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查找货物_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笔趣阁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 第1457章 查找货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57章 查找货物

  第1457章查找货物

  大林摇着头道:“我对那些可不在意!亲手能抓住坏人,才是我工作的初心!”

  我切了一声道:“这时候还和我玩虚的,有必要吗?”

  大林哎了一声,问道:“那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道:“我们查到了,之前那些被改造过的房车,现在都在瑞丽,走没走我不知道,可以去看看!到时抓一两个舌头,问啥他都得回答!我们不就知道,那些货的去向了啊!”

  大林点着头道:“现在也就只能这样做了!”

  联系上关泽后,我们出发走了瑞丽。

  见到关泽后,他马上就说道:“我找到货车的藏身地点了,不过很多人都已经开走了,我让喜子哥去跟踪走了的车,我看着大车群!”

  关泽带着我们去到了,大型的停车厂内,停了数不清的改装过的房车,表面上看,这里就是个普通的停车场厂,但仔细观察过去,就会发现,一个停车场至少有十几个保安,而不是司机,就这很奇怪了!

  我低声问关泽:“你看见司机没有?”

  关泽摇着头道:“还真没看见,是啊,我怎么就没留意呢?”

  我嗯了一声道:“除非是这些保安准备当司机!”

  这时一个保安好像看见我们,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装作游客下了车,客气地和保安打着招呼问道:“大哥,你们这车卖不?”

  保安警惕地看了我一眼,回答道:“不卖,不卖!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陪着笑道:“我们是这边的游客,走到这边,看到这么多的房车,想着过来看看,你们这么多的房车都不卖,摆在这里干什么啊?”

  保安一皱眉,不耐烦地说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啊?都说了不卖,没事别在这边转悠,走远点!”

  我生气地看着他说道:“这是你们家的地方啊?就算是停车场,也是公共的,我就想在这里停车,怎么了?”

  保安直接拿着警棍,指着我说道:“别在这儿闹事啊,那边那么多空地,你不停车,非要在这儿花钱停车,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很无辜地说道:“什么干什么的?游客!你没听清楚啊?”这时听到这边有声音,又走过来了两个保安,我怕一会儿真把我们给围了就麻烦了,只好识趣地走回了车上,开走了。

  留了一个人在那边盯着后,其他人找了个饭店,坐下来吃饭,顺便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大林分析地一下:“现在看来,这里很可能就是他们藏货的地方,应该线路还没打通,所以,他们的货还没运出去,一定是在等命令!我估计,这些保安就是司机,他们不可能请普通的司机的,这可是在做犯法的事!”

  我还是很不解地问道:“从这里出边界还有多少公里啊?这么多的车,怎么可能出得去呢?这不现实啊!”

  小黑说道:“这里离边界不到20公里,半个小时的路程,可根本就没法过边防站,走上路的话,这些车也上不去,目标又太明显了,他们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运出去的,只是咱们还没想到!”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贺洁,电话很小声:“你听我说,我没什么时间,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打电话给你,明天他们会把货运到洱海西南岗的码头,先去湛江,转运新加坡,在去非洲!”

  我不解地问道:“干嘛要这么麻烦啊?”

  贺洁回答道:“手续麻烦,只能这么走!”

  我还想再问她,她那头已经把电话挂了。

  我急忙打开手机,看着地图和他们说道:“洱海的西南岗码头,这地图上也没有啊,你们谁知道?”

  大家都摇了摇头,看向喜子。

  喜子也跟着摇头道:“没听说过啊,洱海还有码头的?这怎么找啊?我先打听一下吧!”

  我又仔细地在地图上搜寻了一遍,只要是接近海边的地方,我都放大看清楚,根本就没这个地名,西南岗是不是该在洱海的西南方向呢?可西南方向我又找一圈,也不靠近海边啊!

  我开始产生了怀疑,贺洁会不会是骗我呢?

  小黑也同样提出了疑义:“你确定她给你的信息是准确的吗?”

  我心里也有怀疑,但嘴上却说道:“我相信她不会骗我的!咱们再找找,你们四处打听一下!”

  大林说道:“就算咱们找到你说的那个地方,你们想过没有,他们怎么运过去啊?咱们这里到洱海要400公里,这里多车上高速,肯定会引起注意的,他们敢冒这个险吗?这里距离边界这么近,干嘛要舍近求远啊?这里只要出去了,怎么走不行啊?可比在国内方便的多!”

  小黑嗯了一声道:“是啊,这不科学啊!我觉得可能是调虎离山,只要咱们守着这批货,他们就运不走!别管他们怎么走了,敢开过边界,咱们就抢!”

  我摇头道:“现在咱们还不确定这批货是不是在车上呢?咱们已经截停了他们一车货,他们肯定会提高警惕的,说不定货早就转走了呢!现在先想办法,确认货是不是在这些车上,另外找人打听,一定要去确定洱海的那个地方,到底在哪儿?”

  说完,我又问道:“家里谁还在?”

  小黑想了想说道:“信得过的,就安仔和阿国了!”

  我嗯了一声,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安仔:“安仔,你安排人去洱海,今天要到,找到一个叫西南岗的码头,再找人去湛江,打听一下那个货运码头可以远洋去新加坡,尽快给我消息!”

  安仔什么都没问,就爽快地回答道:“知道了,飞哥,马上就去办!”

  挂了电话,我和小黑说道:“你们谁晚点天黑摸进去看看,车里面到底有没货在啊?”

  小黑嗯了一声道:“我去就行了,也不知道那死丫头跑哪儿去了?她在就好了!”

  我忙得这才想起来,他的徒弟,好几天都没消息了。

  忙问道:“你没打电话给她吗?”

  小黑摇着头道:“不能打,万一她藏在什么地方,一打电话不是暴漏了!她不会有事的,谁人能抓得住她,我都不行!”

  我哦了一声道:“那就好!”

  夜幕降临,小黑准备出发,奎哥要跟着,小黑没让,觉得人多目标大,又不是去打仗,他一个人就够了,很快就消失在夜幕里了。

  我看着奎哥担忧的眼神,不解地问道:“你对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他的身手你还不知道啊?”

  奎哥哎了一声道:“你不觉得这次小黑过来,没以前厉害了吗?按理说,我们在加工厂的时候,他肯定是不会被抓的,就算是再多十个人,他也一样可以跑!”

  我切了一声道:“不是人家手上有枪吗?加上拿你们几个要挟他,他才就范的!”

  奎哥摇着头道:“你想想以前,是不是也有过这种情况,可他被要挟过吗?总感觉他没了那股子锐气了,做事也没以前果断了,瞻前顾后的,越是这样,越容易出事!”

  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路,安慰道;“年纪大了,又有自己的事业了,不可能像以前不管不顾的,这样也是对的!不能每次办事,都是拼命,对吧?”

  奎哥嗯了一声道:“那倒是,可有些时候,你越是小心,就越危险!躲枪子的人往往是最容易挨枪子儿的!”

  一个小时,小黑回来了,对着我们苦瓜脸道:“真是老了,才查到第二辆车,就被发现了,车全部上了锁,打不开,也进不去!几乎是一辆车一个司机,都不离开自己的视线,我是没法找啊!”

  奎哥和我对视了一眼,像是在说,是不是验证了他的说法。

  我有些焦急地说道:“如果,找不到货,那一切都是白费,万一车上没货呢,说不定货现在已经都运走了啊!这些车可能都是烟雾弹啊!”

  奎哥一横心说道:“干脆找一个保安过来问话就是了,没有我撬不开的嘴!”

  大林急忙反对道:“你可别乱来啊!犯法的事,你打算当着我的面干啊?”

  我也反对道:“没用的,他们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呢!就是来当司机的,你这样做,反而会打草惊蛇,还得想其他办法才行!”

  这时小黑的手机响了,小黑接起电话,嗯了几声,挂了电话,对着我们说道:“丫丫原来是上了第一辆货车,我们当时追车的时候,她就在第一辆货车上面呢!货是在一个码头上,什么码头她还不知道,正在打听!一会儿发了位置过来!”说完,他手机来了信息,我们凑过去,看了一下。

  这位置根本就不在洱海,而是在腾冲,一东一西完全是两个方向。

  奎哥有些不淡定道:“都说她是骗你的,你还不信!这下知道了吧?”

  我还是不肯相信道;“那只是一车货而已!说不定大批货是冲洱海走海路呢!”

  小黑摇头道:“丫丫说,他们那边已经开始装集装箱了!”

  我不解地问道:“集装箱?那是直接出边境啊?那边有国际码头可以出海吗?”

  小黑摇了摇头道:“应该是直接陆路走。”

  大家一下子都沉默了一下,现在货物在哪儿不清楚,同时冒出了两个地点都可能藏着货,还出现了两个地方出境,这可怎么处理呢?

  所有人都看向我,我有些不满地说道:“都看我干什么啊?”

  大林笑了笑说道:“平时都是你主意最多,你赶快想啊,到底该怎么办?”

  我也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选?

  最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对小黑说道:“你还能联系上你徒弟吗?让她确认一下,那边到底有多少货?”

  小黑嗯了一声,在手里上发了几个奇怪的符号,等着那边回复。

  我同时又说道:“一不做,二不休,犯法的事咱们也得做啊!一会儿去点了一辆车,直接给它烧了,不就知道里面到底有没货了?”

  大林急忙制止道:“那可不行啊!你这是故意损害他人财产,还放火,这罪名可大了!”

  奎哥马上赞同道:“我觉得可以,这是个好办法,大不了咱们赔他们钱就是了!”

  我嗯了一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总不能在这儿一直等吧!”

  然后,我们不顾大林的反对,选中了一辆最靠外的,离看守司机最远的一辆。

  奎哥把我们车上的汽油抽出来一桶,小黑靠近了看守这车的司机,一旦火点起来了,就马上打晕这个司机。

  奎哥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房车旁边,看了看油箱里的汽油,确定不足以引起爆炸后,把一桶汽油,浇了车一圈,拿出打火机,把火点了起来,那边司机看到车着火了,还没叫出声来,就被小黑给击倒了拖到一边。

  火势蔓延得很快,没多一会儿,整个车都烧起来了,冒出了滚滚黑烟。

  其他的保安赶了过来,拿着灭火器准备救火,可火已经起来了,越烧越旺,他们根本无法制止火势。

  趁乱,我走到了一辆没人看守的房车后面,用最粗暴的方法,把后面的门所给敲开了。

  打开后面,我傻了,里面哪有什么装饰啊,就是一个空壳子,没有任何的房车设备,就是孤零零的一个驾驶位,不用看都知道这车里藏不了任何东西,简直就是一个空壳的面包车,这车估计除了发动机就剩底盘了。

  那个燃烧的车,也烧成了一个空架子,一眼就看出了,里面什么货都没有。

  我们都知道这是上当了。

  那丫丫说的就是准确的信息了。

  货应该就在她那边,可他们是怎么从我们眼皮子底下运到那边去的呢?要不是丫丫上了车,估计我们这辈子都找不到了。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这说明,他们早就知道咱们盯上他们了,他们出车的时候,就是故意给咱们看的!只是最后一次运货,又是大雨天,他们放松警惕了,才让咱们截停了一车货,不然,咱们什么都查不到!”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