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世界二番外_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笔趣阁 > 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 95、世界二番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95、世界二番外

  叶卿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那个山坳里面,周围什么都没有,唯天地茫茫,夜风呼号,不知今昔是何年。

  而他自己,也依旧是鬼身,对于这世上竟然真的会有鬼这件事情,他亦觉十分惊奇。

  然趁夜飘往京师方向,经过数个大城和成百上千的小镇村庄,叶卿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与他一样的鬼魂,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个异类。

  鬼魂的飘行速度很快,在天色即将透亮时,他已经飘到京师自家府中。鬼身不能在白天出现,所以再度现身时,已经是当天晚上。

  他将自己的身体变成透明状态,在将军府各处逛了一圈,府里除了稍显冷清之外,一切如旧,看来在他战死之后,小皇帝并没有为难这阖府的女眷。

  回转之时,他在客厅见到了大嫂叶钱氏,她视线频频往向门外,好似在等着什么。

  正疑惑间,又见府门大开,接着就是落轿进门的声音,只听得门房通报:“温大人带着小少爷回来了。”

  叶钱氏忙站起身来迎到门前,脸上带着端庄得体的浅笑,等门房口中的“温大人”和“小少爷”近前,才道:“这几日辛苦大人了。”又牵过小男孩的手,笑问:“阿承这几日乖不乖,没有给温大人添麻烦吧?”

  叶卿见到相貌酷似自己幼时模样的,名叫阿承的小男孩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母亲,阿承很乖的,才不会给伯伯添麻烦!”

  伯伯?

  接下来他们又说了,叶卿就没有仔细听了,他只是在想,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而那个孩子,也已经到了这个年岁。

  他看着已是不惑之年的温衡,身上只穿了一件家常的蓝袍,玉簪竖发,瞧着依旧是当年那文质彬彬,君子端方的模样,与叶钱氏交谈间,透着几分熟稔和随意,视线偶尔转到阿承身上,眉眼间便又多了几分柔和。

  温衡并没有在府里耽搁太久就告辞离开了,他似乎只是送阿承回来。温衡走后,叶钱氏就带着阿承洗漱安寢去了,叶卿一直维持着透明状态跟在他们身后。

  等到阿承睡下以后,叶卿结合方才的所见所闻,大致也能推测出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叶卿若有所思地在府里又徘徊了两圈,便离开了将军府,转而飘去温衡的太傅府。

  这世上唯一一个知晓他有鬼身之人,恐怕就是温衡了,他如今,也只能去找温衡。

  温衡此时尚未歇下,他身上只穿了中衣,披着方才那件蓝袍倚在床头,就着烛火翻看手里的书册,时而凝眉细思,眸光迷离。

  叶卿凑过去看了看书册上的内容,尽是些神异鬼怪的杂言,上头用蝇头小楷做了不少标注,书页亦有些微的翻卷,看来是时常翻阅的。

  叶卿心下了然,这人果然是对当年之事铭记于心,甚至在有意识地追查!

  既然如此,叶卿丝毫不怕吓坏温衡,就地现出身形,他背着手立在床头,附身凑在书册前,脑袋和温衡离得极近,轻轻问道:“你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我不就成了?”

  骤然听见这个声音,温衡整个人都僵住了,片刻之后,他缓缓转头,待见到叶卿整张脸,眸光凝滞,握着书册的手下意识一松,书册随之滚落在锦被上。

  见他如此模样,叶卿仿佛满足了自己的恶作剧心理一般,勾唇一笑,随后一个转身,顺势坐在温衡床沿,与他面对面地坐着。

  一时间满室沉寂,唯有床头烛火偶尔爆出“哔剥”的声响,火光跳跃。

  大概沉默了一炷香这么久,温衡才回过神来,目光直愣愣地盯着叶卿,双唇微启:“是你?”

  叶卿挑眉一笑:“是我,你很惊讶?”随手拿起那本书册示意,“你不是一直在寻我么,如你所愿,我回来了。”

  温衡轻轻抬手碰了碰叶卿手背上的肌肤,触手冰凉,与记忆里一般无二,收回手后便垂了眸,又是良久的沉默。

  他不说话,叶卿却耐不住性子了,主动开口道:“这些年我老叶家多亏你照拂,还有阿承,多谢你将他送回叶家。”

  温衡道:“我答应过你。”顿了顿,续道,“谢却是不必,阿承也是我的孩子,既为人父,总该为他多考虑几分。”

  叶卿轻笑:“可我方才,好像听他称你为伯伯。”

  温衡拧眉抬眸:“叶子衍,你……”话到此处,他忽道,“你不恨我?”

  叶卿收了笑,神色亦转为认真:“求仁得仁罢了,无所谓很不恨的。倒是你,辛苦你了,季平。我知道亲子在前,却只能听他唤自己一声伯伯,是种什么滋味,辛苦你了。”

  两人从前总是针锋相对的,叶卿面对他时,不是冷嘲热讽,便是言语撩拨,如今骤然掏了心窝子说话,倒叫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好在他这些年执掌朝堂,威仪日重,便是再度沉默下来,亦不落半点下风。几个呼吸之后,他换了话题:“你既然回来了,今后有何打算?”

  叶卿想了想,便道:“没有打算,已是鬼身,便不去吓着故人了,知晓他们安好已经足够。”

  温衡只觉这人有时候真是毫无道理:“你便不怕吓着我?”

  叶卿反驳道:“你先前不是见过我的鬼身么,再说了,若非见你心心念念地想寻我,我才不现身呢!”

  温衡听后,别过了视线,似是被叶卿说破了心思的窘迫:“那你能留到几时?”

  叶卿摇头:“我如今只能在夜里现身,何时消散亦是不知。”说到这里,他突然凑到温衡跟前,“所以,你不如借地方让我落脚,哪日夜里我再没有出现,便是消散了,如何?”

  温衡一怔,终是点了点头。

  叶卿从此就在温衡房里的横梁上安了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