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世界二_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笔趣阁 > 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 29、世界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29、世界二

  大燕王朝第一百六十五年,时值延康年间,当今陛下继位整三年,又正逢明七之岁,刚刚长成,意气风发,憋足了劲儿想干一番大事业,然而朝廷这潭水深不可测,老谋深算者大有人在,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又如何玩的过这群老狐狸。

  这日巳时,早朝刚散,众大臣三三两两从明政殿出来,当朝太傅、内阁次辅兼户部尚书温衡身边,围了两个同年的文官,三人时而点头,时而抚掌,不知在交谈什么。

  不说旁人,只说这温衡,正是暗九的年纪,三十过半,却已是当朝次辅,位居一品,头戴展翅漆纱帽,身着绯色仙鹤袍,玉带束腰,文质彬彬,君子端方,往人前这么一站,便令人由衷赞叹。

  三人正结伴往宫外走去,后头缀着的一个玄衣金冠男子突然快步赶上他们,口中呼道:“季平,且等我一等。”

  三人停住脚步,同时望向这玄衣男子,左边那同着绯衣,胸前三品孔雀补子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却被温衡抬手制住,淡笑着问道:“将军唤我何事?”

  季平,便是温衡的字。

  被称为将军的玄衣男子勾唇一笑,直白说道:“无甚大事,不过想请季平一叙罢了。”

  先前那性子颇急的中年男子一听之下,心道,这混不吝的人寻季平能有什么好事,没的带累了季平的名声,于是又要开口。

  温衡却再度制住了他,温和一笑,对身边两人道:“伯达,景明,你们先行一步,将军既有所请,我自无不应之理。”

  表字唤做景明的男子颇为沉得住气,见温衡行止镇定,知他心下自有考量,不想给他添麻烦,便一把拽上急性子的伯达,拉拉扯扯地往宫外走去。

  见他们两人渐行渐远,温衡才转身问道:“将军欲在何处一叙?”

  玄衣男子哈哈一笑,言道:“那倚红楼,琢玉阁皆是大门敞开,随意出入,季平想去哪家,我都随你。”

  温衡心下暗道,这倚红琢玉是京师最大的销魂窝,倚红楼里的花魁娘子艳名远播,琢玉阁里的头牌公子风姿更盛,听说,眼前这人早已是那两位的入幕之宾,可让他从中选一去处,他却是万万不能的,文官最重清名,他沾上这两地的任何一处,都要背上洗不去的污点,会被鸡蛋里挑骨头的御史们指着脊梁骨骂的。

  于是面色一肃,闭口不言,打定主意等着这人重选去处。

  玄衣男子见温衡不答,果然笑道:“方才是开玩笑的,季平莫要见怪,这样吧,去你府上,还是我府上?”

  温衡将衣袖一拂,淡淡说道:“便去我府上吧。”说完,当先转身,朝宫门口走去,玄衣男子见状,眸光一闪,急急追着他而去。

  远处的墙角后头,奉旨前来请太傅大人留步的小太监见此情形,眉头微皱,在心里琢磨好说辞,便转回明政殿回禀去了。

  温衡的太傅府与玄衣男子的将军府隔了不过一条街,阖府的规模却小了许多,布置也是雅致清幽,和他整个人的儒雅气质十分贴合,秋日的府邸少了几分沁人绿意,黄叶飘落在后院的石子路上,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两人相对落座于后院的一个凉亭中,伺候的老仆上了茶水以后,便不知去向,玄衣男子单手端起青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笑道:“季平府上的罗汉沉香果真不俗,我该早早过来讨一杯茶水才是,没得错过了许多辰光。”

  温衡亦端起茶盏嘬上一小口,但笑不语,稳稳地坐在石凳上,等着对方道明来意。

  玄衣男子也不拐弯抹角,直勾勾盯着温衡的眼睛,说道:“季平近日,似乎颇为疲累?”

  温衡开口就将话茬抛了回去:“将军何出此言?并无此事。”

  玄衣男子话语中不甚赞同:“听说季平医术不凡,可曾为自己诊过脉?”

  温衡依旧回答得滴水不漏:“将军事务繁忙,此等小事便不劳将军费心了。”

  玄衣男子眸光一转,又道:“如何能不费心?你我关系可不同旁人,两月前那夜,季平的滋味可让我好生想念。”

  温衡掩在袍袖中的手微微一颤,面上却不露分毫:“将军风流之名早有传扬,那夜于将军而言,不过一件小事,何须记挂在心头?”他这话说的也算给面子,玄衣男子平日所为,又何止“风流”二字能够概括。

  见他这一副撇清干系的模样,玄衣男子忽的站起身来,绕过石桌,走到温衡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说道:“季平与旁人怎么一样?依我看……这世上再无人品相貌能越过季平者。”不慎碰到帽上单翅,他双唇微抿,嘀咕着,“最讨厌这什劳子乌纱帽了,我就不爱带。”

  说完,不等温衡反驳,便甩袖往亭外走去,没走上几步,他又转身说道:“季平若是自己拿不定主意,尽可来寻我,将军府大门随时为你敞开。”而后大笑三声,径直离开了太傅府,徒留温衡一人端坐在凉亭中,挺直的背脊有一瞬间的摇晃。

  拿不定主意……拿不定主意……这人何出此言?

  温衡面上虽镇定如旧,心下已是惊涛骇浪,莫非,那人知道了什么?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右手指尖微颤,轻轻按在自己左手手腕上,依旧是圆滑如珠,回旋有力的脉象,再加上近日来的恶心呕吐、疲累嗜睡之症,错不了了。

  可他的身体状况,只有他自己知晓,若非知悉内情者,怎会将这联想到那妇人之事上面,这人又怎会突然跑到他跟前言语暧昧,按理来说,不该如此!

  心下一时复杂,温衡忽觉一股呕意涌了上来,赶忙端起茶盏喝上一口,这才感觉好一些,终于幽幽长叹一回,起身欲回书房,突然又有人来报,陛下传诏,请太傅即刻入宫,温衡微怔片刻,只得无奈地揉揉太阳穴,转而往府外走去。

  与此同时,策马回府的玄衣男子忽而身形一滞,闭了闭眼,才继续赶路,回到府中,谁也不理,直接把自己关进了书房。

  此人就是叶卿,或者说,这两个月才成了如今的叶卿。

  大燕王朝的镇北将军,天下兵马大元帅,名唤叶卿,表字子衍,手里掌握着能调动整个王朝三分之二兵力的虎符,权势之盛,一时无两。

  早年,镇北将军还是老叶的时候,叶卿只是将军府里的小公子,比当时的太子楚河小一岁,因年纪相仿,便被送入宫中,做了太子伴读。

  叶卿和楚河两人情谊甚笃,同进同出,一同调皮捣蛋,受太傅大人责骂,一同遛出宫去,被皇后抓住罚跪。

  这般打小的交情,可想而知,等楚河继承了帝位,叶卿会受到何等重用。

  年纪稍长,人事渐知,也曾一同混进倚红琢玉那等下九流的地方厮混,便是互相疏解,甚至更进一步,也不是没有过,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最爱寻那等隐秘刺激的事情来做,从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最合适不过。

  后来,北方夷狄犯边,镇北将军府上的所有男丁都死在战场,将军夫人受不了刺激,投缳自尽了,徒留一屋子哭哭啼啼的女眷,和一个十几岁,尚未上过战场的少年郎。

  北部大乱,夷狄连克十六州,老皇帝被气得当朝呕血,一病不起,眼看就要龙御归天,楚河已经受了遗命,准备继位。

  为了镇北将军一家满门忠烈,也为了让即将继位的新帝安心,十几岁的叶卿独挑大梁,收拢叶家残部,前往北疆抵御夷狄,收复失地。

  浴血奋战,刀口舔血,花了近六年时间,才将北方十六州全部收复,留下亲信镇守北疆,叶卿终于凯旋而归。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