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世界五完_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笔趣阁 > 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 93、世界五完
字体:      护眼 关灯

93、世界五完

  叶征能感觉到自己先前的状态非常糟糕,身上汗液浸湿了衣衫,手掌抹着额上汗珠,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衣襟有些松垮,紧接着,整个人又忽地一僵,那里的感觉……

  他有些窘迫地扶腰起身,一连给自己施展了好几个除尘术,等到身上清爽了,异味也全部除尽,又换了身衣袍,这才松口气。

  至于身上那些异样,叶征只以为是自己在意识模糊中挣扎而成,也没有太过纠结,毕竟这洞府中除了他,便只有小红狐了,不是自己弄的,还能是小狐狸不成?

  看了看手背上那几道血痕,叶征运转灵力将之消去,并未责怪小狐狸的举动,甚至还有些欣慰,不枉他日日喂食养了这么久,这小东西倒还有几分忠心。

  这么想着,叶征脸色缓和了些许,抬手顺着小狐狸的背脊扶摸几下,以示赞赏。

  这时腹中又开始闹腾,叶征指尖微动,掐算过时辰,已经过了午时,这就难怪了!

  他低头摸摸肚腹,叹道:“别闹了,这就给你做灵食吃!”

  这种痛楚虽然不轻,但他从前也是身经百战,受伤无数,因此还是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忍痛做完灵食吃了,腹中才算安稳下来。

  小狐狸如今已经可以自己扒着食盆吃饭,不再需要叶征亲手喂食,等到叶征吃完,它也就吃得差不多了。

  经历过昨夜那一场危机,叶征一连好几日都没有睡觉,晚上恢复了打坐的习惯,虽然身体更加疲累一些,多运转几遍灵力也能消解,与梦中陷入心魔的危险相比,身体上的疲累倒是小事了。

  日子重新安稳下来,一天天地滑过,许是生产之日将近,腹中孩子长得愈发快了,叶征的肚子也又大了一圈。

  叶卿作为一只小红狐,依旧过着每日准时被叶征投喂,时而被撸毛的日子。

  他当初涅槃醒来时,好死不死又落在妖族地界儿,于是不得不暗中去找小五帮忙,好在小五已顺利晋升七阶,能够单独外出历练,而人妖之间的气氛,也没有混乱战场巨变前那么紧张,他才能在修为尽失,只剩下化形之术的前提下,顺利来到叶征师父身边。

  许是因为经历过一次磨难的关系,叶征近来待他越发亲近,从前都是很少抱他的,如今闲下来也会将他抱在怀里撸毛,有时候腹中的孩子闹腾得不那么剧烈,他就会顺势趴在叶征的大腹上,腹部柔软的皮毛能感受到肚腹上那一凸一凸的感觉,甚是有趣。

  但叶征这胎比他以往所见过的胎儿都要灵性,待在腹中也皮实得紧。

  这日叶卿正趴在叶征肚腹上,任由那只大手在自己背脊上从上往下撸着,舒服得他狐狸眼微眯,朝叶征“嘤嘤嘤”直叫唤。

  腹部皮毛忽然感觉两记强有力的踹动,紧接着,背上那只大手忽地一紧,顺势握了拳,几乎将他背上的皮毛扯掉,叶卿在这股巨痛之下,深深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等叶征松手之后,他就一溜烟儿跳到了地上。

  跑远了些回头看时,叶征依旧背脊挺直,双腿微岔坐在石凳上,原先握了玉简的手此时正撑着额头,手肘搁在旁边的石桌上,原本替叶卿撸毛的手,则转而贴在肚腹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

  得,肯定又是腹中的小家伙闹腾起来了!

  连叶卿都忍不住吐槽,这小家伙铁定是成精了,占有欲强到没边儿,如今连叶征师父替他撸毛都见不得,非要把注意力吸引回自己身上才行。

  叶征此时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叶卿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眉心皱得愈发厉害,安抚肚腹的速度也加快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情况却一直没有好转。

  叶卿此时还是狐形,没办法替他诊脉疏解,只能求助于007:“那小家伙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007很快给出反馈:“情况恐怕不太妙。”

  叶卿一动不动望着叶征,狐狸眼中流露出几分焦急:“怎么说?”

  007道:“小家伙闹得太厉害,最近又长得快,能量恐怕不够了,叶征可能要再喝一瓶血才行。”

  叶卿疑惑:“半年前不是才喝过么?”

  007只道:“根据我的监测,确实如此。”

  叶卿烦躁地抬起了爪子挠脸:“可我现在怎么让他喝血啊,当初关照过一年一瓶,现在时间未到,他怎么会想起这一茬!”

  007叹道:“你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眼前又摆了一个大难题,叶卿现在算是感觉到狐狸身体的不便之处了,当初既然决定以狐身回来,他就没想过要让叶征知道他还活着,毕竟,这还牵涉到解决完前事以后,他得继续留在这个世界的问题。

  叶卿抓耳挠腮地想辙,视线依旧没有从叶征身上挪开。

  此时叶征贴在大腹上的手已经有些微颤,也不再抚动,指尖时而有灵光流转,应该是在给腹中输送灵力,但是,看起来没什么效果。

  即便距离不是那么近,叶卿都能清楚地看到,他肚腹上那剧烈的颤动,有几次的凸起极为明显,几乎要将肚皮顶破。

  叶卿是见多了孕妇的,孕夫也照顾过好几个,从未见过有哪一个小家伙在肚子里时就这么能折腾,九尾狐族的血脉果然不能以常理看待,叶征虽是元婴修士,体质强悍,所承受的辛苦却绝对不少于旁人。

  就这么会儿功夫,叶征脸色已经煞白,胸膛剧烈起伏,粗重的呼吸回荡在洞府中,一声比一声急促,他终是坐不住了,勉强捧着大腹挪到石床上躺下,状况依然没有好转。

  叶卿慌乱之中,瞥见桌上的茶杯,他想起半年前叶征喝下血液那回,自己也是看在眼里的,于是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几步跳到桌上,用狐嘴叼起茶杯,而后又是几个起落,跳到石床上叶征的身边,他用小爪子勉强抓着茶杯,滑稽地做了个喝的动作。

  然而叶征此时已经闭了眸子,兀自强忍痛楚,并未见着叶卿的动作。

  于是,叶卿只能就近用小爪子挠着他裸露在外的脖颈,谁知痛到极致都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的叶征,却因为脖颈处被挠了,突然泄了力气一般,“厄啊”一下发出了声。

  叶卿吓得立刻收回小爪子,正好叶征半睁了眸子,他又赶紧作出那个滑稽的喝茶动作,务求让叶征看在眼里,联想起他留下的那些血液。

  好在这个时候,叶征的脑子还是灵光的,他真的想起了剩下那几瓶血液,此时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只能咬着牙取出一瓶灌入口中,有了血液的滋养,小家伙果然消停下来,叶征却在极度疲累之后,再度进入梦乡。

  他的梦,当然还是那个反反复复几成心魔的梦。

  叶卿从007那里听说之后,心里便存了几分隐忧,但见他先前实在辛苦,此时也不忍心打扰他,只能期盼着他不要再陷入心魔。

  然而现实往往和期待相反,大约两个时辰以后,叶征的状态再度恶化,全身发汗,表情变换,身体……身体也起了反应,和半年前陷入心魔那回一摸一样。

  一回生,两回熟,叶卿这次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化为人形,躺到叶征身边,手掌熟门熟路探入叶征衣衫,然而在连番动作之下,叶征却没能顺利疏解。

  近距离看着叶征似痛苦,又似隐忍的表情,叶卿有些慌了:“阿七,怎会没用!”他虽然是个熟练饿的产科医生,但在这种事情上,着实是个新手,除了从前年少轻狂时,看过几部片子,后来也只在记忆中见过这种限制级场面。

  007只是冷酷地送给他两个字:“不够。”

  叶卿一时蒙圈了,怎么就会不够???

  他虽然没有亲身上阵过,五指兄弟却是无比熟练的,况且,上一回五指兄弟也是成功了的,这次怎么就不行?

  007自给出那两个字以后,就没有再理会他了。

  叶卿只能自己琢磨,脑中翻出原主的记忆,一遍一遍地强行观摩,他忽然想起方才用狐狸爪子挠叶征脖子时,叶征表现出来的那种异样,再结合原主的记忆,他左手握拳砸入右手掌心,是了,就是耳垂和脖子,这两处正是叶征的敏感之处!

  叶卿于是就在五指动作的同时,轻轻往叶征脖子里吹气,又咬咬他的耳垂,这样一来,叶征浑身颤动,果然受不住,声音低哑,喃喃地唤了两声“卿儿……”,又是一颤,终于平静下来。

  叶卿再度破了廉耻,他用了一刻钟时间静下心来,重新化为小红狐,蜷在叶征身边。

  第二日叶征是准时醒来的,身体的感觉又像上次那样,侧头看了看身边沉睡的小红狐,并没有吵醒它,自己轻轻地扶腰起身,除尘术加换衣,步骤都是一样的。

  他记得自己昨日是受了小狐狸的启发,才想起要取出血液饮下,再加上上次为了唤醒他,在他手背上挠出了血痕的事情,便越发觉得这小野狐身上虽然没有灵气,却又是异常地有灵性。

  可是,身体连着两次出了异样,不由得他不在心里存几分疑虑。

  叶卿这一次醒来,连着十来天都没好意思靠近叶征,时日久了,才放下芥蒂,继续黏着他撸毛,做一只狐狸虽然在某些方面不方便,被撸毛的时候还是非常享受的。

  叶征依旧过着每夜打坐的日子,随着腰腹日益沉重,辛苦和疲惫也是与日俱增,可是最近的两次睡觉都出了事,接下来,他是如论如何也不敢再陷入沉睡了。

  他有一种预感,腹中的小家伙,恐怕不日就要出生了!

  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真到了生产那日可要怎么办?

  他是男子,虽活了九百多年,可也从未接触过分娩事宜,更加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会面临这样的状况,可是,若让他掩藏身份,去寻低阶医修相助,他却是怎么也舍不下这份脸面的,当初伪装前去诊脉已是勉强,再让他脱了衣衫,被人碰触那种私密地方,这绝对不可能。

  所以,即便老友青阳是个高阶的医修,叶征也从未想过要去求助于他。

  既然如此,他只能自己想办法,初入仙途时,人人都要学习筋脉分布和身体结构,叶征不仅自己学过一遍,还教徒弟学过一遍,如今,当年那枚玉简还留在他储物袋中。

  此时取出来观摩查看,又是为了腹中孩子出生之事,难免便再度想起当年教授徒弟的情景。

  不过五六岁大的徒弟粉雕玉琢,灵气得不得了,学任何东西都是一点就通,让他这个做师父的很有成就感,徒弟第一次独自去外峰上课时,他还不甚放心地偷偷跟了过去,听了外峰长老讲课,他才知道自己教得确实不怎么样,难为徒弟小小年纪,机灵聪慧,没有被他教岔了。

  想当初徒弟小的时候,他虽明里没有表现出来,暗中还是照看得十分细心,后来徒弟长大了,向道之心虽然坚定,性子却越发恣意风流,他深觉作为一个男修士,养成这样的性子着实不大好,这才真正严厉起来,想把他的性情掰回正道,然而终究也没能成事。

  后来知晓徒弟本是九尾赤狐一族,才知这种性情合该是他们这一族的本性,然而,却又把自己搭了进去……

  叶征捏着玉简呆怔了一会儿,才抛开往事,专心揣摩玉简中的人体结构,借助这份记载,他试图在脑中模拟生产时该是怎样一种情景,自己又该怎么做,虽能把那种过程想像出来,可如果放在自己身上……

  叶征一时心情复杂,脸上一抽,面色微沉,翻手将玉简扣在石桌上,顿了顿,又给自己倒了杯灵茶,仰头一饮而尽。

  事到如今,他已没有其他选择。

  随着生产之日临近,胎动频繁,动静愈大,叶征的日子过得越发辛苦,然而想到小家伙不日就要出生,便也时刻告诉自己,再忍耐几日。

  这一胎虽然一怀四五十年,但生产过程,和凡人一般无二,都是从阵痛开始。

  叶征虽然已经从玉简中弄清楚,孩子最终会从他身体里的哪个部位出来,又哪里知道生产时的细节,更加不知道,生产之前会有阵痛这一茬,原本腹中的小家伙这几日便闹得十分剧烈,开始那种不大明显的阵痛,也直接被他归类为胎动了,是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这一痛起来,大约是过了一日一夜,叶征才发觉肚腹这一阵一阵发紧,一阵密集似一阵的痛感不大对劲,但到了此时,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是孩子即将出生的前兆,他按照先前的经验,难受得实在扛不住了,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子血液灌下。

  饮下血液之后,腹中疼痛还真稍缓了一些,这更给了他一种错觉,以为生产之日尚未到来,因为距离他所认为的五十年之期,也还有一两年呢!

  血液饮下之后,照例有些昏昏欲睡,他甚至还在临睡前,安抚了一下这两日突然暴躁起来的小红狐,不想让自己的糟糕状态吓到它。

  然而他又哪里知道,作为小红狐的叶卿此时是多么着急,上蹿下跳了许久,都没能让叶征弄明白他这是要生产了,而非胎儿缺少血液滋养,如今这一瓶子血灌下去,眼看着已经陷入睡眠,心魔的前兆显现,此时又正是生产的当口,叶卿即便化为了人形,一时也是难以入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