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双层蛋糕,高空泼水_你好,我的1979
笔趣阁 > 你好,我的1979 > 第777章 双层蛋糕,高空泼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77章 双层蛋糕,高空泼水

  有客人上门,就是想要免费品尝。

  这种情况也是有的,不过面包好吃是好吃。

  但面包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其实不吃别的,光吃面包的话,也很容易饱腹。

  实际上,吃面包的饱腹感有一种欺骗的感觉。

  过后是很容易再饥饿的。

  另外吃面包容易口干,需要喝水,喝了水,就容易饱腹。

  如果不喝水的话,又容易噎着。

  所以说,好吃是好吃,但问题也不少。

  这些来的客人,吃了面包,自然也要喝水,所以大部分都吃不了多少。

  那点面包的原材料其实并不多,面包膨胀的很厉害,看着一个面包,其实用不到一巴掌面粉。

  面包和蛋糕绝对是很赚钱的。

  九鼎面点的面包和点心,都是使用了特殊调料的,口感绝对不一样。

  很多吃了别家面包的,来这边试吃后,都是感慨。

  “不愧是九鼎旗下的面包店,这味道就是好。”

  “是啊,我刚才还吃了别家的面包,对比一下,果然这家的好吃。”

  “而且,用的料还足。我刚吃了一个红豆的面包,里面的红豆用的比较多,我吃的也舒服。”

  “谁说不是呢?这个小面包也好吃,买回去给孩子当零食吃,也挺好的。”

  这个时候,买得起这些,都不是穷人。

  穷人才不会买这些,多买些肉不香吗?

  很快,就有人提着纸袋子离开。

  苏何早就让孙琪他们去找了纸壳厂,定做了一批袋子。

  塑料袋还没有兴起,纸袋子也是一个很新奇的东西。

  当然了,就算是塑料袋起来后,苏何也不会用塑料袋。

  纸袋子装这些东西也没什么不好,而且还容易降解。

  塑料的降解实在是太麻烦了,环保要从人人做起,要从小事做起。

  当然,苏何现在做的这些,孙琪等人不是很明白。

  艾玫倒是赞叹了一句:“你这个用纸做袋子的想法很好,而且还好装,加上还好撕,装面包真的是太方便了。”

  苏何摇摇头,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艾玫笑道:“怎么?你这里面还有什么寓意不成?”

  苏何点头:“是啊,你知道西方世界吧?那边都在使用塑料袋,塑料袋因为方便生产,加上使用方便,未来肯定会形成主流。但塑料的降解是很麻烦的。也就是说,从塑料袋子被生产出来后,到塑料被降解,可能一百年过去了,都还没彻底的降解掉。你能理解我的这种担心吗?”

  苏何露出了一丝发愁:“未来,漫天都是各种塑料袋,漫天都是白色污染。”

  塑料是指以树脂(或在加工过程中用单体直接聚合)为主要成分,以增塑剂、填充剂、润滑剂、着色剂等添加剂为辅助成分,在加工过程中能流动成型的材料。

  而废塑料是在民用、工业等用途中,使用过且最终淘汰或替换下来的塑料的统称。

  这是500~1000年才能腐烂的材料,常常造成大面积污染的东西。

  艾玫显然无法想象那些事情,她很是无语的看着苏何:“你的担心,会不会太早了?这东西都还没出来呢?而且,我不是很懂。”

  这个时候的人们,怎么会知道这些?

  日后,光是垃圾填埋,就需要动用很多的地方,而且处理垃圾需要很大的代价。

  甚至,一开始塑料袋都是赠送的,后期塑料袋都需要花钱购买。

  但其便利性暂时无法取代,所以一直没有很好的解决。

  苏何没有办法阻止大势,只能自己尽可能的在自己名下的这些企业里,尽量的少用塑料袋。

  而且纸袋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做的精致,也一样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当然了,纸袋子有一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强韧性不如塑料袋。

  不过装个面包,应该是足够了。

  艾玫觉得苏何有一点对牛弹琴的味道,肯定在心里腹诽。

  她有些无语,但也记住了这一刻。

  等到未来,艾玫再次想起今天的对话,就会觉得,苏何真的前瞻性很强。

  而且,苏何还付出了切实有效的行动,也为环保做了一些努力。

  这个时候,有服务员过来汇报:“老板,有一个客人询问,我们是否能够提供双层蛋糕?因为她家的孩子要满二十岁,家里想要庆祝一下,想要做一个双层的蛋糕。”

  艾玫一愣,还有这样的要求?

  苏何倒是对这个很熟悉,别说什么双层的,三层的,多层的,最高十几层的蛋糕,他都是见过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双层蛋糕的噱头还没出来。

  多层的蛋糕本身做起来其实很简单,但就是堆积的时候容易发生塌陷。

  这方面,有很多方面的原因。

  蛋白的打发不够到位,或者是消泡了,等等。

  其中会有很多的原因,每一个方面都要考虑到。

  不过这不影响苏何答应下来。

  至少暂时来说,双层的蛋糕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这样的蛋糕,他培训出来的几个面包师是没法做了。

  要不然,这服务员也不会来问他了。

  其目的是什么,苏何知道,无非就是问苏何愿不愿意自己出手了。

  其他的面包师,是肯定不会做的。

  苏何要去做蛋糕,就没空和孙琪三人聊了。

  这三人凑在一起,余翠敏张了张嘴,没有问出来。

  但艾玫可没有藏着掖着,直接问道:“孙琪,你是不是动心了?”

  孙琪嘴硬道:“谁说的?不可能。”

  她怎么会承认?

  昨天还在说不愿意,结果今天就表现的这样。

  说出去,别人可能会相信。

  但两个小姐妹,谁不知道谁啊?

  怎么可能会相信她的话?

  “少来。”

  艾玫道:“我看你就是吃醋了,也奇怪了,人家忙帝都的事情,你吃什么醋?”

  艾玫虽然说了,如果家族安排,她是愿意嫁给苏何的。

  至少这人知根知底,而且人长的也好看,不是那种乱搞的人。

  艾玫可不是那种结婚后各玩各的那种性格,她还是稍微保守一些的。

  孙琪不承认,她也不多问。

  只是谁会不会知道呢?

  孙琪的表现,她知道,余翠敏也看出来了。

  三人默契的不再提,但内心怎么想的,都有数。

  这边,碧水市,一大早起来,叶传秀去九鼎食肆拿了早餐回来。

  儿子开了饭店,就是简单。

  她都不需要那么麻烦了。

  不过在乡下,还没有这么容易。

  她每天去拿吃的,都要签单,这些都是要记账的,最后由苏何来买单。

  其他人不能签单,但叶传秀可以。

  一晚上的时间,苏蓉愣是没有回来,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把苏眉几个人喊起来,又让她们赶紧把饭吃了。

  苏眉还问了一句:“苏蓉没回来吗?”

  叶传秀有些生气,差点爆了粗口,但还是强忍住没有说出来,她一晚上基本没睡,也是有些火气,可想到苏眉还要高考呢。

  再说了,苏眉也没错,她对苏眉发什么脾气?

  “你不用管了,这个苏蓉反正今天还是要去警局被拘留的。到时候,你们再去看看就好了。至于其他的,不用管她。反正我通知了老苏家,结果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过来。你们就更不用管了。”

  苏眉看出来叶传秀一晚上没睡,还挺困的。

  这会儿,估计是有气呢。

  不管怎么说,也养了十几年,说走就走,一点不拖泥带水。

  昨天临走之前,还做了那些事情。

  叶传秀心里的气,苏眉是能理解的。

  吃完饭,叶传秀连忙让花青送苏眉和钱锐去考场:“你送她们去,小心一些。我总觉得苏蓉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她肯定还会做些别的。”

  叶传秀对这个女儿那是真的觉得好恐怖,居然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愣是这么多年,一次都没露出来过。

  一旦露出来,仔细回想这些年的事情,叶传秀都觉得恐怖。

  这样的人,不愧是老苏家的人。

  “好,我知道了。”

  花青应了一句,又道:“叶姐,你要是在家睡觉的话,也要注意,关好门。另外,我让一个同事过来守着吧。还有喝水什么的,都要格外小心了。”

  花青这么说,也不是无的放矢。

  之前苏蓉就想要在苏眉的水里头搞小动作,谁知道苏蓉会不会回来?

  “我有数的。苏蓉再怎么说,也要高考,她不会放弃的。这是她唯一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我想她不会放弃的。”

  “好。”

  花青护送着苏眉和钱锐去考场,一开始还真没发生什么事情。

  但等到考场外面的时候,花青敏捷的将苏眉拉着后退,直接让过了上面泼下来的一桶水。

  这?

  花青抬头,有些愤怒的看向房顶。

  她疏忽了,她还以为,苏蓉会直接动手。

  没想到,苏蓉居然埋伏在这里。

  苏蓉刚才从房顶倒水下来,三楼的高度,水倒下来,倒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被打湿了衣裳,甚至是准考证都会被打湿,那还怎么参加后面的考试?

  花青拉着苏眉和签退后退,退到人家的房屋檐下,免得苏蓉还有什么后手。

  苏眉还有些后怕:“是苏蓉吗?”

  她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其实已经差不多都确定了。

  不是苏蓉,还会是谁?

  她又没有和别人闹矛盾,准确的说,她和苏蓉也没有什么矛盾。

  她自问从小到大,对苏蓉还是很照顾的。

  结果苏蓉就是这么对她的。

  以前苏蓉在学校说那样的话,苏眉也不是完全不知道。

  但苏眉没有选择回去说,苏眉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苏蓉不是自己的亲妹妹。

  苏蓉这样的做法虽然不对,但苏眉也怕爸妈伤心,所以选择了隐瞒。

  她觉得,自己倒是惯出了一个这样的恶魔来。

  花青点头:“是苏蓉,你们在这里等等,我上去看看。我怕她手里头还有别的。”

  花青心里有些担心,要是苏蓉这拿的是硫酸什么的,那就麻烦了。

  还好应该只是水,她手脚也快。

  只是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能做到这一步。

  简直是恐怖,小小的女孩,居然能做到这一步,这内心是多么的阴狠?

  苏家的人,没有一个人对不起苏蓉。

  花青这点还是知道的,在苏家做事这么久,苏家的那点子事情,她还有什么不知道?

  苏蓉这人,太恐怖了,得了人家的好,却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简直让人觉得恐怖。

  她嘱咐了苏眉和钱锐不要出去,她自己往楼顶而来。

  这个楼顶,是一户人家将楼梯建在了外面,苏蓉才能从旁边上去。

  花青小心翼翼的上去,她自己也怕苏蓉做什么,虽然她身手不错,但如果苏蓉居高临下的,要是倒液体下来,她还真不一定能够躲过去。

  但是老板请自己做事,她也不能避难不前。

  苏眉和钱锐要考试呢,不可能一直留在这边。

  旁边倒是有行人,也都是指指点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人去报警了。

  花青一走,成田在拐弯的地方走出来,手里什么都没有拿。

  他看向苏眉,笑了笑:“苏蓉还想引走这人,让我来动手。但是,我为什么要动手呢?这人和我又没有仇,她献出自己的身体,让我帮点忙可以。但要我帮忙一起做这种事情,那是不行的。”

  成田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万一被抓起来,他的前途都没有了。

  成田可以请人做这个事情,但也有风险。

  还是那句话,凭什么呢?

  苏蓉和他之间,暂时只是交易,他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为了一个苏蓉,把自己搭进去,他还没有那么傻。

  “再说了,那个苏何还是有些本事的。虽然只是个商人,但在大院也认识不少人。我是疯了,才会和对方交恶。万一对方不讲规矩,请了道上的人,那我不是亏大了?”

  成田这种人,深深地知道,有钱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

  就打比方,有钱,不打算遵守规矩了,可以请人来做很多的事情。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钱,可以办到很多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算了,就到这里吧。我能帮你做后续的事情,已经足够还你的了,你虽然是第一次,可也不能让我做更多了。这些,已经足够。”

  成田摇摇头,转身就走了。

  他还要高考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