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番外 弱点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128、番外 弱点
字体:      护眼 关灯

128、番外 弱点

  昨天睡得晚,今天起得也晚。

  谌冰睁开眼时枕头边没人,拿手机看了看表,上午九点钟。

  床上早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没了昨晚凌乱的痕迹,校服也收走了。

  “……”

  谌冰刚准备起身,门外响起动静,萧致边接电话边进来:“我不在的时候事情交给刘思敏,你们想留在工作室过年就留在工作室过年,我不过来。”

  对面还说了什么。

  萧致从看到谌冰醒来后就没心思聊了,敷衍几句,挂断了电话。

  “醒了?”

  谌冰和他面面相觑。

  萧致也是不怕冷,就穿了件黑心背心,肌肉紧绷的手臂一览无遗,头发也乱糟糟的,但配上他这个带几分随意和野性的逆天颜值,反而有种散漫日常的气氛。

  他挨着床坐下,一秒钟,谌冰想到了凌晨夜里的事情。

  一瞬间,热意烧到耳背,谌冰移开视线摸索着找衣服。

  萧致直勾勾看着他:“你躲什么?”

  谌冰:“……”

  谌冰一般不好意思时的表现也明显,果然,这会儿说不出话,萧致撑着床铺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亲,好笑:“咱俩什么大尺度的事情没干过?老夫老妻了,还玩儿纯的?”

  “……”

  谌冰被他一句话惹刺了,推他:“滚蛋。”

  萧致一点儿没客气,捞起旁边的衣服,分开领口往谌冰身上套:“穿上。我七点多下楼去王姨家吃饭了,看你睡着就没喊你。给你拎了几个包子,估计凉了,我一会儿去开个火。”

  他穿衣服还挺熟练,完了,一颗一颗系上纽扣,视线停留在谌冰布满红痕的胸口。

  全是他咬的,谌冰现在腰腿泛酸,被他的目光一激,抵着额头推出去:“别他妈看了。”

  就还挺凶。

  萧致:“不看,不看。”

  他站起身:“我去蒸包子。”

  谌冰跟着起身,脚底刚落地时有种说不清的不适感,但走了几步后稍微能适应了,坐沙发里看萧致忙。

  萧致拧着燃气灶开关转了转,说:“打不燃。”

  谌冰裹了条毯子,侧目:“嗯?”

  萧致蹲身,往燃气灶底下看:“不知道电池没电还是坏了,我看看。”

  “……”

  谌冰腿搭着沙发上,改为直视他。

  这房子年久失修,前几天王姨打扫只是擦了灰尘,没想过家具还能不能用。萧致一个人住了挺长时间,知道怎么检查,膝盖半抵在瓷砖上。

  片刻,他过来,从抽屉里取出颗大电池:“我试试。”

  装进去,萧致说:“燃气灶坏了。”

  “……”

  谌冰就看着他。

  本来以为应该打电话找师傅,没想到萧致一声不吭,不知从哪儿拎出一只工具箱,打开,取出扳手和螺丝锤,就地将燃气灶给拆开。

  “……”

  厨房七零八碎地放着钢铁零件,萧致半弯着脊梁,就穿着他那件黑色背心,垂眼,下颌线条锋利,认真地尝试寻觅出错误。

  本来是很寻常的一幕,但谌冰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萧致以前身上是少年气,现在却越来越有了成熟的气质。以前萧致偷偷看谌冰,被发现后一副“老子没看你,不要自作多情”的样子,而昨晚,他一刻不停地注视谌冰,表达他的喜欢,掌控力和引导性开始娴熟和得心应手。

  不管是幼年那个表面的哥哥,还是长大后傲娇别扭的暗恋者,热烈疯狂的追求者,现在让他感到安心的另一半,谌冰对发生在他身上的成长充满兴趣。

  他看的这会儿,萧致伸手扒拉扳手,抬头时无意跟谌冰视线相对。

  谌冰没来得及转移视线:“……”

  萧致:“你看什么?”

  谌冰:“看你修燃气灶。”

  萧致扯了下唇:“好看?”

  谌冰好笑:“一般。”

  “那别看了,”萧致发号施令,“给我倒杯水。”

  “……”谌冰起身,从饮水机接了杯水,递过去。

  距离近,能看清萧致鼻梁的薄汗,无意蹭到燃气灶内侧的油烟,脸颊有一层浅淡的灰痕。不知道谁说过,男人越野越让人心动,萧致这会儿野腔无调穿件背心修理东西,肌肉外露,散漫不羁,莫名其妙带了几分野性。

  谌冰脸上情绪平静,直直看着他。

  萧致喝水,跟谌冰目光对视:“你看我半天了。”

  “……”谌冰不知道说什么,半晌,一五一十道,“你这样……还挺帅。”

  安静了一会儿。

  萧致放下水杯,指尖摩挲着纸杯沿,看了他一会儿,话里意有所指:“那改天,陪你玩儿修理工的游戏。”

  谌冰:“…………”

  谌冰:“滚。”

  谌冰说完,调头回了沙发。

  萧致手里无意识把玩着扳手,垂眼看他的背影,片刻懒洋洋地笑了笑,回头继续修理燃气灶。

  他花半小时给里面断掉的线重新接上,接着,引燃,总算替谌冰蒸上了包子。

  他坐下,对自己的杰作挺满意:“怎么样?”

  谌冰视线放在电视,淡淡道:“我现在已经不饿了。”

  “……”

  萧致舔了舔唇,似乎想解释什么,门外响起敲门声。

  那敲门声非常激动,“啪啪啪”不断地拍,光听这声音萧致略加思索,说:“估计是文伟。”

  开门。

  果不其然。

  不止他,还有别的人,傅航管坤等等黑压压站了一堆,文伟整个人趴在门板上,呼喊亲爹:“兄弟!好兄弟!亲兄弟!在不在在不在!”

  萧致刚打开门,直接被他一头撞怀里,惯性使然后退了两步。

  “……”

  文伟:“来,亲一个。”

  萧致按着他脑袋往旁边推,厌倦道:“滚几把蛋。恶心。”

  一大群人进门,随意坐下,看见谌冰打招呼:“冰冰,冰神,你好你好你好。”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

  这么故作客气地说两句话,反而以前的逗比气质全回来了,谌冰好笑:“好久不见。”

  “怎么样?清华好读吗?”

  萧致笑着看他一眼:“你的男子技校好读吗?”

  “好读是好读,就是基佬多,整座男生宿舍只有床板是直的。我在夹缝中可以说是艰难求生。”文伟满脸艰辛,“为了躲过其他基佬的骚扰,我只能说管坤是我男朋友,他那一脸横肉非常有震慑力,一拳打十个小软0。”

  管坤:“你他妈才一脸横肉,滚!”

  文伟没理他,转而重新审视萧致:“萧哥,我听小航说你发财了。”

  “……”萧致磨了磨牙,没说话,瞥了眼傅航。

  傅航忙着找补:“那特么叫发财么?那特么叫东山再起,重振家业,龙王归来!”

  “……”

  萧致差点儿给他一脚:“都闭嘴。”

  文伟还不依不饶了:“咋的你去外地读半年,回来不知道给我们带点儿特产啊?淡了,感情淡了。”

  萧致抿唇:“我让人给你们寄点儿?”

  “行行行,谢了,谢谢亲、兄弟。”占完便宜,文伟的话术终于正常,“寒假有什么打算?”

  “随便玩儿。”

  “在这儿待几天?”

  萧致:“想待几天待几天。”

  “不错,”他们好久不见,文伟一直盼着这个,“约个时间出去转转?”

  萧致:“行啊。”

  “不错,安排。”文伟坐回沙发,转而看向谌冰,“冰冰身体有没有好一些?”

  谌冰确实跟文伟能聊几句:“还行,老样子。”

  文伟看到厨房里的锅,怔了怔,随即跟个婆婆似的瞪一眼萧致:“快他妈十点了,你早饭还没给冰冰吃?!”

  “……”

  “男人啊男人,果然是一哄上手就不心疼了。”

  “……”

  萧致咬牙:“你他妈戏没完了是吧?”

  文伟“嗖”地一声蹿到管坤背后,装作无事发生,满脸贼几把欠的笑容。

  话里漫无目的,就这么聊到中午,文伟把他刚进学校到期末考试的心路历程都聊完了,特别会聊,聊得津津有味。

  谌冰好笑,心想文伟不愧是那个批话王。

  有他在,绝对不冷场。

  下午去KTV,晚上吃饭,临走文伟一直拉着萧致说话:“什么时候出来玩儿啊?”

  萧致:“这几天我都待在这里。”

  “你说的啊!”文伟拿着手机扒拉娱乐项目,他是这样的,随便看中什么节目拎包就能冲,“山里滑雪怎么样?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学生票半价。”

  “……”

  萧致有段时间没滑雪了,应声:“行。”

  说完,萧致想起什么,目视谌冰:“一起?”

  谌冰没意见,放假就是用来玩儿的:“可以。”

  他答应,萧致若有所思,跟文伟暂别后没急着回家,反而往商场过去:“给你买围巾和手套,到时候去山顶了冷。”

  “……”

  谌冰跟在他身后。

  萧致挑选片刻,顺手将谌冰拉到跟前,戴上手套。

  他半低着眉眼,隔着衣料揉揉他的手:“怎么样?”

  谌冰说:“还行,里面的绒毛软,一会儿就暖了。”

  “那就买这双?”

  谌冰:“嗯。”

  买完手套,又买围巾和帽子。他俩从谌家出来时走得急,连换洗衣服都没带,还是去商场重新买的。

  一顶黑色的渔夫帽。萧致戴在谌冰头上仔细审视了几秒,取下来:“不行,我们冰冰还是更适合冰清玉洁的颜色。”

  谌冰:“……”

  操。

  萧致换了个白色渔夫帽,重新试戴后,很满意:“这个好看。”

  谌冰对这些没太大的意见,由着萧致折腾。

  萧致买完东西,手里拎了几只纸盒,片刻想起别的:“再买几双加绒袜子。”

  “……”

  谌冰看着他又折返回去。

  他站收银台等了等,萧致总算回来了,似乎觉得万事俱备:“应该不缺什么了。”

  一起回去,街道上人影稀少,萧致单手拎着东西,另一手牵着谌冰。

  热气从大衣领口冒出来,谌冰手冷,但被他握住后热腾腾的。萧致思索着规划行程,跟谌冰汇报:“先坐地铁,到地方了转公交车,再转专列才能到山里的滑雪场。”

  谌冰安静地听着。

  萧致自言自语,轻声盘算:“走的路不长,应该不会累。”

  “……”

  谌冰唇缝喝出一口雾气。

  经过药店,萧致顺便停下来,进去买了感冒药和创可贴等,出来时眉眼思索:“应该不缺什么了。”

  说完,他重新牵住谌冰的手。

  手指燥热,覆盖在一起。

  谌冰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尽量在减少娱乐项目,免得到时候出个差错同学们赔不起,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但他心里还是挺想出去玩儿。只有跟萧致在一起,他才觉得安全。

  第二早八点多出门。

  跟文伟他们在地铁站汇合:“地铁一个小时,公交车一个小时,还他妈有十几分钟的专列,好几把远。干脆不去了吧?”

  话是这么说,到点了发现等候的游客不少,公交车刚停下那一瞬间,文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箭步跨上车门,拼命道:“我占座位!”

  “……”

  车门挤成球,挤得人都是歪的。

  谌冰挤不了,站旁边,果然上去已经没座位了。文伟一脸懵逼,因为他没想到为什么他进的这么早,但公交车已经坐满了人。

  “……”文伟,“对不起,是我不中用。”

  谌冰倒是不觉得什么,走到窗户的位置,隐隐推开一条缝,呼吸新鲜空气。

  萧致拦在他身旁,半搂不搂着谌冰,尽量隔开他跟其他人的距离。

  公交车往上,温度越低,逐渐形成了积雪地貌。傅航十分忐忑:“说实话,我还没滑过雪。”

  文伟看他一眼:“……其实我也。”

  “……”傅航,“那你为什么一副很熟练的样子。”

  文伟:“我装逼行不行?”

  傅航:“笑死,我以为就我一个没见过世面,原来你也是。”

  文伟直笑:“这种北方的运动项目,没玩过不是挺正常?”

  耳边声音嘈杂。

  谌冰拉着萧致的衣袖,看窗外的冰天雪地。

  下一站有人下车,萧致瞥了眼:“那边有个空座位。”

  旁边有个大叔也挺想坐的,萧致站中间一隔,等阿姨起身,拉着谌冰用力按下肩头:“坐。”

  谌冰:“……”

  大叔翻了个白眼,感觉快气死。

  萧致若无其事挡着,当没看见。

  谌冰好笑,额头搭着他手背,缓慢过去。车里非常燥热,萧致探手给他隔了隔围巾,又松开手指。

  专列人也没少到哪儿去,20块钱一个,里面黑压压挤着人,感觉在叠罗汉。萧致过去跟师傅商量:“我们包一辆,就我们几个,你别超载。”

  司机也没多说:“200一趟。”

  “行。”萧致回来,招呼大家上车。

  往山上走。

  隔着挺远,能看见顶层白花花的滑雪场,文伟扒着窗户拼命嚎叫:“滑雪!滑雪!滑雪!”

  刚停车,他疯狂往雪堆里冲,深一脚浅一脚没个数,头朝地屁股撅着直接栽倒下去,像个倒插的萝卜。

  他维持着这个姿势有一会儿没爬起来。

  大家:“……”

  “我靠!”管坤抱他腰给他□□:“你没事儿吧?”

  文伟脸上沾着雪,神色淡定:“没事儿,就是兴奋过头了。”

  傅航丢了背包拼命踩雪:“这谁不兴奋啊?这谁不兴奋?!老子原地来个后空翻!”

  他们在雪地里又蹦又跳。

  旁边,萧致才拉着谌冰从车上下来,谌冰走路幅度小,还怕踩着冰溜子摔倒,特别小心翼翼,此刻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们。

  “……”

  “啊啊啊冲!滑雪!”说完往售票处跑。

  今天天气还不错,山顶是白花花的滑雪道,看着非常寒冷,但其实天气清朗,蓝天白云,甚至还有点儿微风。

  被他们的嚎叫感染,谌冰也有点儿兴奋,不过神色维持着镇静,只是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萧致知道谌冰玩儿心起来了,拉着他手腕,好笑:“冲。”

  掌心非常柔软。

  进去换衣服,上滑雪道前都有特别的教练陪着,帮忙穿衣服。

  不过刚走到门口教练就现了原形:“要不要租个滑雪师傅?”

  文伟颇有兴趣:“价格怎么算?”

  “一对一,一小时280。”

  “……”

  文伟看了他一眼,那句“滚!”硬生生压在喉头,仅仅是没理他,磨磨蹭蹭上了雪场。

  谌冰穿滑雪鞋,萧致走近,扶着他鞋后跟往下摁:“还会不会?”

  估计七、八岁时跟萧致来玩儿过,谌冰当时上中级坡道,差点儿摔穿防护网掉到山脚下去,后来就再也不滑了。

  谌冰:“忘了。”

  “行,”萧致说,“一会儿重新学一遍。”

  教练在文伟处受挫,溜达溜达过来找萧致:“帅哥,滑雪教练需要吗?”

  萧致扶着谌冰起身,客气道:“不用,谢谢。”

  “你会滑雪吗?如果没有教练可能完全滑不来,一下午玩的也不快乐,那么为什么不花180找一个私人教练练习一下呢?包教包会,很容易上手的。”

  “……”

  很多景区都这样,一整天的门票管饭才150,找个教练一小时居然要280,就是骗进来杀,欺负刚来的游客不会玩儿而已。

  萧致置若罔闻,往滑雪场走,到货架时指了指那个滑板:“这租一个多少钱?”

  教练笑了:“这种滑板,不是给新手玩儿的。”他指了指滑雪场上的高级坡道,那片陡峭的断崖,“一般在这个坡道,才玩滑板。”

  萧致也没多说:“我租一个。”

  教练明白,笑了:“搞半天你会玩儿?那我就不烦你了。”

  他给萧致拿了一个,送到滑雪场。

  刚出去,冷风刮到脸上,眼底全是白茫茫的雪野。

  滑雪鞋沉重,黏在鞋底吃力,萧致得牵着谌冰才能走。

  从履带上去,文伟不信教练的邪,认真道:“我昨晚已经看视频学过怎么滑了,不需要你教。”

  说完,非常猛地撑着滑雪杆往下冲。

  傅航上一秒夸完:“猛男。”

  下一秒,就看见文伟摇摇晃晃,一头栽进雪地:“……”

  不过雪地,摔倒完全不痛。

  他们仨互相扶持,开始钻研怎么滑雪。

  谌冰转向萧致:“你先滑?”

  萧致应声,撑着雪杆,弯腰从坡道直接下去,雪板滑过雪地的触感非常丝滑,他姿势有几秒的生涩后随即恢复熟练,留下背后文伟的声音:“哇哦。”

  “牛逼。”

  “萧哥怎么什么都会?”

  “……”

  萧致小学学钢琴,滑雪,溜冰,甚至跳舞的时候,文伟他们估计还在弹玻璃球、拍画片、玩泥巴。

  看萧致滑这么顺利,文伟斗志昂扬:“老子一定行!”

  说完,迅猛地直冲下去。

  谌冰多看了几眼。

  接着是文伟歪歪扭扭的惨叫:“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说完,直接当中劈了个叉,原地滑行十几米。

  傅航:“卧草!”

  谌冰看着都疼:“人没事儿吧?”

  文伟很快站起来,冲他们比手势:“我很OK。”

  “……”

  吓死个人。

  萧致从履带过来,他撑着雪杆到谌冰身旁,直视着雪场抬了抬眉:“试试?”

  经过了文伟这几场,谌冰有点儿犹豫:“我行不行?”毕竟以前摔过,不痛,就是丢人。

  萧致好笑,拉着他手腕:“害怕?那我带你。”

  “……”

  谌冰被他拉着走到雪场有斜坡的位置。

  “雪板分开,增大摩擦面积。角度越大摩擦越大,控制速度。雪杆用力控制方向。”萧致拉着他,后背朝着雪道的斜坡,直接滑了下去。

  他声音挺稳:“来。”

  “……”其他人往下滑都小心翼翼生怕摔倒,萧致直接背对,谌冰刚想拉住他提醒安全,没想到反被萧致握住手腕带了下去。

  预想中会控制不住速度下滑的体验没出现,他的雪板被萧致死死格挡,用一种温和的速度下滑,体验非常非常奇妙。

  “……”谌冰无意识揪紧他手腕。

  “能不能感受到?”

  谌冰舔了下唇,抬起视线。

  萧致和他面对面,腿下控制速度,拉着谌冰缓慢下滑:“想滑快一点儿就缩小角度,想滑慢就增大角度,控制雪板的角度大小。还记得吗?”

  “……”

  记倒是记得。

  但不是所有人运动神经都像他这么发达,耳朵会了,但腿完全不会。

  萧致半弯下腰,扣住谌冰的左腿。

  “你左腿有点儿偏,放平直。”

  “……”谌冰硬着头皮,按他的指示试图放平直腿。

  但没过十几秒,又不知不觉恢复了原样。

  萧致停了下来。

  谌冰惯性使然,往前扑,一头撞在他怀里。

  萧致垂眼,摸摸他头发:“你左腿怎么一直偏?”

  很多人走路姿势其实都有点儿问题,只不过影响不大,也基本看不出来。

  谌冰:“……我怎么知道?”

  萧致蹲身,重新扳正谌冰的腿。

  他的纠正动作缓慢,片刻,似乎想起了什么:“是不是之前受的伤?”

  谌冰:“嗯?”

  那条伤口在左腹。受伤后,谌冰很长时间没往左躺过,可能无形中对腿形成了一些影响。但平时完全看不出来,只有今天滑雪,才显出这个毛病。

  萧致站起身,说:“没事儿,学不会也能滑得开心。”

  他顿了顿,说:“有我呢。”

  “……”

  谌冰不自觉拉紧他的手。

  萧致揉揉他头发,似笑非笑:“想滑快还是慢?”

  谌冰舔了舔唇角,压制住冲动:“……要快的。”

  萧致控制滑雪板,“啪嗒”一声,硬生生隔开了谌冰踩着的雪板,轻轻吹口哨:“好,那就滑快点儿。”

  ……速度显而易见的加快。

  就很小时候玩滑滑梯一样,从高处往下坠落,过程又非常丝滑,几乎刺激着骨子里的愉快感。

  谌冰有点儿站不稳,没忍住,往他怀里倒。

  并不会摔下去,因为萧致能稳稳地抱住他,半垂眼,同时控制下滑的速度。

  “快还是慢?”

  “……快。”

  ——虽然身体不好,但不妨碍谌冰追求刺激。

  萧致抱紧了他。后背悬空其实很容易产生恐惧和失重感,但萧致完全不会,他控制滑雪板角度,避开其他游客,滑行速度加快后耳畔吹过寒风,景物不断向后退去。

  谌冰肾上腺素飙升,没忍住在他怀里抬头:“好好玩儿。”

  萧致好笑:“好玩儿吧?”

  “嗯,”到了坡道底下的平地,谌冰自觉往履带过去,“再来。”

  “……”

  他俩非常愉快地滑了一圈,上去,文伟坐在地上,明显摔也摔累了,对他俩没什么好脸:“郎情妾意啊?”

  萧致似笑非笑。

  “还你教我,我抱着你,缠缠绵绵共天涯。”文伟啧了几声,“不是吧不是吧,这就没意思了,萧哥。”

  萧致:“你学会了你也行。”

  “我应该是学不会了,”文伟灵光一闪,“萧哥,你不打算教教我们吗?光顾着自己爽,就很过分,是不是?”

  “……”

  倒也是这个道理。

  但教他们滑雪,有点儿浪费时间。何况谌冰还在旁边等着。

  萧致想了两秒,示意旁边的滑雪教练:“我替你们请教练,别来烦我和谌冰。”

  文伟:“……”

  呵呵。

  这就是情侣吗?

  文伟真的呵呵了。

  他为了尊严,大手一挥:“不要你请,我自己来。”说完找那教练唠嗑,试图砍价。

  他们这儿吵吵闹闹。

  萧致拉谌冰过来,继续下坡道:“走了。”

  滑雪板下压。

  随即,身体不可控制地下滑。

  谌冰莫名觉得其实喜欢的感觉跟滑雪相似,身心迅速下坠,随后失去控制。

  到一定坡度,谌冰控制不住重心,再次扑到萧致怀里。

  萧致搂紧他腰固定住,直笑:“又投怀送抱?”

  谌冰抓着他手臂试图站直,不过却被轻轻按着肩膀,失去了机会:“抱都抱了,说走就走?”

  “……”

  谌冰抿了下唇:“你真够骚的。”

  萧致没跟他互怼,问起别的:“好不好玩儿?”

  他挡住了背后的风雪,面对着谌冰,身上有股燥热的气息,伴着若有若无的洗发水的味道,在大冬天触碰起来,会觉得尤其温暖。

  谌冰抬起视线。

  他头抵在萧致肩颈附近,片刻,点了点头:“真的,不错。”

  来回滑了一个小时,谌冰那股兴奋劲总算过去了,开始觉得有点儿累,双腿发软。

  萧致带他到休息区,低头解开滑雪板:“你休息休息,好了再来。”

  谌冰:“好。”

  萧致用雪杆撑着脱掉了滑雪板,跟着,开始穿另一双靴子。

  谌冰意外:“你不玩儿了?”

  萧致示意旁边:“我去玩儿单板。”

  “……”

  刚才萧致一直在陪谌冰,现在才去玩儿他自己想玩儿的。

  他俩到这里休息,文伟闻着味儿就过来了:“萧哥,走啊,冲!”

  萧致指了指滑雪场左侧的高级坡道:“我去那边。”

  文伟顺着他目光看过去:“哪边?”

  “那、边。”

  萧致掰着他脑袋,调转方向,固定在一截坡度接近90度、几乎呈现出直角的积雪断崖,“高级坡道。”

  “卧草!”

  文伟看见直接懵了,“这踏马居然是个赛道?我以为就是个山头!我靠,好恐怖!”

  高级坡道坡度极其陡峭,部分地方几乎呈现成直角,高度几乎达到七八十米,同时赛道长,路况复杂,与初级坡道和中级坡道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文伟一把拉住萧致:“萧哥,你还是别去了吧!我看着都害怕!”

  萧致眉眼懒散,似乎完全没当回事儿,瞥他一眼:“有什么好怕的?”

  “真的不会出人命???”

  文伟刚才征服初级坡道就感觉自己征服了全世界,现在发现自己完全就是个弟弟!

  他情急之下,指了指谌冰:“萧哥,想想你老婆!!!”

  莫名被cue的谌冰:“……”

  另一头,傅航跟管坤也过来了,他俩盯着高级赛带那一两个纵横飞扬的大神直叹气:“我真的操了,好他妈帅!简直是我一辈子装不出来的逼。”

  “……”文伟指了指萧致,“萧哥他说他要去。”

  傅航懵了几秒,随即笑出来:“我靠,萧哥,你他妈居然还能上这个赛道?”

  萧致好笑:“我五年级就上了,现在算重温吧。”

  “……”傅航早知道他们跟萧致有差距,但萧致以前从来没提过,现在才发现这个差距竟然一直都这么明显。

  傅航要疯了:“萧哥给我冲!!!!!给我冲!给老子装逼!”

  文伟还想阻拦,被傅航一把堵住嘴:“你闭嘴。”

  文伟;“……”

  萧致应付完他们,走到谌冰身旁。

  他半蹲身,跟谌冰视线平齐:“我能不能去?”

  他眉眼深刻,充满探寻,摆明了询问谌冰意见的意思,免得谌冰担心。

  谌冰怔了下。

  萧致的运动神经他是信得过的,这种赛道非常惊险刺激,又充满波折和崎岖,但能够站上去是所有滑雪玩家的荣耀。

  谌冰说:“你去,记得做好防护设施。”

  万事如意。

  萧致笑意加深,吊儿郎当地站起身,拿着单板朝另一头走过去。

  上高级坡道的时间挺长。

  文伟一直相当忐忑:“我靠,这个赛道能滑下来是摔,但对有恐高症的人来说,简直是地狱好吗!”

  傅航完全不赞成他:“你不知道什么叫运动精神。更高,更快,更强,年轻人就要有勇往直前的力量。”

  管坤莫名插嘴:“我靠,燃起来了。”

  “……”

  谌冰注视着赛道的方向。

  那边妥妥的一块断崖,堆满积雪,坡度在80以上,人从上面下来时只能看见一团雪里裹着条黑影,雪花飞溅,非常惊险。但,确实……非常帅,非常刺激。

  谌冰不自觉攥紧手指,注视着赛道的方向。

  说实话,还是有点儿紧张。

  片刻,周围突然响起一阵尖叫,好像有某种情绪在沸腾。

  “我的天!”

  “靠!”傅航跟疯了似的,“是不是萧哥!是不是萧哥!是不是!是不是!”

  “……”

  谌冰站起身。

  隔着很远的距离,能认出萧致穿的黑白格子卫衣,他戴着黑色头盔,从山顶的雪道飞箭一般冲出来时,文伟直接疯了:“我靠我靠我靠!!!!我靠!!!”

  “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操操操操操操!!!!”

  坡度接近直角,距离太远,只能看见他屈膝下压雪板半蹲身,控制速度和方向,躲过坡道中那些随时撞上去会导致侧翻、摔得四仰八叉的雪堆,从六、七十米的高空飞速疾驰而下——

  雪板滑过雪地时割裂雪地,溅起一米多高的雪浪,仿佛山体在随着雪板的疾驰垮塌,背后奔涌着数不清的雪。

  被文伟带动,附近几个观众也看过去,直接看呆:“我靠……”

  “天啊!”

  “这他妈也太帅了!”

  赛道非常高。

  中间还有个特别陡峭的坡度。

  只能看见当中的黑影,因为冲击力和惯性猛地跃起,身影在空中敏捷矫健宛如豹姿旋转360度,雪板稳稳落在地面后,没有一秒的停顿,继续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往高坡度下疾驰——

  “操!!!!帅气!帅气!”

  “漂亮!!!我靠,太牛逼了!”

  “……”

  这个后空翻动作直接导致文伟捂住胸口,几乎晕厥:“靠,我要被萧哥帅晕过去了!”

  傅航脸上完全是看呆的表情,虽然没有上坡道,但嘴长得贼大:“我靠,兄弟们,我腿软了……”

  “……”

  不仅仅是他。

  谌冰也腿软了。

  不仅腿软,甚至呼吸发窒,心脏咚咚咚狂跳。他对高处有天然的畏惧,尤其是这么高的陡坡,站在上面估计看都不敢往下看,萧致却能踩着一块单板,从上面若无其事地直直冲下来——

  越想,谌冰越腿软,重新坐下。

  由于滑行速度太快,这几十米长的陡坡只用了极短的时间,跟着是一段大概30多度的长坡,极其弯曲复杂,萧致蹲身用手撑了撑地,快速控制方向调整速度趋近于终点。

  谌冰浑身的热血冷却下来。

  文伟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梦,眼泪都快下来了:“好燃,兄弟们!真的好燃!”

  傅航也莫名心情复杂。

  刚才萧致那一系列操作,不再仅仅是他们的萧哥,可以说是上升到了神的地步。人在短暂目睹过震撼后,都会有微微的失神。

  傅航直接叹气:“我靠,萧哥其实不是人吧?”

  文伟双眼发直,怔怔的:“他篮球打得牛逼,打架也猛,长得还惊为天人,学习成绩两年逆袭北航——”

  谌冰看着宛如戏精的他俩:“……”

  文伟舔了舔唇,寻求认同道:“其实萧哥没有弱点吧?”

  傅航:“我觉得没有。”

  管坤:“我也觉得没有。”

  文伟满脸仰慕,半晌,说:“其实萧哥还是有弱点的。”

  傅航:“?”

  说完这句话,文伟将视线转向了谌冰。

  他动了动唇,开口。

  “萧哥的弱点,不就是冰冰吗?”

  “…………”

  非常神经病的一句话。

  但不知道为什么,谌冰耳边好像有暂时的放空,脑子里回荡着这句话,好像被东西重击,心脏融化了一块,突然有些慌张,有些说不出话。

  他失神地坐在椅子里,过了好久,身旁响起欢呼。

  “萧哥回来了!”

  萧致身高腿长,单手抱着滑雪板,手里拎着黑色头盔,头发被压得几分凌乱,但完全遮掩不住他凌厉深刻的眉眼,唇角挂着懒散的笑意,朝他们招了招手。

  文伟直接一撩袖子:“萧神,我给您跪下了。”

  萧致单手架着他免得假戏真做,垂眼瞥他,莫名其妙:“发什么神经?”

  文伟:“……我这不是崇拜你么?”

  “滚。”

  萧致放下滑雪板,两三步走到谌冰面前。他衣服里还有冰凉的积雪,随手抖落出来,他拉着裤子半蹲身跟谌冰视线平齐,轻声问:“刚才看见了?”

  谌冰回过思绪:“嗯?”

  萧致眼底漆黑,抬了抬眉,话里有点儿别的情绪:“你男朋友,帅不帅?”

  “……”

  “啧。”文伟说,“我这么夸你当没听到,非要冰冰夸一句。贱不贱呐?”

  萧致侧目,眉眼顿时充满戾气:“滚!”

  “……”文伟忍着笑摆手走开,叹气,“男人呐。”

  谌冰抿唇,手指攥紧了滑雪服,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只是想起刚才那句话。

  唯一的弱点。

  萧致恣意张扬,无坚不摧,夺目耀眼。

  而自己……是他唯一的弱点。

  “……”

  再被萧致目光所及,谌冰心口似乎融化了,半晌,轻声给出了答复。

  “帅。”

  他一字一顿,再次重复。

  “很帅。”

  帅到为之炫目,为之沉沦。

  为之神魂颠倒。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评论全部发红包,嘿嘿嘿,球球营养液。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