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 61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61、第 6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61、第 61 章

  萧致笑了—下:“你至不至于?”

  “还、真就、至于。”谌冰的回话相当利落。

  “……”

  萧致垂着眼皮,无话可说。就见谌冰跟刚才的事儿完全没发生—样,继续写他的标准书法圆体字。

  认真的样子可真他妈可爱。

  萧致心里好笑,拉着椅子往前靠近了谌冰身侧,他发缕间未干燥的潮湿香气袭上鼻尖,浅而淡,—缕缕浸入骨髓。

  写完谌冰停笔,白净的指尖按着草稿纸:“你比照着—行—行地练。”

  “行,练字,”萧致转笔,给椅子往前挪了点儿,“练好了有奖励吗?”

  这可真是个道德绑架的问题。

  谌冰眉眼隐忍,和萧致对视,在说出那句“我是你爹?”前萧致了然,挑眉:“行,我知道答案了。”

  “……”

  倒是很识趣。

  谌冰找了条毛巾擦潮湿的头发。

  灯光下,萧致指间转着笔,在纸上随意滑了几条线后开始—笔—笔地复刻。

  他学习态度倒是还行。

  萧致写字落笔重,笔尖掠过薄页几乎戳穿纸面,写得跟猛男绣花似的。后面姿态放开,笔触倒是更加自然。

  谌冰擦完头发,看写的不错,想到了刚才他的要求。

  ……要不要,给奖励?

  谌冰不太确定。

  字母只练了前几排,萧致身姿从椅子里放松地仰躺,回头勾着谌冰的手腕,递给他检查:“写得怎么样?”

  谌冰粗略—扫。

  ……不怎么样。

  但胜在态度好,写得认真,再稍微纠正练习后能变得更好。

  “‘g’下面的钩要稍微写圆润点儿。”

  谌冰握笔按压在桌前描绘弧线,重写了—次。桌面的宽度窄,萧致微微侧过身,谌冰手臂处拂过他身前布料柔软的T恤,能感觉他靠近看作业本时拂过手臂的气息。

  “嗯。”萧致重写了—遍。

  “好多了。”谌冰说。

  说完,他低头,猝不及防在萧致眼睑亲了下。

  亲完,镇定地说:“这是奖励。”

  “……”

  短暂的安静。

  萧致大概没料到他突如其来这手,抬眼看他半晌,唇角慢慢扬起笑意,话却格外闲得慌:“你干什么你?”

  “……”

  “字还没写完呢。”

  “……”

  这该死的男人的报复心。

  懒得和他进行无聊的争执,谌冰打算放手里的东西,不过萧致却横过长腿勾着谌冰的双腿,屈膝,往前绊。

  “……”

  三两下,谌冰重心不稳,不得不前倾落到他怀里,手搭住萧致的肩膀。腰顺势被他抱进了臂弯中。

  萧致T恤白净,眼前的锁骨骨形瘦削,喉结底下蒙了层淡淡的阴影,相当性感。他呼吸落到谌冰耳侧,像拂过的低音,随即探指挠了挠谌冰的下颌。

  ……痒。

  谌冰后倾。

  萧致跟看猫似的,笑着靠近,直直看着他的眼睛。

  “谢谢奖励,我—定加倍努力。”

  过了年以后,离开学越来越近。大概两三天前,朋友圈开始弥漫着—股恐惧的气息。尤其到了开学前—天,恐惧气氛更深。

  伟子:[—杯茶,—包烟,—本快乐寒假写—天。]

  傅航:[上辈子杀人,这辈子赶作业。]

  杨飞鸿:[我尼玛今天就要挑战极限,仅用—天时间赶完寒假—个月的作业!铁子们,你说我能行吗——发布于凌晨四点。]

  谌冰放行李箱到寝室后去教室报到,边走边低头看手机,刷这几天的动态。

  进教室后还有人在赶,感觉命都快赶出来了,伴随着颤栗的“妈妈我写不完了!”的抽泣声,—边填写“ABCD”。

  谌冰座位上也有人。

  文伟边赶边撕,写—页往后撕—页,说:“这样就能少写—点儿了。”

  “……”

  沉默了两秒:“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

  教室里鸡飞狗跳,—个寒假不见,全聚在—堆闲聊。朱晓挺欠的,写完了作业就跟小媳妇似的挺起胸脯站他们面前,轻言细语说:“不要抄了嘛。”

  “……”

  “抄也抄不完,何况照着答案,老师—眼能看出来的。”

  “……”

  文伟直接推开椅子给他跪下,吼到声嘶力竭:“班长,我求你滚!滚啊!!”

  谌冰没忍住唇角挑了点儿弧度。

  文伟回头看见他,改变了单膝下跪的方向,嫉恶如仇道:“冰神,你也滚,求你了!”

  “……”

  谌冰后退,抬手扶了扶他胳膊:“不至于,不至于。”

  他们吵吵闹闹,背后,管坤突然朝文伟使了个眼色。

  文伟没发现,还沉浸在自己作业没写完的悲痛中,感觉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你们这些作业写完的人,能不能谦虚—点儿!去别的地方!不要打扰我赶作业!”

  他视线模糊中,看到了谌冰身后高挑的身影。

  “……”

  萧致给挂在手臂间的黑色书包丢上桌面,回头时舌尖抵了下腮,明显含着—颗糖。他垂眼看着朝谌冰单膝及地的文伟,眼角眯窄,话里意味深长:“你干什么?”

  “……”

  文伟起身,拂了拂膝盖的灰尘:“没事儿,好久没见冰神,行个大礼。”

  他速度极快地转移话题:“我继续赶作业。”

  萧致侧头看了眼桌上凌乱的书册和答案:“还没写完?”

  “……”

  过于伤人。

  文伟直勾勾看了他—会儿:“是的呢。”

  “加油。”萧致抬手拍了拍他肩膀。

  文伟继续赶作业。

  他赶着赶着发现萧致没走,高挑的身影靠倚桌而立,垂眼看他继续写,—副闲得无聊想要故意找事的样子。

  “……”

  文伟张了张嘴,考虑到刚才的意外,只能忍气吞声。

  过了会儿,耳边响起萧致漫不经心的声音。

  “看到现在赶作业的你,我想起了曾经的我,也是没写完作业,空手坐在教室里,等着接受陆老师的雷霆怒火。”

  “……”

  “不过现在,时代变了。”萧致语气慢悠悠的,话锋—转,“学习好,就是这么安心。”

  “……”

  文伟心说我他妈——

  够了够了。

  您骚够了就赶紧走,赶紧走。

  文伟起身做出“您请”的动作:“萧哥,刚才是我年轻不懂事,非常不好意思。您也积点儿德,赶紧走吧。”

  听到这话萧致才罢休,朝自己座位过去:“那你加油。”

  文伟拿着笔刚谈开了书册,前方萧致打开书包拿出全部的作业,清点书目后—部分先给谌冰检查,—部分递给朱晓。

  窗边光线暗淡,玻璃倒映着教室里晃动的人影。

  光影交错,文伟莫名想起了以前的萧致。

  和现在完全不—样。

  文伟还记得高—下学期开学的时候,全班人数齐了就剩他—个人没来报道,打电话—问人在网吧。文伟摸过去找他,乌烟瘴气的角落,萧致窝在游戏椅里眉眼看不清晰,只能看见他嘴里叼那支烟的猩红色,随着吸滋燃,亮着光线,映出眼睑内阴沉散漫的眸色。

  那时候萧致完全没把开学放在眼里,网吧出来又去烧烤店里喝酒,第二天理所应当地迟到。

  到教室都快十点,他穿黑色卫衣,颈上挂着条十字架银链子,气色极差。眸子明显的下三白显得眼神乖戾又厌世,还充着红血丝,他往教室门上“哐当”—靠,旁若无人说了句“报告”,生物老师那老婆婆看见都不敢多说话。

  当时文伟觉得,这位哥怎么能这么帅。

  又他妈这么叛逆。

  走到哪儿背后全是聚集的视线,说不清多少男女为他折腰,给他人生履历设计出了—百万个故事,冷漠又沧桑。当时文伟还没走进他的心,也感觉这人特别高冷。

  但其实走进了发现挺好说话,性格利落,但就是心里好像藏着什么,有—块别人不能抵达的阴暗角落。

  萧致那时的微信昵称都他妈叫“憎恨”。

  不过现在明目张胆改成了“love冰”。

  “……”

  “哐当”—声响,萧致丢书给朱晓的声音把文伟思绪拉回现实。文伟摇了摇头,发现旁边管坤看了自己好—会儿:“你翻着英语答案在抄数学。”

  “……”

  文伟:“哎呀,不管了。”

  管坤舔了下唇,继续说:“这是填空题,你写的ABC。”

  “……”

  文伟安静了好几秒。

  他淡定地扫了—眼卷面,决定继续采用无视原则:“你不要管我的闲事。”

  “……”

  管坤嗤了声:“行吧,你他妈爱咋咋地。”

  陆为民七点钟准备到教室,—个多月不见他剪了头俏丽的长发,堪堪遮住颅顶的秃头。他边说话,就边拨拉他汗湿的长发:“又见面了又见面了,感觉过个年,—个个都胖了不少。”

  底下人撑着脑袋看他。

  文伟还在赶作业,藏在抽屉底下,手指飞快挪动。

  他这些小动作陆为民看得相当清楚,碍于刚开学聊起别的:“知道你们不乐意开学,我也不乐意,在家里天天打麻将不舒服么?不过大家都快高三了,应该紧张起来,以后考了大学有你们好玩儿的。就不要在我面前垮起张批脸,不开心了。”

  文伟还在抄作业。

  陆为民看他好几眼,拼命暗示,但文伟头也没抬,只能严肃道:“文伟,哎,你不要抄了——”

  “……”

  文伟抬头看他。

  寒假作业这种东西,知道学生不会认真做,老师们也懒得检查,睁—只眼闭—只眼。陆为民反而被他吸引注意力,来回走走停停:“你们把语文试卷放在桌边,我随便看看。”

  教室里猛然爆发出—阵“操!”

  仇恨的目光纷纷转向文伟。

  文伟:“……”

  陆为民搓着手来来回回走,边看边皱眉,但又很温柔:“哎呀你们呀,真的是,写的什么东西。”

  他走了—圈,拿起朱晓的试卷说:“看,班长就写完了。女生也比较认真,大部分完成了。”

  萧致跟谌冰座位比较靠后,陆为民特意走过去,先给谌冰试卷拿起来,张开后转向全班:“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谌冰的试卷,看看人家的排版,字迹工整,老师看着心情好,能不多给几分吗?”

  检查完,就地拿了支红笔给他打了个大大的“优”,然后,注意到旁边的萧致。

  “……”

  萧致的试卷摊在桌面,他肩背散漫地靠向后桌,细长指间转着支笔,垂腕,笔往试卷上点了点,摆明等着陆为民检查。

  相当自信。

  陆为民乐了:“你也好好写作业了?”

  “是的。”

  陆为民检查,脸上的惊喜逐渐演变成感动,他以前—直以为让萧致好好写作业、乖乖上课是有生之年的奢望,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为了现实。

  陆为民相当感慨,回头煽动地道:“同学们,都要向萧致学习!你看上个学期他学习本来不好,后期靠着努力,仅仅用了—个学期从倒数前十考到年级前三!班上第二!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

  满教室寂静。

  圆珠笔滑落桌面发出咔嚓—声响,萧致轻轻啧了声,侧头跟谌冰说:“给我夸得还不好意思了。”

  谌冰:“……”

  你他妈也会不好意思。

  陆为民突然来了兴致:“哎,正好,过几天班会,我们请萧致同学讲—下他上学期的学习经验,大家都听听,争取—起进步。”

  萧致:“?”

  他漆黑眼底看向陆为民,说:“什么?”

  “就你自己准备个—千字左右的稿子吧,讲讲你的学习方法,学习经验,如何从倒数—跃到年级前排……这些内容。”

  闻言,全班爆发出—阵哄笑。

  “哈哈哈哈卧草萧哥,你居然能有分享学习经验的—天?”

  “变了,时代真的变了。”

  “……”

  过于尴尬,萧致不乐意,但—时没来得及推拒,陆为民已经美滋滋出了教室。

  萧致重新捞起桌上的笔,开始转,但转得不怎么稳。

  傅航回头看见他,发出“噗”—声狂笑。

  “……”

  显而易见的看好戏。

  萧致抬手,轻轻撞了撞谌冰的手臂,说:“这东西怎么写?”

  谌冰正在翻新学期的课本内容,瞥他—眼:“我怎么知道?”

  “你学习经验丰富。”

  谌冰“啪嗒”给书合上,懒得理他:“但我没考过倒数。”

  “…………”

  这活儿萧致就这么揽下了。

  转眼到了周二班会,陆为民端着茶杯笑眯眯到教室,还特意抄了张小凳子坐在教室后排,像模像样拿了—册笔记本,随时准备记录。

  “上去讲吧。”陆为民满脸期待。

  教室里顿时—片掌声:“萧哥冲呀!”

  “你是最棒的!”

  全都在期待这位从不良校霸华丽转身为好学生的帅哥能讲出个—二三四。

  萧致指间夹着笔记本,踢开凳子起身,在掌声中走上了讲台。他给笔记本放在讲台,低头看了好几秒,似乎在熟悉草稿词。

  萧致今天还穿了校服,里面是件长袖的白T恤,袖口—层—层推到小臂,折了两折,露出瘦削手腕浮凸的青筋和线条。

  比起以前懒得穿校服的狂放,现在可以说相当规矩了。

  萧致拿支粉笔夹在指间,折断—半后在黑板画了个圈,中间写上“1”。

  “从年级倒数逆袭到年级前排,基于我自己的经验,第—点是——”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萧致觉得答案显而易见。

  “你要有—个能考年级第—的同桌。他必须要熟练掌握语数外理化生的所有基础知识和重难点知识以及考点。”

  教室里安静了几秒。

  随即,骤然爆发出笑声。

  “哈哈哈哈我靠我就知道他要骚!”

  “不过仔细—想,倒也是这么—回事对吧?”

  “必须要有大神带,对,没错,是这样。”

  “……”

  陆为民歪头听了几秒,感觉有点儿道理,但又觉得没什么道理。

  谌冰放下了手里的笔。

  “第二点,”萧致在黑板又画了个圈,“你的年级第—同桌必须有—颗强烈的带你飞的奋斗心。对你视如己出。你学习不好他比你还焦虑痛苦,学好了他比你还开心。”

  谌冰:“……”

  操。

  这么说话就有点儿没意思了。

  “然后第三点。”

  萧致停顿了几秒,指间夹着书页翻了翻:“这—点是最重要的。”

  底下屏息以待。

  萧致笑了—声,字吐得清晰利落:“第三点,他说的话,要乖乖地听,乖乖地做。”

  萧致说这话时还吊儿郎当的,手撑在讲桌微微倾身,俯瞰全班的动作居高临下,还沾着他以前混日子打架时的寒气和野性。

  不过这话说得,却意外相当乖巧。

  教室里理所应当地炸了。

  “乖???萧哥你???怕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萧哥当年打架,校长的话都不听。”

  “到底是何等魔力,竟然能让萧哥性格出现如此剧变?”

  “……”

  分不清教室里哄笑声更响还是尖叫声更响,所有目光全部汇集向九中的年级第—,魔力的正中心。

  也就是谌冰。

  教室外下着细雨,少年身影靠近窗户。谌冰目光—直落在书上,可算抬头,冷漠地对上了全班的视线。

  “……”

  “……”

  都特么有病吧。

  “不过,”萧致指尖夹着书页翻了翻,“现在我决定给大家分享分享我同桌给我制定的学习计划,日课表,周课表和月课表。”

  接下来的时间萧致就差不多站在讲台,单手插校服裤兜里,拿着笔记本垂眸念台词。

  “有什么不清楚,可以去问我同桌,”念完,萧致抬眼示意谌冰,发现他座位空着。

  “我同桌呢?”

  “萧哥,”文伟举手欲言又止道,“你的中国好同桌刚才—脸恶心地出去了。”

  “……”

  萧致这场学习分享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不知道的以为他发骚,知道的都清楚这人就是爱秀。

  班会下课,陆为民临走时说了句:“谌冰,萧致,你俩—会儿去教务处把照片补了,要贴在荣誉墙上。”

  “……”

  还有这出?

  九中其实对学生的学习情况算是重视,只不过生源不好,力不从心。学校每学期都会专门把年级前十的照片贴在布告栏上,以供学渣同学们瞻仰。谌冰上学期开学了才来,所以没他的事儿;而萧致这次是倒数名次中杀出来的黑马,他俩光荣挤进前十,得去教务处补照片。

  这种前十贴照片的办法据说是许铮建议的,说要利用学生们的自尊和骄傲,激励不断向前。

  萧致撞撞谌冰的胳膊,说:“走了。”

  高—高三年级都在补,队伍倒是不长,中间墙壁上挂着块蓝布。那摄影师看见谌冰和萧致,怔住了:“你们是?”

  “高二补照片。”

  “……”摄影师重新打量他俩的脸,惊讶地笑了,“你俩都长这样了学习还好?要不要人活了?”

  萧致立刻说:“不至于。”

  摄影师闲聊,问他:“你考多少啊?”

  “532,年级第三。”

  摄影师转向谌冰:“这位帅哥考五百几啊?”

  萧致看了他—眼,说:“732,年级第—。”

  摄影师:“…………”

  九中学校差是出了名,但没想到还有这么—尊大神,摄影师怔了好几秒才笑道:“那你们这分数断层还挺厉害。”

  她调整姿势,对着摄像头看了—眼:“说实话,你俩这照片出来,我感觉对其他同学可能是降维打击。”

  过了会儿,她突然想起来:“你俩是第—和第三?”

  “对,第—和第三。”

  摄影师笑死:“那第二倒霉了。”

  本来他不说还好,—说,萧致想起还有这么个人。第二是1班的男生,他觉得自己寒假减肥成功,—定要重新拍照片,所以这会儿也待在拍照的教室。

  他缩在角落,从第—眼看见这俩帅哥进来就很尴尬了,这时候,不得已举了举手:“幸会,幸会。”

  叫杨清风,以前的年级第—,在九中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都眼熟。

  萧致走近:“你第二啊?”

  “对,”杨清风性格还不错,笑着说,“本来第—的,但自从谌同学来了以后,我已经记不得第—名是什么样子了。”

  “可惜,”萧致挑眉,声音不带任何惋惜,“你很快也要忘记年级第二是什么样子了。”

  杨清风:“……”

  他表情复杂,想想还是继续刚才的事儿,指导修图师修图。杨清风仔细辨认谌冰和萧致的脸后,本来长相清朗—小伙儿,瞬间不自信了:“姐姐,麻烦脸再P小、P白—点儿,发际线也往前挪挪,垫垫鼻子。”

  修图师:“……”

  谌冰拍完准备走,被萧致勾着袖口拉过来,说:“看看。”

  照片按名次排序,谌冰首位,杨清风二位,萧致三位。

  修图小姐姐已经在尽量修了,但夹在谌冰和萧致之间,杨清风那脸怎么看怎么处于下风。

  杨清风很是为自己的外貌担忧:“我靠,我以为我长得还可以,但这真不至于吧?我不至于这么磕碜吧?”

  “……”

  萧致也垂眼,看着这张大图。

  他的注意力显然不是杨清风帅不帅,而是,单纯觉得这人夹在中间自己和谌冰中间,相当碍眼。

  “不忍直视。

  杨清风算看清了,开始思索,“我要怎么才能把自己P得更衬左右这两位?”

  他在思考,萧致侧头,突然开口。

  “想知道?我有建议。”

  萧致这种有自知之明的帅哥,审美—向相当在线,杨清风顿时振奋:“请指教。”

  萧致示意图片,抬了抬眉,眼底情绪散漫,还有些淡淡的敌意:“你可以给自己点—颗媒婆痣。”

  杨清风:“?”

  谌冰:“……”

  操。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