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 52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52、第 5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2、第 52 章

  萧致走近床铺时阴影落下来,眉眼凝光看不清晰,看起来特别气定神闲,要是没回过神儿谌冰还以为自己欠了他百八十万。

  谌冰怔了下:“什么账?”

  “亲亲的账,我上次月考快到年级50,这次第3,跟你打折算50个行不行?”

  “……”谌冰时没说话。

  萧致说得理直气壮。

  谌冰舔了下唇,偏头看别的地方,半晌才说:“我就没遇到过这种事。我累死累活带你学习,你考好了我还要主动奖励你——”他总结,“我他妈是你爹?”

  男朋友可凶。

  看得出来怨气贼大。

  萧致垂眸看了他会儿,自己笑了,坐下手臂从他腰间绕过抱了起来:“行行行,你辛苦了,是我不识抬举。”

  “……”谌冰让他抱着,没说话。

  “要么你晚上不用主动——”萧致说,“我自己动。”

  三句不离占便宜。

  谌冰推开他往卫生间过去:“你别来烦我。”

  但背后影子垂落,萧致倒还吊儿郎当地站着,他特别高,件白T恤穿得清峋周正,插兜里的手背浮凸出隐隐的青筋,低眉谌冰好会儿:“你忙你的。”

  “……”谌冰就觉得他不对劲儿。

  但凡两个人待在个隐秘的私人空间,气氛就会变得不对劲儿。

  谌冰洗个澡提心吊胆,总感觉他可能会神不知鬼不觉敲门进来,全程有些慌乱。卫生间狭窄,墙壁上挂着淋浴的喷头,镜子旁谌冰看了会儿,发现还放着萧致的洗面奶和洗发水、崭新的洗漱用品。

  ……倒是很细心。

  谌冰刷牙时开了卫生间门,听到外面阵歌声,先以为是萧致在放歌,听了几秒才辨认出他在哼。

  萧致当初要没荒废,艺术体育学习估计十项全能,嗓音好听,唱歌时有点低,但带着清朗的少年感。平时下课写作业嘴也不闲着,清唱,特别悦耳。

  谌冰好笑,洗漱完出来:“心情不错?”

  “对。”

  萧致本来在收拾行李箱里的东西,看见谌冰给围巾往床上甩,眼底情绪加深,开始朝他走过来。

  “……”谌冰有种不好的预感,莫名往后退了步。

  被萧致拦腰抱起时谌冰有点儿懵,很明显他可野可撩的男朋友想来波充满男友力的袭击,但谌冰不配合,萧致也没真狠心到给他往床上丢就了事,而是轻轻抱着下放。

  谌冰吓了跳:“我操,你他妈有病吧?”

  “……”萧致眼皮掠低,隐忍道,“你别动啊。”

  再动估计掉到床中间的地板上,谌冰强行忍耐,总算被放到床上,还没来得及扭打他就被重重按了下去。

  “亲下,亲下,”萧致修长的手指从他五指间叉入,牢牢按在白床单后,吻了下来。

  “……”谌冰没回过神儿,被湿热袭上颈侧。

  “你能不能冷静点?”谌冰问。

  “对不起,冷静不了。”萧致偏头,齿尖锐利,咬到了谌冰的唇角。

  有段时间没碰了,他吻得特别重,呼吸裹挟着热气,进入齿关时空气仿佛变得潮湿起来,轻轻在谌冰唇上舔了舔。

  谌冰慢慢感觉萧致估计有些来劲儿了,想阻止,衣服被他手指勾着撩到腰侧以上。

  “……”

  谌冰重新踢了他脚,不是拒绝,萧致低声笑了下,手指更加肆意地游弋。

  房间里开着暖气,墙壁不算很厚,能听到隔壁放电视打牌的动静,门外似乎还有人走来走去。

  在起两个月了,最大尺度不过是互相用手握着来发,除此之外没有进步的动作,谌冰对这种事可能存在抵触,总之兴致般,主要是萧致主导。

  ……

  门外的声音渐渐听不见,谌冰越来越觉得热,等再回过神儿来浑身跟在热水里泡过似的,流着汗,头发都湿了几缕。

  他眼皮半闭着,没什么力气,薄灰的眼眸有些迷乱。手还被萧致紧紧抓着,指节沾了些潮湿的东西。

  意识逐渐回笼,脑子里还回荡着刚才的喘.息,谌冰抿了下唇,重新睁开双眼。

  萧致拿纸巾给他擦干净,回头搂过他肩膀,在额头亲了下:“没吃晚饭,现在累了?”

  谌冰在他肩头蹭了蹭:“你他妈的——”

  他抬手勾自己衣服,锁骨泛着很轻的刺疼,萧致有时候喜欢咬人,虽然他不承认这是咬,总之弄得他身上出痕迹,有些地方碰久了还疼。

  “怎么?”萧致笑了起来,“刚才外卖没点,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吃。”他问,“出门吃还是就在这儿吃?”

  “就在这儿吃。”

  “好。”萧致坐近,递过手机开始看。

  谌冰手就放在床上,被萧致左手牵住,插入了五指。他身上气息很烫,不清楚是不是刚才刚肌肤相亲过,谌冰总觉得待着不太自在。

  没多久,萧致估计也察觉到了这种微妙的感觉。

  他偏头,腰脊前倾,重新吻住了谌冰的唇。

  不知不觉又倒在床上,仅仅是接吻,却不厌其烦。开始流汗后,萧致指尖从他发缕描绘到每处,笑着说:“我自己亲50下,行吗?”

  靠近时热意交渡,谌冰愿赌服输,说:“行,那你亲。”

  萧致目光将他扫视了圈:“亲哪儿都行?”

  “……”谌冰有些怔。

  不过萧致还真没干的,就数着数,下下亲在他额心。

  “1,2,3,4,5……”

  “11,12,13……”

  “21,22……”

  谌冰快笑死了:“你够没够?”

  “没够,”萧致亲亲他头发,“个都不能少。”

  单人床位置比较窄,萧致手臂从背后搂着他,免得谌冰没留神掉床底下去。他俩腿交叠着,谌冰能看见萧致喉头的滑动,被热度包裹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谌冰直接睡过去了。

  再睡醒起来都快□□点,萧致坐在床头:“外卖估计快到了。”

  他俩吃饭,手机消息直跳,文伟这群人早知道他俩到这边来了,这两天发消息就没停过,现在群里的讨论重点开始换了。

  伟子:[咦,几个小时前萧哥回我消息说下车了,但为什么他现在回复我的速度不增反降?]

  傅航航航:[打视频电话也没人接。]

  伟子:[这就很诡异,你不觉得你预示着什么吗?]

  傅航航航:[哎嘿嘿嘿嘿……]

  “……”

  他们的聊天记录就差写出萧致跟谌冰在做不可描述之事几个大字。

  谌冰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倒是萧致拿手机拿着手机装腔。

  萧z:[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我跟谌冰去游乐园玩儿了,不许带手机,所以没及时回。]

  伟子:[原来是这样的嘛哎嘿嘿嘿……]

  萧z:[再嘿回打断你的腿,崽种。]

  伟子:[……]

  谌冰好笑,拿手机看了下明天的出行地图:“有点儿远,早上去还是下午去?”

  “不是堵车?估计早上出门,下午才到。”

  “……”谌冰这话损,但是话糙理不糙。

  第二天早晨确实是堵,不仅仅是车堵,人也堵,顶级名校的参观者还挺多的,尤其是刚放寒假这段时间,感觉到处都是操着全国各地口音的爸爸妈妈和儿子闺女。

  进校门还得出示预约码,萧致戴着口罩,给谌冰往自己这边扯了下:“走吧。”

  谌冰主要是让萧致看看,激发他的学习热情,步入校园后拿着介绍册左右参照。

  “学校很大吧?比九中大太多了。”

  萧致好笑:“九中能跟它比吗?”

  “你知道啊?”谌冰手指扣住帽檐往上抬了抬,“你加油,争取以后能来这儿上学。”

  “……”萧致听了会儿,说,“希望比较渺茫,还是你保持,以后我就有个top学校的男朋友了。”

  谌冰笑了下,莫名其妙道:“我还说不准呢。”

  “什么准不准?”

  谌冰转头看他,半认真半开玩笑:“我怕我活不到那个时候。”

  萧致手里也拿着份宣传册,走到树荫底下,穿着羽绒服回头看他,好像没听懂谌冰在说什么。

  “什么意思?”

  “就说不定,你走在路上,旁边来辆车……”

  萧致眉眼收敛,似乎还是没听懂,直直看着他:“啊?”

  漫天的落雪里,谌冰摇了摇头。

  萧致心思没在这种话题上,抬手用力抓了把他头发:“说什么你?”

  他目光被旁边的高楼吸引了。

  谌冰跟在他背后几步,看着萧致的背影,手指不自觉攥紧。他还真的很希望这个人以后能笔直地站在这里。

  跟他们同进校的有队特别健谈的学生队伍,他们老师在前面介绍,萧致拉着谌冰跟着队尾,蹭着听了会儿。

  那老师说得激情昂扬:“你们看见了没有?Top学校拥有全国最优秀的教育资源,我特意趁寒假带你们过来看,就是想让你们记住这所学校的样子,以梦为马,距离高考还有两年多,你们加把劲,向着梦里这所学校进发。”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我已经说倦了,有些同学不要开始丧脸,觉得这很难。你们现在努力,就算以后考不上这所学校,你们也会感激曾经拼搏过的自己。”

  萧致看了他会儿,戳戳谌冰:“是不是说出了你的心声?”

  “……”谌冰忍着没说话。

  那老师继续激昂陈词:“我催促你们考这所学校,是重点吗?其实你们能不能考上不是重点,高中坚持学习,大学学习之余寻找自己的兴趣爱好,经历磨练心智简直,和更好的人待在起,见识更大的世界,踩着更坚实的土地,你的人生才有更多的选择。”

  “高中几年,我希望你们自己拉扯自己,哪怕梦想不是这所学校,但要点点向自己的理想靠近。”

  “因为你们只有个16岁、17岁、18岁,人生不会重头再来,要且行且珍惜。”

  “……”

  “这是语文老师吧?”萧致说,“开口就是作文范本。”

  谌冰看了他会儿,重复上句话:“听到没有,自己拉扯自己,踩着更坚实的土地,人生才有更多的选择。”

  后续的话谌冰不想说。

  而不是待在九中那里的大街小巷,重复之前的悲剧,跟不良的人交朋友,最后走入绝路,没有任何人能救你。

  老师说的上半句让谌冰有些触动。

  ——希望萧致以后能自己拉扯自己。

  自己也许只能陪伴他几年,接下来的路,还要他个人走。

  谌冰拿了瓶水,差不多就是跟着萧致乱逛。

  萧致直跟在那个带队老师后,挺老师介绍:“这是他们平时听讲座的地方,老师上的普通大学,平时请来最厉害的教授,在这所学校随处可见。”

  “这是科技孵化园,国内顶尖的公司都会选择跟学校的实验室合作,这在普通学校根本无法体验。”

  “这是礼堂,隔三差五,你们最喜欢的明星会来这些地方唱歌,跳舞。”

  “这都是普通大学无法感受到的。”

  “这里的每个学生,可能有性格的优缺点,但要么脑子聪明,要么勤奋努力,要么家庭优渥,我希望你们能成为他们当中的员。”

  “……”

  谌冰走不动了,在旁边长椅坐下,拧开水喝了两口。

  萧致回来,挨着他坐下。

  “怎么样?”谌冰问,“有没有升起种悸动的感觉?”

  萧致好笑:“我承认学校很好,但悸动的感觉直只对你有。”

  “……”谌冰递过手里的水。

  萧致摘下口罩,唇缝弥漫出热气,边喝边打量周围的建筑。

  那带队老师和学生渐渐走远了,接下来是他俩闲的没事儿到处走走停停。

  隔了会儿萧致问:“你以后考这里?”

  “……”谌冰手指攥紧了瓶身,心不在焉,“或许吧。”

  “你要是考这里,我就努力下,争取离你更近点儿。”

  “……”

  谌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笑:“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对不起,”萧致声音很干脆,“没什么出息,就想和你在起。”

  脚踩上雪面后能听见咯吱咯吱的声音。

  寒意通过手套传递到掌心,谌冰转头看了他会儿,想了半天尽量用种开玩笑的语气开口:“那我要是不慎英年早逝了,你怎么办?你就不活了?”

  “怎么不活?”萧致想了下,“我还有个妹妹呢,”他声音低下去,“不过估计会过得很不快乐。”

  “……”

  谌冰没忍住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大庭广众,萧致意外地回头看他。

  意识到自己的神态,谌冰想了半天,只说出句话;“你要快乐。”

  你定要快乐。

  他说这话时表情很平静,刻意维持的冷静反而显得虚假,紧绷,超越了开玩笑的范畴。萧致看了他会儿,眸底微动,半晌问:“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我……”

  有那么瞬间,谌冰特别想说出答案,但他预料不到萧致得知真相的后果。

  说不定会半途而废,说不定会功亏篑。

  毕竟他真的很叛逆,直野性难驯,不好好哄着就会说东往西。

  ……说不定到最后关头为了不刺激这个傻逼,谌冰还得演出戏假装自己去了别的地方,就跟小说里演的样。

  想来想去,反而有些好笑。

  谌冰直只想着萧致能好起来,但他现在发现可能自己也想继续活下去。

  ——虽然存在这种奢望说不定只会徒增痛苦。

  他想健健康康,陪萧致起往下走。

  谌冰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半晌,只能岔开话题:“我可能有被害妄想症。”

  “……”

  萧致直直看着他。

  他站在积雪的松树底下,拖长的身影显得阴暗,目视半晌似乎猜不出谌冰的答案,再逼问又感觉不合适,眉间隐忍地动了半天。

  他顺手抄起路边把雪,朝谌冰脸上丢过来。

  “……”

  谌冰没来得及躲,头发到颈间被撒了堆白雪。

  谌冰:“我他妈——”

  刚才还有点哀伤的情绪瞬间被砸没了,谌冰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傻逼身旁。

  谌冰到灌木丛边抓起把雪,追着萧致往他衣服里塞,不过本来以为萧致会躲开,但他站在原地没动,微微弯着脊梁,任凭谌冰把冰冷的雪塞进了衣领里。

  谌冰手里动作停下。

  萧致脸上没什么情绪,鼻尖萦绕的气息很冷,眸底倒映出谌冰的脸,半晌没说话。

  谌冰指间沾着碎雪,融化后冻得手指冰凉,似乎能感同身受到萧致颈部从脊背蔓延到骨髓的凉意,指尖颤了下。

  也就等了会儿,萧致若无其事转过去,情绪恢复了漫不经心:“逛完,该走了。”

  长这么大不是第次见萧致生气。以前谌冰初中进竞赛班,跟班上成绩最好的女生聊题目,起去图书馆写作业被萧致撞见几次后他就这种样子。

  表面上好像没什么裂痕,但是不肯看他的眼睛。

  如果给萧致的愤怒值从1到10排个等级,他现在估计属于4级生气。程度不算高,但是自愈的时间估计要长点点。

  如果想让他赶紧消气,稍微亲亲黏黏就好了。

  但谌冰现在不是很有心情。

  他俩还起看了学校附近的店吃饭,本来下午约定去所比较普通的大学看看,增强对比度,不过现在谌冰不是很有心情了。

  上了出租车,谌冰问:“你还去那大学吗?”

  “去吧。”

  萧致看窗外的雪。

  谌冰说:“那你去,我不去了,我回去睡觉。”

  “……”

  萧致手本来揣在羽绒服的兜里,露出瘦削有力的手腕,这时候手又伸出来了。前面出租车司机的手机导航直说话:“右行500米进入——”

  “别他妈右行了!”萧致声音急躁,“我跟你起回去。”

  司机都他妈吓跳:“年轻人火气这么大?”

  谌冰嗯了声:“对啊,这傻逼别的没有,脾气大。”

  萧致嗤声:“嗯,不像你,智商被门夹成250了。”

  “……”谌冰隐忍地咬了咬牙,偏头看窗外。

  那司机估计这俩人吵架了,还乐呵:“你俩外地人来旅游的?吵什么啊?都说旅途中最容易爆发朋友矛盾,还真是。你俩有事儿好好商量呗。”

  萧致说:“商量不通,分了吧。”

  “对,”谌冰说,“我回去拎东西就走。”

  他俩越吵,司机在前面越乐,乐得哈哈哈直笑,估计是刚才被萧致吼了声,现在全找回来了。

  回酒店,谌冰走得很快,快进门了摸口袋里发现没卡,又只能站住等萧致。

  等了四五分钟才等到萧致买烟才回来,他唇角叼了根,半眯着眼,跟谌冰冷漠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

  萧致唇角微微挑了点儿弧度,刷卡进房。

  谌冰往里走,刚过玄关被萧致勾着手腕把拽了回来。

  萧致垂眸,凑近想亲谌冰的耳颈。微冷的气息混着着干燥的烟味儿拂过颈侧,他睫毛还沾着片雪絮,鼻梁削挺,眉眼染了几分偏向成熟的冷峻。

  还没亲到,谌冰直接给他推开。

  “滚你妈的蛋。”

  谌冰骂完,甩开手想走。

  其实谌冰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生气,本来自己瞒着他萧致生气是应该的,但谌冰看着他生气自己心里又憋着股劲儿。

  虽然也不该道德绑架他对自己的好意感同身受,毕竟重生后选择来找他都是自己厢情愿……说因为被他凶了生气又显得矫情,谌冰现在心里就乱七八糟各种情绪搅合在起,感觉真的烦死了。

  “你哪儿来这么大脾气?”萧致给手里的烟杵在了瓶剩了半的矿泉水瓶子里,走近想挨着谌冰坐下。

  谌冰跟见了仇人似的:“这是我的床,要坐坐旁边你自己的。”

  “……”萧致瞥了眼,耐着性子说,“那床睡不了。”

  “怎么他妈就睡不了?”

  被顿抢白,萧致也没好气:“怎么他妈睡不了你心里没数吗?昨晚我俩在床上干了什么,你手我擦半天才擦干净,你忘了吗?”

  “……”

  隔壁白床单皱巴巴的,因为今天出门了也没换,那个打扫的阿姨估计也没来。

  谌冰语塞了好会儿,舔了下唇,看萧致又要坐下,还是不肯:“那你去厕所睡!”

  “……”

  睡厕所。

  萧致真他妈气笑了,还真就挨着他坐下了,边给谌冰拉着手腕牵到了怀里。

  谌冰说完这句话也有些好笑,感觉像俩老夫老妻,还没回过神儿就被萧致亲上了。

  他亲得特别用力,压住谌冰的手脚,挣扎之余感觉快打起来了。萧致呼出的气息里有烟味儿,漫到唇中,谌冰忍了会儿感觉被他牙尖不轻不重咬了口。

  萧致呼吸加急,眼底漆黑,直勾勾看着他。

  用力蹭了下谌冰的唇,说话特别狠:“让我睡厕所?”

  没等谌冰说话,凑近再亲了他下。

  “……”

  谌冰被他亲得没脾气了。

  萧致好像很生气,又觉得好笑。

  “你他妈舍得吗?”

  跟着句,“怕心疼不死你?”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