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 开心拼豹三_数理之书
笔趣阁 > 数理之书 > 第17节 开心拼豹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节 开心拼豹三

  豹三给小天解释着那个关于鼓励决斗的规定:“您老那年代想必尚无此规矩,但随着数晶日益重要重要,国家需要更多的数士去争夺数晶,而产生数士最好的办法就是战斗,因为战斗会大幅激发人体潜能。所以后来国家就鼓励个人之间或组织之间的争斗。不过您放心,豹岩如果真找上来了我必会安排人阻拦”

  “嗯,我就怕豹岩这人诺辑清晰聪明无比,可能会猜到我的身份,散播出去就不好呢,万一我的仇家打听到这个消息就麻烦呢”

  “您放心,他只知道您重要但猜不到您的真正身份,只有我们四个才知道您的高贵身份。因为我们对梵家和豹帮其他人都说您有达到数师的可能性,说不定会是个少年天才,对豹帮的工作很重要。不过您别担心----可能性此物无人在乎,只有真正到达数师才有人重视,他们也就这么一听,不会真感兴趣。这样主动地放烟雾弹,比欲盖弥彰强”

  “嗯,这里人员构成复杂,我们是掩盖不住的,不如放个烟雾弹。。你的做法,很好,很好嘛!!”,小天不禁对豹三大为佩服:“宁外,梵大人的事怎么样呢?”

  “那个被梵家赐了姓的打手?小人已将尸体埋了,无迹可寻。梵家问过了,小人答不知道”

  “好好好”,小天一连说了三个好,豹三的说话办事真是靠谱啊。他思索了下,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话:“还有事要拜托你啊。。对杨开心的兄弟们尽'酿'照顾着点。。当然你们资源有限我是知道的”。说完他瞟了一眼张鹏华。张鹏华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大人,我早有此打算”,豹三赶紧顺着话音跟进:“只是以前造的杀孽重了,没有人相信我们,我需要个中间人以协调周旋。。唉,乱世中,个人难以独善其身,我们四兄弟的生死也是掌握在梵家手里。不是乞丐死,就是我们死啊。都是别人的工具和玩物罢了。。”。

  “大人,我愿做中间人!”,张鹏华看大家戏都演到这份了,也不得不摇摇头参与一下,他扶扶眼镜:“有几个熟悉的兄弟死于实验,个别人还有孩子寡妇”。他长叹道:“即使乞丐中,也分为多个派别,为了食物和资源而争斗死人的事是常有的。。乱世中,对身边的人好一点,也许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既然已经是朋友了,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吧”。

  “对身边的人好一点。。”,小天和豹三听后都沉默不语,是啊,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数士时代,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什么理想什么义气什么价值观什么荣誉都是浮云,都要在满足最低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上才能实现。对身边的人好一点,这似乎是他们能做到的极限了。

  小天心想:我什么时候才会有力量保护身边的人呢,实现这个长期目标的间接目标是哪些呢?哪条路径代价最低呢?这条路径有哪些程碑呢?都需要哪些条件和资源呢?。。唉,遥不可及啊----小天摇摇头,看到正兴奋地练拳的杨开心,他想:拷机这小子没心没肺啊,练起拳来什么都能忘记,哼哼,不能让你太开心了!

  “爷跟你拼了!砰!”,在杨开心的蛮力下,一块木板应声而断。他的拳缝间早已渗出了血丝,但他越打越兴奋,大喊道:“再来!”

  “拼了!砰!再来!”,这是一块薄瓦。

  “拼了!砰!再来”,这是一块砖头。

  “拼了!砰!再来”,这是一块石膏板。

  “拼了!当!哎吆我去!谁拿来的钢板呀?”杨开心疼得直跳脚,一边甩手一边怒吼。

  “不知道”,扶板子的四人忍不住笑喷了,一边摇头一边不由自主地用眼神瞟着小天。

  “臭小子找死!”,杨开心勃然大怒,甩着手跳着脚地向小天扑去可惜小天早已被张鹏华和豹三带到屋里,他只好拍着门板不停叫骂。

  豹三等人在屋里捧腹大笑,张鹏华更是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了,好久他都没这么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这个世界太残酷了,他整天为了最基本的温饱和安全而疲于奔命,哪里有心情欢笑啊。“我原来也会笑啊”,他心想:“这个小天挺有意思呀”私下里他还是跟杨开心叫小天,都是自己兄弟嘛,但在豹帮面前时当然跟着叫大人了。

  “我说拷机”,小天躲在屋里偷笑:“我说服豹三陪你练练手,算作赔罪好吗?”

  “臭小子,呼呼”杨开心喘着粗气:“跟你说了不许再叫我拷机,否则我也给你起外号你,你个金龟子!”

  “龟儿子,有什么事?”小天反应极快,立刻说出了应对之词。听到这句,张鹏华和豹三立马笑到东倒西歪。张鹏华还好,豹三却边笑边想:金天大人果然是世外高人,在小辈面前毫无架子,任由杨开心左一个臭小子右一个臭小子瞎叫。要是对我能有这么随便就好了唉,所谓高人果然是高深莫测的人啊在他心目中,小天还是那个高高在上、返老还童的高级数师,如果他知道小天只是狐假虎威的骗他,那表情一定很好看。

  不用猜也知道门外杨开心的黑脸憋得紫红,他哼哼了半天终于弱弱地冒出一句:“你你你,你刚才说拿什么赔罪来着?再说一遍?”刚说完他就听见屋里爆出了压抑不住的笑声,以及桌椅被碰倒的声音他只能懊恼地苦笑。

  杨开心和豹三的比试在渐息的笑声中开始了。

  杨开心一抱拳做了个请的姿势,二话不说就狮子一般地冲向豹三,两个胳膊轮得像风车,硕大的拳头像铁锤一样猛砸豹三这正是江湖不传之秘:王八拳之大风车。

  豹三极有风度地一笑,然后轻轻一闪就避开了杨开心的攻势。小天注视着两人的战斗,尤其是豹三他还没见过豹三出手。他唯一真正见过的,就是豹岩和杨开心那场比试,他们一个使王八拳一个直接招呼下三路,都是最不入流的招式。除此外,他看到最多的还是别人练武时的虚架子以及各种所谓“武功秘籍”里的图画招式。这次的比试对他来说可谓难得。

  小天观察了一会儿就发觉豹三的步伐颇有讲究,看似随意的闪避实则妙处无穷,似乎是借助着肌肉、惯性、引力的力量将全身协调了起来----果真如活豹子一般。这显然是经过多年的苦练才能达到的协调性。这就是狗神说的低级回路吧?小天心想:按照人体特点,设计出连贯的姿势;通过不断的练习,将回路深刻地印在肌肉、骨骼、神经、大脑中;遇敌的时候就能自然地将回路快速地反馈在招式中。嗯,这其中的要点有哪些呢

  小天边观察边思考,那边的杨开心和豹三已经打得难分难解了。豹三左躲右闪了十分钟,避开了杨开心绝大部分的重拳,小部分没躲开的也大都被自己卸力化去,真正打中身体的只有两拳。但这两拳就让他受不了,每一下都让他感觉像被蛮牛撞过,经常要喘两口气才能缓过来。卸开的那几下也让他感觉不太好受。他心想:此子进步神速,这才没几天就快能跟我打个平手了,累得我都快跑不动了嗯,估计都是金天大人的指导深不可测呀,跟他混真没错。

  杨开心当然也不好受,他奋力打出了几百上千拳,却几乎没碰到对方几下。而对方每隔几秒就能打中他,虽然都不是要害,力量也不是特别大,但挨上近百下也不好受。也就他皮糙肉厚,其他人估计早被打到吐血了。

  又打了十来分钟,两人都有些体力不支了,杨开心汗如雨下,豹三脚步发缓。

  就在大家都认为这俩人打累了要休息的时候,忽然豹三人影一闪,从杨开心的左侧绕到了他的身后。看样子要从身后偷袭。

  杨开心似乎早已料到此招,腰身一扭,一个势大力沉的后摆拳带着风声就向身后“呜”地轮去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拳居然砸中了根据之前的经验,砸不中才是正常的嘛。

  杨开心在拳背接触对方的一瞬间,就咧嘴露出了贼笑,暗道一声:赢了!但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一团黑影忽然以更快的速度砸向了他的脑门刚才自己那一拳原来打中的是豹三的膝盖,豹三此时已跃在空中呈半蹲姿势,杨开心这一拳如同砸在了杠杆短头,杠杆的长头也就是豹三的双肘被猛地压向了杨开心的脑门。

  多么生动的借力生力和杠杆原理啊!小天暗叹:自己的力量不足但是身法敏捷,正好借用杨开心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力量以及杠杆的力量。豹三,聪明呀嗯,人体各处发力无不是依靠杠杆,人体本身也是个大杠杆肚脐部分就是这个支点吧嗯,这些回头都要好好研究。

  此时场上胜负已分,杨开心头上顶着血包呆坐地上直喘气,豹三揉着隐隐发痛的膝盖,风度依旧地地笑着,虽然笑得有点勉强。

  “杨兄弟,承让了”,豹三一拱手。

  “什么承让了”,杨开心白了他一眼:“输了就是输了,我承认!下次再打过就是了我还没拼命呢,负重还没拿掉呢我一拼命你没戏的!”

  “好,好”,豹三尴尬地笑着,心里却想:输了都这么牛,脸皮真厚,佩服啊!

  “有本事晚上拼酒比输赢!”

  “谁怕谁啊!”

  反差这么大的人居然能做朋友小天笑而不语,他在想:能把豹帮尤其是豹三变成自己的嫡系部队,以后杨开心这个未来的数士就有一大帮兄弟了,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

  虽然这几天是自己这辈子睡得最安心,吃得最舒服的日子,但小天明白:梵家和豹岩始终是两块难以避过的绊脚石,尤其是梵家,梵大人毕竟死了,他们迟早会再派人来彻底调查;豹岩这个小人也很可能请人来报仇。只是不知道这两块石头谁会先出现呢?

  只有彻底躲开这两块石头,才能真正的高枕无忧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