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结算_第六次危机
笔趣阁 > 第六次危机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结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九十九章 结算

  「回来啦!总算回来啦!」

  还没睁眼,杨清岚就听见小萝卜的欢呼声。

  原来还有

  「原来还有她。」李长昼低语一句。

  杨清岚朝他笑了一声。

  「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对自己笑,李长昼依然跟着露出笑容。

  两人笑着笑着,笑容就跟小萝卜没关系了,变成了情侣之间那种没头没脑的笑——看见对方就情不自禁地想笑。

  「我也把小萝卜忘了!」李浅夏一拍额头,一副懊悔的样子。

  小萝卜和蝴蝶「手牵手」,篝火晚会似的在床上转圈圈。

  列车慢悠悠地行驶在大海上,不知名海鸟飞在窗外,一头上千米的巨兽忽然跃起,脑袋直接戳破了云层。

  天昏地暗,巨兽咬了一口天光,又轰的一声砸进海里,高耸入云的海浪,天壁一样推过来。

  列车依旧慢悠悠地行驶在海浪上,像是一名技术熟练的冲浪手。

  窗外不知是什么年代。

  包厢内安静了一会儿,众人都出神地望着从昏暗又变回明亮的天色。

  「我一直不明白,」李浅夏开口说,「明明副本不是真实的历史,为什么游戏特意要让我们回到过去?」

  「什么是真实的历史?」包厢门被推开,小月手举着托盘进来。

  「恭喜各位正式毕业!」她笑着将托盘上的酒和菜单放在包厢内的桌上,「酒只是意思意思,想吃什么可以用菜单点,全免费哦,只要不外带。」

  「小月姐。」李浅夏很有礼貌,招呼了一声。

  小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李浅夏搓着自己的脸蛋,脸有点红。

  女孩间脸贴脸不算什么,但亲的话

  「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李长昼问。

  「嗯?」小月双手合在一起,疑惑地看了看他,不明白他有什么不明白的,「免费吃——」

  「什么真实的历史?毕业又是什么意思?」

  「哦,你说这个。」小月回头看了一下门,确认锁好了。

  她手在包臀裙抚了一下,性感又优雅地坐下来,说:

  「这是.....嗯——,怎么说呢,观想法突破五层?人仙?对,用夏国的说法就是人仙,到了人仙之后,就能多知道一些情报——其实你们什么都能知道,甚至能知道‘老板」是谁,但我不能说,你们到了人仙,我才能把你们可以知道的情报告诉你们。」

  「所以‘老板,是谁?」杨清岚问。

  「我还想知道呢,提前把她睡了,我就是老板娘。」小月捏起桌上果盘的樱桃咬了一口

  「价值游戏是自然,没有主观意识,你说的‘老板,,是价值游戏的赢家?」李长昼猜测。

  「嗯,用你们的话说就是‘胜者,。」小月捏捏餐巾,擦了擦指尖,「所谓的‘真实历史,,其实你们经历的副本就是真实的,只不过发生在其他时间线,对你们来说算是假的。」…

  「是真的?」李浅夏瞪大眼睛,心里算着自己杀了多少人。

  嗯,好像没多少,甚至救了不少,杀人的都是她哥。

  「等你们结算完,成了人仙,能勉强感应到一种东西,通过那种东西,你们就知道副本里的人都是真实的。」

  「信仰?」杨清岚忽然说。

  「我只能用冰雪聪明来形容你,要不要一起睡一觉?我这个月二十三有——」

  「接着说。」李长昼打断她。

  「你可以一起嘛。」小月又补了一句才继续,「如果玩家积善行德,就可以接收那些时间线的信仰,聪

  明的小朋友一猜就能猜到副本是真实的,所以人仙才有资格知道这件事。」

  杨清岚沉吟道:「以后我们的副本,不对,现在已经不能说是副本,应该是战场。将来我们的战场,不仅是过去、现在,还有其他时间线吗?」

  「其他时间线?」李浅夏声音稍稍拔高,「我们要杀我们自己?」

  「不对。」杨清岚细眉微蹙,「我们现在是回到过去,同时也是其他时间线......」

  她陷入沉思。

  李长昼说:「我们之前猜测,地铁是回到过去,轮船是前往其他星球的现在,飞机说不定是未来.....现在就不好说了,飞机到底是未来,还是其他时间线?」

  他看向小月。

  「这是禁止事项。」小月眨了一下右眼,又换了一种积极的语气说,「好了好了,你们刚毕业,好好开心嘛,别想这些事情。」

  「没错没错,我头都大了,快赶上李二狗了。」李浅夏频频点头。

  她的脑袋还没李长昼一个巴掌大——寒暑假在家的时候,李长昼经常一巴掌扣住她的脸,然后把她按在床上打一顿。

  至于打她的原因,从她刚才说的话就能分析出来。

  「要放松也不是现在。毕业是什么意思?」杨清岚又问。

  「过了一阶段,有了『出身』;到了人仙,就是‘毕业,,以后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甚至不用每个月参加游戏,义务教育结束了,价值游戏不会强制你们了。」

  包厢内安静了一会儿,众人都愣了一下。

  「......我还以为我们会一直战斗到死呢。」李浅夏没回过神。

  小月笑着看向她:「小夏,不战斗才会死。」

  李浅夏打了一个寒颤,反应过来。

  如今的时代,不是落后就要挨打那么简单,美国屠杀印第安人获取土地,奴役黑人种植棉花的事情才过去多久?

  小到他们个人,大到地球,敢贪图安逸,一旦实力不如人,四季星就是他们的下场——别人想对他们留手,价值游戏都不允许。

  当初价值游戏刚开始,杨清岚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一个星期连着好几次参加游戏,这也是他们能一直走在所有玩家最前沿的原因。

  但无论如何,不用强制参加任务,总归是让人心里缓了一口气。…

  对于大多数不喜欢战斗,『本能』又不强的玩家,也算有了一个盼头,只要拼命成就人仙,就可以安逸地生活下去。

  「既然人仙是‘毕业,,地仙又是什么?」杨清岚抓住机会询问。

  「嗯?」小月剥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果仁,疑惑地看着她,「什么是地仙?」

  杨清岚给了李浅夏一个眼色。

  ——美人计。

  「小月姐~~」李浅夏抱住小月的手臂,撒娇道。

  小月双腿蹭了一下,咽了口口水,一脸纠结,随即下定决心:「好吧!大不了我待会儿去交罚款!」

  「小月姐最~好~了~」李浅夏声音甜得像蜜。

  小月吃了蜜一样甜,她喂了李浅夏一枚果仁,继续道:

  「人仙也分三六九等,‘毕业,之后大家的能力也不同,有的什么都不干,也干不了,只能混吃等死;

  「有的发挥能力,继续打拼,成为地仙,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也就是‘地界,。在‘地界,里,就算是......嗯,那个什么,这是禁止事项,不是罚款就能解决了。」

  「就算是‘胜者,也奈何不了地仙?那‘胜者,也太廉价了,应该是天仙不能对地仙做什么,而且应该有条件,比如地仙的‘地界,能一直持续下去

  ,拿‘地界,没办法的天仙是天仙中较弱的一类。」

  「这可是你们自己猜到的啊!」小月指着杨清岚说,证明她猜对了。

  「是不是我们只要到了地仙,基本就能彻底躺平了?」李浅夏双眼有神,「反正如果‘胜者,要收拾一个人,不管是地仙,还是天仙,都跑不了吧?地仙就够了!」

  李长昼服了。

  他捏起一枚开心果,丢妹妹脑门上,教训道:「你就不能继续努力,自己成为‘胜者,?」

  包厢里又是一片安静。

  「......我还真没想过,那可是赢了全宇宙、全时间、全空间的唯一一个。」李浅夏摸着脑门说。

  小月笑起来:「我觉得我在你们身上的投资是值得的!其他星球我不知道,长昼绝对是我们地球上最有希望的!」

  「你对我们投资了吗?」李长昼疑惑。

  「你——这包厢!这酒!这免费点餐的菜谱!这情报!还有我这身体!你以为谁都可以跟小月我约的吗?」

  「原来这是投资啊。」李浅夏也才反应过来。

  小月正要发飙,忽然露出一副倾听的表情,她愤怒起身:「我去忙了!列车还有半小时到站,你们赶紧结算兑换吧!拜拜!」

  ‘拜拜,说得像是两根钉子。

  目送小月离开,李浅夏从房门上收回视线,问:「我们是不是惹她生气了?」

  杨清岚没回答,她问李长昼:「你想成为‘胜者,?」

  「也不是想。」李长昼回答,「只是在‘胜者,诞生之前,会一直朝这个目标努力,如果努力了也没用,那我想不想都没有意义。」…

  啪!

  李浅夏忽然双手合十,吓了杨清岚和李长昼一跳。

  她闭眼祈祷道:「未来的李二狗,不,未来的好哥哥,亲哥哥,如果你真的成为了‘胜者,,就救救你现在的妹妹吧,把我拉到未来,我会和你共富贵的!」

  「......」

  李浅夏放下手,她拍拍李长昼的肩:「二狗,看来你失败了。」

  「三鸭,你放心吧,就算我成了‘胜者,,也不会把你拉过去。」李长昼拿起李浅夏拍在自己肩上的手,捏——

  往痛里捏!

  「啊!痛痛痛!松手!我错了,我错了,哥,哥!」

  在李浅夏求饶声中,杨清岚笑道:「或许是浅夏你必须留在现在,和你哥一起共患难,你哥才能成为‘胜者,,将来一起享受富贵。」

  「叮冬~」

  「尊敬的乘客,欢迎回到列车,列车正从过去开往现在,预计半小时后到站,请各位乘客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兑换。」

  伴随着广播里小月的声音,包厢的气氛缓和下来。

  「结算吧。」李长昼松开李浅夏,抽出三份菜单,分别递给妹妹和杨清岚。

  「你可以考虑把黑卡上的技能补齐了,将来或许还遇见类似龙脉压制,只能使用技能的情况。」杨清岚接过一份。

  「看瑶池能借我多少,买完金冠还有剩余就买。」李长昼应道。

  「成为人仙,『出身』和『本能』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如果有,老哥你的黑雾说不定能升级呢!能给黑卡技能!」

  「希望吧,感觉不会有,有的话刚才小月就说了。」

  确实没有。

  毕业与毕业之前,『出身』没什么本质变化,你老爸和老妈不会突然告诉你:家里其实资产数百亿。

  一个人的『本能』也不会因为毕业与否发生变化。

  唯独出现变化的,只有『能力』,大学在读,和有大学的毕业证书、专

  业的学位证书,是两个概念。

  当然,毕业只是一种形容,一种方便理解的方式,以小窥大而已。

  真正的人仙,自然不是大学毕业那么简单。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占据全身。

  「是变强了,我感觉我一个弹指就能杀掉上一秒的我,一巴掌就能打碎亚洲大陆,嗯——,亚洲大陆打不碎,大洋洲绝对没问题,但没有特别本质上的变化啊。」李浅夏打量自己的双手。

  她又把衣领拉开,往里瞅:「还是B,文胸没有要撑爆的感觉。」

  「撑爆?你是要想多大?」李长昼觉得自己妹妹其实也不是那么没出息,挺敢想。

  他也没感觉到什么太大的变化,就是变强了。

  之前使用【神体】,才能勉强毁掉宋城,现在只要常态的随手一击。

  两尊人仙在现实世界交手,毁掉一洲没有任何问题。

  单纯变强了,就是强,强得有些过分。

  价值游戏允许人仙不参加游戏,恐怕不止是因为‘毕业了,,不管他了,还可能因为玩家证明了自己。…

  拥有『出身』,代表有资格活在这个时代;成为人仙,就有权在新的时代享受生活。

  人仙也能依靠身体飞入宇宙,只不过需要『能力』护体,『能力』一旦不支,同样会被宇宙中各种能量磨灭。

  从这点来看,什么能量都能吸收的【神体】比人仙更高级。

  至于以现在的『能力』施展【神体】,能支撑多长时间,李长昼也不清楚,30秒,一分钟,或者三分钟?

  可惜的是【神体】没有进化,依然是三千米,能提升【神体】www..,只有【本能:神体强化】。

  「咦?这是什么?」李浅夏摊手,丝丝缕缕的金色气流汇聚在掌心。

  「是信仰。」杨清岚的手心也有。

  李长昼看看自己。

  看来他风评不好。

  不对!

  有一缕!

  看着指尖金线般的信仰,李长昼决定了:「我一定要好好奖励自己这位信徒!」

  「是亚费罗娜她们吧?」杨清岚一语道破天机。

  「.....那没什么好说的了,亚费罗娜现在肯定已经得到反馈了,福音教那边应该不用我出手了。」

  有教皇、修女、红衣教主的福音派,在意大利横行无忌,亚费罗娜只能勉强保住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岛。

  现在李长昼成了人仙,反馈过去的力量,应该能让亚费罗娜与福音教打得有来有往。

  这就够了。

  现在这个时期,对手很重要,安逸的环境反而不利。

  在信仰上,只有杨清岚初窥门径,三人暂时不管它,以后慢慢研究。

  《观想法》到达第五层之后,也出现了一些变化,化为阴阳双蛇、鲲鹏时,不再是单纯的外表变化,而是真正的血肉之躯。

  体型也变得更大,神通变得更多。

  「去找瑶池借钱吧,这金冠怎么这么贵!」李长昼站起身。

  金冠有了一个具体的名字,「香叶冠」,大概是嘉靖帝取的,确实是他的风格。

  三人走出包厢

  「我靠!」李浅夏捏住鼻子。

  杨清岚一转身,把脸埋在李长昼怀里。

  李长昼搂住她的细腰,笑着把鼻尖埋在她的发丝间。

  「我先回去了!」李浅夏一熘烟又回到了包厢内,杨清岚也跟着进去了。

  成为人仙还有一个变化,虽然是最低级,但终究是仙,对于仙来说,有

  膀胱、有大肠的人.....太臭了。

  李长昼屏住呼吸都没用,一种莫名的意识,将周围的讯息传递给他。

  他现在哪怕闭上眼,都能将周围看得一清二楚。

  这么说,瑶池应该不在车厢内,而是在某间包间里面。

  李长昼忍着恶臭,找到乘务员,又通过乘务员,找到小月,让对方帮忙查一下瑶池的包厢。

  瑶池本来还想来找李长昼他们的,但成为人仙后,就放弃离开包厢的打算。

  她仅剩的两名手下,离她远远的。

  李长昼敢保证,如果这次不是牺牲三个人,瑶池念旧,恐怕直接把手下赶出包厢了。

  李长昼他们的包厢内,不是人仙的小萝卜喝树汁,蝴蝶吃的是花蜜。

  还都是蜜罐世界里的树汁和花蜜,再加上体积又小,不但没味道,还有一股澹澹的香气。

  「相公,以后我只能跟着你了。」瑶池娇滴滴的一副可怜相。

  「少废话,给钱!」李长昼像极了不上班,只知道打牌的垃圾烂人老公。

  瑶池也有很多东西要买,为了给李长昼买「香叶冠」的钱,她自己都少一些,李长昼想补充黑卡技能的事,只能等下一次了。

  「我去蜜罐世界躲两天,想办法压制人仙的能力,这样回去,我怕我爸妈说我嫌弃他们。」瑶池找了一个借口,和李长昼他们一起从沿河路的地铁口出来。

  知道人间有多臭的李浅夏完全理解。

  至于杨清岚......瑶池死了三名手下,让她进一次「蜜罐世界」也没什么。

  四人走出地铁口。

  还没熟悉的人仙气息,脱离车站的压制,在这个世界完完整整的展现出来。

  此时正是黄昏,夕阳与月亮同时挂在天空,群星璀璨,日月星辰的精气,溢溢洋洋,灌了下来。

  轰!

  四道万米高的精气洪流,拔地而起,漫漫直上,与天相连,搅动整个亚洲的云海。

  水星异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