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战千户 上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22节 战千户 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节 战千户 上

  杨开心昨天睡得很好。和蛇女打完以后没多久,一次性数盘的后遗症就发作了,他昏睡了10多个小时直到今天才醒这算好的,一般人首次使用数盘得睡一天一夜。另外他的数盘效果持续时间似乎也比别人稍长他知道这肯定不是坏事,因此也没细究。

  醒来后他就看到两眼通红的小天正盯着数盔的屏幕,笨拙的用食指点点按按。阿九则眯着眼趴在小天肩膀上。

  小天可是一晚上都没睡,他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不停地听狗神讲。狗神把他从数盔里了解到的数师知识用一种新奇的方式讲了出来鄙视它:如何的低端、如何的可笑、如何的残缺。

  狗神已经快要能造匙盘了,再过几天等小天掌握初步知识后可以边看实际操作边学习了。这个消息早在小天预料中,但他还是兴奋不已,整晚都在认真听讲和学习----光明就在不远处啊。到时候,什么豹岩什么梵家,还不是轻松搞定!

  按照狗神的说法,人天生有身体就如同蜗牛天生有壳,每个蜗牛都想有一副坚固无比的蜗牛壳,可惜以蜗牛的能力是不可能造新壳的,于是一些特别聪明的蜗牛找到了加固蜗牛壳的办法:涂点黄泥、蹭点树胶,高级点的粘着树皮,有个特别强壮的蜗牛还驮着个空罐头盒。

  这些聪明的蜗牛就是数师,那些被加固了壳的蜗牛就是数士,特别强壮的那只就是第一数士大龙了。

  更高级的就是老鼠、麻雀、老鹰。它们不需要壳,就像那些意识足够强大而不需要身体的生命。蜗牛?有时候只是这些高级动物不费力气得到的味道差劲的零食罢了。

  狗神认为加固鹰隼的翅膀才有意义,甚至制造一副龙凤的身体才够看,可惜现在的材料只有黄泥和树皮也就是数盔。用造龙凤的实力来捏黄泥,狗神也很无奈。

  鄙视归鄙视,狗神还是把捏黄泥的要点探索出来了,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讲给了小天,这套理论和现有的数师理论完全不同,所以小天也只能慢慢摸索。而且目前蜗牛捏黄泥的水平非常简陋,技术是残缺不全的,所以黄泥捏的好的蜗牛也不多,要不断探索和补漏这些缺失的部分----这就是数师稀少的原因了。

  小天发现就算是捏黄泥,对他来讲也太复杂了,要学习的知识非常多。而且人体就像艺术品,如何改善和加固它还要有非凡的艺术才能,否则失败率极高----小天觉得一年半载是无法掌握的。

  他能坚持学习,就是初为人类的好奇心带来的探索精神,以及生存压力带来的刻苦精神。知识,他是差得远;艺术,对出身为狗的他来说似乎也是个难题。另外,设计数盘极其复杂,语音和脑电波都无法精确有效地进行,这就必须用到手指,这对小天来说也是个难题。

  整晚,他都在听数师知识和狗神总结的机械、材料、人体知识也许只掌握了万分之一吧,但他已经很满意了。

  看到通红的眼睛,杨开心马上明白小天又刻苦了一晚上,他夸奖道:“不错不错,这么辛苦啊”

  小天想翻翻白眼,翻出来的却是红眼:“要活命就得辛苦一点”

  这一点杨开心倒是明白,他点点头:“不错,有时候还要拼命才能活下去”

  “等会就要拼命呢”,小天叹口气:“看耐要动用那张数盘呢”

  “那张极品?”,杨开心惊到:“我还想留着保命呢”

  “现在不就是要保命的时候吗?”

  “确实如此啊”,杨开心想了想,不得不同意:“用了这张数盘我的胜算有多大?”

  “大约六成,可以勉强保你不死”,小天思索着。使用那张数盘当然也是狗神的策略。有了狗神的谋划,小天并不是太担心红发,反倒是梵家越来越让他不安----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出什么幺蛾子。要知道,跟豹岩比,梵家就是个巨无霸,随便派十个八个巨石这样的家伙来也不是难事。如果一抽风派个数士过来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在那种绝对力量面前,狗神的谋划毫无用处。

  虽然有狗神的谋划,但小心些总没错,小天还是要提醒杨开心:“对付红发,赢面是有的。但他万一还有什么隐藏的招数,那你只能被打得像乌龟王八那样满地爬呢。”

  “像豹岩被我打那样?”杨开心嘿嘿笑着,似乎这事跟他没关系。

  “也许更惨”,小天思索着:“惹上豹岩这种思维敏捷、气量狭窄,还有些实力和关系网的家伙----你还真是倒霉啊”

  “以后不敢惹了”,杨开心也是苦恼不已:“这种人以后我会注意,如果不能一下灭掉那就千万别去招惹”

  “变成朋友才是上策”,小天叹道:“主要是我们实力还不行。如果我是数师你是数士,那咱哥酿怕谁啊”。有了狗神这么好的老师,小天也越来越想成为数师了。

  “是啊,那怕谁啊”,杨开心咧嘴笑道,这一刻,他的心里很温暖。他想了想又说:“说到数师,你的匙盘搞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给我弄一个呗”

  “你以为那么简单”,小天没好气地说:“那么简单还不满大街都是数士和数师”

  “你是天才嘛”,杨开心满心希望,这几日小天给他的惊喜太多了,他已经渐渐相信小天真的可以成为数师,而自己也离数士不远了。

  “那倒是,经过我的研究已经大有进展了,估计再有个两三----”小天拖着长音。

  “两三天?”杨开心眼睛一亮。

  “两三年”,小天板着脸一本正经。

  “我去!”,杨开心立刻一副吃屎的表情。

  “那是刚来时的情况”,小天嘿嘿奸笑着:“现在嘛,估计再有几天应该就真可以造呢”----自己是靠不住的,他仰仗的其实是狗神。

  “真的?要发达了!”,杨开心不愧是没心没肺,立刻兴奋地两眼冒光:“打败红发那帮家伙后一定要赶紧造啊。。话说他们来了没?好想跟他现在就拼命去”

  “他们刚到没多久,约定酿小时后开战”

  简陋的议事厅外。

  练武场上,一大群围观的人,都是乞丐和豹帮的人。昨天杨开心智斗蛇女,名声大噪,今天来看得人更多了。

  红发三人早已等待多时。巨石眼神复杂,还在为蛇女的断臂之仇不平----两人显然不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蛇女的胳膊已经接好,不过还打着石膏。看来就算比传统药物先进许多的药盘,对断肢这种重伤也是需要花时间的。蛇女脸色苍白,一副紧张畏缩的神情,看到杨开心来了赶紧慌张地低下了头,跟昨天的飞扬跋扈完全不同----她真是被杨开心的凶狠吓到了。

  红发脸色平静,看到杨开心后略一点头,他和对方本无深仇大恨反而略有敬佩,自己完全是遵守一个诺言罢了对于他这样一个少年来说,如此重义重诺倒也难能可贵。这,也许就是他被称为警界天才的原因吧,毕竟他是三十年来首个17岁的千户警!

  双方约定了数盘生效的时间,决斗如期开始。

  两人立刻亮出了拳套爆发力型的人似乎对兵器都不怎么感冒。杨开心更是早早解了负重,决斗一开始就一副拼命的架势,猛向红发冲去。

  只见他高高跃起,铁拳套狠狠向红发砸去,半空中爆出一声怒吼:“爷我拼了!”

  红发静的像一块石头,待杨开心拳头快砸到身上时才闪身错开。砰!----杨开心飞出去两米远。

  场外的人无不惊讶,红发虽然比杨开心大2岁,但杨开心长得高大健壮,身材堪比成年人,而红发是个正常甚至略瘦的17岁少年。杨开心至少比红发高一头,重了50多斤。这一下撞飞出去的应该是红发才对。

  小天却眯着眼看了个真实:红发战斗经验更丰富,身手更敏捷,面对空中打击可以立刻从地上借力,在错身的一瞬间闪电般打出一拳。这一拳速度极快。杨开心如果使用药盘后全力挥出一拳,则拳头经过一米多的加速后,在接触人体的一瞬间也有这么快。但红发是在短距离发力,用一尺不到的距离就可以加到同样的速度,这就厉害了。

  寸劲?小天琢磨着:这是红发使用增强爆发力数盘后的效果吗?不对!红发受过专业的警察训练,又是警界天才,应该是警察中的顶尖高手。但这一拳如果和杨开心对上,肯定是红发输因为杨开心体重大得多。即使给红发更长的发力距离,那也会由于胳膊和身高的限制使最终力量比杨开心差一筹。

  那他八成是使用了声波类的数盘!跟狗神的猜测一样啊小天这样判断,不过他明白:这也可能是烟雾弹啊。

  杨开心没想到自己一拳就被揍飞,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倒吸着凉气摸了摸肋骨----虽然疼的要命但似乎没断,看来对方没用提升爆发力的数盘啊。他嘿嘿一笑:“再来”。

  他这次学乖了,牢牢站在地上步步为营,拳头不要钱似的向红发砸去。红发的寸劲虽然快,但怎奈杨开心解掉腰带后灵活性差的已经没那么远了,再加上杨开心胳膊长攻击范围大,因此红发没沾到什么便宜。红发只是擦了对方几下胳膊,反倒是自己脑门子也被对方拳套剐到。

  脑袋上虽然是皮外伤,但看起来哗哗流血倒让红发的气势弱了几分。杨开心也没因此开心起来,因为他知道红发还没使看家本事呢。

  果然,红发突然脸色一凝,长吸一口气,让后用低沉的声音爆出了一个震耳欲聋的音节:“哞!”。杨开心立刻感觉一股气浪向自己扑来,呼吸骤然一滞,视线也有些模糊了。

  小天的瞳孔骤然缩成了一个点:果然用了声波数盘啊。和狗神说的一样,声音就像波浪,只是振动得更快。听说力量够大频率够低的声波可以引起大脑和内脏的共振。不过看来这声“哞”还只是初级,不能造成太大的伤害啊幸亏提前准备了耳塞呀。

  杨开心也早有心里准备,看到红发要喊,就提前一步捂住耳朵----否则非被震聋不可。即使这样,声音也透过肌肉传到了耳膜,这让他感觉略微恶心声波只能偷袭,有了准备则伤害大减。

  杨开心刚捂住耳朵,就看到眼前人影一闪,红发一个标准的弓步冲拳打来,标准得可以列入教科书。砰!杨开心飞出三米远,飞行姿势也和教科书描述的一样标准。

  原来声波攻击主要在于牵制啊小天暗道:发出声波的同时进行攻击,效果更好啊。

  杨开心又灰头土脸地爬起来,拍拍土咧嘴笑笑,没事人一样非人类的抗打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啊。

  “果然还是要塞住呀”,杨开心掏出两个早已准备好的耳塞,无奈地说。围观的人也纷纷掏出耳塞。杨开心定定神,更专注于红发的动作了:因为听觉减弱了,就只有更倚重视觉了。更重要的是,他在担心红发的杀手锏。

  红发似乎早料到杨开心会来这一手,他张嘴又是尽力大吼一声:“哞!”。奇怪的是这次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只是气浪好像更大了。

  杨开心当然不相信声音低是因为耳塞的屏蔽作用,他知道这是红发的杀手锏:强力次声。果然,他立刻觉得心脏一阵狂跳,似乎有人在捏着它用力的挤压。一阵难以言状的恶心和眩晕感袭来,他渐渐意识模糊起来。勉力坚持了数秒,最后终于摔倒了。

  在摔倒前,他做了个奇怪的动作:全身尽力缩成一团,双手抱头,脑袋几乎要塞进膝盖之间去了这是个标准的被动挨打姿势。

  围观的人,尤其是豹三张鹏华等人立刻发出了关切和紧张的惊呼声,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杨开心这次要惨了啊!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