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恐怖的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24节 恐怖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节 恐怖的

  “梵锡飞梵大人!您来了呀!属下失职,恕罪恕罪”,豹哥连滚带爬地跑到梵锡飞面前,一副生怕爹妈少生了两条腿的哈巴狗样----豹哥非无胆之人,他只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小天:这个梵大人和上次那个梵大人不同,这个千万不能惹啊!

  梵家的数士?小天皱着眉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的飞黄腾达,看来危险了啊。

  小天明白,这人不是豹哥故意泄密招来的,毕竟两伙人已经捆在一起了。而且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对豹帮敌意大减,好感上升了不少,他相信豹哥并不是这种小人。

  看到豹哥的暗示,小天心领神会。他对杨开心眨了下眼就赶紧低下头表示尊敬----他的腿还不能动。张鹏华豹三和红发等几个聪明的家伙、以及豹帮的部分人早已明白了这个梵大人的身份,他们该趴下的趴下,该低头的低头,该安静的安静。但大部分乞丐和豹帮的部分人则还在议论纷纷。巨石和蛇女则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们是警察,身份比豹帮众人高,比乞丐更是高不知道多少倍。

  红发从对方的速度猜到了很可能是个数士,所以对巨石和蛇女的态度也觉得不妥,不过他认为就算这个梵大人要出言训斥,也会先训斥那些身份更低的乞丐。毕竟,就算是数士也得讲理,不会跟他们这些外人过不去。而且自己的身份是警察----不是普通的警察,而是千户警!当然,他明白现在不是自己说话的时候,因此他并没有出言劝诫。

  听到豹哥的声音,梵锡飞点点头:“我有话要问这里的人,问完之前谁也不能走”。他虽然在对豹哥说话,但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自己的脚尖,仿佛那里长着一朵花一样。

  “切,你谁啊?”没等豹哥回答,一边的巨石已经按捺不住暴脾气了:“我们又不是这边的人,想走就有!”。

  豹哥的惊恐立刻写在了脸上:这个不知好歹的巨石,要倒大霉啊。

  红发也知道巨石出言鲁莽了,他上前一步,想替巨石辩解两句这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叭!”小天看到梵锡飞的肩膀似乎微微动了一下,空气中同时爆出一声类似鞭子抽打的脆响。他正要揉揉眼再看清楚些,就听见巨石一声惨叫:“啊!我的胳膊!”只见巨石的那大腿粗的左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切断了。一时血光飞洒场面骇人。

  “嘶”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梵锡飞太凶残了吧,别人只是出言稍有不逊他就一言不发地砍掉了人家的胳膊不过他是怎么砍的呢?两人离了有五、六米远,而且梵锡飞似乎根本没动手啊。再说这个巨石也不是省油的灯啊,他可是打败了豹二的人物啊。豹二可是豹帮最强的人啊。这个梵锡飞,居然无声无息地砍掉了巨石的胳膊----那得厉害到什么程度啊?

  “我跟你拼了!”巨石痛失胳膊,居然丝毫不惧,他不顾左边胳膊血如泉喷,用剩下的右手抽出后背的斧头,怒吼一声就冲过来。他打算一斧劈死这个砍掉他胳膊的人。

  红发脸上立刻愁容深锁,和杨开心的一战让他的力气早已用光,现在已经来不及阻止这一切了,悲剧注定要发生了。

  梵锡飞依然盯着自己的脚尖,还没等巨石靠近,就见他肩膀又是微微一动“叭!当啷”。又是一声爆响,巨石的右胳膊连同斧头也落了地。

  小天这下看仔细了,那“叭”的一下,是这个梵锡飞以极快的速度挥了一下掌。挥掌就可以隔空打人小天觉得这不可思议。

  “好凶残的家伙”,小天暗暗问狗神:“这就是传说中的隔山打牛吧”

  “这是劈空掌,快速挥动手掌,压缩空气,力量集中时可伤人”,狗神懒洋洋的说:“劈空掌类似超声波,走的是直线,越近威力越大;隔山打牛类似次声波,走的是曲线,太近太远都不行”

  小天惊叹道:“肉掌隔空伤人,这还需要什么武器呀?这是最厉害的武功了吧”。当然,他猜到狗神定会挖苦一番。

  “这算什么最厉害”,狗神果然没让小天失望:“意识足够强大,可以瞬间杀敌,直接破坏分子结构,无需介质忽视距离。劈空掌需要空气介质,而且距离有限,并非无坚不摧,巨石只是身体太脆弱了”

  小天嗤之以鼻:“太脆弱?巨石是这里身体最结实的好吧。。还是别老说那些没边的武功了,巨石这家伙毕竟已经不是敌人了,赶紧想办法救救这个傻小子吧”,小天又问:“没见他用数晶啊,怎么这么厉害?”

  狗神解释着:“数士的数盘效果会长期稳定,数晶也可以在体内保持很久,不是打架的时候才用”,接着他又叹道:“别顾着巨石了,我们的麻烦才大呢”

  小天知道情况危急,他紧张地思索着:“这货是为上次死的那个梵大人来的吧,豹哥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这家伙又来干什么?”

  “不清楚,先让我想想对策”狗神说完后就沉默不语了。

  两人意识交流快捷无比,此时场上已经大乱。眨眼间巨石的双臂就被劈空掌削掉,此时已经疼得在地上哀嚎打滚,鲜血洒满了四周,场面凄惨无比。看到昨天还威猛无比的巨石,现在就被当草狗的屠戮,众人惊骇地齐齐后退几步纷纷议论起来----但没人敢逃走,梵大人已经说过:问完之前谁也不能走----走了会怎样?谁都知道这句话隐含的意思!这个杀神简直视人命如蝼蚁!

  蛇女看到巨石受重创,怒眼一睁就要跟梵锡飞拼命。红发连忙喝道:“蛇女不得无礼”,他悲愤异常,但形势比人强,他不得不低头。他向梵锡飞低声下气地解释说:“大人。”

  梵锡飞根本不理红发,他看到场面如此混乱,眉头一皱,毫不在意地打断了红发的解释:“都闭嘴,我有话要问”。

  听到这句,红发生生咽下后半句话,众人也纷纷停止议论,只是神色畏惧地互相张望----他们甚至不敢看这个杀神一眼。现在只有一个人还在出声:疼得睚眦俱裂的巨石。

  “聒噪!”,梵锡飞听到巨石还在哀嚎,眉头又皱,只见他肩膀再次微动----“叭!”,又是一声空气爆响。巨石半个脑袋就被削掉了,红白之物横飞一地----这次他永远不能说话了。

  众人更加惊骇,女孩们更是吓晕了几个,还有几个拼命捂住嘴压抑着自己惊恐的抽泣----这个杀神根本不讲任何道理,在他眼里,自己是神,其他人都是蚂蚁。也许他早就忘了自己曾经削掉过巨石的双臂,在他眼里,断臂的蚂蚁和其他蚂蚁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不需要区分自己曾经踩到过哪只。他只是又捏死了一只不听话的蚂蚁而已。

  刚和红发一伙化敌为友,三人瞬间就被杀了一个小天心中一痛,却也不敢多言。

  “我要杀了你!”蛇女面色癫狂,这就要扑上来拼命巨石其实是她心爱的人,看见爱人惨死面前,她又如何能镇定?

  “蚂蚁一般的生命”,梵锡飞眼睛都没眨一下,肩膀又微动。“叭!”,蛇女的脑袋齐脖子飞了出去----昨天还把老王当蚂蚁的蛇女,终于也被人当蚂蚁的捏死。

  又吓晕了几个,还有几个居然是男人。这下场上再无一点声息,仿佛安静得能听到蚂蚁的脚步声----真正的蚂蚁,反而能避免更强大的生物间的对抗。

  “你是警察?”梵锡飞终于瞥了一眼红发:“我杀他们你有意见吗?”

  小天暗道:能成为数士,眼光和阅历果然均非凡人,三人的底细和关系,这家伙估计一眼就看透了。

  “在下千户警红发”,红发悲愤欲绝:“他们俩不听大人的话。。该死!”这句该死说出,众人都感到一阵难言的凄凉:自己的爱将被当狗一般的屠戮,这个上司居然只能替凶手说话。

  “比我想的官大”,梵锡飞深深看了红发一眼,然后又盯着自己的脚尖:“对数士来说,警察只是草鸡瓦狗,你的上司的上司我也有权随时杀掉。这一点,作为千户警的你应该明白吧?”

  “数士的权利和能力我很清楚”,红发被这一眼看得浑身一机灵,连忙低下头卑微地说:“请问吧。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在微微发抖----梵锡飞的眼神深邃而冷漠,不论看谁一眼对方都会感觉如坠冰窖。红发也不例外。

  “嗯”,梵锡飞对这个听话的蚂蚁相当满意,他盯着红发的眼睛,不错过一丝细节:“从你开始吧。。有没有在这个垃圾场见过和我穿同样衣服的人?”

  果然----小天暗道:豹哥提过上次那个梵大人叫梵刚,这个梵锡飞果然是来找梵刚的。这家伙眼神犀利,我可不能露出一丝破绽。。只是不知道其他人能挨过这家伙的询问吗----心里虽这样想,但小天绝没有看杨开心或豹哥一眼。

  “没有”,红发略一思索即果断答到。不远处的豹哥刚想解释,但他略一思忖就放弃了----还是闭嘴等他问吧。

  “嗯”,梵锡飞闭上了眼,似乎在判断红发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不知道为什么,众人看他闭了眼都感觉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的眼神冷漠而深邃,被他看到就像兔子被苍鹰盯上般恐惧。他闭上眼睛的这几秒让众人感觉庆幸----逃脱了地狱的那种庆幸。

  倏地,梵锡飞睁开眼向众人不紧不慢地扫去。咚!咚!咚!咚!----每个人都感到自己的心脏像被踢了一脚似的沉重而快速地跳动了起来。他的眼光扫向谁,那个人的心脏就跳得更快更重,那感觉就像是一只狼在挑选它要当做晚餐的羊羔。“嘤咛”一声,一个女孩居然手捂胸口满脸煞白地晕了过去。

  当看到豹二时,梵锡飞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豹二立刻惊慌起来,豆大的汗珠瞬间布满了他的大脸,半张着嘴想辩解又不敢----那样子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要坏!----小天和知情的几个人心里一紧。

  但梵锡飞只是略一停留就继续扫视下去,最终,他的眼睛停留在了豹哥身上,然后点点头示意“该你说了”。豹哥擦擦汗凑了过来,一副属下诚惶诚恐的样子,看不出一点破绽

  “这事属下已经回过府里了,很久没见过梵刚梵大人了”,豹哥龇着龅牙,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上一次他老人家召见还是半个多月前的事”。

  “这些我都知道”,梵锡飞又低下头默然看着自己的脚尖:“但我不会放过一丝疑点,因为”,他闭上了眼睛:“他是我的家人!”。

  “家人!”众人发出一声惊呼,他们大致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明白今天的事情难以善终:一个数士的哥哥弟弟之类的亲人居然失踪在这里了。

  知情的几个人脸上也闪过一丝惊愕,他们没想到自己杀的居然是个数士的家人。杨开心仅是惊讶,倒并不害怕能活到今天自己已经是走了狗屎运了,拼得过算赚的,拼不过没赔本。豹哥豹三小天,这三个纯粹是影帝,一副不知被哪个王八蛋拉下水的怨恨写在脸上,演得滴水不露。豹二豹四则有些惊慌,尤其豹二本来就是个害羞的人形坦克,这下做了亏心事更是局促得站立不安。

  “找不到他的话”,梵锡飞忽然一抬头,冷冷地盯着豹二:“你们都陪葬吧!”

  话音未落,豹二已经扑通一声跪下:“大大人”,他根本没听清梵锡飞说的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参与了这事,而对方的家人,一个杀神般的数士,正冷冷盯着自己说话----下意识的,他就以为对方已经发现自己是凶手了。

  完了小天心里一惊:梵锡飞的心里战术奏效了,豹二暴露了,这下大家都要死了。“怎么办怎么办?”他焦急地问着狗神。

  “团灭呗”,狗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

  “大哥,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小天欲哭无泪:“要不再用数师的身份骗他一次?”

  “你杀了人家弟弟,别说用数师的身份,我看就算用皇上的身份他也不会手软”

  “那怎么办?万能的狗神大人,想想办法吧。”

  “好吧”,狗神忽然严肃起来了:“只有一个办法,我离开你的身体就能杀了他”,显然这个方法他早考虑好了。

  “早说嘛”,小天感动得快哭了:“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不过”,他略一迟疑:“以前你说过你不能离开我的身体,后来又说要离开。我都糊涂了,你到底能不能离开?”

  “能离开你”,狗神悠悠地说:“离开你的身体我活不过十分钟。但,这足够我杀了他”

  “这不废话嘛”,小天一愣:“我问的不是这种办法,我问的是你、我、杨开心都不用死的办法,最好是其他人也都不用死的办法”。

  “哟,你还挺舍不得我死的嘛”,狗神坚持调侃。

  “别闹了狗神大人”,小天快被气哭了:“我怎么会让你送死,你死了谁跟我抬杠啊。。快想其他办法吧”

  “其他办法。。”,狗神无奈,继续加紧思考去了。此时场上已经发生了变化。

  原来就在两人意识飞速交流的瞬间,豹哥猛地冲豹二怒吼到:“兔崽子!原来是你!枉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我要杀了你祭梵大人!”说着他两步跨到豹二面前,举起左手就要劈下去。

  “慢着”,梵锡飞腿脚似乎未动,但身体已经快得不可思议地拦在了豹哥和豹二之间,他可不想让这个线索断掉:“先别急嗯,你!”他惊叫了一声忽然,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