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 53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53、第 5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3、第 53 章

  谌冰还想狡辩,被萧致堵住了话头。

  “好了好了。”萧致说,“我最烦记仇的人了。”

  “……”被说,谌冰坐在床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萧致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

  点进去,是群里的催促。

  傅航航航:[说好的直播逛A大呢?为什么到现在一张照片都没有?也让我们沾沾光啊!]

  朱晓:[萧哥,有照片吗?能不能发群里我们看看?]

  萧致手指敲击屏幕,回了个字:“有。”

  又过了几秒,似乎是文伟发来的语言,直接咆哮:“萧哥!请停止你的迷惑行为!为什么发的全是冰神的照片?!”

  “……”谌冰拿手机一看,萧致刚才发的学校照片里每一张都有自己,从抓拍到偷拍到明着拍,还有一张谌冰站在校门口,雪景中光线微暗,他抬着下颌看向镜头,眸仁蒙了层薄灰。

  ——我他妈。

  谌冰灵魂发问,今天跟萧致又社死了吗?

  谌冰拿过他手机撤回全部照片,点进相册才发现没有一张完整的学校照片,除了自己。

  谌冰:“……”

  谌冰回头看他:“你——”

  “怎么了?”

  萧致见他翻了自己的相册,挑眉,笑道,“你不会真以为我想秀你吧?我只是没照片而已。”

  “…………”

  是吗?你的脸上写满了不想秀吗!?

  谌冰胸口噎着,感觉没力气跟他吵架了。

  晚上按照约定,去最热闹的美食街吃烧烤。刚下车就被冷风扑了满脸,据说店里是最正宗的新疆羊肉串,刚进去点了几把烧肉。

  店附近氛围热闹,店铺支着棚子,冷风中鼓动着燥热气息。

  萧致看菜单,说:“羊杂,要不要来一份?”

  “羊杂?”谌冰怔了两秒,“羊内脏吗?”

  “应该是。”

  “……这能吃吗?”谌冰不吃内脏,不太想尝试就点了一份,端上来里面羊肚羊肠羊肺混合,极度刺激感官。

  萧致夹了筷递过去:“尝尝。”

  “你先吃,吃了我再吃。”谌冰说。

  “行,”萧致吃了块羊肚,“感觉还可以。”

  “……”

  灯光下盘子里黑红相间,谌冰夹着漆黑薄片放嘴里,眉头微皱,含着不知道该吐不该吐,“这是肺?”

  萧致抿唇,直接笑了:“怎么样?”

  味道很好吃,但心理上可能有抵触,谌冰吐到纸巾转头丢进了垃圾桶。

  这条街大部分是西北特色,除了烧烤羊肉别的典型美食。大概快过年了,街道拉伸着通红的横幅,到处张灯结彩,场面漂亮。

  一路走过去,不断有人招呼买东西。

  谌冰喝出热气,看着萧致混入人群买了杯甜胚子过来,递给他:“你喝第一口。”

  谌冰凑近抿了一口。

  萧致接过,毫不在意地含住了谌冰刚才沾过的管口。

  饮料很甜,这地方离酒店不远,两个人一路走回去。

  晚上九、十点快没人了,边走,萧致说:“海岛也挺好玩儿的,高考了一起去?”

  谌冰手揣在兜里,心不在焉:“都行吧。”

  “去吃椰子,游泳,晒太阳。”萧致看他,“你现在学会游泳了?”

  谌冰:“……”

  谌冰静了两秒:“你很烦。”

  “没事儿,”萧致笑了起来,“我教你。”

  街道漆黑,行人稀少。

  谌冰很少大晚上到处走,尤其在陌生的他乡,跟萧致待在一块儿的感触变得奇怪。

  萧致问:“回去了寒假干什么?”

  谌冰说:“你高一的课程落下了,要补,到时候天天给我打卡。”

  “是吗?”萧致轻轻叹了声,“男朋友像个老干部怎么办?”

  “……”谌冰偏头看他。

  “让人又爱又恨。”萧致笑着说。

  “……”

  谌冰抿了下唇,心里莫名开始紧绷,耳朵开始红。

  转眼坐车回了成市。

  旅行的感觉很玄妙,刚离开一个地方,就感觉好像没去过那里。从车上下来谌冰人都是晕的,感觉又想找个地方睡觉,被萧致搭着胳膊搂到了怀里靠着。

  “你直接回家?”萧致问。

  谌冰眯了下眼:“我要回去睡觉了,很累。”

  萧致安静了几秒:“要不然来我家住一晚,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不放心你回去。”

  “……”谌冰唇色发白,“我感觉我还行。”

  “来吧,”萧致笑了一下,凑近他耳边,“你内裤在我行李箱里。”

  谌冰转头看他,伸手用力掐萧致的指尖。

  萧致脸上没什么情绪,眉眼逆着光线,微微挑起唇角:“对,我是故意的。”

  “……”

  谌冰被他的骚操作惊到了。

  “不来我家,”萧致笑了起来,“那就现在开行李箱,我把东西还你?”

  周围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谌冰想了几秒后率先去了自助机旁买地铁车票。

  地铁里很挤,谌冰倚着铁柱,萧致就站在他身旁,羽绒下底下温度灼人。谌冰想了半天回头瞪他,直瞪到萧致侧目和他对视。

  萧致:“?”

  谌冰:“真有你的。”

  说完,又掐他手指。

  也不知道痛不痛,反正萧致一直懒洋洋地笑着,对他的脾气完全无动于衷。

  到下车了谌冰还气不过,回头冲他竖大拇指:“你真绝。”

  萧致换了只手拎行李箱,无视他指指点点的手指,说:“一会儿提醒我买点儿水果。”

  谌冰还指他:“你比绝味鸭脖还绝。”

  “……”萧致表示接受他的指责,“好了,好了,别蹦蹦跳跳的,走路就看路。”

  路中央驶过一辆面包车。

  谌冰还想戳他,被拉着手腕一把拽到他背后,力道之重,谌冰踉跄后准备骂他,萧致先不爽了:“叫你看路。”

  谌冰:“你吼什么?”

  萧致:“……”

  拉拉扯扯往家里走。到十字路口前萧致转了个方向:“我去接萧若。”

  到店里看了一圈,发现没人,王月秋也没在,估计逛超市去了。

  只有他老公站在柜台。萧致客气地叫了声“叔”,问出萧若没在后又说,“那我先走了。”

  王月秋老公全程反应冷淡,低头看快手,就没怎么抬眼皮。

  走了一段路谌冰才说:“他怎么这样?”

  “那不很正常?”萧致摇头,若无其事,“王姨平白无故给我和萧若这么多照顾,他呢,肯定就觉得我和萧若是俩吃白食的,懂吧?所以没好脸。”

  “……是吗?”谌冰回头看了一眼。

  王月秋男人没多大出息,戴一副玳瑁框眼镜,瘦骨如柴,平时卸货都是王月秋顶膀子扛,他就在旁边看着。

  谌冰对他印象很淡薄。

  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楼梯了萧致才想起件事:“刚才不让你提醒我买水果吗?”

  “……”谌冰刚才光想着王月秋男人的事了,说,“我没记住。”

  “你记性不挺好的吗?”萧致伸手挠他头发,“这么粗心,以后怎么过日子?”

  谌冰被这句话骚到了。

  萧致推开门,谌冰在背后推着行李箱顶了顶他的小腿,不过萧致却没像平时那么配合地往前走,而是叫了声:“曾阳?”

  谌冰从他背后出来,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个男生。

  穿件很普通的长风衣,头发修建较短,体型微胖,脸上烙着几颗臃肿的痘印。

  他看见萧致,站起身:“你回来了?”

  “回来了。”萧致给行李箱推进来,拉着谌冰说,“他是王姨的儿子。”

  曾阳笑了下:“我们大学也放寒假了。”

  “这是谌冰,我朋友。”萧致说。

  曾阳点头:“你好你好。”

  “你好……”

  谌冰没想到王月秋还有个儿子,不过又在情理之中。

  萧致转头喊了声萧若,她房门打开,跑出来:“哥!”

  萧致:“你在干嘛?”

  “写作业!”萧若声音脆响。

  萧致转身时背对着曾阳,眉梢朝萧若轻挑了下,是一个兄妹间心照不宣的小表情。

  萧若面不改色,说:“那我继续写作业了哦。”

  “去。”

  萧致回头,坐上沙发,大概安静了几秒问:“你们放寒假了啊?”

  曾阳:“对对对,你们也放了吧?”

  “……”

  典型的尬聊。

  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萧致说:“我现在做晚饭,你要不要留下一起吃?”

  “没事没事,我不吃,”曾阳摆手,“我就过来看看房子。”

  “嗯。”萧致说,“房子还行吧。”

  “是,保持的还行,”曾阳想了几秒,说,“不过你们养宠物了啊?我闻到阳台上一股仓鼠屎的味道,那地方好几块地砖都弄脏了,你过来看看?”

  “好。”萧致跟着过去。

  他俩在阳台上看地砖,谌冰站着不知道该干什么,萧若给门推开一道缝,探头探脑。

  她张大嘴冲谌冰做暗示,挤眉弄眼,感觉不像好话。

  但谌冰费力辨认了片刻,没看懂。

  “差不多就这些,厨房的墙上也沾了些油,还有萧若的房间,她在墙上乱涂乱画,衣服也——”

  萧致一直配合,听到这句话看向他:“你进萧若房间?”

  曾阳:“对,我就看看。”

  “她一个女孩子,房间最好还是别随便进。”萧致声音很轻,但足以让曾阳听得一清二楚。

  他怔了下,说:“好。”然后往门外走,到楼梯口转回来,“萧致,我跟你说件事啊。”

  “好。”

  萧致跟着走到楼梯附近。

  被门遮掩,看不见人。

  但声音清晰地传过来。

  “你妈妈每个月还给你那么点钱吗?”

  “嗯。”

  “唉,本来你在我们家住了快两年了,我这么说不太好,不过现在我也快大学毕业了,就业压力大,又谈了个恋爱。我想的是,如果你手里的钱有余裕,房租之类的尽量垫付一下。”

  安静了一会儿。

  “我看你好像还有钱出去旅游,你也快18岁了,这房子一直给你们住……怎么说呢,当然我只是一个想法啊,你有钱尽量垫付一下房租,没有的话——”

  楼梯内的冷气空荡荡地吹拂。

  安静后,萧致说:“我给你付房租。”

  “嗯嗯,也不是我强求你啊。我们这房子两室一厅,怎么租出去一年也要□□千,给你打个对半折,四千,你住了两年,就付一年吧。”

  “我付两年。”萧致声音低下去,“以后别随便进萧若房间。”

  半分钟,楼梯响起下沉的脚步声。

  门重新打开,萧致站在门口。

  谌冰看了他一会儿,一时没什么话好说。

  见曾阳走了萧若立刻跑出来,刚才还蔫蔫的,现在恢复了生气。

  “他来多久了?”萧致问。

  萧若:“一下午。”

  “烦死了吧?”萧致挑眉。

  萧若噘嘴:“烦死了,还训我,不该养小仓鼠。”

  萧致拍拍她脑袋:“晚饭想吃什么?”

  “番茄鸡蛋面。”萧若撑着椅子,萧致走哪儿她跟到哪儿,拽拽他袖子,“哥哥,外地好不好玩儿?”

  “还可以。”

  “下次也要带我去!”

  “好。”

  “耶耶耶~”萧若跑到冰箱边,热热闹闹地拿西红柿和鸡蛋。

  拿完还念念不舍地跟着他问了好几句话,才跑到客厅看电视。

  萧致站在厨房,高瘦的身材围着粉色围裙,额发垂下几缕,一言不发地切番茄。

  谌冰想了会儿走近:“房子不是王姨让你住的吗?”

  “嗯?”

  “他干这种事,王姨知不知道?”

  “应该不知道。”

  “……”谌冰有些意外,但不知道该怎么说,舔了下唇,“那要不要告诉……她?”

  “算了。”萧致说,“曾阳早就想把房子收回去,是我跟萧若无家可归,在这里占着地方。他要房租也应该。”

  谌冰沉默了一会儿。

  萧致低头切番茄。他以前过惯了少爷生活,衣来张口,饭来伸手,到这地方这么久了也就只学会了下面。

  厨房开着窗户,冷风吹进来,气氛微寒。

  谌冰想了半天,划拉着手机掩饰无措,半晌说:“其实,我有钱。”

  萧致笑了一声:“是,你有钱。”

  谌冰在有没有必要维护他自尊心当中纠结了半晌,最后选择放弃,靠近,轻轻勾了勾他袖子:“……你,要不要?”

  萧致侧目。

  谌冰不怎么好意思,直直看着他,色泽浅淡的眸底倒映着灯光,消去了平时的冷意。

  他很乖地,轻声跟他说:“可以全给你。”

  切番茄的手停下了。

  萧致垂眸看他,低声说:“你钱不是你爸给的吗?”

  谌冰点头。

  “你还没到18岁,他有养你的义务,所以这钱你用。”萧致摇头,“但我不要,我不喜欢让你不快乐的人。”

  “……”

  谌冰拿着手机,手心有些冷,递出的手势开始僵硬。

  萧致蹭干净手指,握住他的手轻轻按下去,按到贴紧卫衣暖暖的兜。

  他垂下视线,语气吊儿郎当:“知道心疼你男朋友了?”

  谌冰:“……”

  “既然心疼我,以后不要让我睡厕所了。”

  谌冰:“…………”

  那你不是没睡吗?

  谌冰抬头看着他,还没说出句完整的话,被萧致抓着肩膀轻轻搂进了怀里。谌冰长腿猝不及防抵着他腿弯,脑袋撞上去,透过衣衫似乎能听到萧致的心跳。

  他说:“谢谢。”

  下一句是:“有你和我在一起,就已经很好了。”

  吃过晚饭谌冰洗漱完先上床。

  萧致在客厅陪萧若看礼物,给她买了只包装完好的糖画,不过现在淌了一半,萧若看得直皱眉。

  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地发了个QQ空间,配图。

  -[哥哥买的。]

  因为她还加了张萧致照片,导致他现在被四五个初一小朋友纠缠,追问联系方式,有没有女朋友。

  萧致应付完回卧室,谌冰凉凉地道:“你的Q、Q爱谈成了吗?”

  “……”萧致说,“你缺不缺德?萧若那么丁点大的,你怎么不去谈?”

  他到谌冰旁边坐下,谌冰捂在被子里看了他一会儿:“你不是初一开始喜欢我的吗?”

  “不是。”萧致果断否定。

  否定之后,脸上没什么情绪,认真地纠正:“应该是小学五年级。”

  “……”谌冰笑了,拍拍身旁的空位,“上来。”

  从刚才起谌冰就想问,不过到现在夜深人静,才感觉是说悄悄话的时候:“你还有多少钱?”

  萧致点开软件,递给他:“自己看。”

  谌冰接过去。

  他现在的存款还抵不上以前随便买的一双鞋,尤其晚上被曾阳宰去了八千。谌冰看到笔钱第一反应是不够用:“这么少?”

  萧致:“我十几岁,我好累。”

  “……”谌冰偏头,“这钱就是给文伟用,他也用不出这两年。”

  “对,文伟出了名的能省吃俭用。”

  谌冰从来没考虑过钱的问题,对他来说钱包里的余额就像无根之水,永远存在,永不枯竭。他甚至都没有挣钱的概念,但现在,突然很现实地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该怎么挣钱?

  什么是未成年人能挣的钱?

  怎么来钱快?

  怎么才能保证学习时间的同时,养活一家人?

  谌冰想了好一会儿,回头拉住了萧致的手腕:“你的陪玩账号呢?”

  “……”萧致没太明白,“丢垃圾桶里吃灰,软件早卸载了。”

  “现在还能不能继续?”

  “能倒是能,”萧致好笑,“你不是不让我玩游戏吗?”

  谌冰:“你现在可以玩了,”

  他又加了限定词,“就寒假这段时间。”

  萧致下回了软件。

  跟工会聊几句后,说:“现在不行,两个赛季没打,国标没有,不值钱了。”

  “……”谌冰怔了怔,“还有这种。”

  “不过,”萧致说,“有别的办法,可以代练,帮别人上分。”

  “……”

  之前谌冰不太喜欢他打游戏,不过查看了代练的价目表还挺惊讶,段位高价格也高,尤其荣耀段位后上一颗星都是几十、上百起步,每天花少量时间玩一玩,其他时间可以继续学习。

  谌冰想了好一会儿,为生活所迫,说:“这也是门手艺。”

  “……”

  萧致偏头看着他,快乐死了,抬手揉他头发:“怎么这么可爱啊你,谌小冰?”

  谌冰:“?”

  恋爱脑又开始了是吗?

  谌冰催促他:“你把游戏下回来。”

  萧致打了个呵欠,到应用商店下游戏。他之前国服的时候认识一些大佬和老板,现在下海当代练,发出消息很快有人回复。

  糖果很甜:[真的假的,萧哥,你的职业操守呢?]

  对方发的语音,声音特别甜。

  谌冰盯着萧致:“先约法三章,不许跟老板过从甚密。”

  “好的,”萧致低声笑了一笑,“只有单纯的金钱的关系。”

  糖果很甜有个单子。她卡在王者48星上不去了,让他帮忙上两颗。

  萧致没急着接,打字。

  萧z:[有段时间没玩了,手生,我先上去练练。]

  他登自己的号,进了训练营。

  后续谌冰不太能看懂,萧致选英雄后调整铭文,手指在屏幕上很轻地点击,打游戏很冷静。

  谌冰掐表,等他玩了二十分钟从训练营出来,拿过了手机:“你号没有防沉迷?”

  “没,”萧致说,“之前花50块钱,找人把号的防沉迷系统暴力拆除了。”

  “……”

  你们资深游戏玩家花样真多。

  谌冰点进他手机设置:“我没时间天天监督你玩游戏,在这里设置防沉迷,你不能玩太长时间。”

  “好哦。”萧致配合地应了声。

  平时脾气不好,但谌冰稍微乖一点,他就很听话。

  谌冰摆弄着手机,有些发愁。他没搞过健康使用手机设置,不管干什么都相当节制、自律,根本不需要工具之类的辅导,比工具还精准。

  谌冰点进去:“我使用手机还是孩子使用手机?”

  “我使用。”

  谌冰莫名挑了点笑意:“算了,还是孩子使用。”

  “……”萧致探手试图夺过手机,“谌冰,你别搞我。”

  “怎么?”谌冰好笑,“孩子使用,又不丢人。”

  “不丢人你试试?”萧致说,“我到时候上分上到一半你想关机就给我关了。”

  “为什么你这么清楚?”

  “……”

  萧致顿了两秒,说:“萧若手机我设置好几个月了,看她聊Q、Q时间长就关机,免得遇到坏男人。你懂的,这个世界很险恶。”

  操!

  “哈哈哈……”谌冰没忍住笑,笑得趴到萧致怀里去了,手指抓着他的毛衣,“你损不损?”

  “我损?你不损?”

  萧致好笑,手臂搭着胳膊给谌冰搂怀里,免得人太激动滚到床底下去。

  谌冰平时情绪不怎么波动,但他兴致来了还是可以,滚倒在萧致怀里,笑得肚子都疼。

  “好笑吗?好笑吗!”萧致说,“你他妈别笑了行不行?”

  谌冰下颌在他肩窝蹭了蹭:“……不行。”

  他好笑了。

  虽然谌冰也说不出哪里好笑,但就止不住。

  “看你笑我也想笑。”萧致舔唇,他还不想失去酷哥这个人设。

  谌冰不止笑,还软绵绵地趴在他怀里,探出双臂勾住了他的颈部。

  因为胸腔微颤,浑身暖得一团毛绒绒的羽毛,特别软。

  “……”

  萧致垂眸,不觉莞尔。

  这个人吧,生气要哄,太开心了也要哄。

  本来趴在他怀里笑,谌冰慢慢感觉被萧致挪着腿调换了坐姿,腰间被他的手臂拂过,萧致目光从下至上,眉眼深刻,沉沉地看着他。

  谌冰怔了下,耳内突然陷入一片寂静。

  唇贴在一起时谌冰还有点儿懵,冰冰凉凉的触感,丝绒般一缕缕浸入骨髓。

  随即浑身发热,谌冰喉头滑出轻喘,感觉好像被包裹进了一簇枝叶茂密的大树里,周围温暖如春。

  萧致不辞疲倦地吻他,眼底染着湿气,沉浸着,像迷雾中不知归途的旅人。

  谌冰松松揽的他的姿势变成了紧搂,指尖垂落,被吻得低声求饶:“哥……”

  让我……能继续呼吸。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看文,鞠躬。

  评论发一百个红包!

  大家都在吗?感觉好寂寞。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