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 49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49、第 4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9、第 49 章

  “你说什么你?”萧致握着他手腕掐了掐,似笑非笑,“到时候还得给你买个贵的盒子,一块好地皮,对吧?”

  谌冰也笑:“对。”

  有些神奇,要不是萧致这么说,谌冰还真想不到自己死了烧成灰装在盒子里的感觉,到时候自己埋在墓地里,萧致就在外面站着。

  谌冰真觉得好笑,效果了,心里突然啧了一声。

  周身突然变得很冷。

  “滚几把蛋,”萧致看了下他的输液袋,“感冒好了就出院,说这些有的没的。”

  谌冰手被他握住了,萧致捏得很用力,让他骨根作痛:“你身体不行,发个烧居然这么严重。以后我照顾你,不让你再生病,还给你养得白白嫩嫩。”

  不让你再生病。

  这几个字让谌冰心里有些感触,偏头看他,语气挑衅:“你拿什么养我?”

  “……”

  “偷电瓶车?”

  “……”

  萧致给他手拢到掌心,低头笑了一声,说:“好了,知道了。”

  未来对谌冰来说比较渺茫,不过他还是想象了一下:“大学至少要在一座城市吧?”

  萧致:“嗯。”

  “就算没在,每个月都要见一面,对吧?”

  “对。”

  谌冰手指穿过他头发抓了把:“那你说该怎么办?”

  萧致抓着他手亲了下,还没说话,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看了眼:“陆老师的,估计问你病情。”

  扬声器陆为民声音传出来:“萧致,谌冰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的,”萧致看他一眼,“又有力气催我学习了。”

  谌冰:“……”

  “啊,正好,你今天一天都没怎么上课,晚上要是能回来就去找朱晓问作业,补笔记。谌冰现在好多了?”

  谌冰嘶着嗓子应声:“好,现在没事儿。”

  “行,在哪家医院,要不要我过来?”

  萧致赶紧说:“别,你别来了,我能照顾好他。”

  “……”陆为民被拒绝,也没多问,“那行吧。”

  挂断电话,谌冰手上输的水也快到尽头了。萧致起身:“我出去叫一下护士。”

  护士很快进门照看谌冰,萧致准备跟着进来,医生挥手说:“那帅哥,你过来拿一下药。”

  医生写单子,萧致坐在旁边等,顺便问:“为什么他发烧这么严重?上午输液了不管用,到现在还没退烧。”

  “体质问题,体质问题。”医生说,“有些人身体抵抗力可能比较强,有些人身体素质要弱一些。”

  “……”萧致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医生写完后递给他:“药房在一楼,递进去就能拿药了。”

  “谢谢。”

  萧致给纸页折叠起来准备出办公室,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重新拉开椅子坐下。

  医生端着茶杯:“怎么了?”

  “我想问一件事。”

  谌冰身高腿长,白白净净,看起来身体不错,早之前谌冰说自己身体不好萧致还没当回事儿,但陪他来医院的过程中无意听见过好几次他喊疼。萧致虽然不太明白,但想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萧致说:“我有个朋友平时看起来身体不错,但一生病,或者进医院,就喊疼,但也没具体说出哪儿疼。”

  “是吗?”医生思索后说,“他身体没有病痛的痕迹?拍片看过没?”

  萧致垂眸想了几秒:“应该没有。”

  医生放下手里的茶杯。

  “那可能是心理创伤吧。”医生说,“我在这方面不专业,不过以前有病例,幼年因地震被埋在水泥板下两天两夜,中年了还时常犯头疼,感觉有人用钉子钉她的脑袋。”

  “这种情况属于精神创伤,可能你朋友以前罹患过严重的疾病,出现了一些心理问题。”

  旁边有人找医生开会,他临走前丢下一句:“不少癌症病人康复后就是这样,有条件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注意检查身体。”

  医生离开了办公室。

  萧致回病房时,谌冰正就着热水喝药。他微微弯着腰身,卫衣往上拉,露出一截清峋的腰线。

  谌冰待在这里不舒服了:“什么时候能走?”

  “快了,”萧致说,“等这半袋输完你烧退一些了,我们就走。”

  “回学校?”

  “你回学校了应该也是回寝室睡觉,没人照顾你,不然跟陆老师请假到我家来。”

  “……”谌冰现在人不舒服,没有太大的意见,不过想了想说,“每次都去你家,陆老师不生疑?”

  “没事儿,我俩关系好。”

  “……”

  谌冰感冒了容易冷,重新坐回床上,拉着被子搭住了膝盖及腰身。

  萧致坐在旁边,想了会儿问:“你高一过得怎么样?”

  “……”没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谌冰说,“还行。”

  “每天跑跑跳跳,学习玩耍,没生病吧?”

  “没生病。”

  “……”

  萧致挑了下眉,目光落在他脸上,仔细打量后说:“真没生病?”

  问完萧致觉得白问,照医生的说法,一般经历生死无常的大病才会留下心理创伤,谌冰现在看起来好端端的,比起初中的小孩儿模样还抽条得腰直腿长,怎么都不像生病一年会有的样子。

  谌冰看了他一会儿,泛灰的眸底气质有些冷,说话若无其事转向了别处。

  “怎么了?”

  萧致想了想到他身旁坐下,捧着他脸左右打量:“你今天不还说疼吗?哪儿疼?”

  “……”谌冰怔了下,“没疼。”

  “还没疼?打针都喊疼。”

  萧致抽出他的手。

  谌冰手长得好看,白瘦,指骨修长匀称。仔细看除了今天的输液没有任何针眼或者接受过医疗器材的痕迹,扎着袖口推到小臂处,青色血管在白净皮肤的映衬下异常明显。

  也没有多余的痕迹。

  “什么都没有啊。”萧致想了会儿说,“那我们冰冰就是单纯怕疼对吧?”

  “……”

  “小娇娇。”萧致给他确定了新称呼。

  “……”

  谌冰懒得理这话,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不确定他是不是猜到什么:“怎么了?”

  萧致一五一十说出了刚才的疑惑。

  听完谌冰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被重生前的事影响得这么深,过了会儿,他手指在病床上拂拭了拭,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假如以后,我患癌了,你怎么办?”

  萧致看了他两秒:“你患锤子。”

  “……”

  谌冰尽量客气道:“我说假如。”

  “你可以假如我俩头胎生儿子还是女儿。”

  “……”

  谌冰忍了两三秒没忍住,抬腿往他这个方向踹,不过萧致侧身躲过后,不是像以前似的跑远,而是凑近按着谌冰的手脚给他搂进了怀里。他手还挺灵活的,尤其谌冰现在发烧了力气小,很快给他压得动弹不得。

  萧致笑了,喉头微微滚动,紧贴着胸腔的卫衣发出振动,被他抱在怀里,谌冰又感觉浑身发热。

  但明显不是发烧。

  “行了啊,”萧致说,“我劝你不要和我动手动脚,你打不过我。”

  “……”谌冰快气死了,额头抵在他颈窝,慢慢往前挪动着紧紧抱住了他。

  他身上软,动作也慢,跟试试探探地猫儿似的挪到了他怀里,感觉明明挺生气的,又抱着他。

  “行,别闹了,护士看见我俩打架不好,人设崩了。”萧致偏头,看了看门口的位置,“你现在是个五岁智商的小孩儿,对哥哥应该言听计从。”

  “……”

  谌冰靠近他耳侧,鼻尖从凉凉的皮肤拂过。

  “哥。”他喊的声音很轻。

  萧致有一段时间没听见了,垂眸:“嗯?”

  谌冰手指隔着衣料摸索,动作不快,萧致以为他要摸自己,直到腰间被用力掐了一把。

  “……嘶。”

  萧致眼底情绪加深,完全没想到这个美人计,舔了下唇,好气又好笑:“谌冰,你可以的。”

  傻逼。

  谌冰埋在他肩窝直笑。

  谌冰故技重施,重新喊了声“哥”,手特别娴熟地在他身上游走。

  萧致平静地:“嗯。”

  谌冰想着怎么下手时,下颌突然被轻轻捏住,眼前一阵恍惚,携着滚烫呼吸的吻落到了唇角。

  门外响起护士的走动声:“输液输完了吧?”

  她进来查看输液袋,又重新看了看谌冰。

  谌冰坐好,脸上没什么表情。

  护士有点儿奇怪。

  “脸还这么红?”她重新测了测温度,“好像烧得没这么严重了啊。”

  “……”

  谌冰不知道该说什么。

  旁边,两三步外的萧致若无其事,视线掠低朝他挑了下眉,唇角压着点儿笑,懒懒散散的。

  阳光从窗外落到视线中。

  谌冰坐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今天下午天气还不错。

  一月下半旬,窗外落了层薄薄的雪,李旭进门时带起一阵寒气,簌簌地往萧致这边跑。

  “萧哥,出来。”他扬了扬下巴。

  教室里是下课时间,后排几个男生围着打牌,书堆底下萧致置若罔闻了估计半分钟,直到再被催促,才给笔帽斯条慢理戳回了笔尖上。

  萧致:“你有事儿?”

  “你出来啊,”李旭左右扫了眼,一副有秘密要交代的样子,同时一脚踹翻了管坤的凳子,“兄弟,动起来!”

  谌冰停笔,瞟了他一眼。

  “……”李旭先打报告,“冰神,我们就出去聊几句。”

  谌冰淡淡道:“萧致现在处于学习上升期,废话,少聊几句。”

  非常冷漠无情。

  李旭应了声。

  到走廊他才说出怎么回事儿。

  “前几天我们学校一男生翻到他们铁路运输职高女寝找女朋友,正好被张方逮住,说要跟我们打群架。你就说去不去?”

  张方这个人很有江湖气息,在职高当校霸,秉持着跟九中几十年的对立,但凡遇到点事儿就得找九中的校霸代表打一架。

  萧致听完,转头准备回教室:“不去,叫他滚。”

  “……”李旭赶紧说,“不是啊,上次我们打架已经食言了,这次又不去,那我们九中就被人看扁了萧哥!江湖规矩你全忘了吗!!”

  “还有几天期末考试,”萧致注意力在刚才教室里那道题上,说,“要打你们打。”

  李旭:“……”

  李旭比较争强好胜:“不是啊,萧哥,张方指名要和你打,你不打也去见一面,争取商量下这事儿呗?”

  萧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转头回了教室。

  考试前的周六下午晚自习,校门口外的十字路口旁支楞八叉站了五六个男生,叼着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货,门神似的在那儿站着。

  李旭背着书包一指:“萧哥,就他们。”

  萧致低头走到树荫里,瞟了眼手里举着的诗词名句掌中宝,确定再也看不清字后收到外套兜,左右扫了一眼。

  张方那张方脸杵到面前:“老萧,好久不见,你们学校的败类到我们女生寝室闹事,你管不管?”

  李旭大吼一声:“你胡说!明明是那个女生主动开的门!”

  “你他妈放屁!就算是她开的门,臭男人也不能进!”张方回吼。

  萧致听他们吵了半分钟,抬手,准备拍张方的肩膀:“我说——”

  张方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靠,别搞偷袭!”

  “……”萧致快笑了,“我是想问,你们什么时候期末考?”

  张方以为他要跟自己热血干架来着,没想到他反而问这个,愣了几秒:“过两天吧。”

  “我也过两天,”萧致说,“我现在忙着考试,你别闹,回去准备学习吧。”

  “????”

  张方万万没想到他说出这种话,怒目圆瞪:“你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翘考试出来跟我打架的!笑话!你现在居然说你要为了期末考试放弃打架!?”

  萧致平静地嗯了一声:“学习比较重要。你也好好学习吧,不要总想着打打杀杀。”

  他顿了几秒:“本来想说你谈恋爱了就懂了,但你没有,那你可以想想你家中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以此激发学习热情。”

  张方:“…………”

  我他妈。

  有句MMP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萧致指了下校门口,光线模糊,隐隐约约站着一袭高高的身影:“我同桌在那儿掐表,三分钟,没时间跟你说了。”

  “?”

  眼看他要走,张方大喝一声,“站住!”

  “你有事?”

  张方磕磕碰碰,瞪大眼睛:“你是不是洗手不干了?”

  “……”虽然他用词很好笑,萧致没心情计较,“嗯。”

  张方:“我们不是一辈子的对手吗!!!”他话里活像失去了一生之敌的寂寞男人。

  萧致指了下旁边的文伟:“以后你去找他。”

  文伟趴在管坤肩膀上傻笑,本来摸过来看戏的,此时突然警觉:“?”

  怎么回事?

  大清亡了?

  萧致摸出兜里的名句小读本,抬手挥了挥以作道别,头也不回走向校门口:“走了。”

  谌冰指尖扣动手机边缘,揣回校服兜里。

  他俩一起沿着街道内部走。

  “吃点东西?”

  “吃什么?”

  “先随便看看。”

  谌冰指了下旁边的甜品店:“我买明天的早餐。”

  萧致应声,跟他一起进了店里。

  谌冰打算买个面包再买瓶酸奶,刚逛了一圈儿,抬手拿顶部的瓶装奶时,另一只戴着手表的手伸了过来。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拿了过来。谌冰抬起视线,许铮正好整以暇地站着,满脸假笑:“谌冰,出校门买零食啊?”

  谌冰说:“许老师。”

  许铮瞟了眼站在门口的萧致,他身影高大,遮掩的阴影落到了街道上。他说:“过两天期末考试了,准备得怎么样了?”

  谌冰说:“还可以。”

  许铮声音抬高:“萧致准备得怎么样了?”他话里摆明了故意让萧致听见。

  萧致侧目瞥了他一眼,手揣在外套兜里,懒洋洋地眯着眼睛,根本懒得和他说话。

  许铮怀柔政策碰了钉子,不过也就笑了笑:“考试要加油哦。”

  说完,他给原味酸奶重新放回货架,拿起旁边的乳酸菌,到柜台结账后走了。

  谌冰转头看见他越走越远的背影。

  对他的阴阳怪气,萧致也就一句话:“闲的。”

  谌冰低头看了眼酸奶,本来还打算散步走走,想了想说:“回去了,一会儿开视频考套试卷。”

  “……”萧致也没别的话,“行吧。”

  不过临走前他却抬长腿往前迈了一步。

  萧致站在谌冰面前,灯光在后,眉眼被遮掩得隐隐绰绰,说话时自然地在冰天雪地里起了薄雾。

  他声音很轻,靠在谌冰耳边。

  “欠我几个亲亲了?”

  谌冰:“你先考。”

  “知道,我小本本上都记着啊,”萧致尾调上扬,“进步一名,你亲我一下。”

  谌冰好笑。

  这段时间萧致确实收心了,不过他能在教室坐住后取乐对象就成了谌冰,时常提出无理要求。

  谌冰很配合要糖的小男生:“嗯。”

  萧致:“我走了。”

  他到路边解自行车,腿踩在踏板上,一会儿又回头;“来,抛个飞吻,我先感受感受。”

  “……”谌冰说,“你赶紧走。”

  萧致手指捏着刹车:“哎,不行,没动力走不动。”

  谌冰上前两步,准备一脚给他自行车踹出去。

  不过他刚走到阴影里,手却被萧致轻轻握住了。

  转瞬即逝,牵了又松开,萧致说:“我走了。”

  “你走。”

  “确定,真的不给我一个啵啵?”

  “……”

  谌冰没忍住踢他,灯光下,唇角扬着弧度:“赶紧走啊你。”

  萧致:“真走了?”

  谌冰想摸块石头砸过去:“……赶紧走。”

  等身影渐渐驶远,从十字路口下去,在漫天的路灯下看不见了,谌冰心里有股凉意,一点一点沉淀下去。

  他站了快半分钟,调头回了寝室。

  平时大家上课摸鱼划水,到期末这几天还是很焦急。文伟不出所料,决定认真学习没超过一周,又恢复了整天咸鱼倒卖学霸笔记的忙碌生活,不过此时却捧出一盏小台灯。

  “爷决定挑灯夜读。”

  谌冰瞟了眼他翻开的物理练习册,正在看序,上面勾了句马克思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还用三支笔和一支文笔盒制作了一个简易的“迎考神”牌位。

  谌冰接了杯水,边喝边无情嘲讽:“马克思是无神论者,不会允许你临时抱佛脚。”

  “……”文伟打倒牌位,给“考神”改成了“冰神”。

  谌冰好笑:“学吧,能补多少是多少。”

  不过文伟心情并没有多沮丧,学了不到十分钟又开始走神。

  “冰神,你寒假了真跟萧哥去外地看大学?”

  这事儿全怪萧致,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到处说,寒假了跟谌冰上外地开房。

  谌冰嗯了声,开了手机视频。

  萧致写试卷,谌冰给这边开了静音,回头文伟也开始规划寒假生活,边规划边又被自己匮乏的学习知识所鞭策,鬼哭狼嚎。

  “呜呜呜呜我学不完了!”

  “呜呜呜九中教学楼,一跃解千愁!”

  “呜呜呜寒假我要跟我妈回老家插秧,掰苞谷。”

  “呜呜呜这个截距到底是什么意思?”

  “……”

  宿管阿姨这几天不太管学生,到了凌晨两点会特别催一催,免得学生作息特别不规律,反而影响学习质量。

  谌冰倒是一直稳稳当当。

  不过去卫生间洗澡的一路,看见大伙儿不管平时学不学,都装模作样地拿书看,心里突然有些焦灼。

  考试当天到教室上早自习,萧致坐椅子里拿了本书顶在指尖上转,若无其事,倒是谌冰有些紧张。

  谌冰觉得好烦。

  他考这么多年的试没紧张过,居然为了萧致紧张成这样。

  旁边文伟疯狂拽他的校服,说:“冰神,萧哥,我先申明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迷信玄学,想借用你的校服一摸。尽人事,听天命。我就摸一摸,后续考得怎么样我都不管了——”

  谌冰捏着校服一角,还没使劲儿,萧致直接拽回来:“滚。”

  文伟好委屈:“萧哥,我就摸摸,你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兄弟错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吧?”

  僵持了四五秒钟。

  萧致给自己校服从桌肚里抽出来,丢他脸上:“摸他男朋友的,效果应该差不多。”

  “……”

  文伟一秒变脸。

  不过,目前似乎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了,文伟接过萧致校服:“我能穿吗?”

  “……”萧致盯着他。

  文伟必须要辩解一下:“我本来还想抱抱冰神的,只不过考虑到我们的兄弟关系,不合适。你要是不想校服给我穿,那你就让我抱一下,传递考运。”

  “想都别想,”萧致干脆连校服都收回来了,“你考0分吧。”

  “……”

  他们打打闹闹,陆为民站在讲台上千叮咛万嘱咐:“记得填机读卡,下笔要重一点免得机器读不出来,学号不要忘了写啊。我看这次谁再不写名字,我就把他试卷贴到校门口让所有人看!”

  谌冰坐着,指尖发凉。

  半晌,听到铃声,全班开始往教室外面涌动。

  萧致的考场在楼下,他拎着笔和草稿纸准备走,谌冰突然叫住他。

  “萧致。”

  楼梯口人流匆匆,萧致高瘦的身影转回:“怎么了?”

  谌冰往前走了好几步。

  有些紧张,不过张开双臂用力抱了他一下。

  抱完谌冰松手,众目睽睽,感觉耳背漫上热度。

  谌冰故作镇定:“……给你考运。”

  作者有话要说:文伟:???冰神你不是不迷信这些吗?

  感谢看文,营养液加更我这两天写,久等。

  哈哈哈冰冰要跟萧哥去开房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