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 愤怒的红发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26节 愤怒的红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节 愤怒的红发

  “砰!”一声枪,腾起一阵烟雾。众人都惊呼起来。

  隐约的烟雾中,樊锡飞垂头跪在地上,似乎受了重伤。豹哥则右手握着一把身材小巧但口径超大的枪,他狞笑着:“近距离击中眉心,数士也得死啊”。

  “大哥!你!”豹二只是羞涩木讷,并不是傻瓜,他立刻知道豹哥刚才是假装跑来扬手打他,实际上另有图谋:豹哥早算到了樊锡飞会阻止,所以借着转身说话和扬手的机会偷偷拔出手枪每个人包括梵锡飞的目光都被他扬起的手吸引了。等樊锡飞跑过来挡在正面的一瞬间,豹哥不需要做任何动作,只要扣动扳机也只有这样才能瞒过六识过人的数士。

  为兄弟拼命,我就知道没跟错这个大哥!豹二心里激动着,但并没有说出来。他不善表达。

  完美!----小天暗道:时间差、位置差、心理战样样精通。瞒天过海、声东击西、浑水摸鱼,诡诈术得心应手。豹哥这个帮主不是白当的,果敢独断,数士也敢刺杀!是做大事的料!

  这次,多亏了他啊。

  要知道普通的枪对防御强化的数士几乎无效,但对其他类型的数士还是有伤害的,只是比普通人小得多,除非----大口径,近距离,无铠甲覆盖的脆弱部位。樊锡飞使用劈空掌,应该只是强化上肢速度,身体强度只比普通人强一倍左右。

  小天暗喜:只要计划周详,没有杀不死的人啊,数士也不例外。。不过,这个豹哥果真还藏着枪啊这次原谅你了,藏得好!

  “愣着干什么”,豹哥冲其他人喊到:“斩草除根,快劈了他。这枪只有一发子弹”。

  了解内情的人纷纷回过神来,明白双方已经撕破了脸皮,下一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豹哥小天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和此时直接相关,那是必死不可的。而且刚交的三个警察朋友瞬间被杀了两个,这仇已经种上了。就算有人独自承担下来,依这个樊锡飞暴虐的个性肯定难逃连坐,甚至在场的所有人都难逃毒手,估计连外人红发都难以避免。----对数士来说,平民和乞丐都是蚂蚁,千户警上司的上司,就连这个城市最高级的警察都想杀就杀,更别说他们这些废柴了。

  杨开心低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胸口挂着的石头----那是小哑巴送给他的。随即,他抬头向小天挑了挑眉,那意思就是“我去拼了啊,别拦着”。小天用力地点了点头。

  这时豹家其余三兄弟已经扑了过去,加上老大就是一桌四人,他们正准备把樊锡飞围起来当麻将一样的痛打。边上围观的人纷纷叫好----这个凶残的梵锡飞,早已犯了众怒。

  豹帮四兄弟刚围上去,就听“叭!叭!叭!叭!”四声脆响,四人又哀嚎着倒飞出去:豹哥武功稀疏,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眼看活不成了;豹二豹四皮糙肉厚,但两人胸口也明显凹下去了一块,不知断了几根肋骨;就连身手最敏捷的豹三,也在脖子上中了一劈空掌,哗哗喷血。

  一瞬之间,形势又被逆转,在场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杨开心刚跨出一步的脚也停下了,他矛盾之极:上去是送死,不去不够义气----不知不觉中,他对豹帮已经深有感情了,豹帮以前的恶行都是被梵家逼迫的,他们其实也有义气。尤其是豹帮四兄弟帮小天围杀梵刚,豹三又帮了自己不少忙,四个陪练的小跟班也是兢兢业业----他早把豹帮众人也当兄弟了。

  杨开心就是这种头脑简单的家伙。很多人觉得他傻,但偏偏很多人愿意跟他掏心掏肺地交朋友。

  杨开心看了一眼小天,小天拼命眨着眼阻止----他内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偏偏想不出任何有胜算的策略。

  他不能让杨开心去冒险。

  一个义气,一个市侩,两个人性格就是如此不同。

  “老爸!”,豹小晴凄声惨叫着扑到豹哥身边。

  另一边,樊锡飞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嘿嘿笑着,这是他第一次发出笑声,听了有说不出的诡异。只见他右手齐腕断掉,伤口血肉模糊,而左手也只剩了食指和拇指。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眉间一个血洞,歪斜嵌着一颗2厘米多粗的子弹,弹身的大半貌似已经进到头骨里去了。

  小天明白了:这家伙是用两只手挡住了子弹,子弹受阻,只打进了一半,没有致命----数士有这么结实?

  要知道这种子弹,打穿两三个成年人的脑袋毫不费力啊。这么近的距离打在要害,普通的数士肯定也几乎会一枪致命,但这个梵锡飞居然没死----不仅没死,看样子起码还保留着五成的战斗力。

  我真笨啊----小天明白了:劈空掌就是上肢速度快,这家伙在中枪的一霎是有能力保护自己头部的。劈空掌虽然不是强化防御,但比普通数士的手掌肯定结实多了啊。

  樊锡飞边森然笑着,边用仅剩的食指和拇指去挖眉间的子弹。成为数士以后他还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他愤怒之极,早决定要把满腔怒火无情地倾泻在现场每个人身上。“吱纽。吱吱”----令人牙酸的钢铁和骨头的摩擦声传来。他边拧边说:“就知道是你们四个家伙。。嗯,得死,都得死啊!”。说完他“噗”地扔掉子弹,面露狰狞脚步琅跄地慢慢地向受伤倒地的豹四走过来。

  “豹帮的兄弟们,拼了”,不知谁喊了一声,瞬间数十个豹帮的人冲了上来老大对乞丐狠毒,但对自家兄弟都不薄,是个称职的大哥。樊锡飞一愣,似是没料到这些蚂蚁居然敢来咬大象。但他也仅是愣了一下就继续向豹四走去,他的左手飞快地左劈右劈----十秒钟不到,这些豹帮兄弟都被他劈翻在地,而他自己只有几处无关痛痒的擦伤。

  很快,他走到豹四面前,森然一笑,无情的三掌当头劈下----豹四顿时没了声息。豹小晴哭得更凄惨了。

  还不是对手,这可怎么办?----小天脑筋飞转:这家伙只有单手可用,而且是残废的手,速度大打折扣,攻击距离也只有2米不到,威力也不到巅峰的五成。但即使这样,一秒之内也能要了杨开心的命。----他看了一眼杨开心,发觉这家伙已经憋不住要冲出去了,他更加着急,不由得急催:“有办法了吗?狗神大人”

  “还在想”,狗神凝重地说:“阻止杨开心,否则就不用想办法了”

  小天五内俱焚,正在眼珠乱转狂飞急智,忽然他的眼珠转到了红发身上。没想到此时红发居然也正看着他,带着一抹凄凉的惨笑。

  另一边,因为樊锡飞干掉了豹家老四,刚才没动手的豹帮众人终于都被激怒了,剩下的二三十人发疯一样冲向了樊锡飞。要知道,数士使用数晶后的优势能力会增加近二十倍,但那是把二十个人的能力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分散开就很容易被各个击破,即使樊锡飞速度大降实力只有五成,但对付这二三十个杂兵还不算难事。不到一分钟,地上已经狼藉一片。樊锡飞的后背胸口脑袋也挨了几刀几斧----可惜他全身穿着内甲,脑袋随便一闪也躲过去了,重伤是一下都没有。他吐了半口血嘿嘿笑着,似乎并不大碍。

  杨开心看到这一幕终于忍不住了,他把眼一闭,再也不看小天一眼,这就打算上去拼命。

  “哎呀!”,小天突然叫喊起来:“开心,快过耐一下,我这儿被劈空掌打中呢”。

  杨开心皱着眉摇摇头走了过去----义气也是分轻重的,小天有事,他更担心。“低头听着”,小天对杨开心说。

  见杨开心低下头后的脸色:先愤怒再无奈,再惊讶再沉思最后才是绝决。----如果说小天的城府是深沟,那杨开心就是一盘清汤啊。

  另一边,樊锡飞已经扫清了障碍,他现在没空理交头接耳的小天两人,反正小天是个瘫子,走不远。他慢慢走向豹三,“叭!”----豹三死。“叭!叭!叭!”----豹二死。“叭!叭!叭!”-----豹哥死。“叭!”----豹小晴死。

  每一声劈空掌传来,小天的心头都如遭巨锤重击。尤其是豹三的死,让小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可惜,他无能力为。

  三分钟不到,豹帮死光了!就连想逃跑的乞丐都被他杀了十几个,剩下几个腿软的乞丐吓得面如白纸,他们从没见过如此凶残的人,杀人居然鸡犬不留----现在他们觉得以前的豹帮和外面的警察是如此的亲切。

  “轮到你们兄弟俩了”,樊锡飞嘿嘿一笑,眉间的污血顺着鼻翼流下来,说不出的狰狞。

  “不对”,小天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你找错人呢”

  “无所谓”,梵锡飞轻松地说:“我就想杀了你们,不论对错”,他嗤笑了一下:“无聊,我跟你说这么多干嘛,杀了就是”。说完他又狞笑着走过来。

  “你就不想知道梵刚埋在哪你吗?”小天微笑,露出了四颗尖牙:“豹帮埋人的事瞒不鸟我”

  “嗯?”梵锡飞思忖着----显然小天开了个无法拒绝的价码,梵刚对他很重要,他需要知道下落。想到这他点点头:“好,你说吧,我保证不杀你”

  “但我信不过你啊”,小天弹弹中指,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仿佛刚才的杀戮只是场华丽的表演确实,面对恶狼,如果哪只羔羊还想心存侥幸,那确实有点异想天开了。

  与其惊慌无措不如镇定面对。

  “我梵锡飞说话算话”,梵锡飞耐着性子面对蚂蚁,他还从未如此平等的对话过。他说:“如何才能让你相信?”

  “让我想想啊”,小天用手捏着太阳穴,仿佛在思考:“如果嗯不行那这样呢,我想想啊”

  “小子!”梵锡飞不耐烦了:“快一点,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快呢快呢”,小飞挥挥手打断他:“很快就好呢,别急别急”

  “你”,梵锡飞顿时为之气结,还从没有一只蚂蚁用这种不耐烦的口气跟他说话过。他哪知道小天洞悉人类心理,早捏准了他的弱点,而且刚才豹哥的果敢独断给了小天莫大的信心:只要战术正确,数士一样可以被重创!梵锡飞哪知道小天在绝路中居然敢酝酿一条惊天计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狗神一直拿不出方案,只有靠自己了。

  小天暗暗的想:第一次独立布局,一定要成功啊。

  梵锡飞忍住怒气恨恨地想:等找到梵刚的尸体,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做狗,会成为你唯一的梦想!

  “如果让你自废数门,你肯定不答应”,小天还在喃喃自语,嘴里胡乱扯着没边际的瞎话:“换个方式”

  “你在拖延时间?”梵锡飞忽然眉头一皱,他发觉事情不对。这个金天和他边上的杨开心他听过,据说金天有数师的潜力。以前他只觉得这是个笑话。但现在----莫非这小子真能制造数盘?难道他想让杨开心现场使用匙盘?梵锡飞看了一眼杨开心忖道:不像啊,用匙盘不会无声无息的,而且时间还差得远啊?不对,不是杨开心他猛得一回头,往身后看去。

  “被发现了啊”,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虽然时间还差一点,但足够报仇了谢了啊金天!”

  听到这话,梵锡飞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底只冲脑门。第一次,他感了恐怖。

  数士也感到会恐怖的!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