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 50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50、第 5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0、第 50 章

  萧致抬手在谌冰头发揉了揉,说:“走了。”

  非常风轻云淡。

  谌冰看着他背影消失,去了第一考场。

  这几场考试萧致都采取闭口不谈的态度,考完了就丢下,转而准备接下来要考的一科。谌冰也没在中途问他考得怎么样,担心影响他情绪。

  到几门全考完在校门口集合,互相对视。

  萧致还是不想多提,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你放心。”

  “……”谌冰真放不下心。

  谌冰考完得回家了,回寝室收衣服,萧致撑着膝盖在旁边蹲下,打开行李箱帮他扒拉衣服。

  “这件外套,去玩的时候带上。”

  “嗯。”

  谌冰收出来。

  “还有这件,这件……”萧致随手指了指,“你再去买顶帽子,那边冷。”

  拿了成绩通知书,他俩就走。

  文伟也在边上收衣服,他手法比较粗鲁,直接卷成一团往行李箱里塞,看见谌冰亲力亲为叠衣裳,问:“冰神,你家保姆呢?”

  “……”

  萧致瞥他:“爬。”

  差不多收拾好东西,萧致帮忙拎了只箱子到校门口,跟站门口许蓉打了声招呼:“许姨。”

  许蓉让司机接过东西,满脸笑容地应声。

  眼看没什么事儿,萧致沿着街道后退:“那我走了。”当他走的速度很慢,朝谌冰挑了下眉,似乎有话要说。

  “……”谌冰故意磨蹭了几分钟。

  许蓉上车后,萧致手指挨着唇角,朝他抛了个飞吻。

  刚放学校门口人流量大,萧致身高出类拔萃,本来就是吸引众多视线的发光本,做出这个骚孔雀动作时,旁边喝奶茶的姑娘直接喷了一口,然后疯狂解释:“没事没事,只是被椰果噎住了。”

  谌冰:“……”

  操。

  不该磨蹭这几分钟的。

  谌冰懒得说话了,上车。

  九中出成绩在五天后,得专门回趟学校,谌冰早上六点起床,车到学校八点半,下车前先给萧致发了条消息。

  CB:[看成绩了。]

  萧z:[你在哪儿了?]

  CB:[校门外的十字路口。]

  萧z:[我也在这附近。]

  谌冰停了一会儿,左右车辆熙熙攘攘,他指尖抚平手机后四处张望,手机发来消息。

  萧z:[回头。]

  背后是一间奶茶店,等了几秒钻出来两三条高高瘦瘦的身影,萧致穿了件黑色羽绒服,气质有些冷峻,走在前面,给手里勾着的奶茶递到谌冰手里。

  “给你喝。”

  谌冰接过:“看见自己成绩没?”

  萧致本来挺正常的,闻言,眼底突然变得高深莫测。

  旁边文伟直笑,笑得脸都抽了:“没看没看!一会儿去找陆为民看。”

  越刻意反而越蹊跷,谌冰莫名有种预感:“考的不错?”

  萧致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单手揣在羽绒服的兜里,还围着围巾,眉眼在风雪中染了层薄薄的凉意,不过唇角却带着弧度。

  谌冰看着他,笑了:“真考得不错?”

  文伟开始装神弄鬼:“我们也不知道啊。去办公室看了再说,冰神,不要一直问了。”

  他们越这样,谌冰心里的感觉越强烈,拉着萧致的袖口使劲儿拽:“你他妈说。”

  “着什么急?”萧致抬手按了按他头发,手指修长,语气悠闲:“着什么急?该考得好就考得好,考得不好,再催也没用。”

  谌冰:“……”

  懂了,成绩绝对不会差。

  这姿态,多么像考了第一名的小学生。

  谌冰忍了一会儿,安静闭嘴。

  他不问,旁边文伟又开始不甘心,开始撺掇:“冰神,你倒是猜啊!萧哥考多少分。”

  “关我屁事。”

  谌冰置之不理。

  文伟属实没想到谌冰这么干脆:“……”

  “你。”萧致抬着手臂从他肩头搂过去,挨近时气息拂过,说话特别诚恳,明显要开始给自己加戏了,“谌冰,这么跟你说吧:我考得不太好。”

  文伟立刻附和:“确实,考得可太差了!”

  傅航也点头:“跟年级第四就差了十几分吧。”

  “……”

  谌冰本来想把萧致手弄开,听到这话怔了一秒,反问,“跟第四差了十几分,是第几?”

  文伟笑得一脸欠揍:“你猜。”

  我猜你——

  谌冰忍住胸口汹涌的怒火,为了避免失望尽量往低了试探:“第八?”

  “嗐,”文伟眉飞色舞,“猜错了。”

  “来来来,不着急,喝奶茶,慢慢猜。”

  萧致给谌冰手里拎的奶茶戳了个泡,插进吸管递到谌冰唇边。他视线下垂,语气漫不经心:“你猜这么低也情有可原,毕竟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帅哥。这事儿换成我也不会相信,当初那个毫无惹人注目的男孩,进步会这么大。”

  “…………”

  谌冰心说你他妈、还不、惹人注目?

  戏真的过了。

  谌冰低头含着吸管吸了一口,调整心情重新开口,觉得自己甚至堵上了名为勇敢的品质:“……前三?”

  空气安静了几秒。

  萧致眸底情绪收敛,似乎还想逗他,不过停了下来,莞尔:“差不多,好几道大题,你给我那本书上都有。”

  “……”

  谌冰真怔住了。

  虽然九中学校普通、考前三只需要到520左右就稳了、同时自己押题还往死了押,但乍一听到他给出肯定的回答,谌冰突然有种……类似儿子出息了的感动。

  谌冰看了他一会儿,启唇几次,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旁边嘘声四起,文伟起哄:“来,抱一下!抱一下!”

  嘈杂安静,谌冰再次确认:“真的?你骗我你是狗。”

  “真的真,”萧致笑了起来,“比我对你的心还真。”

  “……”

  “我操!”

  谌冰脑子里好像炸开了,他很想矜持,但没忍住朝萧致身上狂奔过去,双手一伸搂着他脖颈。

  “……”萧致大概没想到谌冰突如其来的动作,被他重量压得后退两步,随后稳住长腿,抬手从他大腿弯绕过去,直接抱他双腿缠上了自己的腰。

  这个姿势比较奔放,旁边文伟“卧草”了一声:“冰神身高180+啊,这么抱,萧哥不是男友力是什么?”

  萧致还抱着他走了两步,谌冰激动死了,手指抓着他领口往底下拉扯:“不错,这次可以。”

  “哪儿是可以?”萧致气定神闲,手臂托着他腿掂了掂,眼里全是笑:“厉不厉害?”

  谌冰示意萧致放自己下来。

  他平时难得有动作,但这次竖起大拇指,与平时冷漠疏离的模样完全不同,开心得像个小孩儿。

  谌冰:“你真棒。”

  萧致:“棒吧?”

  太他妈棒了。

  谌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手里的奶茶都快被自己挤瘪了,重新拎在指间,轻轻拉了下萧致的手。

  萧致平时吊儿郎当,兴致不长久,这一个多月经常熬到一两点睡,规规矩矩学,谌冰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他的手指本来修长匀净,因为写字下笔重,这段时间中指第一关节都磨出了一层薄薄的茧。

  谌冰:“我都不知道怎么夸你了。”

  “别夸。”萧致倒是毫无风雨后见彩虹的自觉,淡淡地道:“我也就稍微努力了一会儿吧,大部分还是玩儿。”

  “……”

  文伟秒懂少年的骄傲心:“是的,那萧哥要是马力全开,国内top都算差的,应该直接去外太空上学!”

  “外太空也不够吧?”傅航戏瘾也烦了。

  吵吵闹闹,萧致觉得有些夸张,招手:“过了过了。”

  谌冰好笑,一回教室,全都坐椅子里等着呢,用拳头撞撞萧致的肩膀。

  萧致还没发表感言,文伟特别捧他地道:“你妈的,年级前三的肩膀是你能碰的吗?”

  “……”管坤一胳膊直接给文伟怼到门口,差点揍他。

  教室里充满了热闹的气氛。

  萧致到椅子里坐了不到半分钟,起身:“陆为民呢?”

  “还在办公室,不说九点开会吗?”

  萧致起身,到门口碰到了朱晓,他推着眼镜似乎意有所指,小声道:“许铮在里面。”

  许铮。

  萧致听了一秒,语气散漫:“正好。”

  他曲着修长的手指在深色门板上叩了叩,门打开,陆为民正拿红笔划成绩区间,抬头看见他,噗一声笑了:“哎哟,我们的黑马选手来了。”

  许铮跟旁边老师说话,转过来,脸上维持着僵笑。

  萧致说:“许老师好。”

  说完往办公桌前走,边问:“陆老师,我考多少?”

  陆为民声音感慨:“班上第二,年级第三。”

  许铮似乎端着茶杯准备走了,被萧致戳了戳胳膊,问:“许老师听见了吗?”

  许铮直勾勾盯着他:“听见了。你成功了,老师祝贺你。所以,现在要不要我去操场跑十圈?”

  愿赌服输,许铮憋着这口气。

  “那倒没必要,我考前五已经向你证明我赢了,后续的处罚对我来说没有意义。许老师,我只有一个请求,以后我们班上我们的课,希望你不要再针对了。”

  “……”许铮喉头噎住,一时说不出话。

  萧致指了指门外:“我走了,老师再见。”

  身影消失在门口。

  许铮一方面佩服这学生的劲头,但一方面被当着全办公室刷了脸,觉得有些没面子,回头冲陆为民笑:“陆老师,你们班这个萧致,有点意思啊。”

  陆为民淡淡喝茶:“年轻人嘛,是这样的。”

  许铮满头晦气回自己1班教室,听见一阵嬉笑。

  “哎,就贴这个地方,显眼!醒目!”

  “不过你他妈真的好损啊,山上的笋都他妈被你夺光了吧???”

  “快贴,一会儿许猴子回来了。”

  “……”

  许铮仔细看,这几个男生都高高瘦瘦,当中起头的就是4班那个叫傅航的,当初死命瞪他那个。

  傅航手里拿着一张纸条,目不转睛地在布告栏找位置,没注意到许铮的存在。他平平整整地贴完,歪头冲教室里洋洋得意:“这是萧哥的期末成绩,贴在你们1班,都看看,学会敬畏。”

  他说:“大家都是好朋友,以前的事就算了,以后不要再装逼了好兄弟们,多考几分不是你他妈骄傲的资本。”

  说完,他拳头顶了顶胸口:“我为我萧哥骄傲。”

  “……”

  他话说得比较逗,1班教室里明显在忍笑,但余光注意到端着茶杯尴尬站在门外的许铮,纷纷面无表情掐大腿。

  “……”第一桌那男生,掐得脖子都青了。

  许铮没忍住,冷声冲傅航吼:“你干嘛你?”

  傅航看见他就惊讶了一秒,随后若无其事:“没事儿,许老师,萧致期末考年级第三,你知道吧?”

  许铮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忍着怒意,假笑地看他:“知道啊,大黑马。你们上我这儿来有什么诉求?”

  “没什么诉求,就是给您报个喜。”

  傅航从包里掏出个东西,塑料的小玩意,摁在1班墙壁后调头走出去。许铮僵硬地站着,没多久就听见那墙上的东西开始机械发音:“年级第三,年级第三,年级第三……”

  全教室爆笑。

  许铮气得脸都发青,但头也不是脸也不是站了半天,莫名其妙竟然笑了。

  他妈的……

  许铮给墙上的小玩具拽下来,丢到垃圾桶之前重新看了看,心里冒出句话。

  时代变了。

  4班教室现在载歌载舞。

  陆为民在讲台上捏着成绩单就萧致这个成绩说了半天知心话,中途,禁不住抬头望天:“看到现在的你们,我突然为我的学生时代后悔,如果当初更努力一些,是不是会有更好的人生呢?”

  陆为民开始抹眼泪,底下震惊了两秒,随即习以为常。

  小老头是这样,有些伤春悲秋。

  “凡事只要肯拼搏,没有什么不能改变。我告诉你们!你们都要向萧致同学学习!现状如此,不动起来只会沉沦越陷越深,但动起来,除了变好,没有其他路程可以走!”

  萧致没骨没皮地倚在窗户边,指间转着支笔,看了陆为民几眼:“这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谌冰好笑:“你还会不好意思?”

  “怎么了?褪去华丽的外表,我只是个普通人。”

  “……”

  这狗东西,能承认自己的一切普通,但绝不会承认外貌普通。

  虽然,确实不普通。

  后面陆为民的话教室里没几个人听,全等着他废话完放假。萧致手指挪到谌冰手腕:“中午一起吃饭?”

  “行,庆功宴。”

  文伟像只猫似的,闻着腥味就上了:“什么庆功宴?是不是有人请客?”

  萧致转头看他:“你随份子?”

  “我可以贡献出我浑身上下仅存的五毛钱。”文伟伸到校服兜里摸索,给破了个洞的内兜翻出来了,“看见没?穷得叮当响。”

  “……”

  谌冰叹了声气,说:“中午我请客,一起吃饭。”

  文伟:“!”

  文伟:“您请吗?!”

  谌冰手指被萧致勾着,无意攥紧,热度沿着肌肤蔓延。

  一下一下收紧,跟火烧似的。

  谌冰说:“对,我请。”

  为什么是他请,文伟心里一清二楚,不过这时候蔫坏蔫坏地开玩笑:“哎哟,萧哥考高分,为什么你请啊?哎哟喂。”

  谌冰真他妈想一脚给他凳子踹散。

  论欠揍,萧致身旁这群人里文伟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

  “行行行,反正是蹭饭谁请有什么关系?中午好好吃,吃了说不定这个寒假就要散伙了,我得回我妈娘家过年。”

  周围叽叽喳喳吵起来。

  “你走什么走啊?”

  “我寒假估计也去外省找我姥姥。”

  “……”

  他们说话,谌冰没再插嘴,萧致抓着他手背揣到了自己外套的兜里,十字紧扣。

  “我们车票是哪天?”

  “明天。”

  “这么快?”萧致问,“拿了通知书就走?”

  “嗯。”谌冰当时买票买得急,稍微估时间就买了。

  萧致静了会儿说:“行吧。”

  陆为民通知放假,教室里人呼啦散了。

  萧致到楼底下拿出手机:“我给萧若打个电话,中午过来吃饭。”

  “行。”楼道底下有些挤,谌冰准备走,却被萧致勾着手臂带了回去。

  “一会儿萧若估计要冲你发火。”

  谌冰:“?”

  过了两秒,谌冰勉强明白怎么回事儿了:“她不让你走?”

  萧致眸底情绪复杂。很明显作为一个奔18的男生,一直被妹妹纠缠,说出去本来就比较内个。但这居然是现实。

  谌冰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同情自己:“那怎么办?”

  萧致的回答很诚实:“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俩好像一对野鸳鸯。”

  “……”

  中午到巷子拐角那家火锅店吃饭。

  萧致打完电话估计半小时,门口萧若人来了,她背着个爱心小包,走路带风,飒气满满地直接走到了谌冰跟前,和他对视。

  “……”萧若还挺小孩儿的,但感觉俩月不见人长大不少,眼底的幽怨几乎溢出。有那么一瞬间,谌冰感觉她特别像偶像剧的恶婆婆。

  谌冰给她抽了张椅子:“坐。”

  “哼。”萧若冷笑。

  她刚哼完,萧致偏头看她,手指探过去准备挠头发:“不知道说谢谢,再敢这么冲他笑一声试试?”

  “……”

  萧若气势顿时矮了几分,隐忍半晌,冲谌冰抬了抬下巴,“你知道苏妲己吗?”

  谌冰眼底情绪很淡:“知道。”

  “苏妲己魅惑纣王,祸国殃民。”萧若一本正经地说,“她是一只狐狸精。”

  “……”

  “你也是。”

  “……”

  “你迷惑了我哥哥。”

  “……”

  谌冰没笑。

  萧致笑了。

  他边笑边伸手拉萧若的胳膊:“行了,若姐,哪儿学来的社会小妹语录?”

  萧若甩开他:“你管我?”

  “还学会叛逆了,不错,”萧致递过菜单,“不过你可以试试,我更叛逆,还是你更叛逆。”

  “……”

  萧若两腮撑着小泡,气鼓鼓地接过去。等水果上了桌子,拿起一颗小草莓,慢慢往谌冰手里塞。

  塞了半天才磕绊了出句话:“给你吃。”

  虽然很别扭,但这姑娘总算冷静下来了。

  菜上了满桌子,酒过半巡,纷纷开始唠嗑吹牛。

  气氛热闹,热意一点一点沿着衣领往上冒,谌冰本来不想喝酒,不过考虑到现在放寒假了,大家又纷纷敬过来,于是很给面子的碰了几杯。

  接着,谌冰感觉衣服底下有些热,热度攀缘,烧地脑袋里昏昏沉沉的。

  他话比较少,指尖搭着酒杯静静听他们说话,等萧致意识到时,回头谌冰撑着下颌,眼眸湿亮,直勾勾盯着他。

  萧致靠近,漆黑眼底近在咫尺:“喝醉了?”

  谌冰觉得很丢脸,但嗯了声:“醉了。”

  萧致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凉苏苏的,修长指骨无意蹭过眼皮,问:“是不是又困了?”

  谌冰:“困了。”

  “要不要回家?”

  “回家。”

  萧致笑了声。

  随后挪开椅子,走之前先跟大家解释了下:“我明天还得跟谌冰去车站,今天先走了,回家收东西。”

  “这么早就走?我们饭还没吃饭呢?”文伟说。

  “你们吃,我带他回去。”

  “啧啧啧,萧哥你以前不这样的,你有冰神以后就变了,只闻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啊萧哥!”

  “……”萧致抄了把勺子,象征性砸了一下,“你滚。”

  到柜台附近时谌冰停下脚步,手钻到兜里摸索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我请客。”

  萧致接过,往柜台旁边走,一会儿递回他的手机:“行,你请客。”

  谌冰没接,就让萧致拿着,走路时感觉深一脚浅一脚。不过他表情管理一直很在线,脸有点儿烧,但还在正常范围内,没有任何逾越疯狂的举止。

  不过一听到萧致开门,立刻往他房间冲:“我要睡了。”

  “你睡。”

  谌冰见了床就倒下去,先感受到床铺的松软,接着是“哐当!”一声巨响。

  脑袋泛起涟漪似的钝痛。

  “……操,你没事儿吧?”

  萧致在背后都惊着了,三两步跑过来给他牵到怀里,用手揉着他脑袋找伤口:“没事儿吧?疼不疼啊?我听这床板都快被你砸裂了。”

  “……”谌冰确实没想到自己如此失态,痛倒是不痛,但是非常丢脸。

  谌冰保持着镇定,若无其事道:“没事儿,没问题。”

  “……”萧致心疼得,又他妈好笑,边笑边说,“哎呀你,你说你,你是不是猪啊你?”

  边说,边捧着他脸带响地亲了两口。

  “……”

  谌冰推他:“行了,我困了,别烦我。”

  “真的不痛?”

  谌冰倒回了枕头里,感觉到萧致俯身,又对着自己头发亲了好一会儿。

  “小宝贝儿,你说你,”他嗓音带笑,话里却是心疼得可以,“这么困啊?我感觉这床以后哪天晚上被我俩晃裂了,论原因,绝对少不了你今天这头槌。”

  “……”

  傻逼。

  谌冰心里骂了句。

  但是很困,被他抱在怀里,稀里糊涂睡着了。

  直到睡意加深,还能感觉到萧致轻轻扒拉他头发,似乎在找有没有伤口。

  ——完了还不辞辛劳地亲亲自己。

  谌冰有午睡的习惯,加上中午那两杯酒,现在睡得特别沉。

  差不多快醒过来时,听到耳边行李箱拖动的声音。他撑身起来,萧致高高的身影站在衣柜旁,正往外面找东西,衣服丢了半张床。

  估计是找明天去首都的衣服。

  谌冰懒洋洋躺着没动,侧目能看见萧致的那些外套,T恤,裤子,睡衣。

  他问:“你找衣服啊?”

  “嗯。”萧致回头,“醒了?”

  “醒了。”

  谌冰随手往衣服堆里翻了翻,指尖一勾,勾出条压在最底下的轻便衣料。

  窄细的黑边儿,尺寸还可以。

  同样是男生,谌冰看了一秒顿时明白这是什么东西,还没放下,萧致长腿往这边走,垂眸,看见了他手里拿着自己的内裤。

  萧致眼底情绪微妙,唇角微微上挑。

  谌冰:“……”

  操。

  果不其然,萧致估计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话里吊儿郎当的。

  “干什么?对我耍流氓?”

  作者有话要说:流氓萧终于在矜持方面驳回一局。

  感谢看文,鞠躬。这章评论抽100个红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