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章:别再弄掉了_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笔趣阁 > 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 五十六章:别再弄掉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五十六章:别再弄掉了

  只是两三步,三人身边的环境从嘈杂变得清静,路上的仅有的几个行人也是衣着精致!

  这应该是东皇太一刚才说的海平街了,看这样子他那房子应该价值不菲!

  一行人来到高门石狮子前,东皇太一无视门前带刀护卫,直接跨门而入!

  那几个看门护卫见此直接拔刀,大声喝道:“竟敢擅闯姜府,狗....”

  后面几个字还未出口,他们几人直接原地灰飞烟灭,只有回荡的余音,证明他们刚刚的存在!

  东皇太一步伐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继续前行着!随后接连来的看门护卫都和前面几人一样,消散于天地之间!

  ....???

  柳望舒见此情景心内发出真诚的疑问!

  这真的是东皇太一的宅邸么?不是强闯民宅么!

  听到声响紧赶慢赶前来的老管家,一下跪地请安!

  随后一对夫妻从中门处走来,可能因为顾及到女子怀孕的原因,两人的步伐有些缓慢!

  见到站在门口的东皇太一,两人连忙跪下行礼!

  而跟随在他们身后的两个修士,却闲庭信步的慢步走来!

  两人不知道东皇太一是何人,也看不透他的实力!只是见满园的人都跪地不起,自持身份的颔首致意了一下,算是行礼了!

  这两个元婴修士真勇啊!柳望舒根据系统提示得知两人的修为后感叹到!

  东皇太一停下脚步,看向两个元婴修士:“不会跪下么”

  他话音刚落,两个元婴修士身子瞬间矮了半截!原来是两人的小腿直接消失,快的连血液都没有出现!

  终于害怕了的两个元婴修士,连忙磕头求饶!

  可惜他们的头颅磕下就再也没有起来,失去头颅的身体朝旁边倒去!摔倒地面后发出沉闷的响声!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见到一丝鲜血!

  怀孕女子见此,本就因为高耸的腹部无法俯身行礼而害怕的面孔更加惨白了!

  她用手紧紧捂嘴,以免自己因为恐惧而发出声响!

  男子见状用身子微微靠前,把妻子的身影挡住一部分!他搂在妻子背后的手,稍稍往下压了压!

  试图让她能在俯低一点!

  贵在前面的老管家,额头抵着地面,苍老的声音微颤道:“恭迎,太一大人回家”

  他身后的夫妻俩也随着高声恭迎!

  “哼”

  因为东皇太一的冷哼,跪地俯身的仆人们直接低到紧贴地面!

  他的步伐在将要越过年轻的夫妻俩时突然停下!意味不明的视线落到女子高耸的腹部上后道:“起来”

  男子以为是跟自己说话,便颤颤巍巍的抬头!却发现东皇太一的视线落在自己妻子身上!

  不对!是妻子的肚子!这个认知让男子更加惶恐!!!

  他鼓足勇气颤抖道:“若是静姝冒犯了您,还请...您...饶她一命...”

  说他男子又磕下头去!发出脆生生的声响!

  跪在前面的老管家也跟着求饶!

  “站起来”东皇太一无视他人,又重复了一遍!不过这次语气很明显的不耐烦了!

  静姝闻言赶紧抬头起身!因为太过害怕她腿软的竟然没有顺利起身!最后还是靠着丈夫的搀扶才颤巍巍的站起来!

  她身体僵硬的像是雕像!脸色惨白,垂着眼皮不敢看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视线专注盯着静姝高耸的肚子!

  柳望舒见他一动不动,也不知道看静姝的肚子想什么!但东皇太一总给人一种下一秒会让这位名叫静姝的孕妇消失!

  直接一尸两命!

  她静静看向周围,发现跪地的仆人们大气不喘,只有老管家和静姝的丈夫虽然惊恐害怕,却眼露恳求看着东皇太一!

  而身旁的瑶忆,对此并未有任何反应!不过从她关怀的目光和默默围在她身旁的手臂来看!

  很明显的她听到东皇太一刚才说的戏言!而且还当了真!

  柳望舒有点无语,准备等着没有外人时跟瑶忆解释清楚!

  见到静姝满头冷汗,摇摇欲坠的身姿!

  【存档二:覆盖成功】

  有些于心不忍的柳望舒向前一步,轻轻拽了下东皇太一的衣袖,在对方转头看过来时小声道:“我累了”

  说完这句话柳望舒就有点后悔!虽然她能读档!但是被杀死可太疼了!现在的她完全不想感受到一点疼痛!

  “累了?”东皇太一目光从柳望舒脸上移到她平坦的腹部,然后又看回到了柳望舒的脸庞!

  瞧见东皇这一顺的视线,柳望舒似乎明了他刚刚为何执着于孕妇静姝了!为何目光一直黏在孕肚上了!

  呵!狗男人!还真的代入了啊!!

  有点恼羞成怒的柳望舒瞬间抛下那点不安,轻哼置气道:“嗯!”

  东皇太一见此也不生气,他牵起柳望舒的手向前走去,并且丢下一句不知道对谁说的话:“安静点”

  趴在地上的仆人们瞬间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喘气声打扰到大人们!

  孕妇静姝在丈夫的搀扶下又缓缓跪地,俯身恭送!

  柳望舒与瑶忆一路跟着东皇太一来到居住的后正院!

  与处处透露着威严的神殿不同,这处庭院是典型的水乡婉约建筑!

  庭院周边是生机勃勃的翠竹林,潺潺而流的湖水中除了长着一些不知名的花朵,还矗立一座十米多高的假山!

  庭院正对面的是一座精致典雅的汉式房屋,琉璃碧瓦,红柱绿栏,雕梁画栋。

  下午的阳光落在走廊,印下浅金色的光圈!

  柳望舒跟着东皇太一跨入正屋的门槛,而瑶忆并未跟着,她自觉走向左手边的屋子!

  进屋后入眼便是待客的正厅!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烟雨水墨画!

  正桌上还摆放着一对无暇白瓷花瓶!几朵不知名的花有序的插在瓶中!

  因此屋内飘着淡淡的清香!

  整个房子干净整洁,所有器物上没有一丝灰尘!可以看出哪怕久久无人居住,也会每日来人认真的打扫整理!

  柳望舒顺着东皇太一的示意,走向右边!

  越过绘着水墨画的屏风!就看到被绣着花卉虫草的淡色纱幔围绕的软榻!

  见东皇太一没有跟进来的意思,柳望舒脱鞋半躺到软榻上!

  她靠在床架上,盯着前面淡色的纱幔有点愣神!

  这游戏细节做的太过于真实了,真实到现在她都还没从那让人恐惧的阴影中出去!

  生于和平年代的柳望舒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如此真实的死亡!

  还有被凶兽一口口生啃的恐怖!

  那一幕幕不断在她的脑海中显现!不想再看到这些画面的柳望舒抬手拍了拍脑袋两边!

  想要把脑海中的画面拍走!

  不知何时进来的东皇太一的嗤笑,打断了柳望舒傻里傻气的动作!

  他在柳望舒疑问的眼光中,缓步走来。

  柳望舒问道:“怎么了...”

  “别再弄掉了”东皇太一将手中的碧玉簪插在柳望舒的发间!

  “这是什么时候?”若不是东皇太一的举动,柳望舒根本没有发现玉簪不见!

  东皇太一淡淡道:“大概是秋言带走你时,掉下的吧”

  闻言柳望舒明了,她猜测的没错!那些少女是被东皇太一解救的!

  不过她好奇的是东皇太一为何管了,这对于他无关紧要的闲事!

  而且还把那些少女的记忆清除掉了!

  想到这,她直接问了出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