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_虐恋之绝爱囚妃
笔趣阁 > 虐恋之绝爱囚妃 > 第11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9章

  还是凌晨刚破晓时分,沈静黎还在和梦魇作斗争,就被进来的凤玲吵醒。沈静黎睁着腥松的双眼迷迷糊糊的看着凤玲越来越近的身影。很不满自己就这样被这样吵醒,“凤玲,你干嘛呀,大清早的,你吵醒我了,知不知道?”

  “姑娘,该起**了。”

  凤玲低着头怯怯的答道。

  “什么,天都还没亮,其那么早干嘛,我一直都是很晚才起来的呀!”沈静黎柔柔自己朦胧的双眼,看着从帐帘透进来的点点天色。明明还是黎明,为何要起那么早。

  “姑娘,今天是两军交战的日子。皇上说你也要早起。”

  凤玲的声音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见,她不敢确定若是沈静黎知道自己也要跟随大军区战场,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凤玲的话如同一具重锤,打得她瞬间呆在那里。

  “凤玲,你说什么,今天就是要交战的日子吗?”沈静黎呆坐在榻上,她似乎看见在她眼前弥漫的狼烟风沙。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惨状让她几近窒息。自己真的要做个祸国殃民的罪人了,这场战争只是为她而起的。

  凤玲见她的样子,焦虑爬上心头,皇上说一会儿就要来接姑娘,可现在姑娘还不肯起来。

  “姑娘,你先起**吧!一会儿皇上要来接您。”

  凤玲走近她的身边。

  “接我,接我什么?要去哪里吗?”沈静黎回过神,一脸的担忧与焦急。

  “姑娘,皇上说要姑娘一起去战场。”

  “什么?”沈静黎激动得从榻上站起身,抓着凤玲的双肩。

  “墨子胤要我去战场,他什么意思?”

  “姑娘,你别问奴婢了,奴婢什么也不知道。你快让奴婢为你梳洗吧。一会皇上来了,该责罚奴婢了。”

  凤玲几乎是哭着说出一句话,她扶着沈静黎做到镜子面前。

  而沈静黎也不再说话,她感到有些悲哀,为何她要面对这些残忍的一幕。

  墨子胤来的时候,沈静黎早已梳妆打扮好。墨子胤一身银白色铠甲,让他看起来多了份军人的威严。他站在帐帘处,一脸淡笑的看着沈静黎。

  白色的裹胸紧紧地包住沈静黎的上身,一朵芙蓉花在上面开得灿烂,将沈静黎雪白的肌肤衬得更加晶莹,周身**露的地方泛着一种亮丽的银色,身后昏黄的灯光笼罩在她身上,让她置身于一片昏黄的世界里,看起来增添了一抹飘渺空灵的美感。墨子胤看得有些呆了,但他却觉得,为何此情此景却显得有些不真实。

  一身白色的长衫罩在她的身上,本该单调的色彩在她身上却不不显得单调,反而将她显得更加的高挑纤瘦。周身上下的白色,让她周身都是脱俗的气质。沈静黎站在那里,微微的低着头,像是娇羞。沈静黎胸前的大片肌肤都被显现出来,就连**也若隐若现。

  沈静黎纠结的站在那里,她有些不明白为何今日穿的衣服和往日有所不同。今日的衣服显得高贵而正式,似乎更为适合她。

  墨子胤轻轻脉动步子,来到她的身边,轻轻揽起她的肩膀,丝滑的触感在手中呈现,夹杂沈静黎淡淡的体温。沈静黎抬头,对上墨子胤一双深褐色的深邃眸子似乎带着一种魔力,牵引着她深陷下去。

  沈静黎似乎着了魔一般,跟着墨子胤跨出营帐。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凉意,刚刚跨出营帐,一阵凉风吹来,沈静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墨子胤接下肩上的银白色披风披在她的肩上,体贴的将披风系好。宽大的披风将她衬得更加的瘦小,让人忍不住怜惜。

  墨子胤将揽在沈静黎肩上的大手收得更加的紧了,仿佛一不注意就会飘走一般。两人走在前面,看起来是那么的相配。一个是万人之上的君王,一个是倾国倾城的没人,怎样看都是天生一对。凤玲跟在身后,默默地垂着首,一言不发。

  一辆华丽的马车立在那里,等待着主人的驾驭。沈静黎认得马车,是她从金陵城到天道关这一路来她的坐骑。两人站在马车下面,谁也没有说话。沈静黎轻轻推开墨子胤揽在她肩上的大手,侧过身子,面对着墨子胤。声音有些清冷,“为什么要我去?”

  墨子胤却只是定定地看着沈静黎,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眨一眼的看着沈静黎,似乎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要将她牢牢禁锢在自己的心里。

  “你说话呀,为什么不回答我?”沈静黎见他不回答自己的话,便加大音量,在寂静空旷的场地显得洪亮,传得悠远。

  墨子胤还是不回答她的话,他只是走近沈静黎的身边。然而沈静黎却有些警惕的后退两步。墨子胤的脸色也瞬间寒冷了下去,看起来有些阴沉。凤玲站在后面,有些紧张的气氛让她不敢抬起头来。

  墨子胤看着沈静黎警惕的神色,还是不说话,或许他觉得语言在此时根本就不能解决任何事情。他决定的事情不容她改变。墨子胤反应迅速的一把抓住沈静黎,将她抱进怀里,朝马车走去。马车两边的是为急忙打开马车的门,墨子胤一脚跨上马车,走了进去。

  他将沈静黎轻轻地放在软榻上,也不说话,就转身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沈静黎怒吼出声,双手抓抓他的手不放。

  “墨子胤,你给我站住。我不要去什么战场,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不要看见血流成河的惨状,你让我下车!”沈静黎几乎是哽咽出声,泪水爬上她的脸颊,落寞而哀伤。

  墨子胤有些舍不得放开那冰凉的小手,但他不得不这样做。他不敢转身,他怕他会心软。但是他必须硬起自己的心肠,只有打赢这场战争,他才能真正的拥有她。他受不了她每天胆战心惊的样子,更受不了自己颤抖的心灵,他害怕吸引力会在那不可预见的未来将她从他身边抢走。尽管自己知道这场战争是多么的残酷,这场战争赢的希望是多么的渺小,但他还是不顾众人的反对毅然领兵出战,御驾亲征。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回到那个华丽的皇宫,但他不后悔,至少他在努力,他是真的爱她的,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包括放弃一切。权利、地位、尊严在他面前都抵不过她,她是自己的所有,没有她,自己也没什么意义了,所以,他必须发起这次战争,他要做最后的努力。不成功,便成仁。

  墨子胤狠心的甩开沈静黎的手,也不回头看她一眼。他知道满脸泪水的沈静黎是对付他最为致命的武器。墨子胤没有一丝犹豫,下了马车。凤玲也急忙跨上马车,跟着,马车的门被关上。马车内宽大的空间瞬间便黑暗下来。

  凤玲取出火折子,点燃烛台。马车很宽敞,除了一个软榻,还有一张小小的桌子,上面燃着的烛台照亮了马车内的一切,华丽而高贵。

  沈静黎扑到门边,用力拍着车门,她想要打开车门。但马车门早就已经落锁,坚硬的铁棒将马车挡在外面,这样看起来更像一座监狱,而不是马车。沈静黎掀开窗帘,尽管自己的头不能透过窗户,但却还是能从那铁棍之间的空隙看到外面的一切。

  墨子胤关上车门,从侍卫手里拿过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大锁,毅然锁上。那发出寒光的钥匙挂在腰间,发出清脆的声响。黎儿,我只是想要你看到我的努力,我一定会赢得,为你而战。

  沈静黎透过窗户,她看见墨子胤越走越远,喊得歇斯底里。

  “墨子胤,你站住。你放我出去,我不要去,你放我出去。”

  泪水扑打在沈静黎的脸上,弄花精致的妆容。但她害死冲着那个挺拔的身影大喊。

  有些凄厉的吼声在黎明的上空飘荡,增添了阴森的恐怖气息。整个大地似乎都被一层阴霾罩住,任阳光再强烈,也驱散不开。

  良久,沈静黎哭得累了,她才晕倒在马车内。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本章网址: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