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 75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75、第 75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5、第 75 章

  拿便利贴去贴墙,下课时间陆为民训斥学生的间隙过来扫了一圈,贴近墙根查看大家的梦想,一眼望过去全是“有书读就行”“混社会追求人生梦想”“毕业去我二表叔干的厂”,只有少部分人认认真真填写了大学的名字。

  陆为民内心一片叹息。

  再看到谌冰和萧致填的两大学,他还以为看错了,仔细擦拭眼镜后重新看了一遍,确认后道:“谌冰和萧致两位同学,梦想很远大啊。尤其是萧致同学——”

  教室里一阵起哄的笑声。

  “那当然,我们萧哥一看就是干大事的男人!”

  干大事的萧致单手夹着支笔转了两转,敞开腿颈后靠着后桌的前沿,神色明显几分不满意,扫了眼旁边起哄的文伟。

  文伟顿时但笑不语。

  陆为民倒是很欣赏萧致这种行为:“不管高考结局怎么样,人活着,会做梦这种品质很重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甘平凡,成就真正的我们。”

  “……”

  谌冰没忍住笑出声。萧致斜他:“满意了?”

  谌冰挑眉:“挺满意的。”

  “合着到时候丢人的不是你。”

  萧致微微动凳子上挪身,靠近他身侧抓过手,发凉的手指在掌心挠了挠,尾调拖长。

  “坏不坏啊你?”

  哪里坏了?谌冰又好笑,又觉得他还挺惨的,九中居然有学生敢写A大,估计不到半天这事儿能传遍全校。

  谌冰说:“加油。”

  “……”

  非常站着说话不腰疼。

  萧致顺手给他手腕抄过来,推开圈着的崖柏手串,底下淡红的印记未消,显得相当地明显又……诱人。

  萧致在吻痕中心轻轻点了点:“回去还咬你。”

  他俩没扯掰几句,陆为民前脚刚走出教室,后脚谌冰手机消息来了新消息提示。一中纪律比较严,但碍不住某些同学依然带手机,估计江思眠刚才也带了手机,不过被提防着没及时发。

  就短短一句话——

  [书和资料都找好了!这周末来找你玩儿!]

  谌冰盯着屏幕啧了声。

  作为一个不太擅长人际交往的自闭症,谌冰重新杵了杵萧致的手臂:“怎么办?”

  萧致也没有招待同学的经验,顺手勾过文伟的后领,拽他面对面转来,说:“给谌冰出个主意。”

  了解完来龙去脉,文伟第一件事不是想着替谌冰招待同学,而是惊了一惊:“你一中的同学来九中游玩吗?”

  谌冰:“怎么了?”

  “卧草,卧草,卧草,”文伟表情相当复杂,“那来我们这个地方,我们不会被看不起?九中这么破,这么烂,我还这么自卑。”

  “……”

  出了名的加戏。

  谌冰认为虽然学习不好,但也不至于把自己贬低到尘土里。

  他看了文伟两秒,说:“不需要别人看得起你,你要自己看得起自己。”

  “……”文伟觉得这句话好高深。

  话题没商量出个所以然,倒是没到半个小时一群人都知道谌冰几个一中的同学要来九中参观的事,居然引起了一波不大不小的轰动。

  或许,可能,毕竟,九中真的太普通了。

  一个金字塔尖,一个金字塔底层。

  甚至让谌冰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心疼。

  同学来是星期六下午,四点开始放假,接到消息到校门口找人时谌冰转了一圈,看见三四条身影。除了江思眠还有同班的其他一位男生,两位女生,都穿T恤长裤和运动鞋,打扮得很休闲但又潮流,看见谌冰猛烈的招手:“谌哥!谌哥谌哥谌哥谌哥谌哥——这里!”

  谌冰过去,江思眠指了指背着的包。他是个挺高的男生,戴眼镜斯斯文文的:“给你带来了。”

  谌冰说:“谢谢。”

  江思眠自来熟,跟旁边女生说话:“我靠这学校,导航过来我都不敢信。感觉好生活化,旁边就是居民楼。”

  两个女生扑哧笑了出来。

  谌冰估计他想说破旧。

  一中在市二环,九中四环外,比不上倒也没什么好说的。谌冰问:“要进去吗?”

  “可以进去吗?”江思眠满脸雀跃。

  谌冰:“现在放学了,你想进可以进。”

  “那走吧,冲冲冲。”江思眠边走边左右打量,“哎,其实环境挺不错的,绿化很好,校服也比我们学校好看。”

  女生叫柳宜,进去显得挺小心,走到楼梯间她突然惊讶地“哇”了声:“这学校帅哥还挺多。”

  江思眠瞅了眼:“就是爱抽烟,有点儿像一群社会上的小混混。”

  谌冰看过去。

  那群乌烟瘴气站在楼梯拐角抽烟的社会哥,正好是杨飞鸿和管坤他们。难得放一天假还要打扫教室,几个男生站在垃圾桶抽烟放松心情,一只手往内掸烟灰,另一只手杵着扫把,一副吊儿郎当的流氓相。

  “……”谌冰本来想介绍一下,顿时不知道怎么说了。

  门口探出萧致的半身,他瞟了管坤一眼,手指朝下勾了勾:“还抽个炮仗?过来倒垃圾。”

  “……哦哦哦。”

  “来了来了。”

  杨飞鸿等人手忙脚乱掐灭烟头,拍了拍不存在的烟灰,边说着“萧哥来了来了”,边飞快作鸟兽散。

  柳宜嗓音挤到变声,发出一句:“这帅哥,就是校霸吗?”

  “?”江思眠侧头看他,“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你不懂。”柳宜摇头笑了笑,说,“只是我们一中没有这种文化。”

  “……”

  谌冰还没说出句话,萧致看见了谌冰这一行人,往这边走过来。

  他个子高,校服松散地开到领口,露出瘦削的锁骨,鬓发后钉着漆黑的耳扣耳钉,眉眼微微垂着,有种来者不善的气势。

  江思眠联想到柳宜的猜测,顿时如临大敌:“是不是我们未经允许,入侵了校霸的地盘,现在他来敲诈勒索?”

  “……”

  柳宜也说:“要不要给他买包烟?”

  “……”

  萧致好久不干坏事儿,但这“绝非善类”的气质还真是一点儿没变。听他俩猜测,谌冰感觉内心添堵,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萧致停在跟前,抬手搭住了谌冰的肩头,朝几位同学花里胡哨地笑了一下:“欢迎。”

  几位同学满脸懵逼,感觉下一句就快说出“我真的没钱。”

  谌冰忍无可忍,抬手给萧致的手腕拉过来,迫使他站得正儿八经,才说:“我同桌。”

  萧致侧头看他,声音不怎么满意:“就,同桌?你这个介绍也太不隆重了。”

  “……”谌冰指间用力掐了他一下。

  萧致面不改色地改口:“是的,我是他同桌。”

  安静了两三秒。

  江思眠张了张嘴,顺便伸手:“帅哥你好,帅哥你好。”

  萧致简单握手后指了指教室门口:“我跟谌冰在4班。”

  “知道的知道的,我们就是随便看看。”江思眠想起什么,等走了两步悄悄戳谌冰手臂,“谌哥,你那个……”

  他特别好奇地往教室里探头探脑,“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小姐姐呢?”

  在他们一中的传闻里,年级第一的在榜大佬谌冰舍弃优秀教育资源从国家重点高中转去了一所普高,只为弥补儿时和童养媳……不是,青梅竹马的约定,前去陪伴她长大。

  所以他们表面是来送资料,其实是满足内心对这个谜团长达一年的猜测,只为一睹谌冰他老婆的芳容。

  江思眠问完,转头眨巴眨巴眼睛打量谌冰。

  谌冰满脸冰冷,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就是……”江思眠有点儿不好意思追问,比划起来,“就是,我能不能看看——那个让你转来九中的契机和动力。”

  “……”

  谌冰一瞬间突然不想承认那个动力是萧致,身旁的萧致侧头,听了几秒后明白过来,笑了笑:“不是小姐姐,是个哥哥。”

  顿了一秒,“对,没错,就是我。”

  非常的自卖自夸。

  谌冰垂着眼,无意抿了下唇,偏头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自己怎么喜欢这么个骚东西。

  江思眠维持着震惊的表情,按照他原来的猜想,谌冰的小青梅肯定是个长相可爱但学习不好的小笨蛋,每天被谌冰宠溺地戳戳脑门,然后教她每道公式和题目怎么写。但完全没想到是这种类似于校霸的高大竹马,一看就特别危险不好惹那种。

  现在看来,似乎被戳脑门的是谌冰。

  江思眠隔了会儿冷静下来:“溜了溜了,原来是帅哥你,实在……幸会!”

  他们性格都不错,边聊边去教室,背后柳宜莫名其妙感慨了一下:“不是小美女,大帅逼跟谌哥也挺配的。”

  “……”

  教室里文伟擦着窗户,给一块毛巾顶在手指头唱二人转,回头见门口几个干净青涩的男女生,怔了下:“来了?”

  面面相觑,谌冰介绍说:“这都是我同学。”

  “哦哦哦,好的好的。”

  大家走近一阵握手怼肩膀:“帅哥你好!”

  “你好你好你好!怎么称呼?”

  “鄙人姓文。”

  “我姓江我姓江。”

  “江同学江同学!”

  “文同学!”

  两个人声势浩大地尬聊几句后,陷入了大概两秒钟的安静,文伟岔开话题:“你随便参观,教室就这么大,那是冰神的桌子。”

  “哦哦哦,对,”江思眠放下书包,给谌冰带的资料全抖倒桌上,“谌哥,这你的。”

  谌冰说:“谢谢。”

  “别跟我客气了,”江思眠左右打量,目光从黑板挪到后面讲台,教室里倒是跟一中没有很大的差别,他说,“感觉在这儿还挺好的,至少压力不像在一中那么大。”

  文伟在旁边看了他半晌:“斗胆一问,你们平时考试多少分?”

  “我啊?”江思眠指指自己,“我比较菜,平时只能考690左右。”

  文伟:“…………”

  他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刺痛。脑子里过电似的环绕着那句“我比较菜……我比较菜……我比较菜……”

  江思眠顺手一指旁边的柳宜:“这位小姐姐能考700多。”

  柳宜怪不好意思:“别说了别说了,轮不到在谌哥面前吹。”

  “卧草,”文伟啧声,“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过誉了,”江思眠特别不好意思,耳朵都红,“你们要是有环境,700分一样考。”

  “……”

  文伟心说那恐怕也不能一样考。

  聊了没多久收拾东西出校门,文伟跟江思眠的聊天吸引走了大部分注意力,谌冰一时竟然插不进话,直到被萧致轻轻拉了拉指尖:“请他们喝点儿东西。”

  谌冰应声,走近指了指旁边的奶茶店:“请你们喝一杯。”

  “茶百道?”江思眠仰脸看招牌,接着一头撞进去,“那我先冲了。”

  “我也要!”柳宜跟着冲。

  文伟回头看谌冰,眼巴巴的:“我呢?”

  谌冰好笑:“你作为陪聊有功,当然也有。”

  “真好,”文伟忍不住给他点赞,“您真是雨露均沾。”

  奶茶店内部放置着几张矮桌,奶茶放上去,还点了几份甜品,纷纷忙着凹造型摆拍。江思眠拿着手机后退好几步,身体半蹲,姿态十分认真:“好,小于笑一笑,小柳脑袋往那边偏一点儿,不错。不愧是美女。”

  忙着拍照,一会儿手机递给文伟:“帅哥帮个忙?”

  文伟点头,举着手机给他们四人合拍,聊得不亦乐乎。

  这群人不亦合乎,话题很快变成:“哎我跟你说九中真的闹鬼,以前我们实验室有位物理老师上吊,对!还有前段时间,我们学校一个傻逼男生半夜练歌,被误以为是鬼,特别好笑!”

  谌冰看了他一眼,低声跟萧致说话:“就这么把管坤卖了?”

  萧致端着奶茶喝了口,眉眼淡淡的:“基本操作。”

  特别神奇,不到十分钟,一拨人的话题进行到了攀比哪个学校的鬼故事多。文伟虽然一个人代表九中,但在吹牛逼方面竟然毫不逊色,完全能跟这四个人一绝死战。

  店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傍晚,阳光落到奶茶店门口,铺下一道金色的辙痕。

  谌冰放下手里的奶茶,察觉到萧致凑近耳侧:“你们班同学还可以啊,很友善,又亲和。”

  这谌冰没什么好反驳的:“对,都很不错。”

  “那你转学这么痛快,一点儿都不留恋?”萧致的声音落在耳畔。

  也是。

  为什么不留恋?

  重生前实打实过的三年,同学情谊,虽然没有结交得很深,但基本上关系都不错。

  不过还是说转走了就转走了,甚至没有正式的告别。

  谌冰想了一会儿,手里的冰镇柠檬将指甲蒙上一层水汽。

  因为……

  大家很好,但没有萧致重要。

  哪怕刚来九中时感觉班上同学不太友善,环境不好,上课体验不好,还得住校,但每天到教室了能看见萧致,觉得还是很有意义。

  还是觉得,待在萧致身边,心里空的那一块儿才被填补起来。

  “没什么好留恋的。”

  谌冰垂眼,咬字非常清晰。

  萧致:“对同学这么无情?”

  谌冰说:“不知道。”

  阳光明净。谌冰出乎意料走神起来。

  其实他在想,也许自己对萧致的喜欢,可以提前到很长时间。

  只不过以前都不懂。

  那边文伟拿着手机站起身,走到谌冰身旁:“冰神,今晚吃什么?烤肉行吗?”

  谌冰稍微撑起身,开口。

  “我请客,你们商量商量,都行。”

  江思眠:“我觉得可以吃烤肉。”

  “我也可以!”

  大家都同意,谌冰说:“行,想吃什么吃什么。”

  烤肉店去了没多远的美食街,走路过去大概十分钟,一路上大家兴奋地四处拍照,柳宜举着手机左右扫望着周围的建筑:“这地方很有上世纪建筑的风格,很漂亮。”

  文伟一时不懂她夸还是贬:“什么?”

  “做旧的风格,建筑,线路,其实很漂亮的。”柳宜笑了笑,“虽然显得破旧,但是很有人情味儿。”

  文伟说:“我觉得你们一中很漂亮。”

  “一中就那样吧。我觉得这里好看。”

  文伟笑了:“果然,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烤肉店里热闹异常,学生也不少,他们一行人特意挑了靠窗边的位置。菜单上来,文伟先递给小姐姐点菜:“看看吃什么。”

  点完给江思眠,他直接拿到谌冰身旁:“谌哥,你点什么?”

  萧致顺手抄过去,拿笔勾了几道菜递给他:“先这样。”

  “行。”他接过去,菜单递给服务员。

  谌冰半辈子就没见过文伟这么能聊的,明明平时学习也不是很好的样子,但是特别有眼色,天南地北跟这群人聊了个遍,而且还丝毫不露怯。

  萧致起身:“我去拿几瓶酒,你们喝什么?”

  女生想了一下:“要唯怡的豆奶,热过的。”

  “RIO的果酒,谢谢!”

  文伟说:“我们就不来虚的,喝啤酒吧。”

  萧致拉开椅子起身,谌冰跟着他往酒水区走:“我帮你。”

  “你喝什么?”萧致从冰箱掏出瓶冰镇过的啤酒。

  谌冰跟他挨着,轻声说话:“我不喝。”

  “真的,喝点儿。”萧致看着笑了下。

  “……”他打的什么算盘,谌冰心里清楚得很。

  谌冰:“我不喝。”

  “行。”萧致没强求,“一会儿回去了到路上买几瓶,回家了就我跟你喝。”

  “……”

  旁边还有蛇、蜈蚣、枸杞啊红枣之类泡的那种药酒,一看就特别补,萧致给他指了指:“这个,体委能喝两杯,喝完血冲到额头。”

  “……”谌冰觉得无聊,“你说什么你。”

  “就说你酒量不行,以后跟别人喝酒,被骗了怎么办?”

  “我不跟别人喝。”

  萧致:“你说的?”

  何况喝酒这事儿还早着,谌冰推他手腕:“饮料都拿好了?”

  “嗯,不然拿瓶豆奶?你喝。”

  谌冰无意识牵他校服:“嗯。”

  他俩拿个饮料,挨挨挤挤的,背后江思眠看过来,直跟文伟吐槽:“文哥我跟你讲啊,我当时以为我们谌哥有个小女朋友在这边,今天一看,居然是个大兄弟。”

  文伟但笑不语:“这你就不懂了吧。”

  谌冰闲得没什么事儿,就跟在萧致高瘦的背影后,侧头跟他说话。

  到最后伸手,接过萧致递手里的豆奶和果酒,然后去了旁边那个泡着蜈蚣药酒的大颈口酒瓶前,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是蛇?”

  “嗯,还有蝎子。”

  谌冰不知道说什么了:“神奇。”

  萧致想了一会儿,轻声道:“应该很补吧?”

  “……”

  谌冰看向他,轻轻掐了掐他手腕内侧。

  这几个小动作,看得文伟这边心荡神驰。

  江思眠对比着以前对谌冰的印象,说:“谌哥变可爱了有没有?”

  文伟说:“这个形容词用在谌哥身上时不要被萧哥听见啊。”

  “这俩是真青梅竹马啊?关系真好。”

  文伟抬手示意淡定:“兄弟情,兄弟情罢了,不要多想。”

  等他俩拿着饮料回来,点的菜差不多也上了桌子。因为人比较多,所以是将两张烤肉桌拼在一起。江思眠那边占了个烤盘,他往上夹东西,顺便拿着铁夹两面翻。

  吃得热火朝天,大部分时间他们闲聊,谌冰跟萧致不太说话,低头吃东西。

  谌冰不会烤,萧致夹了几片肥牛和牛肉放烤盘上,烤好了问:“这个要不要?”

  “要。”

  放到谌冰碟子里,继续帮他烤东西。

  主要是萧致不管别人,就给谌冰烤,拷完往他碗里夹。所以虽然这两位话很少,但还是默默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江思眠:“嗯,那个……那个……”他举着酒杯,本来想说为大家今天的重逢和相识干一杯。

  但谌冰吃碗里的东西,低声跟萧致说话,萧致拿生菜叶包了片五花肉,递到谌冰手里。

  他接过,慢慢送到嘴里吃了。

  江思眠:“那个……”

  文伟提醒:“冰神,萧哥,大家干一杯。”

  这俩才得闲抬起视线,应了声,谌冰豆奶空着,萧致随手从旁边拎起豆奶瓶,给他倒满。

  喝之前,谌冰还看着萧致:“你别喝太多了。”

  江思眠:那个……

  总觉得,就很奇怪啊有没有。

  喝完,两个人坐下,目光对接,恢复了低声不知道聊什么的状态。

  半晌,不知道说了什么,谌冰似乎觉得很好笑,唇角牵了一个很淡的弧度,慢慢往旁边靠,身体重量倒向了萧致的肩头,偏头目光潮湿地看着他。

  萧致抬手捏他耳尖时谌冰闭了下眼,两个人的动作都极其娴熟。

  江思眠:“……”

  他满脸卧草。

  文伟抵死挣扎:“兄弟情,兄弟情,真的别多想,真的!”

  “……”

  作者有话要说:真、兄弟情。

  评论区发红包!月初球球营养液~~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