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 62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62、第 6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62、第 62 章

  杨清风哭笑不得,好在他心里有逼数:“早听说两位大佬基得很,看来名不虚传。”

  他们高一时好学生比重和坏学生比重还分庭抗礼,该学习的学习,该打架的打架。萧致属于成天睡觉打架别人惹都不敢惹的那堆人,但谁知道高二谌冰横空出世,据说天天跟他互怼,不仅没打架,关系还越怼越亲密。

  很神奇。

  而且校霸硬生生被他掰成了九中的小学霸,或许这就是男人的友情吧。

  萧致从P图照片上挪开视线,淡淡说了句:“也就是区区青梅竹马而已,光屁股就认识,他本来在一中当年级第一,非要转来找我,想跟我待一块儿。”

  “……”

  萧致话里刻意中透露出一丝不经意,似乎在暗示和泄露什么,类似甜蜜的烦恼。

  谌冰抿唇,侧头看他。

  就想看看他想怎么骚。

  杨清风没想到他俩有这层关系,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没办法,”萧致笑了一下,眼底蒙着淡淡的阴影,话说的很轻佻,“我跟他,注定要一生一世在一起。”

  谌冰:“……”

  杨清风:“……”

  或许,这就是男人的友情吧。

  这张年级前十的大图贴在布告栏上,不过没让萧致操心,很快就有不知道哪个小朋友拿红笔在杨清风胸口绘出朵巨大的假花,特别标注这是证婚人或者司仪一类的职业。

  就因为这张图,班上不少男生女生前来围观,纷纷表示“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

  “……”

  说实话,要不是那朵假花的画工过于精湛,而萧致却手残,谌冰合理怀疑这一切都是萧致闲的没事自导自演。

  ——毕竟他有时候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第二周举行升旗仪式。

  学校校园内回荡着集结铃声,这一次是全校三个年级一起开,学生穿过教学楼,慢慢往操场汇集。

  傅航进校门时手里全拎着包子馒头粥,跟端着米饭边走边吃的文伟撞上了。

  “唷,早。”

  “你早。”文伟看他手里拎的东西,“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别他妈给你女朋友那群兄弟姐妹带早饭了,看你这么活着,累不累啊?”

  傅航直摇头:“你不懂。”

  “那还说自己不是舔狗。”

  “……”

  文伟话音刚落,被傅航一脚踹在屁股上。

  打打闹闹到了教室,刚到门口萧致从里面出来了,他看了傅航一眼:“走了,还有五分钟。”

  “等等!”

  傅航溜达进教室先把早餐分配完毕,才拿了个馒头塞嘴里,往操场走。

  升旗仪式总比上早自习好,至少不用闷在教室里看书。还没走近就听见高高低低一声呵斥:“那是哪个班?到现在了队列还没站整齐?”

  许铮的声音。

  谌冰往讲台瞟了一眼,他拿着话筒站在旗台边俯瞰底下,单手背在背后,腿跨开,看起来特别凶。

  “叫你们走快点儿!升旗了!每次都有人迟到!迟到!”

  靠近操场入口那一撮人小跑起来,文伟疑惑看表:“不还有三分钟吗?催命?”

  但也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他们进了4班的队伍,排好,许铮声音跟打雷似的:“高三年级的排面还可以,站得比较整齐;高一年级那边看起来也不错,只有你们高二,看看自己怎么站的!”

  陆为民在前面招手:“大家注意排整齐,不要交头接耳,聊天。”

  “我们很整齐了啊!”

  “莫名其妙。”

  傅航翻了个巨真实的白眼。

  许铮开始按照班级顺序检查排面是否整齐,走近4班时,不知道为什么特意停了好几秒,来来回回地瞪。

  他抬手,往后面指了指:“那个长得高的,怎么站的?”

  长得高。

  前排同学纷纷调转回头。

  “……”

  谌冰察觉到目光,顿时有感觉被针对,随即看见杨飞鸿往内靠了靠,萧致问:“你说谁?”

  谁没站好?

  但许铮没开口,只是维持着一张臭脸,转头去看其他班级了。

  ……莫名其妙。

  搞得4班全体不爽。

  文伟悻悻道:“好大的官威。”

  谌冰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没站在队伍内,感觉后排几个高个子全被针对了,大清早心情有一点点受损。

  三分钟过后操场上各个班站得整整齐齐,准备升国旗,没想到入口传来骚动,这时候1班的同学才姗姗来迟。

  这群人不仅姗姗来迟,几乎人手一本单词本,好像学业很繁忙,参加升旗仪式是拨冗相见、不得不浪费时间。

  “……操。”

  文伟刚才就不爽了,现在直接迷惑,“有这样的吗?我们全年级都来了,就等他们高二1班?教导主任是班主任就能享受这种待遇?”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他刚才怎么瞪我们班来着?”

  “……”

  微微起了骚乱,陆为民在前排说:“安静。”

  直到1班进了队伍,许铮才宣布升旗仪式正式开始。

  结束,许铮组织解散班级,站旗台上看了半天,说:“高二1班先走。”

  “……”

  不用说,底下又开始骚动。

  人纷纷走开,4班人冷眼旁观,过了会儿朱晓才回头说:“他们拿的是英语单词本,刚才领导讲话他们就在背单词。上学期期末考试,我们班英语平均分比1班高,估计许铮很不爽。”

  许铮肯定不爽,因为他是英语老师。

  资历老,以前带过英语得奖的学生。而4班英语老师,陶梦,只是个入职两三年的年轻女性。

  许铮从开学9起就没给过1班学生好脸,进教室给成绩表一砸:“你们现在真是了不起了!英语平均分居然比4班还低,低得多我还不说什么,就低他妈!从现在开始给我背单词!天天背,下课都给我背,每天晚自习前十分钟我来听写!我就不信你们这分拿不回来!”

  总之特别残暴。

  1班怨声载道。

  ——弱者无能,挥鞭向更弱的人。

  1班学生的怨气只能转移到4班同学身上。本来上学期就有点儿小摩擦,这学期矛盾升级,演变成见面都得探身龇牙,互相鄙视,就差来一句rap。

  开学没多久,班上弥漫着战斗气息。

  初春天气升温,只穿校服已经不觉得寒冷,下课教室里吵吵闹闹,谌冰校服挽在小臂折了两折,纤尘不染,他垂眼坐座位上转笔,被前排吵得完全无法学习。

  “哈?1班这群崽种。”

  “不是我先骂,他们先骂的!——4班这群畜生。”

  这场争吵莫名其妙转到了网络。

  起因是1班班长发的一条企鹅动态,每个班彼此都有认识的人,转来转去,4班人就看见了。

  “卧草,鉴不鉴呐鉴不鉴呐?人不能,至少不应该,也不至于说出这种话来攻击我们班叭?”

  杨飞鸿跟文伟脑袋挨脑袋,手指正在飞速打字。

  他们跟1班几个冒进的喷子拉了讨论组,现在正在疯狂互相diss。

  萧致指间夹着错题本,半倚墙壁,翻页时无意瞥了他们一眼:“要不然三次元面基打一架?”

  “那不行,江湖规矩,只线上不线下。”

  “……”

  “这还是匿名讨论组,就为防止掉马。”

  “……”

  谌冰抿了抿唇,抬头,教室门口打打闹闹,朱晓拿着一张纸从外面进来,折断了支粉笔写着什么。

  “……卧草,这几个人好能喷!我该怎么骂?!”文伟对着满屏的脏话,竟然一时词穷。

  他旁边杨飞鸿站着出谋划策,思索半晌:“我们班经常网络跟人对线的有谁?”

  安静了片刻。

  傅航说:“我家许姐。”

  “……你叫她过来,指导一下战况。”

  傅航回头招了招手,许蔚给手机揣兜里,慢悠悠过来了。现在早春天,她穿着一身特别漂亮的制服JK,漆黑头发垂至肩膀,长得有点儿像伊藤润二恐怖漫画里的川上富江。

  她瞟了眼:“你们有事?”

  “这儿吵架吵不过。”文伟求助,

  许蔚看了看他手机,嗤声:“废物。”

  然后说:“讨论组,拉我。”

  “好嘞。”

  半晌,群里出现个粉红色的萝莉女头。

  看到这个头像那一瞬间,大家就知道,这场骂战稳了。

  青少年骂架的潜规则之一:头像越粉,骂人越狠。

  许蔚光速开匿名后开启了剪贴板狂喷模式。她打字速度快,攻势极其猛烈,而且报复性极强,最擅长揪着对面的言语漏洞扩大事态,形成逻辑谬误,反逼对方至哑口无言。

  “……”

  半晌,群里逐渐安静。

  文伟直接竖大拇指:“……妙啊!”

  他们打打闹闹,讲台上朱晓终于写完了,回头弱弱地示意安静:“看见我写的东西没有?有个春季校园十佳歌手大赛,校运会闭幕上舞台唱歌那种,我们班有人参加吗?”

  杨飞鸿一把抽过他手里的单子,低头看了几眼,随即揉成一坨垃圾:“别去,许铮是评委,肯定给我们班的同学打低分。”

  “……那没事儿了。”

  “怎么哪哪儿都有他?”

  班上同学爱出风头的心思低,听到这话,本来可能有点儿兴趣,顿时心情扫地。

  倒是朱晓看见杨飞鸿直接给宣传单揉了,轻轻“哎”声,重新拿回来:“别扔啊。”

  “你要去啊?班长。”杨飞鸿问。

  “……”

  朱晓个头比较小,其貌不扬,说话也总是温柔斯文,他好像被杨飞鸿这句话给吓到了:“我……我不去啊……”

  “哦。”

  朱晓镇定地反问:“你去不去?”

  “我不去。”

  杨飞鸿摇头,没当回事儿,转头走了。

  留下朱晓手指攥紧,盯着揉乱的宣传单半晌,温吞地给东西收到了校服兜里。

  文伟见状戳了戳管坤的胳膊:“班长喜欢唱歌吗?”

  “不知道。”

  “……”

  管坤对班长印象挺一般,班长心里只有学习,一般不怎么跟他们这种人接触,但学习又始终不算很好,而且是每次看到自己成绩表先被谌冰挤下了一名、又被萧致挤下了一名,会默默垂泪那种男人。

  这事儿大家都没放在心里。

  中午打铃,文伟一跃而起:“我先去点菜了,你们慢慢来。”

  说完狂奔出了教室。

  他所说的“你们”,仅仅指谌冰和萧致。

  谌冰到九中入乡随俗很快,但唯一到现在还没有变化的地方是,他永远不会为干饭而奔跑。

  他走路慢,萧致就得陪他慢。

  一般这种情况都是他们先去占座位点好菜,差不多一切准备就绪,这俩大爷不慌不忙地来了,坐享其成。

  校门外很热闹,天气也不错,阳光透过树叶间的嫩绿落到地面,铺下一层淡淡的光影。

  早春,路边居然有卖冰淇淋的车子,那种移动的敞开后座车,里面放满五颜六色的果汁瓶罐,还有冰淇淋。

  那地方围了不少的人,萧致瞟了眼,问:“要不要试试?”

  难得出趟教室,悠闲之余谌冰点头:“行。”

  估计买下来就几分钟,差不多够店里上菜。谌冰跟萧致过去排队。

  “要不要给他们带?”谌冰想起来问。

  “谁?”

  “文伟他们。”谌冰总觉得不能吃独食。

  萧致安静了几秒。

  冰淇淋不好拿,萧致想了会儿,无所谓说:“那万一不好吃?我们先尝,帮他们试试味道。”

  “……”

  谌冰唇角牵了下:“行。”

  冰淇淋有草莓、抹茶和酸奶三种口味,可以混合,谌冰就要了白色的酸奶口味,接过咬了一口。

  “……这么冷。”

  冰凉顺着牙齿融化到舌尖,相当冷,直接让谌冰皱了下眉。

  萧致要的三种口味混合,跟谌冰往巷子里走,也尝了一下:“还行。”

  其实谌冰有点儿不好意思。

  总感觉拿冰淇淋在大马路上吃,非常少女。

  “……”

  他掠下眼皮,左右确认没人盯着自己,默默靠近又尝了一口。

  这次送得很缓,尝到了酸奶初融时很香的奶味儿。

  “这个……味道不错。”谌冰说。

  萧致递过他手里的混合口味:“再试试抹茶和草莓?”

  谌冰下意识否定:“算了。”

  不过旁边也有拿着冰淇淋的女孩子,互相换了下口味尝试,特别自然。

  谌冰又看了看萧致的冰淇淋。

  他神色略为松动。

  下一瞬间,浅色的眸底再次收紧,说:“算了。”

  “……”

  萧致好笑,朝他靠近了一些:“真的,试试。”

  周围路人比较少,大部分分流到了别的小巷,或者这会儿忙着奔跑和干饭。

  没什么人看见,萧致肩膀宽阔,身影遮挡住了周围的视线。

  在他的再三诱惑下,谌冰探指,接过了萧致的混合口味冰淇淋。

  冰淇淋刚从机器下来时顶端是扭曲的形状,不过明显被萧致咬掉了,留下一个浅浅的尖齿形状的咬痕。

  另外两种口味最轻松的入口处就是咬痕附近,除此之外,比较难下口。

  谌冰低头,唇角先碰到冰凉的冷气,接着才是湿润的冰激凌。

  他咬完,递还萧致,点头:“还行。”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口却吃得有点儿热。

  萧致垂眼,笑了笑,示意前方:“走了。”

  “……”

  谌冰应了声,回味着嘴里的味道,觉得确实……还挺甜。

  到傅航家的店里,果不其然,他俩到了点的菜才做好。

  三四个男生,似乎在盘东问西,讨论今天朱晓提的校园十佳歌手。对他们来说,学校难得就这么点儿乐子。

  文伟戳戳傅航:“你去不去?我觉得你唱歌挺好听的。”

  傅航:“你去不去?我觉得你唱歌也不错。”

  “我那叫好听?你随便找个能发声的物体,随便敲两下,声音都比我悦耳。”文伟说。

  “……”管坤一直闷着头没开腔,这时候看他,“既然有自知之明,平时去KTV还他妈老霸着麦?”

  “……”

  文伟当即跟他吵了起来。

  “你唱歌也并非很动人吧?”

  “……”管坤愣了下,“是啊,我又没像你,整天吹牛逼。”

  “我没吹牛逼,我就是喜欢唱歌。你不也喜欢唱歌吗?你那个全民K歌每天更新一首,我刷到直接跳过,生怕一不小心点了播放,荼毒生灵。”

  管坤:“……”

  他俩边吵架吧,神色又很尴尬,好像生怕被揭穿什么。

  萧致看了一会儿,思索着,挑眉道:“你俩,不会想参加吧?”

  “……”

  “……”

  短暂的冷场中,文伟直接从椅子里跳起来:“哥哥,不至于不至于,我只是业余爱好,怎么可能去参加这种任由别人点评的歌唱活动呢?真不至于。”

  管坤表情也相当微妙:“……我不去!”

  这群男生其实就这样,对出风头的事情相当口是心非,哪怕馋出口水了也要一本正经说我没那个意思你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萧致抬了抬眉,意味深长哦了声,没再说话。

  空气中安静了几秒。

  文伟舔了舔唇,继续补充:“我真的不想去,你想想,那种大赛,还要跟人家竞争名次,想想压力就很大。”

  “我不去。”

  “我真的不去。”

  “……”

  旁边傅航妈上菜,萧致顺手给张牙舞爪的他拽下来,说:“没人问你去不去。别废话,吃饭了。”

  成功转移话题。

  谌冰吃完饭没回寝室,而是直接去了教室。大部分同学住校,一般在寝室里睡午觉,教室里空荡荡没什么人。

  谌冰到一点了就得睡午觉,摊在校服手臂撑着下颌趴在桌面,萧致坐下,也面向他趴了下来。

  周围安安静静,只有目光交接。

  “你睡了?”萧致问。

  趴桌上侧头时的视野会变得很不一样,少年的眉眼近在咫尺,眼底垂着几缕漆黑的碎发,鼻梁挺直,说话时声音低得不行。

  谌冰点头:“睡了。”

  桌角放着厚厚一摞书,几乎遮挡住全部的视线,将桌子间形成隐秘的空间。

  萧致靠近,气息落在他头发上,啾了啾:“睡吧。”

  说完,闭眼:“我也睡会儿。”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谌冰开始喜欢和他待在教室做一样的事情。一起午睡,一起上课,一起吃饭。

  光看着他,就觉得心里稳当当的。

  谌冰闭眼,他睡觉时畏光,萧致刚才给教室里的灯暂时关掉了。

  周围很安静,能听到萧致轻微的呼吸。

  还有窗外远远的同学们的笑声和说话声,像安魂的催眠曲。

  听到教室后面挂钟的“滴答”声才让谌冰想起医院的点滴,那些以前清晰的记忆,现在莫名变得很遥远了。

  谌冰挪动着胳膊换了个姿态,小臂递到了温热的另一侧,应该是萧致的手。

  “……”

  谌冰没睁眼,不过下一瞬间,听到身旁萧致动作很轻地放下了手腕,随即,袖口一沉。

  萧致轻轻牵了牵他的指尖。

  谌冰睡觉比较准时,到半个小时几乎能自然醒。

  他掠开眼皮,萧致还在沉睡中,手臂搭着下颌揉在干净的蓝色校服里,头发微微凌乱,薄薄的眼睑紧闭。

  谌冰想了几秒,还是用笔轻轻点了点他手背。

  “起了。”

  “……”

  有些沉的呼吸。

  萧致好像经历了一场漫长的觉醒,指节抵着太阳穴摁了两三秒,才勉强投出一点虚无又散漫的视线。

  他起床气比较大。

  每次谌冰都感觉如果换个人催他起床,估计会被揪着脖子扔到楼底,再丢张桌子砸得人尸骨无存。

  “几点?”

  “1:35。”

  “……”

  萧致安静了几秒,慢慢伸手,抓住谌冰的手后五指扣入其中。

  “……”

  谌冰指骨颤了下,但萧致没松开,垂着眼皮困恹恹地道:“让我充会儿电。”

  谌冰没辙。

  牵了五分钟,他松手,掌心泌出一层薄薄的汗。

  不太舒服,谌冰去卫生间冲了冲水。

  回来,正巧看见陶梦从走廊尽头过来:“来了?去抱下早上的作业。”

  谌冰应声,办公室就在身旁,推了进去。

  中午办公室除了老师一般没人,谌冰前脚刚进,却发现里面站着条高大的身影。

  “……”

  管坤直直看着他,明显是听到谌冰声音想跑,但跑不掉,现在表情相当精彩。

  谌冰没想到能在办公室碰见他。

  “……”

  他跟管坤关系很普通,因为之前的过节,现在差不多点头之交。

  管坤率先打破尴尬:“……你抱作业?”

  谌冰:“嗯。”

  “那冰神,你忙你的。”

  谌冰到陶梦座位,不经意,看到了陆为民桌上压着的两张表。

  《校园十佳歌手大赛报名表》。

  一份写着“朱晓”。

  一份写着“管坤”。

  明显是想趁着中午没人偷偷放进来。

  “……”

  谌冰没忍住,侧头看了他一眼。

  管坤神色极其尴尬,简直社死现场,连额头都蹦出青筋。就在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时,门外响起一声热情的呼喊。

  “陶老师好。”

  文伟的声音。

  下一秒,办公室门被推开,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同时,谌冰和管坤眼睁睁看见,他手里也捏着一张报名表。

  文伟声音戛然而止:“…………”

  作者有话要说:朱晓:我不去。

  管坤:我不去。

  文伟:我不去。

  后来,不约而同相聚在办公室——

  或许这就是口是心非的男人叭。

  鞠躬,谢谢看文。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