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六章:系衣带的教学课程_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笔趣阁 > 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 九十六章:系衣带的教学课程
字体:      护眼 关灯

九十六章:系衣带的教学课程

  夜色渐浓,弯月悬挂在空中

  柳望舒跟随东皇太一乘一叶扁舟浮于夜空中,注视着下方地上庄重的婚礼

  一身凤冠霞帔面遮喜扇的少女在众人的簇拥下缓步走向,正在上首等待她的太康王。

  从太康王些许立体的五官和挺直的身板,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英姿飒爽。

  柳望舒从国师府众多典籍中看到过一些太康王的记事,上面对他颇为好评。

  可惜随着时光流逝,原来精明勤政的仁君也变成阴晴不定靠着神迹才能巩固政权的帝王了。

  柳望舒瞟了一眼斜前方东皇太一,男人若有所思的看着下方行礼完婚的新人

  啧!果然天下没有白给的午餐!看他这表情绝对有所图谋!

  【存档二:覆盖成功】

  柳望舒刚存完档,就被地上突然爆发的光芒晃了一下眼

  这是???

  光芒散尽,一个三足小鼎立于太康王俩人面前

  【禹王鼎】然后呢??这就没了???这系统介绍又是熟悉的只给了个名字!

  无语的柳望舒注意力回到了下方,只见两人一同对着禹王鼎拜了三拜

  当最后一拜结束后,一道浑厚的敲鼎声声音响起,一瞬间一股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

  一旁的东皇太一见此,勾起嘴角

  鼎声响完,太康王举起酒杯与下方来宾共勉

  从系统给的介绍中,柳望舒得知来宾中不仅有高官贵族,还有修仙界八大门派的掌门参加

  还有身着一袭黄色礼服在人群中引人注目的皇朝国师离颜

  突然意外发生,太康王手中的酒杯破裂,碎片划破了他的手指

  暗红的血从伤口流出,像是被吸引一样!流出的那滴血飞向浮于空中的禹王鼎中

  彻底与鼎融于一起!

  重头戏要开场了,东皇太一双手结印

  婚礼上将将成为王后的少女,喜扇遮挡下的殷红嘴唇不断张合像是在念什么咒语

  可惜众人都被突发意外的太康王吸引了注意力,无人察觉

  随着东皇太一的结印和少女的结印,淡淡的黑雾升起,渐渐的黑雾遮住了弯月

  禹王鼎开始剧烈的晃动,当两人结束一切后

  “轰”的一声,小巧的禹王鼎变大,地面开始颤抖!一阵让人恐惧的威压袭来

  东皇太一目的是解封禹王鼎中的东西!到现在柳望舒终于明了!

  从上空看原本明亮喜庆的场地已经被黑漆漆的浓雾包裹住!

  一声朦胧兽吼从黑雾中响起!

  “穷奇,沉睡了这么久你也该苏醒了!”看着地上的景象,东皇太一眼中尽是满意

  穷奇??难道是四凶之一穷奇么!没想到这凶兽竟然封印在禹王鼎中!

  像是在响应东皇太一话语一样,黑雾中的兽吼声越来越大!大地的颤抖越来越剧烈!

  瞥了一眼,东皇太一把一旁被穷奇威压下有些站不稳的柳望舒揽入怀中,低声开口:“结束后你就跟随我修炼吧,穷奇的威压你受不住!太废了”

  呵!你一刻不嘲讽我就不舒服是吧!!狗男人!!!明面上柳望舒乖巧的靠在东皇太一的怀中

  接着一瞬晕眩感,再从怀中出来就发现已经从小舟中离开,回到了刚刚来过的喜房中!

  这是???

  东皇太一意外的为柳望舒解惑:“在这等着,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你能面对的”

  【面前的这个真的是东皇太一么???竟然会考虑别人了!!不可思议!!】

  听到心音的东皇太一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面前装乖的女人,一语未发转身消失离开

  只留下柳望舒和瑶忆两人在喜房中!

  东皇太一离去后,喜房中一阵寂静

  想着终于可以跟瑶忆独处能打探消息的柳望舒,慢慢蹭到身旁手中结着看起来很高深的印的瑶忆

  【存档一:覆盖成功】

  询问前她还存了个档,生怕要是问到雷点还能读档重来!!

  柳望舒轻声询问:“那个...瑶忆你是怎么成为巫女的呀”

  瑶忆手中未停,冷淡的脸庞映照在喜烛的光芒下:“九幽,东皇大人在九幽之地妖魔的手中救了我”

  说道东皇太一时她的眼中充满崇拜!

  九幽之地?那不是魔族栖息之地么!为人的瑶忆为何会在魔界九幽

  抱着有存档保底的柳望舒毫无顾忌的问了出来

  听到询问的瑶忆,手中的结印停滞了一下:“不知,生前的记忆我已经不记得了”

  她手中重新开结起繁琐的印:“记忆之初,就是身为灵体的我在即将成为妖魔口粮时被东皇大人救下”

  这样子的么,除了知道东皇太一去过九幽就别无所获呀!

  转瞬一想瑶忆是跟随东皇太一最久的巫女,也许她知道东皇太一一些隐藏点之类的!

  想到就问!反正有存档!

  柳望舒大大方方问了瑶忆,关于东皇太一爱好,习惯之类的问题!准备记下来用以攻略!

  结果半小时后....

  柳望舒无奈望天,听着耳边喋喋不休半个小时不曾停歇的话语!

  天啊!!瑶忆你冷漠寡言的御姐形象呢!!!

  从东皇太一的饮食起居到现在说的习惯爱好!没看出来瑶忆你还是个无人倾诉的追星迷妹呢!

  她后悔了!!她为什么要想不开要问一个迷妹关于她偶像的问题!!!

  就在柳望舒内心感叹瑶忆保姆属性时,巨大的脚步声伴随着地面的颤动打断了瑶忆的话语

  这是???巨大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地面的颤动让柳望舒有些站不稳!

  “多谢”柳望舒对及时扶住她的瑶忆道谢,接着一声兽吼在门外传来!

  两人连忙打开门查看情况,只见一面目狰狞尖牙利齿,头大身小的巨兽朝着院落奔来!

  这难道是穷奇??不能吧!!东皇太一不是去处理穷奇的么??这穷奇能这么厉害的从东皇太一手下逃脱么!!!

  “是饕餮!”一直平淡示人的瑶忆见巨兽也有些面色焦急

  四凶之一的饕餮???不是把!饕餮怎么突然出现了!!

  奔腾而来的饕餮被金色的结界挡在外面,它巨大的脑袋乱撞结界:“找到了...好香...好香...”

  听清饕餮吐出的话语,柳望舒一愣!难道是自己的极阴之体吸引了饕餮前来???

  想到这她转身询问身旁的瑶忆,该怎么办!

  瑶忆步至前方,把柳望舒当在身后面色沉重:“没事,东皇大人布下的结界会拦着它的”

  然而话语未落多久

  “咔嚓”的声音响起!只见金色的结界上出现裂纹!

  瑶忆震惊的瞪大双眸,不可置信的开口:“这...不可能!!”

  “咔...咔嚓!”结界彻底破碎,化为粉末消散于空中

  巨大兽头没了结界的阻拦,直冲俩人而来

  瑶忆迅速的带着柳望舒离开远地,飞到屋顶!

  “碰!”的一声,尘土飞扬!

  光芒散尽,一个三足小鼎立于太康王俩人面前

  【禹王鼎】然后呢??这就没了???这系统介绍又是熟悉的只给了个名字!

  无语的柳望舒注意力回到了下方,只见两人一同对着禹王鼎拜了三拜

  当最后一拜结束后,一道浑厚的敲鼎声声音响起,一瞬间一股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

  一旁的东皇太一见此,勾起嘴角

  鼎声响完,太康王举起酒杯与下方来宾共勉

  从系统给的介绍中,柳望舒得知来宾中不仅有高官贵族,还有修仙界八大门派的掌门参加

  还有身着一袭黄色礼服在人群中引人注目的皇朝国师离颜

  突然意外发生,太康王手中的酒杯破裂,碎片划破了他的手指

  暗红的血从伤口流出,像是被吸引一样!流出的那滴血飞向浮于空中的禹王鼎中

  彻底与鼎融于一起!

  重头戏要开场了,东皇太一双手结印

  婚礼上将将成为王后的少女,喜扇遮挡下的殷红嘴唇不断张合像是在念什么咒语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