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阎洲的公主抱?_我和大佬靠灵异直播成了国民CP
笔趣阁 > 我和大佬靠灵异直播成了国民CP > 第一百零三章:阎洲的公主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三章:阎洲的公主抱?

  艾美莲没想到自己只是偶然一瞥就发现周围突然多了一群“人”!

  她圆润的杏眼里还倒映着那些白衣飘飘的“人”的身影,漆黑的眼瞳孔微缩,因为恐惧而战栗了起来。

  那群“人”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在看它们,只是七八个围在她的身边,毫无目的的徘徊着。

  艾美莲心下虽然害怕,但经过“介鸑”那件事以后她也知道,遇事不能慌乱,要冷静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她压下了心头的恐惧,颤颤巍巍的将视线给收了回来。

  很好,就这样,当做自己本来就看不见它们就对了,越是紧张越是会被注意到,要保持镇定,艾美莲,相信自己……

  艾美莲一边在心中给自己催眠,一边缓缓收回了视线,并且佯装镇定的咽了一口唾沫,仿佛什么也没有注意到一样。

  可是她的掌心已然是一片热热的汗渍,手紧张的蜷缩成了一个拳头,修剪的圆润粉白的指甲盖深深的嵌入了掌心肉中,带给她自己一阵清晰无比的疼痛感。

  但她也不敢呼叫出来,生怕稍不注意就引起了那些“人”的关注。

  艾美莲将自己整个人都面对着面前的那张墙,之前还觉得这堵墙太碍眼,十分不爽,可如今却觉得这堵墙怎么怎么都好看!

  然而艾美莲没想到的是,这群“人”可不是一般的“恶诡”,它们比起一般的“恶诡”缺少了自我意识,可是在行动上却依靠着活人难以克服的东西——情绪。

  它们一旦感受到了附近活人内心深处的恐惧、害怕、战栗……就会毫不犹豫的追寻着这种情绪去找到那个产生如此情绪的人。

  人是七情六欲的组合,他们或善或恶,或伟大,或渺小,不管如何,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感情的产生和波动。

  无论是温柔亦或者是冷漠,它们都是人类情感的一种,只是有些人个别方面的情感比较强烈,有些人比较平淡。

  而“丧腐”的行动就依靠的是活人的这些感情。

  它们游荡在大厅里,这里无疑是它们的生存领地。

  只是“丧腐”没有自我意识,也就意味着它们没有“领地意识”,以至于时常也会有其他的“恶诡”在这里生活。

  但好在“丧腐”这种“恶诡”并不受其他“恶诡”欢迎,因为它们不仅吞噬起来口感极差,而且对自身修为更是有着极为离谱的作用,那就是不升反降。

  是以,“丧腐”可能是诡堡中唯一一种特别不受待见的“恶诡”了。

  现在,这些白衣飘飘的“丧腐”们嗅到了一股战栗而浓郁的恐惧感,它们就好像是闻到了骨头的饿狼一样,纷纷寻着味儿,开始了行动。

  “丧腐”闻着那股在它们闻起来十分诱人的味道,缓缓转身,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在墙角角落里“面壁思过”的艾美莲。

  此时此刻的艾美莲在它们的眼中俨然成了一个“香饽饽”,不仅“好看”,而且还喷香四溢,吸引着它们忍不住上前去。

  “嗬嗬……嗬嗬……”

  “丧腐”一个个就好像是在传达着什么讯息一样,嘴里发出低哑的声音,没有特定的语言,只是简单的一个音节。

  但是周围的“丧腐”却好像听懂了这个信号,纷纷一窝蜂的聚拢,然后朝着一个目标前进——艾美莲的方向。

  艾美莲此时背对着这群“人”,心里还在安慰着自己:没事的,它们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只要我不看它们,它们就一定不会看我的……

  然而艾美莲算错了的是,这是一群依靠人内心的情感而行动的怪物,不管是否跟它们对视,只要心中充满了对它们的恐惧,就一定会被盯上。

  她不知道,那些怪物随着时间的流逝,离她越来越近,而她还在暗自祈祷,不要被这些怪物伤害。

  “丧腐”的行动速度很缓慢,这跟它们的自我意识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随着时间缓缓流逝,原本距离艾美莲有那么一段距离的“丧腐”都纷纷聚拢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艾美莲团团围住。

  一时间,水泄不通。

  辛怡柔和林冯宇在另外两个角落里,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两个身边居然没有“丧腐”的存在,好像那些“丧腐”的目标都是艾美莲一个人一样!

  “嗬嗬……嗬嗬……”

  一声声沙哑凄厉的声音,犹如漏了顶的屋子,风和雨在不断的往屋内灌入。

  辛怡柔听着那一道道令人胆寒的声音,心中生出一分恐惧的同时,竟也在暗自窃喜。

  她知道,这一次,艾美莲在劫难逃!

  艾美莲站在原地,虽然此时此刻她已经背对着那些可怕的怪物了,但是心头还是忍不住有心悸的感觉,这让她很是烦躁。

  并且她发觉到自己周围的温度好像越来越冷了,似乎这里的气温被一下子调低了许多。

  艾美莲心中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但是此时周围都是那些可怕的东西,她又不敢回头东张西望,只能忍着这股寒气愈发逼近自己。

  她时不时抬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只为了将胳膊上的冷意给融化一点。

  艾美莲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胳膊上因为寒冷的缘故,冒起了不少鸡皮疙瘩,摸起来十分膈应手。

  她从来没有这么惨过。

  艾美莲觉得自己来参加这档节目简直就是这辈子做过最糟糕的决定!

  她皱了皱小鼻子,鼻尖有点发红,放在平时,她的那些粉丝简直能心疼死她,不管怎么样,打赏订阅都会走一波。

  而现在,她在这个节目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说有人迁就她了,就连个保护她的人都没有。

  艾美莲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好像是那种小说里的落魄公主,流落民间,备受欺负。

  害怕之余她不禁想起了美人和陆皎,虽然她们两个人比自己要漂亮,可是对待自己要比辛怡柔她们好多了,至少还会照顾自己的心情。

  不像辛怡柔,就是为了跟自己对着干!

  艾美莲恨恨的咬牙,一想起辛怡柔,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不爽的让她侧头想要去看一下辛怡柔在干什么,然而刚一转头,她就对上了一双空洞无物的眼睛。

  一道尖叫不受她控制的叫了出来。

  这也就有了美人之前听到的那一声凄厉的惨叫。

  等美人赶到现场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来不及了。

  她看见之前还在自己面前意气洋洋的女孩被“丧腐”围堵,那些“丧腐”就好像是瘾/君子一样,围着艾美莲,不断吸食着她身上残留的阳气。

  美人漂亮的眼睛一瞪,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虽然“丧腐”这东西很多,但是它们很容易对付。

  美人祭出了几张引雷符,瞬间凭空出现了几道雷霆犹如风暴一般将所有的“丧腐”给笼罩住,几声“滋滋滋”的声响以后,它们化作了一道白烟,风一吹就散了。

  然而,尽管美人及时出手,把那群“丧腐”给消灭掉了,可是艾美莲的情况却半点儿不容乐观。

  她原本就惨白的脸色此时就仿佛被吸光了阳气一样,没了生气,宛如一滩烂泥似的瘫在了地上,双目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嘴唇灰白,四肢发软,没有丝毫力气。

  美人赶紧蹲下身,拖着她的背,将她扶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怀里了无生气的艾美莲,心中复杂又纠结。

  虽然她的确不喜欢艾美莲这个女孩子,可是就这么看着一个花样年华的姑娘失去生命,她也是于心不忍的。

  不过美人修炼的只是读心术和“除诡之术”,并没有救治艾美莲一个活人的法术。

  “徐春生”紧随其后,飘了过来。

  美人问它,“她这个能不能……”

  “徐春生”没等她问完就摇头,“抱歉,美浦后人,这个我无能为力。”

  它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恶诡”,能力还没有达到起死回生的地步。

  美人拖着艾美莲背的手不由得攥紧了,连“徐春生”都没办法的话,难不成真的要看着对方这样缓缓地失去生命吗?

  美人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脸色。

  “房邡”没想到这个节目真的会出差池,吓得魂儿都差点儿没了。

  “他”在看见那些“丧腐”的时候,心里就突突直跳,本以为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一时的大意就造成了无法挽救的后果!

  “他”都可以想象到直播间里那些观众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是什么反应了。

  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会儿必须停止拍摄,才能为节目组减少负面消息。

  但是理智却让“他”继续拍摄下去。

  不管怎么样,观众们有权利知道这档节目的内容,而且中途停止拍摄的话,或许才会造成更大的不好的影响!

  “房邡”想到这里,咬咬牙,决定扛着摄影机继续自己的任务。

  直播间里的情况的确与“房邡”预想的没有区别,一团糟!

  当然糟糕不仅仅只是他们一个直播间,就连宋雨擎那边也开始嗡嗡的闹了起来。

  无外乎是关于这些显现真身的“恶诡”!

  [丫丫不是雅雅]:擦!谁能告诉我,这些东西,是什么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啊喂!

  [kingdom]:说实在的,这真的把我给吓(he)到了,看着看着,屏幕里突然出现那么多不是人的东西,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工作人员暴露了,还准备撰写一篇文章来说一下这个节目的,结果没想到……都TM是真的!

  [pro-great]:谢谢,有被吓到,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艾美莲转身的时候,md,这简直就是在跟我玩大挑战啊!

  [葡萄酒鬼]:我发现没一点儿心理承受能力看不了这个节目。

  [wqw]:hhhhhh还好我心理承受能力够强,只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惊讶而已。

  [河马上桥头不上岸]:只有我在想美人方才出手的时候帅呆了吗?!

  [我是美人的舔狗]:不,不止你一个~

  [美人是我的]:新粉还在舔屏,老粉已经截图了~

  [十年美人粉不动摇]:鹅鹅鹅鹅,截屏算什么,我已经录像了,我要把刚才的那一幕私底下翻来覆去的看!

  [球球大作战我是妖神]:??楼上,我有一个朋友……

  [妹妹每天都在掉段]:《无中生友》?

  [巧克力蛋糕]:咳咳咳,我其实就是那个朋友,直接私发给我就可以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爽]:在座都是lsp,看得出来啊!

  [星战国服-夹克]:@十年美人粉不动摇。发给我,我这里有hs。

  [冰月啊]:??!!!

  [黑白双煞]:要说狠,还是你夹克狠!

  [鱼儿兔兔菌]:不会有人不知道,夹克手上的hs图都是他自己拍自己吧?

  [风云变幻九州通]:……那岂不是更棒了!/奸笑/奸笑。

  [风味是什么味]:还是低估了评论区的lsp。

  [群和日历]:我已经把这件事反应到后台去了,不知道能不能处理。

  [亚子故居住证]:终于有一个明白人了。

  [三三老师]:现在还有人觉得是节目效果吗?

  [jimmy]:唔,也许就是呢?

  [loo于年后]:虽然不排除这种情况,但是我觉得艾美莲现在的样子的确不是假装的。

  [我是一个句号]:对了,艾美莲的粉丝呢?她现在出事了,我怎么都没有看见她的粉丝出来说几句,关心一下?

  [树欲静而风不止]:害,你都不知道吗?艾美莲现在的粉丝掉的不剩几个了,就算是剩下来的,一大半都是僵尸粉,哪有真的粉她的人还在啊!

  [miao唔]:啊这,世事无常啊,艾美莲现在还在节目里面呢,要是等她出来知道自己的粉丝掉光光了,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请叫我yissa]:嗯……前提是她能不能活着离开这档节目吧?我觉得这个节目很不对劲,至少在我看来,这个节目从刚开始出现的那个怪物起就藏着什么秘密。

  [于和伟十三年]:别想那么多,好好看就对了,至少不会闹出人命吧。

  与此同时,陆皎和阎洲也在赶来的路上。

  阎洲手里拿着之前的“魂油灯”将这里照亮,给陆皎驱散前路的黑暗。

  不过陆皎体力不济,跑几步就有点脱力,实打实的废物一个。

  跑断腿的陆皎:“……”

  她活着的设定到底是什么!

  阎洲见此,拧了拧眉,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陆皎以为他是在担心跟不上,以至于没办法及时赶过去,于是就说:“阎洲,要不还是你先过去吧,我很快就来!”

  虽然她也很不想拖后腿,但是她跑步上的技能貌似并没有被点亮……

  阎洲微微抿了抿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皎低头,有点小自闭。

  随后,她就感觉一双大手直接将她拦腰抱起。

  “嗯?!”

  陆皎惊疑不定的抬头看去,是阎洲。

  她抬头,刚好能看见男人精致的下颚骨线,漂亮的好似画出来的一样,轮廓完美极具吸引力。

  陆皎意识到自己这是被阎洲抱了,还是公主抱!

  想到这一点,两团红晕不请自来的爬上了陆皎的两颊,就好像天边的晚霞一样好看。

  陆皎挣扎着想要从阎洲怀抱里跳下来,一边不好意思的小声说着:“阎洲,你先把我放下来,我能自己走的。”

  她又不是瘸了,只是走的有点慢而已。

  阎洲的手臂揽着她纤细的腰肢,手虚虚握着她的胳膊,不赞同的说道:

  “放你下来,然后留你一个人在这吗?”

  这是不可能的。

  陆皎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也看出来了阎洲对自己的关心,脸上的温度似乎更加滚烫了,仿佛就要把自己烧着了一样。

  她此时只想把脸都给捂住,不去看阎洲。

  这个家伙啊……

  阎洲瞥了一眼怀里的女孩子羞红了脸,埋着头不敢看自己,嘴角刚想要勾起,但又压了下去。

  正事要紧。

  阎洲抱紧了怀里的陆皎,还不等陆皎有所反应,就动身而起——

  “别睁眼,很快就送你过去。”

  陆皎觉得一阵飓风卷起,好像整个人都腾空了一样,有些奇怪,刚想睁眼去看看怎么回事,却又听见阎洲低沉的嗓音喑哑的开口。

  陆皎是个乖孩子,果真没有睁眼,很相信阎洲的话。

  阎洲抱起她就腾身飞在空中,气流在他身下似乎有了自我意识一般,将他带着陆皎一起朝着大厅而去。

  到大厅时,周遭终于不再是一片漆黑了,但是却分外的安静。

  “哒。”

  阎洲抱着陆皎安然的落地,脚尖轻点,姿态轻盈。

  落地之后,他才将陆皎轻轻地放到地上站着。

  “嗯?到了?!”

  陆皎方一睁眼,就发现周遭一片明亮,一时间差点儿没反应过来。

  但很快就知道,阎洲这是带自己回大厅了!

  好,好神奇啊!

  陆皎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眼中光泽闪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