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番外 奶冰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29、番外 奶冰
字体:      护眼 关灯

129、番外 奶冰

  夏天,天气燥热。

  别墅房间的空调气温开得极低,床上揉乱的被子里躺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肤色白净,细软的鹅黄头发翘起几缕,圆润白嫩的手腕从袖口探出,擦了擦小小的脸。

  年轻的许蓉将小谌冰抱起身,柔声问:“醒了吗?”

  答案是否定。

  小谌冰处于半懵神的状态,刚睡醒起床气还大,瘪着嘴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许蓉只好安慰他:“快起床啊,吃完饭我们去找哥哥玩儿。”

  听到哥哥的称呼,小谌冰泫然欲泣的表情才止住,掀开被子,脚步蹒跚地往外跑:“我要找哥哥。”

  许蓉着急:“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去找哥哥——”

  谌冰呜咽,杏核似的大眼蓄满潮湿:“我要哥哥!”

  “……”

  许蓉满脸无奈。谌冰要的哥哥,是隔壁别墅住的姓萧的小男孩儿,比谌冰大半岁,平时看起来也不像特别会照顾人的,但不知怎么谌冰就爱黏着他。

  许蓉还想说什么,一个没注意,谌冰已踩着楼梯一步一步往下走,摇摇晃晃冲进了对面的别墅。

  “……”

  许蓉好笑,跟在背后,和邻居走出来的青年男人打了个招呼:“老萧。”

  萧贺云看着从自己腿边跑过去的小奶团子,笑道:“今天小冰冰这么早就来了?”

  谌冰看他一眼,跟没听见似的,推门跑进去。

  许蓉叹气:“这孩子衣服还没穿好呢。”

  萧贺云啧声:“孩子嘛,就是贪玩儿。萧致这会儿估计还在睡懒觉,让小冰冰叫醒他也好。”

  说完,笑着往车库走。

  许蓉想起来问:“晚舟是不是要生了?”

  萧贺云应声:“对,预产期就在这几天,我现在去医院陪她。”

  “好,”许蓉点头,“你多注意,怀二胎也很辛苦的。”

  “知道,嫂子再见。”

  许蓉站门口看了半晌,到底由着谌冰没追进去,转头找其他太太们打麻将。

  谌冰沿着楼梯往上,爬得相当吃力,旁边王月秋抱他:“小冰少爷,我抱你上楼好不好?”

  谌冰有些害羞,深灰色的眼瞳看她一眼,拒绝:“我三岁了,可以自己上楼。”

  王月秋笑逐颜开:“是吗?小少爷三岁了。”

  “嗯!”

  谌冰特别认真地点头,累得扶着膝盖,跑到萧致房门口推开门。屋里安安静静的,典型的男孩子的房间,床上侧躺着一截小小的身影。

  床对于谌冰来说好高,他费力地往上爬,王月秋就站旁边笑,看见谌冰终于爬到床上,掀开被子,白细的双臂一把搂住了躺着的小男孩:“哥哥!”

  “……”男孩儿闭着双眼,明显没睡醒,闻到了香香软软的奶气。

  他睁眼,和近在咫尺的湿润双眼对个正着,白净小脸,精致的眉眼,小孩儿骨骼没发育,浑身软的不可思议。

  萧致吓了一跳,随即,眉眼烦躁:“这么早就来了。”

  王月秋笑呵呵的:“小冰冰找你玩儿了,还不起床?”

  萧致不情不愿,半撑起身。

  他还没坐直,谌冰搂着他脖颈,坐到怀里,不知道因为什么笑出雪白的牙:“哥哥。”

  他东倒西歪,非常兴奋,萧致只好探出条手臂搂着他腰。他头发翘了几缕,眼角下垂,直勾勾跟眼前的小朋友对视:“吃饭了吗?”

  谌冰靠在他肩膀,抓他的头发,似乎心不在焉:“没有。”

  “……”萧致只好转向王月秋,“给他也盛一碗饭,好不好?”

  王月秋笑道:“好。”她准备出去,临走时拿起桌上的痱子粉递给萧致,“给小冰少爷擦一擦,他招蚊子。”

  小男孩儿萧致明显没睡醒,不怎么耐烦,但接过了痱子粉盒子。

  他打开,里面全是白色粉末。说:“别乱动,我给你涂这个。”

  谌冰细小的手指扒拉盒子,奶里奶气问:“这是神魔啊?”

  “不知道,”萧致拿出粉饼,往谌冰脸上扑,“反正必须涂。”

  “……”

  粉尘有些呛人,谌冰想往后躲,被扣着后脑轻轻按在怀里。

  “闭眼。”萧致说。

  “喔。”

  谌冰闭眼闭的超级用力,握紧双拳,粉白的脚趾都抓紧了。

  萧致擦完他身上,还在屁股拍了几拍,说:“好了。”

  谌冰“嘻嘻”笑出声,又往萧致怀里拱。

  萧致满脸不耐烦,但手上却很娴熟地将谌冰抱下床,牵着小手,往楼底下的餐厅过去。

  王月秋旁边是另一个阿姨,看见谌冰,笑得合不拢嘴:“小冰冰又来蹭饭啦。”

  “……”谌冰歪头看她,好像没听懂,但被抄着腋下轻轻松松抱到椅子里。

  萧致长得比他高,自己爬上椅子,扒拉着汤匙吃饭。

  谌冰看了看他,学着样子也拿起汤匙。但他小手柔软无力,猛地打翻小碗,粥差点滴到衣服上。

  “哎哟,小乖乖。”王月秋连忙抱他起来,确保没烫伤弄脏,问他,“你吃不了饭啊,阿姨喂你好不好?”

  “……”

  谌冰迟疑了两秒。

  王月秋拿起汤匙舀了一勺八宝粥,递到他唇边:“乖乖,张嘴。”

  谌冰再看了她两秒,接着,瘪嘴,一副受委屈要哭的样子。

  “怎么了怎么了?”王月秋顿时方寸大乱。

  旁边,萧致握着勺子吃饭。他一脸淡定,抬头看了看谌冰,表情属于看热闹的范畴。他明显不相信身为同龄人,居然有人这么能折腾。

  谌冰指了指萧致:“要……要……哥哥。”

  王月秋带萧致一直很省事,那孩子比较灵,但眼前这个小娃娃就是个娇娇,她紧张问:“哥哥怎么了?”

  “要哥哥喂。”

  萧致小声说:“我不喂。”

  谌冰没听到,他眼巴巴看着王月秋:“要哥哥。”

  “……”

  王月秋一个头两个大:“哥哥在吃饭啊。”

  听出拒绝的意思,谌冰抿唇,跟着眉间轻轻蹙起,抽抽搭搭地哭起来,在椅子里扭来扭去:“呜呜呜呜——”

  萧致咬着汤匙,莫名其妙:“怎么哭了?”

  王月秋:“……”

  王月秋连忙哄他,谌冰自己却等不及了,从椅子里吃力地溜下来,往萧致的椅子边跑,张开了细小的双臂:“呜呜呜哇哇哇——”

  要抱抱的意思。

  萧致怔了一秒,看着眼前哭个不停的小孩儿,慢慢放下筷子,跟着踮脚跳下椅子,伸手将他抱进了怀里。

  萧致轻轻摸他的背:“怎么哭了?”

  王月秋苦笑:“他想要你喂饭。”

  萧致:“我也在吃饭呀。”

  王月秋:“对,所以他哭了。”

  “……”萧致似乎有些疑惑,“我没喂饭,他就哭了。为什么?”

  王月秋默了默,说:“可能是小冰少爷比较喜欢你。”

  萧致闻言,抬头:“那他为什么喜欢我?”

  这王月秋就答不上来了。

  小孩子之间的眼缘,一向非常玄学。

  既然明白他喜欢自己,才哭出来,萧致莫名生出一种要保护他的心思。

  他轻轻拍谌冰的背,闻到香软的痱子粉的味道,摸摸谌冰的脸:“不哭了,我喂你吃饭。”

  谌冰哭得都抽了,肩头微微耸着,上气不接下去,听到这句话也没有心情变好的样子。

  萧致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递到他嘴边:“不哭了。”

  “……”谌冰擦擦眼泪。

  他看着眼前热腾腾的饭,再看看近在咫尺小哥哥的脸,手指抬起,闷在他怀里指了指另一碗:“要,要一样的……”

  王月秋笑了:“他想跟你吃一样的饭。”

  萧致现在已经能吃干饭了,但谌冰只能喝稀饭。既然他想吃,萧致只好抬头请求王月秋:“王姨给他盛一样的吧?”

  王月秋:“哎,好。”

  她拿了一只小碗,中间放了一两坨米饭,放到萧致面前。

  萧致拿勺子舀了很少一部分,再递到谌冰面前:“你吃。”

  谌冰张嘴,不哭了,啊呜一口咬住勺子,牙口绷得紧紧的。

  但他吃饭,连勺子都咬紧了,丝毫不放,用力到脚趾抓地的程度。

  “……”

  萧致露出笑,转头看王姨:“他还吃勺子。”

  王月秋也笑:“冰冰跟你差了半岁,还很小呢。”

  萧致摸摸谌冰的头,像在看一只小猫:“好可爱喔。”

  王月秋也笑。

  萧致半弯下腰,认真地看着谌冰吃饭的脸,接着伸手,轻轻戳他鼓起的腮:“不能咬勺子,松开。”

  谌冰迷茫地看他。

  “松开,”萧致指了指自己的牙,“不能咬勺子。”

  谌冰:“啊——”

  他牙齿松开。

  萧致眼底露出笑,摸摸谌冰细软的头发,再舀一小口饭:“好乖。”

  小朋友最容易听懂的夸奖就是“好乖”,谌冰听懂了,低头,磨磨蹭蹭到萧致跟前,轻轻抱住了他。

  萧致耐心地一口一口喂他吃饭,再捏捏软乎乎的腮帮子:“你嚼了吗?”

  谌冰声音奶唧唧的:“嚼了喔。”

  但他牙都没长齐,怎么嚼得动?而且每次吞咽都露出超级吃力的表情,双拳紧握。

  萧致不能分辨,抬头看王月秋:“王姨,他嚼了吗?”

  王月秋好笑,重新盛来稀饭,递到萧致面前:“还是喂小冰少爷吃这个吧,不然他不好消化。”

  萧致答应:“嗯。”

  他接过汤碗,半蹲着给谌冰喂饭,特别像照顾小动物,每次喂完都摸摸谌冰的头说:“好乖。”

  问题谌冰还真的特别乖,眼巴巴地攥着他衣角,萧致说什么就做什么,吃完了抱着萧致不肯松手。

  萧致很耐心,掰开他的手指往楼上牵:“我们去看动画片好不好?”

  谌冰长相可爱,是属于看见了就想牵回家的水平,但他一般不让别人碰,只是萧致想牵他就乖乖伸出手,答应:“好。”

  萧致翻出小饼干,再把谌冰抱到沙发,调好节目递过饼干:“来吧。”

  电视里放着花园宝宝之类的动漫,色彩明亮,谌冰逐渐被吸引,嘴里咬着一块巧克力小熊饼干,甚至停止了进食,就这么咬着。

  萧致想看奥特曼,但谌冰好像更喜欢这个,没换,注意力集中在谌冰身上。

  他看得可认真了,半晌,咬到了自己细小的手指,跟着才意识到,继续小口撕咬口水哒哒的饼干。

  就……好乖哦。

  萧致看他饼干吃得很干燥,跳下沙发,拉开冰箱找来一瓶牛奶,快步跑到谌冰身旁:“喝奶。”

  “……”谌冰低头,看着他递来的东西,怔了怔。

  片刻。

  谌冰摇头:“我要喝乳酸菌。”

  萧致一直只喝吹牛奶,问:“那是什么?”

  谌冰比划:“很好喝。我要喝乳酸菌。”

  “乳酸菌是什么?”

  “我要喝乳酸菌。”谌冰被他问得有点儿懵,含糊着,只能重复,“喝乳酸菌。”

  “……”

  萧致点头,往楼下跑:“行吧。”

  他飞快跑到谌冰的别墅,许蓉正在和几位夫人打麻将,萧致走近喊她:“许姨。”

  “嗯?”许蓉停下动作。

  萧致说:“小冰说他想喝乳酸菌。”

  许蓉站起身:“我去冰箱找找,好像没有了,下午才能送过来。”

  她仔细一找,居然真的没有了,只好说:“那先不喝了,下午再喝。”

  萧致点了点头,跑回自己家。

  谌冰坐在沙发,眼巴巴地晃着小腿,每天早上都要喝的奶现在喝不到了,小朋友就很委屈,哭唧唧问:“乳酸菌呢?”

  萧致说:“这里没有,下午才能喝。”

  闻言,谌冰怔了两秒,随即眉头蹙起,扯着唇一抽一抽哭起来了:“我要。”

  萧致有点儿懵。

  谌冰哭得好伤心:“我就要喝,我要乳酸菌!我要……”他哭得声音模糊,断断续续能听出这几个字,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萧致见他哭,吓着了,两三秒后爬上沙发将他抱在怀里:“小冰不哭。”

  谌冰用力抓着他的衣服,细小的手指握紧,哭得超级大声:“我要喝乳酸菌,呜呜呜呜呜……”

  萧致摸他的头:“下午喝好不好?”

  “不,不,不,我要喝乳酸菌!”

  对于谌小朋友来说,每天喝的奶是和呼吸一样重要的存在,喝不到极其难过。

  见状,萧致完全被他哭怔住了,他轻声哄了几句,但小冰现在满脑子只有他的奶,什么都听不进去。

  气氛微微焦灼。

  谌冰哭得直打嗝,小脸揉得通红,眼眶里大颗大颗掉眼泪,看起来委屈死了。

  萧致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只比谌冰高一个头,所以抱他下沙发时很吃力:“不哭了。”

  谌冰紧紧抱着他,头抵在胸口哭哭啼啼,好像把他当成了唯一能实现愿望的存在。

  萧致摸摸他细软的头发:“哥哥带你去买乳酸菌。”

  谌冰哭声戛然而止。

  他抬头,泪汪汪地对萧致对视。

  萧致牵好他的手,说:“哥哥带你去买。”

  他俩手拉着手从别墅出去,摇摇晃晃的,王月秋还以为萧致跟他在花园里玩儿,叮嘱了几声没多管。谁知道刚脱离他的视线,萧致牵紧谌冰的小手,拉开铁门,径直沿着梧桐树大道往别墅外走去。

  还是夏天,萧致穿着短T恤,谌冰也穿了件T恤,小小的肩头从衣衫底下滑出来。还有一个多月他们才上幼儿园,两个人都还是小朋友。

  萧致觉得自己比谌冰大半岁,应该照顾好他,牵得特别紧:“哥哥带你去买,但你要听哥哥的话,不可以乱跑,不可以松开哥哥的手。”

  谌冰用力嗯了声,带着刚哭过的奶音,软乎乎的。

  萧致深呼吸了一下:“走吧!”

  他时常被叮咛,到现在,还是头一回单独踏上这条勇者的路,而目的是帮身旁的小朋友买酸奶,哄他别哭,这是他难得勇敢的时候。

  一高一矮,两条小小的身影,沿着梧桐树道路越走越远。

  别墅区的入口有一段距离,谌冰走着走着,走不动了,向萧致张开双臂:“——抱。”

  萧致有些不明白:“嗯?”

  谌冰跟块小黏糕似的,对着他走来走去,眼巴巴的:“抱,抱。”

  萧致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眉眼几分犹豫,说:“哥哥抱不动。”

  没能如愿,谌冰顿时又委屈了:“抱,要抱,抱……”

  他直接双膝一软往地上坐,屁股墩挨地,不抱就失去行走能力,好可怜:“要抱,抱,抱——”

  萧致有些头疼,但不想谌冰弄脏裤子,只好凑近抄着腋下将他抱起:“好,哥哥抱。”

  他比谌冰高不了多少,抱着也走不了多远。

  但谌冰好像很开心了,凑近在他额头亲了亲,露出小白牙认真地看着他,浑身软绵绵扑在萧致怀里。

  ……这一条路走得非常艰难。

  开车两分钟,走路五六分钟的距离,他们走了二十分钟,终于走到别墅区的入口。

  那里有一家超市,里面有谌冰喜欢喝的乳酸菌。萧致牵着谌冰进去买,老板娘怔了怔,随即望向空无一人的街道:“你们自己来的?”

  萧致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到柜台,清晰地道:“我要一瓶乳酸菌。”

  老板娘都惊住了,她拿来一整板,递到萧致怀里,走出柜台往外看:“你们家长呢?”

  萧致心生警惕:“我爸爸就在外面。”

  “你爸爸在外面?”

  老板娘语结:“你……”

  这俩小孩儿光看衣着打扮,明显是别墅区富人家的小孩儿。但看起来年龄不超过四五岁,其中一个还摆明了是小朋友,拿到乳酸菌后插进吸管,小手抱着瓶身,磕磕碰碰咬住了管口,用力喝了一大口。

  “呼噜——”

  谌小朋友露出超级满足的表情。

  萧致看他喝到想喝的东西,松了口气。他眼睛漆黑,像两颗玻璃球,直勾勾地看着老板娘:“找钱。”

  “……”

  老板娘心说你还懂这个。

  一板乳酸菌42,她特意问萧致:“应该找你多少?100减去42?”

  还没学过算数的萧致怔在原地,失去话语能力。

  倒是谌冰看了一眼,继续喝酸奶,轻声说:“58。”

  “……”萧致侧头看谌冰,掩饰不住的意外。

  谌冰吸着酸奶,超开心,几口就给一小瓶吸完,拿着奶瓶用力摇晃。

  老板娘看看他,笑道:“小可爱好聪明呀。”

  她伸手,想捏捏谌冰的脸。

  她涂着指甲油的手指逐渐靠近,谌冰看到了,但没来得及躲开,被掐住了命运的小脸蛋。

  谌冰怔了一秒,随即,皱眉,呜呜呜地往萧致背后跑,超级委屈:“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摸我!

  好委屈!

  老板娘没想到这小孩儿这么不禁逗,一碰就哭,慌了手脚:“哎呀,不好意思,小朋友。”

  谌冰直跺脚,拉着萧致的袖子,仰脸委屈巴巴地往他怀里钻。

  萧致一把搂住他,回头警惕地直视老板娘,片刻才说:“他不喜欢别人摸。”

  老板娘快被这俩小孩儿逗笑了,真心实意道歉:“对不起。小朋友,阿姨给你道歉。”

  谌冰就埋在萧致怀里,偷偷用泪眼看他,不接受似的,再埋头到萧致怀里。

  萧致摸摸他头发:“小冰不哭了。”

  谌冰:“嘤嘤嘤。”

  “不哭了,你乖你乖。”萧致摸摸他刚才被捏的脸,吹了吹气,“不痛不痛。”

  本来在老板娘手里特别抵触的谌冰,这会儿就丝毫不抵触了,腮肉软软的,紧紧抱住萧致的腰。

  老板娘有点儿感慨:“你是他哥哥?”

  萧致:“嗯,我是哥哥。”

  “说实话,你们爸妈到底在什么地方?”老板娘皱眉,说,“你们几岁啊?怎么就两个小孩儿跑到这里来了。知不知道不安全?”

  “……”

  话里有指责的意思。

  萧致顿时说不出话了,喉头卡住,半晌才说:“我三岁半。”

  老板娘目光探寻:“他呢?”

  谌冰:“我三岁。”

  “我的天……两个屁大点儿的孩子居然跑这儿来了,”老板娘心有余悸,拍着胸脯,“幸好是在我店里,你俩别乱跑啊,我得替你们找找家长!”

  这句话,谌冰听不懂,他拽下了另一瓶乳酸菌酸奶,插入吸管后,眼睛像两颗葡萄似的,专心致志地吸奶。

  只有萧致知道“找家长”三个字的分量。

  他心情顿时不太好了,仿佛压着沉甸甸的石头,侧目,谌冰好开心地喝酸奶,喝了两口递给萧致:“哥哥喝。”

  萧致:“我不喝。”

  他心情复杂地等了半小时左右,期间谌冰喝完奶居然还困了,打了个奶嗝,靠在他肩头摇摇欲坠。

  萧致搂着他细小的胳膊,牵到怀里,让谌冰坐到自己大腿上,双手搂着脖颈,趴在他怀里呼呼呼地睡了过去。

  小孩儿骨骼没长硬,浑身软得不可思议。

  同时,加上清晨涂的痱子粉,现在浑身香香软软的。

  谌冰长得特别可爱,白软的小奶团子,皮肤粉粉的,店里的员工看见都想摸摸他。但谌冰不喜欢让外人摸,萧致也不给其他人摸,将谌冰全部抱在怀里,好像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

  老板娘偏头看向他俩坐的长椅:“这俩孩子——大的也不给摸?”

  “谁敢摸大的小帅哥?感觉要咬人似的,护着弟弟,好凶。”

  “……我儿子以后能这么保护妹妹就好了。”

  没说几句,超市外停下几辆豪车。

  萧贺云从车上下来,白衬衫被汗水沾湿,皱眉往里走:“萧致!”

  他吼了一声。

  刚才王月秋突然找不到人,一查监控全看见了,萧致年龄比谌冰大,懂事也比他早,居然牵着他就这么粗心大意走出了别墅区,还是三岁多的年纪。

  萧贺云本来以为会看见两个被吓哭的小孩儿。

  但他进去,却看见萧致怀里抱着谌冰,坐在长椅上,神色十分镇定,手里还拿着半瓶谌冰没喝完的乳酸菌。

  萧贺云刚想开口。

  萧致竖起手指放在唇边,轻声说:“弟弟在睡觉。”

  “……”萧贺云短暂的沉默。

  谌冰睡着了,睡得特别熟,嘴巴轻轻张开,往外呼呼地吹着气。他搭在萧致肩膀的手早松开了,幸亏萧致抱得紧,他才睡得非常安稳。

  萧贺云无话可说,外面,许蓉慌慌张张跑进来:“小冰!”

  萧致站起身,推醒怀里的小朋友:“你妈妈来了。”

  谌冰睡眼惺忪,看到她,再看到了跟在背后面色紧张的谌重华。

  谌冰对这一切紧张一无所知,他目光微动,向许蓉张开双臂:“妈妈,抱。”

  许蓉松了口气,将他抱起来:“困了?”

  谌冰搂着她肩膀:“困。”

  “哎,你这个孩子,”许蓉不好指责,但萧贺云必须一五一十地问出来,给家长一个交代。

  他喊萧致:“你怎么带小冰冰跑这么远?”

  萧致怔了下,手指搓了搓裤子,说:“小冰想喝乳酸菌,一直哭,我不想让他再哭,就带他出来买。”

  “……”

  他说完,在场都怔住了。

  谌冰趴在许蓉肩头,困意逐渐驱散,又张开双臂想投入萧致的怀抱:“哥哥……”

  既然如此,许蓉虚惊一场,哪儿还想着怪孩子:“没事儿的,下次不要这样了,是我们家长的疏忽。”

  萧贺云不得不假意训斥萧致几句:“以后不许带着弟弟乱跑,知不知道?”

  萧致抿了抿唇,不太服气,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知道了。”

  “那没事儿了,小孩子嘛,主要还是大人的责任。”许蓉说,“怪我,怪我没看好小冰。”

  王月秋紧张得要命,也道歉。

  家长们如释重负,紧张的情绪里只有谌冰一无所知,拼命在许蓉怀里挣扎,直到他被妈妈放到地面。

  谌冰摇摇晃晃朝萧致跑过去,抱住他,再牵住手指,很自然地接过他手里拿着半瓶乳酸菌,一手牵着萧致,一手捏着瓶身用力吸了几口。

  喝奶,就很开心。

  喝完,谌冰转向萧致,眼睛弯成月牙儿,笑出细细的小白牙。

  他再次往萧致怀里扑,声音黏乎。

  ——“哥哥。抱。”

  作者有话要说:后续还会解锁17冰,重生前冰,进化完成版茶茶冰,冷冰冰,阴郁冰,娇娇冰,你喜欢的样子他都有。

  同时还有重生前萧,二十五岁萧,还有那个3批混战,总之可能会乱入,大家想看的番外可以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