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章:巫咸之死_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笔趣阁 > 当纸片人有读心术后,我被反攻略了 > 一百章:巫咸之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百章:巫咸之死

  巫咸跪地扶住从封印中苏醒的西王母:“巫咸以下犯上,背离天道,罪该万死,请元君责罚”

  西王母目光怜惜的望着跪地的巫咸:“你...这是何苦”

  “巫咸不想被元君守护,所以巫咸想,先将元君封印”巫咸愧疚而又落寞:“让我昆仑十巫来守护元君,助元君渡过天劫”

  “却不想....”他想到所发生的一切,叹气自嘲:“天劫尚未降临,却已将元君和昆仑推入绝境....”

  身为昆仑主神,哪怕西王母被封印成玉像,但昆仑神界所发生的一切,她是全部知晓的!

  昆仑十巫内讧,十之去九。巫彭暗自将瘟疫之种交给东皇太一,让弯月女神素娥成为瘟疫之源,让被弯月所照之地皆被瘟疫传染!

  巫罗私自与混沌签订契约来获取力量,杀掉巫姑,巫抵,巫即,巫谢!却被反噬到尽留一丝残魂存世!

  巫礼,巫真,巫盼皆被外界之人所斩杀而栽到巫罗头上。

  这所发生的一切并非巫咸一神可控!

  西王母抚上巫咸落寞疲倦的脸庞,好似在宽慰他!

  西王母的动作让巫咸越发的惭愧,他愧对西王母对他的期望,对他的信任,对他的教导!

  “是巫咸高估了自己,对上天更是缺乏敬畏之心”巫咸越发自嘲:“落到此番境地,实则咎由自取”

  巫咸说话开始吃力:“我原本想要保护元君,却最终,只留下了一堆烂摊子,让元君替我收拾”

  施展解封之术已经将他的本源之力耗尽,没有了本源之力,那么神也会随之消失!

  西王母搀住躯体开始变得无力的巫咸:“没关系的,神祇也好,凡人也罢,一生中总会做那么一两件离经叛道的事情”

  她的神情祥和,如黑夜的瞳眸包容着眼前自责愧疚疲倦的巫咸:“况且,你已经为你的过错付出代价了”

  那怕在不舍,但做错就要付出代价!

  西王母叹息般喃喃道:“巫咸,本源...已尽,神隐...将至”

  在西王母面前,巫咸并不是那个修仙千万年的昆仑十巫之首,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活在昆仑神界的生灵:“在临终之前还能见到元君,已是大幸了”

  越发虚弱无力的躯体让巫咸明白时间不多了,他紧紧的注视着西王母温和亲切的面容,想要牢牢的记住:“对不起,元君....当日我对你撒个慌....”

  “我说,我是昆仑的第二任掌权者,我明白我自己的责任”

  “我说,我会倾尽性命守护西海,那怕你不在身边”

  “我说,那些年少轻狂的戏言,我自己都已经忘却”

  “可实际上,在我内心中从未忘记当初那日所言的每字每句”

  巫咸已然瘫坐在地上,他吃力的仰着头说出一字一句:“我始终无法想象,没有元君的西海是什么样子,我亦没有兴趣,在那样的天下苟活!”

  “这个执念,在我心中.....从无一日改变”

  “对不起,元君”巫咸缓缓抬起手,想要再一次触碰到西王母:“我知道我是...你最信任的下属...但我终是...无法胜任你的...继承者”

  太过无力的手最终还是搭落到西王母的手臂上:“巫咸....让元君...失望了...”

  “没什么失望的....当日我给予你全部的信任时,便觉得你与我一样....是没有野心权欲的神

  西王母满眼怜惜的,环抱住想要接近自己的巫咸:“而这样的神....其实本不适合做昆仑的继承者”

  “说到底...”她叹息道:“最初错的是我...”

  “抱歉,巫咸。明明是我的过错,却让你来承担....”

  巫咸靠在这三界之中他最为眷恋的怀抱中:“元君...始终宽厚温柔....真希望能...再陪元君多走一段路....多守护这昆仑一时半刻也好...”

  随着巫咸的话语,他的身躯开始逐渐消散,时间到了:“可惜...一切都要结束了....”

  “元君...天劫将至...巫咸不能与你继续同行了...之后....要多加小心....”

  淡色的光点从巫咸身上飘出,伴着清冷的白梅香环绕在西王母的身旁,眷恋般的停留片刻后,慢慢飘出玉山圣殿,隐入那山海之中。

  一滴泪珠从西王母的眼角滑落,她安静温柔的注视着一切,并未试图出手挽留这飞散的光点...

  围观这一切的柳望舒有些唏嘘,这位宁静淡泊的昆仑之主,向来顺应天命,从不做任何徒劳之事,似乎她心中从未有所求之事,所虑之思。

  也许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一手培养的昆仑十巫,心中的执念一个比一个深重,一个比一个偏执....

  不过她也明白,此时的情况并不容她哀伤太久。

  西王母目光看向一旁静静围观的龙傲天,当看到他怀中抱着的幼女,她的目光变得温柔:“这是...十二月素娥吧”

  素娥年幼的小脸上,依稀可以见的几分她母亲嫦曦的影子。

  “西王母大神...”龙傲天往前走了一步,将怀中的幼女往西王母方向靠了靠:“请您出手救治素娥”

  “唉”早已知晓一切的西王母目光悲悯望着幼女沉睡的面容:“我会用神杖来接触她身上的瘟疫的”

  说着她目光抬起看向龙傲天:“瘟疫之种是有灵智的,在我将它驱逐出来时,你一定要尽快出手将它彻底消灭”

  龙傲天点头,将素娥放到圣殿的地上:“好”

  见西王母开始施法祛除瘟疫,他召唤出本命灵剑准备随时击杀逃出来的瘟疫之种!

  说来挺奇怪的,在柳望舒看来,东皇太一只见了素娥不到三面,就算是亲兄妹!

  在亲母不在的情况下,再权利之风盛行的神界生存力这么久,素娥应该也不是一个没有任何防备,傻白甜的天真女神吧!

  所以东皇太一,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瘟疫之种染到素娥身上的!

  可能是九十三的好感度给了她勇气,柳望舒将心中疑惑直接询问东皇太一。

  “想知道”东皇太一漫不经心的看着西王母祛除素娥身上的瘟疫之种,用余光看到点头的柳望舒,嗤笑道:“自己猜”

  若是没有之前的那一出,东皇太一或许会告诉柳望舒。

  但已然心里有底,知道说出真相柳望舒绝对会爆炸后,他才不会没事找事说出来!

  靠!狗男人不久前不是还说好不给她卖关子的么!!!

  “嘘”东皇太一止住了柳望舒的开口:“该到了带回素娥的时候了”

  就在二人交谈中,西王母已经施法完毕。

  刚刚苏醒本就元气有些不足的西王母,为素娥施展祛除瘟疫又消耗不少,此时的她额头上已然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此时的素娥面容焕发往日的神采,身形也从十岁的幼女变回了成年的体型!

  龙傲天看着素娥一直没有苏醒:“素娥...这是....”

  “无事,你将十二月抱到玉阶上,休养一会便会清醒的”西王母叹了口气:“她身上的瘟疫已经祛除,凡间所流传的瘟疫也会全部消失”

  龙傲天拱手感谢道:“多谢..西王母”说完又将素娥抱在怀中

  “不必了....这毕竟是我昆仑所生之祸,殃及凡间生灵,实在是罪过...”说完她转身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在白玉台阶上,象征着昆仑之主的宝座!

  就在这时东皇太一显露了自己的身形!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