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哑巴仙女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8节 哑巴仙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节 哑巴仙女

  兄弟俩正幸福地互相挖苦着,只见远处又走来几个人。

  阿金仔细一看,是几个乞丐围着一个女孩匆匆赶来。这个女孩虽然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佣人长裙,但掩不住她温柔恬静的脸庞和长发飘逸的身姿这么普通的衣服,穿在这个女孩的身上居然让人有恍惚出神的感觉!

  现在这个女孩眉头微皱,步伐凌乱,似乎内心非常着急,这更显得她楚楚动人柔弱无比----小天敢打赌,任何人看到她此时的样子都会心生怜爱。

  “这不是小哑巴吗?原来有这么漂亮!”阿金暗叹道:“以前当狗的时候我怎么没发觉呢,看来人和狗的眼光区别还蛮大的。。还是当人类比较幸福啊!”

  “嗯,审美能力提高了嘛”,狗神话中透出笑意:“其实狗和人都有审美回路,只是人类基本的生活保障容易得到满足,所以有更多的机会去锻炼意识中的其他回路,意识又影响大脑,这样形成的遗传会让下一代的大脑得到强化。最终一代代下去,人类大脑中天然的审美回路越来越强。而狗大部分时间在为生存而努力,和生存有关的回路比人类更强,但其他方面则弱,审美能力就是个弱项。。其实在远古时候,人类和狗的审美能力并无太大差别。”

  “原来如彼”,阿金慢慢消化着这段话,他已经学着在话中加词改字了,比如把原来如此说成“原来如彼”----也许这是因为他长期生活在底层,一方面必须不断讨好别人以避免被伤害,另一方面要给自己乐观活下去的勇气。

  “小哑巴!”,阿金和狗神意识沟通的瞬间,杨开心就发现了小哑巴。看到她心急如焚的样子,杨开心心疼坏了。他连忙站起来,想向小哑巴迎去。没想到这样一来就牵动了他断掉的2根肋骨,他浓眉一皱,捂住胸口想强压下疼痛。

  小哑巴跺跺脚,脸上露出又埋怨又心疼的表情,似乎是在责怪杨开心的鲁莽。她几步赶到杨开心身边,示意他坐下。

  “你终于来了啊”,杨开心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小哑巴温柔地点点头----她看着杨开心的嘴唇形状,读懂了他的意思。她开始用一些简单工具仔细检查杨开心受到伤。杨开心则任凭她摆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阿金翻着白眼,一副看到别人吃屎的表情,他心想:这货莫非是在享受?

  小哑巴这才注意到阿金和平时的不同,她瞪大眼睛望向杨开心表示询问。杨开心点点头说:“突然有了意识,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一看懂杨开心的意思,小哑巴立刻轻皱眉头,上下打量起阿金,一副戒心重重的样子。

  杨开心哈哈一笑说:“别担心,他始终是我的兄弟。。也许是老天爷看我活不了几天了,所以心一软就满足了我一个愿望,让我死得没那么孤单。。”说着杨开心对着天空抱拳笑道:“谢了!”。

  这一声“谢了”充满了无奈但又豪情万丈,既心有不甘但又满不在乎。小哑巴、阿金甚至几个跟来的几个乞丐都觉得胸口一堵,说不出的难受。一股凉风吹过,更是萧瑟难耐。

  可能是觉得气氛太悲壮,杨开心一皱眉,连忙转身找话问那几个乞丐:“多谢了,是你们帮小哑巴带的路?”

  “杨兄弟。”其中一个戴着超厚眼镜的乞丐点点头表示承认:“对不住了,帮不上什么大忙,你知道的,豹帮。。”

  “不用内疚,鹏华”,杨开心咧嘴笑着:“我不会怪你们,大家都是自身难保,豹帮又对我这种刺儿头看得紧。。我知道刚才和豹岩打斗的时候,你们几个就在附近远远看着。。有这份心就够了”

  鹏华的眼睛湿润了,他和另几个乞丐以前都是和杨开心走的比较近的。杨开心为人豪爽侠义很对他的脾气,平时互相都有个帮助。但豹帮一来大家之间的联系都就被迫大为减少,不仅不能私藏武器,而且互相不许走太近,否则就是一顿毒打,像现在这样的接触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了。他对杨开心本就心怀愧疚,总觉得自己在朋友落难时不够义气,但现在听到杨开心居然如此大度的原谅,他的心像被狠狠扎了一下一样。

  “哦,对了”,杨开心只得无奈地再次转移话题:“等会小哑巴走的时候,还麻烦你们护着点,别让野狗吓着她了。我估计得躺2天了”

  “没问题”,鹏华连忙拍着胸脯:“小哑巴给这个垃圾场大部分的人都看过病,不用你说我们也会保护她的安全。谁还没个大病小灾的,她要出了问题不用你,其他人都能用吐沫把我淹了”。鹏华脑经转的飞快,他听出杨开心想让气氛活泼点,所以连忙借坡下驴,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另一边,小哑巴平静地看看阿金,似乎觉得他没什么恶意,脸上的戒意大为减少。阿金嘿嘿一笑,露出四颗尖牙,伸出舌头灵活地舔了舔嘴唇----他只是下意识的要讨好小哑巴,以前小哑巴给它带食物来的时候他常这么干----如果他还有尾巴,一定会拨浪鼓似地摇起来。

  小哑巴俏目一呆,心想:“这个表情怎么那么熟悉,感觉在哪见过。。啊!对了!”,看到阿金一头卷曲的金发,小哑巴顿时记起来同样一身金毛的小狗阿金,她回身向杨开心比划了个小狗的模样。

  阿金一副吃屎的表情,心想:“我去。。我都长成人样了你还能认出来”

  杨开心看着小哑巴,不说话。他知道小哑巴很喜欢阿金,直接说它死了肯定会让她很难过。狠了狠心他才弱弱地说:“我看到一个阔太太把它抱走了,估计享福去了”。

  小哑巴半信半疑----杨开心太不会撒谎了,表情和话语完全不协调。终于,她不再纠缠这个问题,继续查看起伤势来----这是更重要的事。

  过了十几分钟,小哑巴长长地出了口气,她用手语慢慢比划着,告诉杨开心结果,大概是:内脏没有大碍,皮肤多处挫伤,肌肉有些拉伤,肋骨断了2根也都是小伤。

  “我的个狗神”,阿金无语了,心想:“断了2根肋骨算小伤,在这种非人类面前当大夫还真轻松啊”

  其他几个乞丐也都松了口气,仿佛这种伤势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实际情况也如此,以前杨开心受过的伤很少有这么轻的。

  只有杨开心呆看着小哑巴飞舞的纤纤玉指,几乎痴了。所谓仙女,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他心想。小哑巴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开始低头涂药,然后用树枝和绷带固定伤口。杨开心这才尴尬地回过神来,他拿出豹三给的药盘给小哑巴看,顺便掩饰尴尬。

  小哑巴眼睛一亮,仔细查看起这几片药盘----这些药盘呈长方型,长4公分宽1公分,颜色淡红,很薄但相当结实,需要用力才能掰断。每个药盘的正面写着名字,背面是使用说明。

  小哑巴挑出一个药盘,放到杨开心手里,示意他使用。杨开心点点头,大拇指一用力,药盘就断成2截。然后药盘的颜色慢慢变的更淡,厚度变的更薄,不一会就完全消失了,似乎是被身体自然吸收了。

  狗神一直注意着药盘,他陷入了沉思。

  杨开心也是第一次使用药盘,他只觉得一股暖意从药盘消失处钻进了身体里,在小腹略一停留就四散开来消失不见了。又过了一会,他觉得受伤的肋骨附近渐渐发痒,说不出的舒服。

  小哑巴又拿出一片药盘晃了晃,示意自己要留着研究。剩下的都塞回给了杨开心。谁知杨开心缓缓地摇摇头,有推回给了小哑巴。

  心中一酸,小哑巴几乎流下泪来。呆了一下,她终于接过这些药盘,不再推辞她明白,这也许是杨开心留给她最后的礼物了。

  她止住想哭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开始用手语解释起最近的情况这样会让她感觉更好些。大家这才明白:梵家因为少爷来了,所以对下人管得更加严格,不能随意外出。这次小哑巴好不容易请假出来,马上还得赶回去,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也许都无法再外出了。

  时间过得很快。众人又留恋了一阵,都明白终于到了道别的时候了,顿时气氛沉默起来。

  杨开心只得打破了沉默,咧嘴打着哈哈:“嘿嘿,今天真是个朋友相见的好日子啊。那啥,我看时间不早了,你们也都早点回去吧”。众人默默点头,互道珍重,这才起身离开。

  只见小哑巴默默地从脖子上解下一根项链其实只是一根线穿着的一块石头而已。她默默解下,再踮起脚尖默默给杨开心带上,然后默默离开,没看杨开心一眼。

  杨开心内心澎湃不已,但表面依旧笑着。他分明看到小哑巴转身的瞬间,有一颗晶莹剔透砸落在了脚下的肮脏,又碎成无数----仿佛他们的命运一般,如此弱小如此无力,再纯洁再美丽也不过是个笑话,可以被肮脏的外力轻易粉碎。

  看到那颗眼泪,杨开心顿时胸口一痛,如大锤猛击,摇摇欲坠。

  鹏华看到这一幕也不禁一声长叹,他眼珠一转,走过来拍拍杨开心的肩,低声道:“那个,我觉得一路上都有人跟着,可能是豹帮的人,但又不像,他们动作太快了,豹帮的人没这么厉害的家伙你要留意了”。顿了顿他又说:“还一直没告诉你我的姓呢,我姓张。还有,他深吸一口气:“下辈子再做兄弟了”。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开心无力地坐下,半晌不语。

  压抑的沉默中,一只黑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阿金脚下,它仰头盯着阿金,眼神高傲。

  “阿九?”阿金心里一愣,它认出了这是常给自己解围的那只黑猫。这只猫的皮毛乌亮,敏捷异常,即使三五只大狗的围攻也甭想碰到它丝毫。它的爪子锋利异常,吃过亏的野狗不在少数。

  “难道它也认出我了?”阿金对自己的伪装术彻底失望了,他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就对阿九友好地笑笑:“过来”。

  阿九看了看他,不屑地偏过头,慢慢踱走了。

  阿金石化了,阿九平时也是这么对它的,每次帮自己解围后想亲近亲近它,这只猫都会嫌弃似的离开。

  “有意思的猫。不过,你还是去活跃下气氛,顺便了解下数晶数盘这些带数的东西都是什么意思”,狗神慢悠悠地提醒他:“我的计划是否可行,全靠你能了解到多少情况了”

  “好嘞,交给我”,阿金精神一震:“您就请好吧”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