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 秒杀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28节 秒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节 秒杀

  三个梵家的数士跳进了战场,其中一个问:“刚才数晶暴走的地方就是这里吧?”他问的是同来的另两个人,仿佛根本没有把现场的惨状看得有多严重。至于在场的几个乞丐和小天等人,他更是只当做脚下的蚂蚁。即使杨开心这个冒着明显光晕的准数士,他的目光也只是轻扫而过,毫不重视。

  “是这里”,第二个人的声音比较低沉:“看来梵锡飞那个拖油瓶已经死在这里了,否则他早出现了”

  “死了也好”,第一个发话的人又说:“那家伙真是麻烦,才成为数士没几天,就非要跑这来找什么家人的线索。托大了吧”

  声音低沉的那人说:“要不是老大发觉了数晶暴走的情况,我也不想来。居然把我们三个暗部数士都派来了,老大谨慎过头了吧话说梵锡飞那家伙的尸体呢?赶紧找到带走,顺手把这里的蚂蚁统统踩死”

  第三个人终于说话了:“不用找了”,这居然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年纪并不大,她用手一指杨开心的脚下:“地下那一坨就是了,我认得他的软甲”杨开心早已停了手,此时只是冷冷地看着梵家三人,不知道他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哈,有意思”,第一个发话的人没有一丝惧怕,他说:“居然被打成肥料了啊,这个准数士厉害啊”。

  “不是这人厉害”,年轻女人摇摇头说:“刚才数晶暴走,说明已经有一个准数士和梵锡飞打了一场,应该被数晶的能量炸伤了。这是第二个准数士,估计趁重伤的瞬间又去落井下石了。否则再厉害的准数士也不是真正数士的对手”

  另两人对视一眼,都对这个女人的推理能力赞叹不已事实上,她说的也和真实情况出入不算太大。

  “这个准数士”,年轻女人又说:“根据梵锡飞的死法来看,应该是爆发力强化型的。跟两位属性相克啊。你俩谁能两分钟内踩死这只蚂蚁?等会我请客。不过要快啊,看光晕的形状,最多再过两分钟数晶就要暴走了。那时就不好玩了”

  “这么有意思的事让我来吧”,第一个发话的人抢道。

  “我只要一分钟”,声音低沉的人说。

  “十招”,第一个人咬咬牙说。

  小天欲哭无泪:这三个家伙,完全没把自己这一方当回事啊,纯粹是一副餐后吃零食的样子,现在居然为谁先吃谁后吃搞起内讧来了虽然这个内讧一点也没让小天觉得好笑。

  今天事情的发展,从樊锡飞的到来起就开始逐渐偏离正常轨道了,到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范围。每一次生出一丝希望,就被破灭;再生出希望,再被无情破灭----不光是他,这种事情放在任何心理正常的人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

  看来最后还是注定要折在这里啊----小天心里凄苦无比:就连杨开心最后惨胜的逆袭都要被要被当烛火似的轻松吹灭了。没有数士的实力,一切都是飞灰啊。。不过,这也没什么,能跟兄弟们死在一起,也算小小的无憾了吧。

  “放弃了啊,小笨狗?”狗神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小天没有理他----对这个曾经救过他,后来教他说话认字、性格磨练、策略推演、还有各种知识的人,小天的感情是复杂的。从开始的恩人和神仙,再到中间的谆谆导师,以至后来互相吐槽的损友。小天几乎把他当做比杨开心更重要的朋友看待,甚至还掺杂着挥之不去的对父亲身份的认同感。但狗神今天的表现让他失望透顶了。这家伙一没提醒他红发一战中不利的漏洞,二没提醒他杨开心偷偷用数晶的情况,三没有提出过任何一条哪怕是毫无价值的策略。

  小天已经打算这辈子都不理他了----如果还有这辈子的话,如果梵家这三个数士的出现只是个幻觉的话。

  “记住三件事”,狗神丝毫不恼:“第一,舒展念头。第二,回路是终极力量。第三,我在数盔里留了数师路径,也给杨开心设计了新的王八拳。虽然还没写完,但够你们撑一段时间了”,略一停顿他又说:“还有,没能救你的朋友们,对不起了”

  “等等等等”,小天越听越不是味,这怎么跟临终遗言似的,大家都要一块死了,你留遗言有什么用啊。

  “没时间了”,狗神的话语饱含沧桑和不舍:“再帮你最后一次,以后的一切全靠你自己了”

  “别!”小天这句不是在心里说的,而是直接脱口而出的----他隐约感觉到狗神想干什么了!他知道自己必须要阻止!情急之下他居然用嘴巴喊出了“停”。

  但显然已经晚了,小天感觉脑中一空,一些对他来说似乎特别重要的东西,一下子消失了,似乎再也不能回来了。而时间,似乎也停滞了。

  在这意识交流的瞬间,梵家三数士还在争执该谁来踩死杨开心这只蚂蚁。忽然,杨开心咧嘴嘿嘿一笑,随即挥舞着王八拳就向三数士冲了过来----他知道自己必死,但他要死得帅一点,尤其是在数晶暴走前。

  等着被对方杀死?或者等着数晶暴走?----这都不是他的性格。

  梵家三数士看到杨开心冲过来,不禁露出了微笑----那是豺狼看见兔子蹦过来要踢他们的微笑,那是强者戏耍弱者的微笑。

  也就在此时,梵家三人和杨开心同时听到了小天喊出了刚才的那个字:“别!”。他们同时偏过头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杨开心是对兄弟的关心所以去看,但梵家三人是想看那只瘫痪的蚂蚁想要给他们表演个什么余兴节目。

  但接下来,他们四人都看到了永久深入骨髓、毕生难以忘却的一幕。

  小天的眉心突然射出了一道电光,这道电光瞬间形成一条模糊的人形光体,这条人形光体是个白发长衫的冷峻中年人,他人影一闪,似乎哪也没去就待在原地。但梵家三人忽然觉得整个世界一黑,好像只是眨了下眼只是他们再也没有了睁开眼的力气。

  而杨开心只是听到梵家三人那边发出了轻微的“噗”声,他随声一看,三人已经不在,原地只有三团光雾闪着微弱的紫色电芒,一阵轻风吹过,光雾四散开去,消失在了空气中----三人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秒杀!

  委夷所思的手段!平淡得如同呼吸!这个中年人秒杀了三个数士!!!

  小天和杨开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数士是什么?顶尖武者!视众生为蝼蚁的强者!在这片大陆上可以横行的绝对力量!就这样被中年人平平淡淡,不着痕迹的灭掉了?

  他们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杨开心的下巴快掉了下来,他快步走到小天跟前,傻傻地看了小天一眼,又看看中年人----他想向小天问些什么,但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小天跟他同样一副傻相。

  “先解决数晶的问题”,中年人的光体似乎比刚出现时淡了,他的手掌微微一闪,似乎从来动过一样。但杨开心立刻觉得即将暴走的数晶能量立刻被压制得无声无息----而光体也瞬间黯淡了许多,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是个人形。

  “有办法让其他人活过耐吗?”小天恢复了一点镇定。他知道,这个人就是狗神,虽然是第一次看见形体,但狗神跟小天想象中的样子似乎迅速融合起来,亲切得如同亿万年前就相识一般。

  狗神摇摇头说:“不行,也许能救一两个,但那样我就无法离开这里了。我不离开,你们就会死。也许这个星球上的人都会跟着死”,他似在安慰小天:“不用担心张鹏华,那小子躲起来了”

  “有人在追杀你?”,小天仰头盯着狗神,明白他说的都是真的,因为光体已经越来越微弱了----他也感觉到了狗神话里的危机,所以只能紧咬下唇,忍住泪水。

  “比我现在强大数万倍的追兵”,狗神轻松地笑着:“我以前在你脑中布置了复杂的禁制,复杂到我自己想解开跑出来也要很久,所以他们探听不到我。可是一旦出来,他们在几分钟内就能找到我,然后杀死我。那时的能量波动足以撼动星球”

  小天心头如遭重击,他明白自己错怪狗神了,狗神不是没有帮他,而是一直在帮他,狗神在用最快的速度解开禁制来帮他。解开禁制,就意味着死亡,狗神这是在为他去赴死啊这个人一直在默默帮助自己,而自己居然还在抱怨这个人刚才没及时提醒他,没帮自己出主意。我真是个大笨蛋啊!----小天的眼睛瞬间蒙上水雾。

  小天强忍悲痛:“如果从一开始就不帮我,你应该避得开吧?”小天说的一开始,指的是从濒死的小狗阿金身体里,把意识取出来写入瘫痪的小天脑中。如果那时不帮他,狗神也许可以保持着足够的力量一直躲避敌人的追杀。

  “避不了太久”狗神微笑摇着头:“这些杂兵本来奈何不了我,但我的力量不断流失,到现在已经不足最初的万分之一了,最终还会完全消失,他们迟早会找到我”

  小天努力镇定心神问:“你的腻酿为什么会牛失?不能吸收数晶的能酿吗?”。他认为,狗神能够轻易杀死数士,显然也能轻易吸收数晶了。

  狗神笑道:“因为我的本体被禁锢了,你看到的现在的我,只是我本体的一颗微粒”,看到小天不解,他说:“通过量子缠绕,他们可以限制我的大部分能力,也可以跟踪我。所以我无法吸收外界能量,所以我才需要在你脑中下禁制躲避他们的追踪”。

  “你的本体会死吗?”小天没有问微粒和本体都是什么,这两者又有什么关联----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只想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安危。

  “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死我的本体”,狗神答到:“不过要先消灭我放出去的亿万个微粒才行,比如当前这个”

  “那我就还有时间救你的本体吧?”小天眼睛一亮,燃起了希望----亿万个微粒,要全部找到是不可能的。

  小天根本不去考虑救狗神的难度有多大,他只知道:眼前这个人对他很重要,他必须去救,哪怕让他挑战整个世界也在所不惜。

  狗神摸摸鼻子说:“貌似这是最后一个微粒了吧,很快就会直接消灭本体了”,他似乎是在说着别人的趣事。

  小天明白了:狗神现在彻底失去逃生的希望了,现在已经是案板上的肉了。而这,都是为了救自己。或者说,这都是梵家的逼迫----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梵家,你们该死啊。

  不过,狗神会那么容易被消灭?小天不信。他真希望狗神只是在这句话里留个陷进啊,他真希望狗神只是要挖苦自己笨啊现在,多狠的挖苦他都会欣然接收。小天留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你应该没那么容易死吧”

  狗神摸摸鼻子:“那倒是,我的本体也很强的,他们需要上百年才能消灭。当然,希望他们别用特殊手段”。

  “我会救你”,小天眼睛一亮这家伙还真的是话里有陷阱。不过,小天喜欢这个陷阱。

  还有上百年的时间----这话小天倒是相信。仅仅是一个几乎不剩什么力量的微粒,就能秒杀三个数士,那亿万个微粒呢?那比亿万个微粒加起来更加强大的本体呢?----要消灭肯定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狗神斜着眼睛,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真的想救我啊?”

  小天不自觉地也摸了摸鼻子,暗道:这家伙。这种时候了还开什么玩笑,真是。。太对我的脾气了啊----他也不知道是自己影响了狗神,还是狗神在影响着他。他们都是那种乐观豁达,临死前不忘互相吐槽,笑过再死的家伙。

  小天故作轻松地说:“上百年?时间还多我着什么急啊,有空再慢慢救吧”,话虽轻松,但小天的眼圈又开始发红----这家伙,已经被禁锢了不知多久啊,还要再被折磨上百年,那要多痛苦啊真是一群该死的家伙啊!

  狗神微笑着摇摇头道:“想救我是不可能的,你还太弱了。开心活着去吧,这才是我希望的”

  小天摇摇头,他的眼眶已经噙满了泪水。决心,从一开始就从没一丝动摇啊。

  狗神继续打击他:“你现在的力量,还不足数士的万分之一;而禁锢我的人,比我的本体还强大无数倍”。他的眼神暗淡了许多:“所以,放弃吧!孩子”。

  听到一声“孩子”,小天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连杨开心都倒吸一口凉气,他本来以为数士最厉害了,但目前看来这个人要比数士强大无数倍;而且这仅仅只是一颗微粒,也许只有本体的亿万分之一;而禁锢这个人的家伙,居然更是强大----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极限。

  “禁锢你的那个家伙叫什么?”小天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他明白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他要赶紧知道该如何才能解救狗神。不论多么地不切实际,他都不会放弃。

  狗神深深地看了一眼小天,叹口气说:“他称自己叫‘控制者’”。

  小天的四颗尖牙不住地错动,他恨恨地说:“掌握回怒的秘密就能打败那家伙吧?”

  “聪明的小家伙啊”,狗神叹道:“没多少时间回答你的问题了,他们快到了。过一阵天会黑很久,这足够你们逃跑了,但也要抓紧时间。梵家,一定会再来的”

  “你被关在哪?”小天加快了语速。

  “位置被他们屏蔽了,我也不知道,除非你能找到一个叫‘玄’的人,他会帮你找到我”,狗神的眼里闪过一丝怀念:“他,在另一个宇宙,那个宇宙的名字,也叫做‘玄’!”。

  “最后一个问题”,小天没有问狗神和玄的关系,也没有问怎么到另一个宇宙中去,更没有问如何在茫茫宇宙中找一个人,那些都不重要。他只是想在最后知道狗神的名字,并把它牢牢记住,他当然早知道狗神什么的只是随口一说。他认真地问:“你叫什么?”

  “我叫'易'”,狗神微笑:“小笨狗,如果有一天真能找到我。我请你吃肉骨头----管够!”。说完最后一句话,易重重地拍拍小天的脑袋,瞬间不见了,只留下长长的虚影消失在远方。

  小天没有去阻拦,他知道易所做的一切都是有道理的。他只是看着易消失的方向,出神得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整个世界仿佛突然震了一下,天空渐渐黑了下来,似乎太阳都被一只无形大手遮住了。小天和杨开心明白,易一定是被他的敌人杀死了----或者说那个曾经陪伴他们的微粒被杀死了。

  “这是谁啊”,杨开心喃喃道。

  “我的老师,我的爸爸啊”,小天的眼泪终于决堤似地流了下来:“也是我的朋友和最好的兄弟啊!”,小天不再掩饰,悲恸地放声大哭起来。

  哭吧,对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来说,又有什么要苛求他的呢!

  小天一边哭得撕心裂肺,一边在心里狠狠地发誓: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找到易之前我再也不哭了!

  再!也!不!哭!

  杨开心当然有很多疑惑:小天和易的对话中提到了各种令人无法相信和无法理解的事物,但偏偏两人还很认真地有问有答。他没有去问为什么,他只是明白:这个叫易的人是自己的朋友,是他帮自己和小天混入豹帮的,是他给自己设计了威力强大的真王八拳,最关键的,他救了自己的命。而现在,小天打算去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救易。

  杨开心也打算去救----兄弟想做什么,他就会去帮他实现,不论那有多么困难。

  他就是如此简单的人。

  不知不觉,小天渐渐冷静下来了他必须冷静,他必须开始思考如何应对马上就要来临的新危机梵家的下一步动作。

  如果挨不过眼前危机的话,救易?那根本就是个笑话!

  虽然这本身就是个笑话。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