “……”

  他的骚话,一向是一套接着一套的。谌冰心口有些烫,决定暂时跳过这个话题继续问资料的事。他偏头让开萧致:“你别影响我讲人情世故。”

  萧致倾身,声音正儿八经:“我可以加入吗?”

  谌冰心说可以是可以,但你这暴躁老哥可能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俩看着手机屏幕。

  消息几个来回,萧致看谌冰没事儿找事儿都烦,说:“我建议你直接问。他不同意就不同意,同意了,改天请他吃饭或者喝奶茶。”

  谌冰:“我不想跟他吃饭。”

  “……”

  还是那个熟悉的自闭少年没有一点点改变。

  萧致:“还是直接问,别彼此浪费时间,知不知道高中生时间最宝贵?”

  考虑了一会儿。

  谌冰应声,指尖按动屏幕,发送了消息。

  没到半分钟。

  对方的回复十分热情。

  江思眠:[好的冰神,那我去找张老师要一套。这周末不是放月假吗?我给你送过来。]

  江思眠平时非常热情,当班长时全票同学,没人不感受到他的体贴关心,但真听说还特意给自己送过来,谌冰不太好意思。

  CB:[或者找快递寄?跑一趟麻烦。]

  江思眠:[不麻烦不麻烦,其实我老早就想来九中看看了。真的很好奇,什么样的学府,才能让冰神你为它长足停留。]

  “……”

  谌冰盯着手机,一时语结。

  身旁,萧致察觉到这人扑面而来的热情,若有所思道:“你同学对你很好啊?还想特意过来。”

  谌冰感觉他阴阳怪气:“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我直接问:他是不是喜欢你?”

  “……”

  讲台杨飞鸿在宣传写理想大学的事情,教室里异常吵闹,盘问到底写什么学校好,他俩正常说话的音量几乎被遮过去。

  但这句话还是相当清晰。

  谌冰直直看着他,想说什么,又觉得但凡自己为这句话认真就是傻逼。

  不过,萧致很认真。

  他膝盖抵着桌腿轻轻叩了一下,眼神垂落,话里相当的懒散和不爽:“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

  “是不是喜欢你?”

  “……”

  谌冰喉头噎着,到底没忍住,脱口而出:“想多了。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种爱好。”

  说完,谌冰转过视线心里默念:所以也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觉得我可爱,球球你赶紧把恋爱滤镜摘下来吧。

  说完,短暂的安静。

  还以为萧致在反思,谌冰抬眼,没想到他玩味地盯着自己,眼底漆黑:“我这种爱好?”

  谌冰:“嗯?”

  萧致:“我有什么爱好?”

  他重复。

  谌冰才明白刚才那句话的意味,总觉得挖个坑,自己跳了下去。

  萧致对自己的爱好?

  谌冰不知怎么回答,但莫名预感,萧致要开始骚了。

  果然。

  萧致垂眼,尾调上扬:“我爱你我错了吗?”

  “……”

  旁边朱晓招呼大家写好便利贴去贴在墙壁上,挨桌挨桌检查,走到了谌冰这桌身旁偷偷瞟他的便利贴:“你写的A大吗?”

  谌冰便利贴上空空如也。

  朱晓不甘心地看萧致:“萧哥你呢?”

  也空空如也。

  那这节课你俩在干嘛?

  ——朱晓没问出口,被萧致抬手搭着肩膀往后轻轻一推,正好推到杨飞鸿怀里。

  萧致:“边儿玩去。”

  “……”朱晓没说话就被杨飞鸿打横抱起,稳当当两三步扛到了教室后排。

  莫名的气氛酝酿其中。

  谌冰心口持续发烫,低头拿过桌上的粉色便利贴,手腕被萧致抓住。他靠近时阴影垂落,气息拂过鼻尖,附耳轻声说话:“我就爱好你。”

  就爱好你。

  无止境的love冰love冰love冰love冰。

  天天说天天说不烦。

  而谌冰还没能提升免疫力招架他。依然像荒原的枯草,一点就烧燎。

  谌冰站了会儿,碰了碰萧致校服底下的手腕,示意他坐下:“……快写便利贴。”

  声音挺轻的,眼睫下敛着深灰冰碴似的眸色,气质冷淡,却并没拒他于千里之外。

  他没回答刚才的问题。

  但也没有炸毛。

  证明这份心意他小宝贝已经完整地感受到了。

  萧致低头,视线从他身上转移,勉强在心里为他那句无心的话画上句号。

  笔在指间花里胡哨转了两转,不知道该写什么,萧致侧头看谌冰的便利贴。谌冰平时性格偏冷,字迹更显得锋利冰冷,一笔一划的折角周转都极为峻烈。

  现在便利贴只有简单两个字。

  ——A大。

  不意外。

  萧致转着笔迟迟没落下,不知道该写什么。按照他的成绩,考A大必然是不行的。不填……好像会让谌冰离自己远去。

  他犹豫时谌冰已经写完了。

  他小指在纸页上轻轻拂了一下,递给萧致,看见他空空如也的便利贴:“你怎么不写?”

  萧致:“……”

  萧致:“我要仔细想想。”

  前排文伟写完抽开板凳,冲萧致晃了一眼:“别想了萧哥。我写的隔壁的大专,以前我们约过一起去读的,要不你写它?”

  萧致“啪”地给笔拍下:“滚。”

  他笔端迟迟落不下去,谌冰一直在等,见旁边朱晓催得急促,顺手给萧致的便利贴抽了过去。

  “怎么了?”

  萧致伸手想夺回,谌冰低头取出笔帽,已经刷刷三两笔写下了两个字。

  ——A大。

  写完,他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够,随后继续写。

  非常漂亮的字,烙印似的,写上“萧致”这两个名字。

  看到这张便利贴内容那一瞬间,周围骤然爆发出喝彩。

  “我靠,这魄力!”

  “A大,冰神说A大就是A大!”

  “……”

  萧致看着谌冰,喉头滚了滚,眼底情绪收敛:“……我都不敢这么吹。”

  “但现在吹出去了。”

  谌冰挑了挑眉,弧度平直地笑了笑:“要考不上,你就丢死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可以猜猜能不能考上。

  感谢看文,鞠躬。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