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 兄弟重聚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29节 兄弟重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节 兄弟重聚

  虽然还是白天,但垃圾场昏暗得如同迟暮。在这片垃圾场的一角,遍地尸体满地狼藉,一副刚经历过大战的景象。

  这片狼藉的中央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乍一看是个成年人,但其实只是个特别高大、面色凶狠的少年;另一个年纪更小,金毛卷发,下肢瘫痪。

  他们一个叫杨开心,一个叫金天。

  那些尸体都是他们的朋友。有同甘共苦的老朋友,也有阴谋骗来的旧朋友,甚至有前几分钟还在生死决战,后几分钟就惺惺相惜的新朋友。最奇怪的是,有一只猫,居然也被他们当做朋友。

  可惜,他俩永远地失去了这些朋友,这些身边的人。

  就在刚才,这些朋友被数士----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武者所杀。而现在,他俩还将面临着这些数士及其幕后组织的进一步追杀。死亡,从来没有远离过他们丝毫。

  “得逃命了啊”,杨开心拍拍小天的肩膀,他觉得小天的情绪已经稳定了。

  “嗯,我们没多少时间了”,小天振作了起来:“三个数士一去不回,梵家肯定会再派人来”

  “我说”,杨开心支支吾吾的:“你说话忽然变利索了啊,以前还‘了’,'呢'不分的。。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哈”

  “呃----”,小天心想:这家伙是想让我轻松点吧。不过,好像真的说话利索了,估计是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吧。他点点头:“看看还有谁活着,能不能救;拿必要的东西;规划逃跑线路。嗯,要赶紧了”以前有“易”这个老师的指导,但今后就要全靠自己了。他脑筋飞转,回想着“易”教给他的知识。

  “我还活着!”,忽然,尸体堆里有人说话,虽然声音有些颤抖,但居然还保持着一点儒雅之气。他推了推碎了一个镜片的眼镜,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豹三!”,小天和杨开心对视一笑:“赚了啊”。

  豹三原本就以敏捷见长,当初和杨开心对练时,他能够避开杨开心绝大多数的凶猛攻击,即使被打中几拳,也能卸掉大部分的力量,最后还以巧妙的借力生力赢了杨开心。所以在樊锡飞的劈空掌打来时,他尽力一闪,居然没有像豹哥那样被劈断颈椎,而只是伤了静脉。其他的人不是武功太低就是敏捷不够,都被樊锡飞的劈空掌打了个结实,没他这么幸运。

  倒地后豹三很快摸出药盘捏碎----这些东西他常备着,曾经在杨开心和豹岩战斗后还给了杨开心几片。

  樊锡飞后来又给每人补了几掌,他见豹三一动不动,只是脖子哗哗喷血似乎没了气----那可是主静脉就以为已经劈断了颈椎,所以只随意在胸口打了一掌对别人他可是结结实实的三掌,尤其是豹二豹四这种打一掌只是断掉几根肋骨还能呻吟的壮汉。当然,另一方面他也需要节省体力,不能在无谓的地方瞎浪费----当时他已经被一枪打得身受重伤了。

  所以豹三就一声不吭默默忍着痛,那一掌再随意,也让他一下断掉了两根肋骨。后来的战况他都看在眼里,包括豹帮的覆灭,红发的惨死,杨开心为豹帮报仇,三数士被人形光体秒杀的所有场景。只是那段时间药盘还没治好他的伤,所以他无法移动。直到几分钟前静脉伤口闭合他才勉强敢动。

  豹三脸色苍白地挣扎着站起来,深深地看了杨开心一眼:“大仇得报,豹三铭记,受我一拜”。说着就要跪下。

  “别别”,杨开心赶紧扶着他咧嘴笑道:“都是自家兄弟。你敢跪?敢跪爷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

  豹三感激地点点头拍拍杨开心肩膀,随即看向了小天,眼里带着敬畏和感激等复杂情绪----这个人,身体里居然藏了个能秒杀数士的帮手,深不可测。怪不得敢造匙盘。没有那个帮手,连杨开心这个救命恩人就得死。

  豹三刚想开口叫大人,小天就白了他一眼:“第一,不许叫我大人,我不是什么高级数师,我是杨开心的兄弟,就是你的兄弟。第二,梵家屠杀豹帮全是因为我,我会承担这个责任,为豹帮报仇。第三,别她妈废话了,抓紧时间准备逃跑”。

  豹三的嘴张了半天,最终没说出“大人”那两个字,他只是微笑了一下:“自家兄弟,我听你的”,说完拍了拍小天的肩,但动作依然有些僵硬和颤抖看来还不太适应兄弟这个角色。

  他知道,小天虽然不是数师,但他那个帮手绝对比任何高级数师都厉害秒杀三个数士,传说中的第一数士大龙也不能如此的轻松写意。而且小天说了要承担责任,依他这种个性,与梵家必是不死不休。而依梵家的办事能力,自己未死的痕迹迟早会被发现,他们与自己也必是不死不休啊。

  他与小天一伙的命运,已经紧紧地联系起来了不,他已经是小天一伙了。

  当下,豹三和杨开心立刻行动起来了。杨开心去边上的豹帮议事堂收拾东西了,豹三则忍着心酸,翻看着地上的尸体,希望找到侥幸未死的人。而几个逃脱死亡的乞丐也已经回过神来,他们默声过来帮忙,其中个别人以前还跟杨开心有过小小过节的在数士和梵家这种庞大势力的碾压下,又有什么过节放不下呢?豹三也趁隙把刚才得以幸存的经过简单道来,众人俱是唏嘘不已。

  结果很不幸,仅有个别乞丐和豹帮的人处在重伤濒死边缘,其他人都重伤而死,大部分人是一招致命。毕竟,没有几个人能是杨开心,豹帮四兄弟,或红发那样的数士学徒。

  豹三知道物尽其用的道理,他没有忘记搜身,尤其是豹帮另外三个兄弟,还有巨石和蛇女----而红发爆裂而亡,梵锡飞被杨开心的怒拳的砸成肥料,另三个梵家的数士瞬间蒸发,他们虽然可能有更好的东西,但早破碎难寻了。

  搜了一圈,只有几块常见的数盘以及粮盘和药盘,但豹三已经很满足了----别看少,这已经很难得了。不是谁都像杨开心这样集齐了整个帮会的资源,或者像红发那样是高级警察。

  豹三还在四处搜寻着,忽然,昏暗的地上有一个闪亮的晶片引起了他的注意。嗯?----他捡起了这个晶片仔细查看着。“捡到宝了!”,他惊呼一声。

  这一下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但见豹三呵呵一笑,将这块数盘扔给了杨开心:“你的东西,拿去回头再研究”。

  杨开心嘿嘿一笑接过,看也不看就放兜里,他知道就算是好东西现在也不是兴奋的时候。

  “什么好东西?别忘了兄弟!”,远处快步走近了一个人,声音既惊喜又略带颤抖。

  三人循声望去,顿时乐开了花。只见一人,年纪和杨开心相仿,身高只矮一线,虽然比杨开心更壮硕但完全不像练武的料,他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敦实憨厚,仿佛一个年轻的教书先生。他正手里提着一把枪,微微颤抖着。看到小天三人,他的枪“啪”一声落了地:“你们几个家伙,居然还活着啊!”

  “张鹏华!你果然没死啊!”,豹三捂着肋骨快步走了过去,脸上痛苦和开心地神情迅速交替----痛苦是因为肋骨的伤未愈,开心是因为看到了张鹏华。上次经过小天的调节,两人的友谊早已迅速升温----他二人本来都知识渊博,很多兴趣爱好相似,可聊的内容比跟杨开心和小天多。张鹏华的一番对“身边人好一点”的感慨,让豹三心有戚戚焉;还有张鹏华在机械和数理逻辑方面的造诣,也是豹三这个文艺青年所叹服的。而豹三的帅气让张鹏华这个书呆子格外羡慕,时常蹦出来的酸句更是让张鹏华刮目相看。

  “太好了!”,两个人互相拍了下对方的肩膀,又同时扶了扶眼镜,相视一笑,场面说不出的滑稽。

  杨开心眯着眼看着这两人,微笑着摇摇头。一个是旧识,可靠重义,书呆子一个;一个是新友,飘逸潇洒,儒雅派高手。一个十五不到,一个年近三旬。这两人的组合还真是奇怪啊。

  当下张鹏华边整理东西边简短地说了下经过。原来他是趁战斗最混乱,梵锡飞最无暇顾及的时候和几个乞丐偷偷溜走的。他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虽然吓得要死,但也知道不能慌乱。逃跑后其他乞丐都四散远去,但是他没有。以前杨开心受豹帮欺负时他就曾经因为不敢帮忙而深深自责,从那以后他就发誓再也不能弃兄弟于不顾。他找到了以后应付危机的办法:枪对他来说,这是最可靠的手段了。

  经过在垃圾场数日的寻找之后,他还真的找到了几把废旧的手枪和子弹。经过拼装修补和潜心学习,他组装了一把说得过去的枪藏了起来。

  张鹏华逃脱后直接去了藏枪的地方,拿到枪他也踯躅了许久:拼命?以数士的能力根本不怕这把小口径枪,自己难逃一死。逃跑?第二次逃跑?第二次弃兄弟于不顾?那还不如让自己死了算----最终他冒着赴死的心态又回到了战场。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豹三给杨开心数盘的一幕,他明白危机已经过去,不禁又惊又喜。

  这下,四个兄弟聚齐了;但危机,也渐渐靠近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