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豹岩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5节 豹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节 豹岩

  “万能的狗神大人”,阿金格外诚恳:“我需要你的帮助”

  “少给我来这一套”,狗神冷笑道:“别忘了我随时能看穿你的意识,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又想装可怜博同情了吧?”

  “嘿嘿”,阿金尴尬地傻笑着,露出四颗尖牙:“我这是对长辈的尊敬,你就别拆穿了,很难为情的”

  “哼”,狗神语气依旧严厉,但掩饰不住笑意:“先说说你的想法吧?”

  “我的想法嘛”阿金恶狠狠地笑着,四颗尖牙闪亮:“我的想法很黄很暴力,就是借用你的力量一举捣毁敌人,杀得龅牙帮鸡飞狗跳,抢占他们的狗窝,抢走他们的狗粮,侮辱他们的母狗”。

  “不错的主意,不过我想问你另一个问题”,狗神语气平淡:“如果一个人、一只猫或一条狗想吃树上蜂窝里的蜂蜜,他该怎么做?”

  “貌似这两件事没什么关系嘛”,阿金纳闷地说,不过他还是认真地想了想才说:“那要看到底是人,还是猫和狗了。人呢,可以直接用棍子把蜂窝捅下来;狗呢,除了我其他狗都没办法;猫可以爬树,一巴掌呼下来,然后飞快地逃跑”

  “说得对,猫不能用棍子,狗不能爬树。这就叫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判断”,狗神微笑:“但是人用棍子捅就一定能吃到蜂蜜吗?”

  “呃。。”,阿金想了想:“那要看树多高了,附近能不能搞到棍子”

  “有前途”,狗神依旧微笑:“所以还要根据环境做出判断。不过你漏了一件事,蜜蜂。如果捅的蜂窝超大,那就不能直接捅了,要另想办法;如果你遇上杀人蜂,那即使是最小的蜂窝,也能要了你的命”

  “收到!”,阿金再傻现在也明白了,狗神在教他如何思考,在教他掌握解决问题的一般方法,他笑了:“所以还要根据对手的情况做出判断”

  “儒狗可教也!空白的大脑看来不错,回路融合的效果这么快就出来了,现在的智力看来已经不输于同龄人类了”。狗神暗暗赞叹,继续说:“再想想,你为什么能吃到蜂蜜,其他狗不行呢?”

  阿金一阵傻笑:“我傻呗,第一次我用了三天学爬树,被围观的猫各种鄙视;但我一心想吃,所以就一直练,用了半年成功。后来蜂窝虽然拍下来了,但我发现自己忘了学怎么爬下来,太高我也不敢跳,差点被蜇死,幸亏小哑巴救了我”。阿金忽然顿住,接着才弱弱的说:“你是想夸我还是想损我?”

  “夸你夸你”狗神笑眯眯的说:“不屈不挠,是一个很好的性格回路,这是实现长期目标的必要条件。其实,你还有另外一个法子,比如请杨开心帮忙”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阿金一副吃屎的表情:“我只要盯着蜂窝对杨开心哼哼就行了”。阿金想了想继续说:“我现在还能想到其他办法,等别人吃蜂蜜的时候去抢;用东西去跟蜜蜂交换;自己养一窝蜜蜂。但这些方法只是‘可能’而已,有些很难,有些要你这种意识交流能力,有些要花很长时间。等等。等等等等,我应该选一个代价最小的办法,而这个办法要根据自己、环境、对手的情况做出选择”

  “非常好!”,狗神心神一动,暗想:不出所料,空白的大脑果然有效。他不动生色地说:“现在回到你开始提出那个很黄很暴力的想法上来,你现在有什么要补充的?”

  阿金仔细思索了半天,慢慢说:“自己的情况,我的身体连婴儿都不如,你也说要花时间才能恢复,现在也就嘴巴能动;杨开心有股子蛮力,但打不过那帮人;小哑巴联系不上,也不能指望一个女人帮忙;其他能帮助我们的人不了解,得问问杨开心对了,狗神大人您说过您损失了很多力量,不知道损失到什么程度,能打败龅牙帮吗?”他想了想才弱弱的说:“看来是不行的吧?”

  “嗯,你说对了”,狗神不动身色:“我要恢复很长时间,不能离开你的身体,更不能去打架”。

  “哦”,阿金继续弱弱的说:“那就没法硬来了。外界环境我也了解的不多,只知道这是个很大的垃圾场,除了乞丐和一些小动物,就是垃圾。龅牙帮的人。目前只知道他们很厉害,豹哥想做数师这么一来对手的情况也不清楚呀。看来第一件事就是问清楚情况”

  “那你去问吧”,狗神依旧淡然:“我得想办法让你动起来,你的大脑和身体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恢复起来很麻烦,没重要的事别打扰我”

  “等一下”,阿金连忙说:“再教我几个词用人话怎么发音”。他考虑了半天才说:“是这几个:问题,明白,不懂还需要什么呢什么呢?”

  “知道了”,狗神假装不耐烦:“还有:啥是,为啥,怎样,时间,地点,谁,目标跟着我学吧,这就是你今晚的目标”

  一夜过去,太阳又升起来了。

  阿金几乎没睡,他还在精神亢奋地学习这些新词,他觉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只花了一晚上他就结结巴巴地能说个差不多了虽然最复杂的词也只有2个字,但他已经很满足了。加上之前学会的,阿金几乎会说20个词了,他心中大喜:“哈哈,狗爷我终于会说人话了”

  杨开心其实也没睡,他一直微笑着看着阿金,他知道阿金一定是急于和自己交流,才这么拼尽全力口吐白沫地练说话,这家伙一定有很重要的事要问自己。所以他静静地等着,一点也不着急。他对这个刚刚有个意识的弟弟绝对信任,不管阿金表现得多怪异,不管他如何的不正常。他会给阿金时间,他相信阿金会告诉他一切但他明白,豹帮不会给他时间。

  正在阿金加紧练习说话时,忽然杨开心听到了什么似的猛地一转头,紧紧盯着坟堆后边如山的垃圾。那个方向,正是垃圾场的中心,也就是豹帮的地盘而阿金,他什么也没发觉,他的六识极其虚弱,除非在近处跟他大声说话,否则他几乎听不到什么。

  “警惕性挺高嘛”,五个人从垃圾堆后面慢慢走出来,说话的是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看他模样几近成年,但身高却不如杨开心,他用凶狠的眼神直直盯着杨开心,好像跟杨开心有仇似的。他恶狠狠地对杨开心说:“原来和你那傻弟弟躲这里来了,害老子一顿好找。今天弄不死你老子就不姓豹”。他的声音尖细刺耳,一下就让阿金觉察到了。阿金以前主要靠鼻子和耳朵识别外物,眼睛是辅助,现在他鼻子失效,耳朵不如普通人类,只有眼睛好使。阿金看了一眼就立刻确定,这是个阴险狠毒,睚眦必报的小人乞丐里也有个别人是这副德行。看到这类人阿金总是躲得远远地,他们是乞丐中最可怕的一类人,总爱用看红烧狗肉的眼神盯着他。阿金不动声色,只是慢慢让眼睛失神,嘴巴微张,让口水流下来他记忆中的小天平时就是这副模样。

  “原来是豹岩,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有劳各位来看望我了”,杨开心咧嘴笑着,眼睛却瞟向另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人。杨开心知道,那个人叫豹三,他才是这伙人中最厉害的家伙。杨开心笑着拱拱手,似乎一点也没觉察出危险:“还有豹三哥也来啦?现在来找我是不是早了点?还有两天才到时间,我自然会去豹帮”。他利用拱手的姿势偷看了一眼阿金,发现阿金早都开始演戏了。他放心了,暗道:这臭小子够狡猾的啊!

  豹三点了下头算是表示听到了,然后就一言不发,像是个局外人。倒是他旁边一个二十岁左右身材高挑的女孩笑盈盈地说:“放心,我们不会坏了规矩。今天是豹岩和你的私仇,我们只是来看看热闹。上次你可是把他打得像乌龟爬,哈,可笑死我了”。说完她捂着嘴忍不住笑了,除了豹三和豹岩,剩下的人也都嘲笑起来。

  豹岩的脸憋成了猪肝色,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杨开心,似乎要滴出血来。女孩似乎是想表示歉意,连忙止住笑说:“豹岩这次可有绝招哦,你必输无疑的。我可是答应等他赢了就陪他一晚上的”。女孩吃吃地笑着,豹岩的眼睛兴奋地快冒出血来,他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最喜欢个儿高的女孩了。

  “女人真可怕”,阿金暗自叹息:以后得离这种生物远一点,三两句话就把两个男人之间的火点了起来,这也太危险了。

  “还是按数士学徒的规矩来:不许用武器哦”,女孩看了两人一眼,暗自点头,她对自己煽风点火的能力颇为满意,她轻笑着一挥手:“开始吧”

  话未停豹岩一个箭步冲过来,借着冲力双手猛地直插杨开心眼睛。杨开心早有防备,几步跳开他的目的是让战团远离阿金。

  豹岩瘦小,所以比一般人灵活,跑得也快。他几步追上杨开心,一脚踢向杨开心后腰。杨开心双腿一沉,豹岩这一脚只踢在了杨开心后背上。“彭!”一声,杨开心轻晃了一下,毫发无损,他转身面对豹岩咧嘴一笑:“绝招呢?看样子没长进啊”

  豹岩阴险地冷笑着,扑上来继续攻打杨开心的要害,招招卑鄙。杨开心虽然速度跟不上但是力气比豹岩大很多,而且皮糙肉厚。所以他只是护住要害然后抗住攻击,跟不上速度的时候就偶尔一拳砸出把豹岩逼退。两人倒是一直有惊无险。

  阿金看得目瞪口呆倒不是两人的战斗有多精彩,只是作为一只狗他算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人类的战斗方式完全不用牙咬啊。其实两人打了半天,都是街头混混的普通招数杨开心使王八拳,豹岩始终不离下三路说好听点这叫无招胜有招。刚开始还不明白为啥杨开心不下狠手,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如果一下把豹岩打败,对方另外四个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看热闹?真看热闹杨开心也不会每次都被打个半死了。如果一下就认输呢?依照豹岩阴毒的个性肯定要痛打落水狗,到时候就得被打残了。所以现在最佳策略是:耗尽豹岩体力再假装受伤认输,那时候豹岩就算想用数士十大酷刑也使不出劲了。这样杨开心付出的代价才能最小。

  “别看杨开心外表粗犷,原来心思也挺细致的”。阿金暗暗赞赏,他忽然心里一跳:“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杨开心打得也有些无趣,如果让他用全力,他估计在十拳内就能让豹岩吐血,杨开心平时没少锻炼,半寸厚的木板都可以一拳打裂。但是他得耐心的等着,等着磨尽对方的力气。

  又打了一阵,豹岩的拳头果然越来越弱。杨开心暗自高兴:终于没力气了啊。正在他以为可以结束战斗的时候,忽然局势有了变化。

  豹岩再次贴身上来,又是老招式:双手直插杨开心眼睛。杨开心惯例用胳膊挡住他知道接下来豹岩一定一拳打向自己的胸口虽然有点力量但还伤不了他,他根本不用防备。

  但豹岩忽然露出了阴笑,快捷无比地挥出一拳。阿金的心里一沉,这一拳远比以前快,力量也大得多,几乎是以前的一倍有余。他想出声警告,但已经来不及了。

  杨开心的心里也是一沉:要坏,这一拳的力量和速度远超这个王八蛋的正常水平,莫非这就是那所谓的“绝招”?

  没等想完,这一拳已经结结实实的打中了杨开心的胸口。只听清脆地一声“咔”,杨开心断了一根肋骨。

  杨开心闷哼一声后退了一步,他捂着胸口艰难地咧嘴一笑:“变厉害了呀?嗯除非你用了那东西?但你还达不到用那个东西的条件吧?”

  “没错”,豹岩阴沉地一笑:“我是用了数盘”

  “你真用了数盘?”,杨开心一惊。

  “数盘?”,狗神和阿金也是一愣,他们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