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挑巨石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19节 挑巨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节 挑巨石

  豹二其实不姓豹,他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他的原名叫保罗。乔布斯。但自从跟了豹哥以后,他就只有豹二这个名字了。因为他是豹帮的二当家。

  豹二的嘴巴很笨,不爱说话,一说话就出错。但是豹哥很欣赏他,因为他很既忠诚又能打准确的说,他是豹帮最能打的人,也是豹帮最有希望成为数士的人。

  豹二身高191厘米,体重100多公斤,浑身都是壮硕的肌肉,几乎没有一块肥的他就是一辆人形坦克。

  有一次豹哥被敌人围住,只是叫了一声“豹二!救我”,他就拿了一把斧子单枪匹马地冲到20多个敌人中间。他看到敌人就砍,凡是活着的东西他都不放过。最后救出了豹哥的时候他身中37刀,但他哼都没哼一声,因为豹哥没有让他哼他只听豹哥的话。

  就像这次,有三个难缠的家伙来找杨开心的麻烦,豹哥说:“拦住他们”豹二没有问原因,只是冲过去拦住了他们,不论他们有多厉害。

  豹二看着这三个人,一个是腰很软的女人,一个是红头发的少年,还有一个男人又高又壮甚至看上去比自己还要高还要壮。

  “我们找杨开心单挑,你让开”,又高又壮的这个人说。

  “不”,豹二摇摇头。

  “我不介意杀了你,但是”这个男人说:“这样没意义,我的目标是杨开心”。

  “不”,豹二摇摇头。

  “不什么不?”,这个男人笑了:“你只会说不吗?你是不是傻呀?”

  “就!是!不!”,豹二一字一顿地说。

  这个男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打量着豹二:“打败你就可以了吧?”

  “不”,豹二摇摇头。

  “那么开始了”,这个男人无视豹二的话:“我的武器是斧头,我用的数盘是增强综合力量的,我向你挑战”。说完他拿出了一个一次性的数盘捏碎,数盘背面隐约显出了一个狗熊标志。之后,他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大斧。

  “呜!呜!”他轻松地用单手挥了挥斧头,就像宫女摇羽扇一样轻松----只是这个宫女的腿比其他宫女的腰还粗。

  豹二没有说话,只是同样拿出了一个带有狗熊标志的数盘捏碎。然后同样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大斧。

  “有意思”,这个男人眯了眯眼笑道:“看来我们的特性一样啊,连数盘都同样是熊大师做的”。说完他一步跨过来,毫无技巧的用力一挥,“呜!”----斧头带着风声直劈豹二的脖子----就像山上滚落的巨石一般势不可挡。

  当!两块重金属剧烈撞击的声音久久回荡在空中,每个人都觉得耳膜一震,很多围观的人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可见这一下撞击的力度有多大。战斗中的两人也同时心中一凛:还从来没人这么轻松地接住自己的一斧!是个劲敌!

  杨开心和小天也在不远处。

  “为什么不让我去打,让豹二替我出头,不够义气”,杨开心舔了舔嘴唇看着战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笨蛋”,小天的胳膊动了一下,想拉住杨开心的衣服,但始终没有抓到他的胳膊已经可以动了,但是手指还很不灵活。狗当惯了,他还很不习惯用手。这种五根分叉的短棍似乎很难控制。

  小天这一晃,肩膀上的阿九倒有些趴不稳了,他立刻感觉肩膀传来一阵利爪刺破衣服,而且即将扎进肉里的感觉似乎是在警告他:坐稳了。他连忙稳住身体对杨开心急道:“听我说,这三个人应该是警察,这次是有备而耐,我们要先鸟解对方的实腻,否则一定会吃亏的放心,我不会让豹二有事”。看杨开心镇定了点,他才悠悠地说:“给我点时间考'女'对策,别着急”

  这三人闯进营地的时候,豹哥果断派出豹二阻拦,因为豹三早已跟他商量过豹岩可能来复仇的事看到豹哥的果断表现,小天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许多。

  这帮人,可以交往!----这是小天的结论。

  当!当!当!当!战斗中的两人就像没有知觉的怪物一样,机械地挥舞着大斧,一下一下的对劈着。这两个人的招数都毫无花哨,就是纯粹力量的对拼。谁的爆发力更强,谁挥出斧头的速度就更快力量就更大;谁的持久力强一些,谁就能最后多劈几斧。十几分钟过去了,斧头上的锯齿越来越多,但两人毫无疲倦的迹象。果然都是体力超级强悍的家伙啊杨开心赞叹道。

  不过有一点是很明显的,豹二的这个对手要更强一些。小天观察着:爆发力和耐力两人差不多,但这个男人的体重更大,因此静力量也更大一些天平似乎要倾斜了。

  忽然,这个男人身体轻轻一震,原本就隆起的肌肉仿佛鼓得更大了,整个身体似乎也涨大了一圈,他停下手嘿嘿笑着:“起效时间点到了,痛快!”。正说着,豹二也是身体轻震他们用着同一个数师制造的同一种数盘,连起效时间都差不多。

  这个男人这才眯眼笑着,重新一斧砸下。

  “这人不愿占便宜,好有男人味”,豹哥身边的一个女孩叹道,她个子高挑,没有龅牙,正露出一副花痴样,陶醉地看着这两个正拼着蛮力的男人她正是豹小晴。她兴奋地说:“老爸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

  “这个人赢”,豹哥许久才缓缓回答:“但你二叔是不会认输”

  “这是什么意思?”豹小晴不解。

  “这个男人比豹二绝对力量更大,训练更有素,他八成会打倒你二叔;但你二叔即使死也不会认输,他就是这性格”,豹哥目光如炬:“这个男人每一步每一斧的动作严格一致,出斧的一瞬间眼神冷峻,显然是长期严格训练的结果。他还经常下意识地去整理并不存在的制服和帽子----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是个警察乔装的,只是脱了警服换了便装”。豹哥眼光毒辣,早看出了这个男人的底细----笨蛋是不可能长久地掌控一个帮会的。之所以他以前会被小天骗到,主要还是狗神给出了无法质疑的承诺:两周后制造匙盘。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发现金天待人和善,跟梵家那帮颐指气使的家伙不同;杨开心也为人豪爽义气,豹二豹四很喜欢他。能攀上这个高枝真是幸运啊----这让他常常笑醒。

  果然,这个男人挥斧的速度更快了,力道也更加沉重,每一斧的威力几乎增大了一倍有余,如果说以前只是山上滚落的巨石,那现在就是巨石直接从天而降。而豹二虽然同样力量大增,怎奈他原本力量就差一些,现在这个差距无形中又被拉大了。豹二在竭力抵挡这个男人的每一斧,但他感觉越来越吃力,斧刃上犬牙交错,斧柄上已经出现了磨破老茧后沁出的鲜红血渍。每一下,他都觉得腿部一颤,有站立不稳的感觉。

  当!当!当!又是势大力沉的几斧互击,豹二终于身体一沉,后退了半步。

  “唉,胜负就要见分晓呢”,小天叹道:“这种毫无花哨的纯拟量的比拼真是让人震撼,但结果也很容易预尿”,他盯着场上不动,对杨开心说:“附耳耐。。”

  颓势一旦开始就无法阻挡。这个男人闷声一斧一斧的砸下巨石,而豹二则是一步步的后退。终于,又是重重一斧,豹二被砸得跪在了地上。

  “认输吧,否则死”,这个男人停了一下,冷酷地说。

  “不”,豹二摇摇头艰难地站起来。

  这个男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只说了一句“好”,就又是狠狠几斧下去。豹二又被砸得跪了下去,而且接连几斧被砸得站不起来----他只能勉力支撑着,斧柄上血流如注,胳膊上赤红一片。每砸一下,豹二的腰背都要剧烈地弯曲一下,似乎脊柱已经承受不住压力,就要断裂似的。

  围观的人都被这个男人的蛮力震惊了,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豹二咬牙坚持的勇气。随着这个男人的每一斧,每个人都不自觉地一下下地咬着牙关。

  豹哥皱皱眉,看向了小天,想询问是否应该认输----他看出豹二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非被生生震死不可,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但他不敢擅自做主,因为豹二是要替杨开心应劫的。只有小天同意他才敢开口让豹二认输----豹二只听他的话。

  小天面无表情,眼睛微闭。豹哥犹豫了一下,狠狠心不敢打扰----一个是多年的生死兄弟,但另一个是攸关豹帮将来兴旺的关键,孰轻孰重他很明白。不过平时看金大人挺和善的啊,对豹二也不错,今天怎么这么冷血呢?

  这个男人又是几斧下去,只听“咔嚓”一声,豹二的左臂扭曲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他的胳膊在巨大的冲击下折断了。豹二额头青筋暴露,豆大的汗珠滚下来,但是他忍住痛没有叫,只是用另一只手勉力撑住自己的斧头。

  围观的很多人都忍不住别过头去,有人还发出了干呕声,他们知道,豹二的生命转瞬间就要陨落了。

  这个男人停了一下,高高举起斧头,扭曲的斧刃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这一斧下去,豹二凶多吉少。

  “停!”,杨开心怒声大吼:“我们认输了!”。虽然是骗子和被骗的关系,但杨开心对豹二的敬佩之情越来越深了。

  “你就是杨开心?”这个男人看了杨开心一眼,似乎一下就认出了他:“不过他自己可没认输啊”

  “认输认输”,豹哥看杨开心发话了,赶紧示意豹二认输,他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你的决定呢?”这个男人冷冷的看着豹二。

  “是,呼。呼。”,豹二喘着粗气,点了点头,他听到了豹哥的命令,立刻认输。

  “好!”,这个男人的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高深莫测地对豹二笑着说:“虽然你认输了,但是按照规则,我还是可以杀死你的啊”

  众人刚放松的心情立刻又紧张起来,很多人紧紧握着拳,悲壮之情弥漫在战场上空。不错,决斗的规则就是这样残酷无情: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展开决斗,胜者可以杀死败者----因此,每个参与决斗的人无不拼命训练,在绝对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会参加决斗。这种残酷的决斗方式也因此催生了大批的数士----这正是国家的目的。当然,对别人的挑战你可以不答应,但这样就会被别人百般羞辱。

  “你到底要干什么!”杨开心睚眦俱裂,嘶声吼到。

  “我嘛”,这个男人冷冷笑道:“不杀他也可以。你----”他用手直指杨开心:“接下来必须答应跟她的决斗”,他又一指同来的女人。

  “我答应!”,杨开心吼到。

  “还有一个条件”,这个男人说:“其他人不能向我们挑战,我们这次只是想找你单挑,不想和其他人结仇。”

  “怂了!”众人发出窃窃私语,露出鄙视的表情。

  这个男人又冷笑道:“如果一定要挑战我们,那只能跟我一个人打,当然,你们可以车轮战,不用等明天”

  “嘶----”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好大的口气。要知道临时性数盘使用一次要等好几个小时才能继续使用下一次,这期间人体会非常无力,很多人还会昏睡过去。有些高级些的更是需要昏睡一整天或好几天,所以决斗的周期一般定为每人每天一次。但这个男人同意车轮战,也就是说他有把握在不用数盘的情况下打败其他人,这个口气极其狂妄了。

  小天皱紧了眉头,他心想:“这个男人。。有实力说这样的话。显然,他是为了挡住其他对手的,那个女人才是主力打手,但红发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呢?豹三怎么还没探听出来。。”

  “我答应!”杨开心恨恨地说。

  这个男人没理杨开心,只是看着浑身鲜血的豹二,缓缓说:“我叫巨石”

  豹二呆了一下,看了一眼这个叫巨石的男人:“豹二,我叫豹二”

  “我----”,和巨石同来的那个女人站在场地中间说:“蛇女,自由职业,向你挑战,你答应吗?”。战场早被打扫干净,豹二也已被抬下去疗伤。但下一场战斗马上又要开始了。

  “我----”,杨开心咧嘴笑道:“向日葵上挂钥匙,杨开心,职业是乞丐,接受你的挑战!”

  蛇女显然被这个自我介绍蒙住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向日葵,你想说什么?”

  “向日葵是唯一有脖子的植物嘛,它的脖子上挂钥匙,那就表示开心喽”,杨开心笑嘻嘻的:“杨日葵又是植物,羊最爱吃植物嘛,所以合起来就是----杨开心!”。说完杨开心向围观的人点头示意:“谢谢,谢谢各位观众的鼓励”。

  “切”,众人心想:“谁是观众啊,谁在鼓励你啊!”

  蛇女愣在当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葩的场景----资料上不是说杨开心是个简单粗暴的人吗,他搞个无厘头出来是个什么状况?这应该怎么处理?----她心里没底,不由得瞥了一眼红发少年。

  “你是想搞乱局面,让我们露出破绽吧”,红发少年拍着手缓缓地说,但声音相当洪亮:“嗯,你达到目的了”。他一指小天说:“如果我猜的不错,是他教你的吧?”。

  小天暗想:果然,红发少年才是这三个人的首领别得意,马上就让你为豹二的伤付出代价!

  看到红发已经发觉是自己在搞鬼,小天干脆满不在乎地承认了:“搞活一下气氛嘛,别这么严肃,开心一点才能活得长久。杨开心,你说是不是?”

  “不错不错”,杨开心抚掌笑道,仿佛真的很开心。

  “你就是那个有数师潜力的金天?”,红发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小天,心想:除了脸上的市侩和奸诈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看起来越安全的东西,有可能往往也越危险。

  红发少年点了点头:“果然有些门道。祝你早日成为数师,但----千万别死太早啊!”

  “借您吉言”,小天举起不太灵活的手拱了拱,笑嘻嘻地,一副满不在乎的样:“顺便给豹岩带个好”

  红发少年的瞳孔骤然缩成一个小点,他的动作不由僵了一下:“好好好。。既然都知道了,那就不用废话了,开始打吧”,说完他一挥手,打算闭嘴不再说话。但他心里暗想:这个人年纪轻轻,心理战术倒是运用得挺成熟,厉害!

  蛇女没动,她还楞着,搞不清场上的情况。红发少年苦笑一下说:“喂,蛇女!我说可以开始打了”。他看似轻松地说话,但声音非常响亮,惊得蛇女浑身一震。

  “哦哦”,蛇女这才回过神来,她深吸一口气,又恢复了杀手本色,她稳住心神道:“我的数盘在十秒内就能起效”。蛇女轻扭腰肢,动作说不出的妩媚,但冷酷的表情和声音表名了她绝对是个残酷的杀手----既妩媚又残酷,放在同一个人身上真是说不出的奇怪。她说:“需要我等吗?”

  “十秒钟?”小天暗想:“还有这么快起效的数盘?这个蛇女不简单!”

  “厉害!”,杨开心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那就麻烦你等我十五分钟”

  两人对视着,任由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大约十分钟后,杨开心身体微震,看不出他体型有任何变化,但明眼人都知道:他的数盘起效了。

  “今天,真是个决斗的好日子啊!”,杨开心抬头看看太阳,咧着嘴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这是他第一次用数盘对敌。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