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世界一完_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笔趣阁 > 男配生子系统(快穿) > 28、世界一完
字体:      护眼 关灯

28、世界一完

  叶卿早知牧子翼疲累异常,这一下倒也不觉得什么,扛住了他身体大半的重量,慢慢把人扶到床边,助他躺在床上。

  待替他脱鞋时,却被眼前所见吓了一跳,双脚充血变紫,将一双本就大了半码的皮鞋撑的满满当当,险些脱不下来,他从前也见过不少人怀孕后期,双脚肿起的模样,牧子翼此时这般,已经是极严重的程度了,亏他还能忍到现在!

  叶卿使了力气,好容易才替他将皮鞋脱下,抬头看时,牧子翼虽然闭着眼睛,眉头却皱得紧紧的,显然极不好受。

  长叹一口气,叶卿闷闷地说道:“早就提醒过您,不能太劳累,您偏不听!”手上却一刻不停地替牧子翼揉按脚上的几个穴道,纵使不能立刻消肿,也能让他好受一些。

  牧子翼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只一味地闭着眼睛,任由叶卿替自己消除疲累,虽然是为了正事才变成这样,到底,还是他理亏……

  又想起中午吃饭时,叶卿说的那句“非亲非故”,牧子翼只觉心下一阵烦躁,突兀地踹开叶卿的手,单手扶在后腰,笨拙地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叶卿。

  身上酸疼依旧,双脚的胀痛尤甚,这些不适加重了心里的郁躁感,让牧子翼的心情再度反复。

  叶卿本是蹲在地上替牧子翼揉脚,突然被他这么一踹,整个人摇晃一下,险些摔倒,好在及时撑住地面,稳住了身形。

  007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嘲笑一般说道:“瞧你,在他身边混了这几个月,结果混成这种地位。”

  叶卿在心里冷冷地反驳它:“闭嘴!”而后站起身来,坐在床沿上,双手搭在牧子翼后腰,继续替他揉按。

  牧子翼却扭着身子挣了挣,想避开搭在自己腰上那双手。

  方才那一踹太过突然,叶卿一时没有准备,才险些被牧子翼踹倒,毕竟,他也没有想到,一进门就歪倒在自己身上的人,翻脸翻得这样快。

  现在却不一样了,牧子翼整个人疲累异常,又是躺在床上的姿势,根本使不上多大劲儿,叶卿双手稳稳地在他后腰变着法儿地揉捏,牧子翼身子重,想要挣脱也是无法。

  发觉自己挣不开,牧子翼有些火了:“把手拿开,别碰我!”声音虽然冷淡,却掩饰不了疲惫。

  叶卿只是不听,一门心思地替他消除疲劳,他如今八个多月的肚子,一个弄不好,可是会早产的!

  牧子翼心里正是燥火难耐的时候,本身又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叶卿越跟他反着来,他便越气,终于沉声吼道:“你给我滚开!”

  叶卿依旧不听。

  牧子翼近些日子脾气越发古怪,心气儿不顺起来,便口不择言道:“拿开你的脏手!”

  这个时候,叶卿终于停了手,唰地站起身来,居高邻下盯着牧子翼的背脊,冷声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他称呼牧子翼时,从来都是以“您”字相称,这回却用了“你”字,可见是被牧子翼弄出了真火。

  见牧子翼一动不动,叶卿继续说道:“我早就关照过你,最后这两个月不能太累,你当时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又是怎么做的?牧董事长,算我求你了,你多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好不好,非要弄得早产才肯罢休吗!”只要是人,都会有几分脾气,叶卿虽然身负任务,却也不是泥捏的,真正被惹着了,也是会生气的。

  他对待牧子翼的态度一直十分温和,仿佛没有气性一样,这一下冷言冷语起来,倒让牧子翼心里“咯噔”一下,跳空了一拍。

  可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他如果不为孩子着想,如今会跟女人一样挺着个大肚子,连多站一会儿都吃不消么?他是个男人,忍受了这么多耻辱和痛苦,就为了生下肚子里这块肉,他叶卿怎么能说这种话!

  脑子里想着这些,一时急怒攻心,顾不得身体不适,挣扎着坐起身来,抬手指着叶卿怒目而视:“立刻滚出这个房间,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因为心绪激荡,胸膛剧烈起伏,连带着高高挺起的肚子也颤巍巍地一起一伏。

  滚是不可能滚的,叶卿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牧子翼再次低吼道:“你听见没有,立刻滚蛋!”

  叶卿看着他挺着肚子,又气又急的模样,心下一遍遍告诉自己,牧子翼怀了孩子,他就快生了,脾气不好很正常,他今天发这样大的火,和自己也有那么几分关系,再忍一忍,等到孩子出生,大家就都解脱了……

  于是强行压下心里的火气,对牧子翼的话充耳不闻。

  作为环达的董事长,牧子翼说出来的话,从来没有被忽视的这么彻底过,叶卿越是稳得住,他便愈发恼怒,下意识地捡起手边的软枕,狠狠往叶卿身上砸去。

  叶卿自是单手一抓,就接住了砸向自己的软枕。

  牧子翼却因为一下子动作过大,扯动了肚子,又见叶卿竟然没有站在原地,乖乖任他砸,身体和心里两下一激,惹得胎气大动,肚子突兀地一阵剧痛。

  这下,他再也顾不得叶卿,双手捂在肚子上,咬紧了牙根,不愿发出一丝声音,然而愈发疼起来的肚子,让他心下隐隐有几分害怕,终于忍耐不住,一记闷哼溢出唇齿。

  见此,叶卿终于抛却了心里的火气,重新坐回床沿,一手揽着牧子翼的肩膀,强硬地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一手抓住他的手腕把脉。

  牧子翼肚子虽疼,可心里梗着的这口气,让他下意识地挣扎着,孩子是他一个人的,“非亲非故”的人来凑什么热闹,他便是疼死了,也不关他叶卿的事!

  叶卿一把脉,便知牧子翼胎气大动,也是,先前在发布会上,已经累得狠了,回到房间才刚躺下一会儿,又急怒攻心成这样,孩子怎么可能不受影响。

  终于还是恻隐之心占了上风,揽着牧子翼讨饶:“是我说错话了,您消消气,成不?”

  肚子的疼痛已经让牧子翼慌了神,再加上他心里本就对叶卿有几分好感,此时叶卿服了软,他便当真忍下了怒气,无力地靠在叶卿怀里,毫无章法地揉着硕大的肚子安抚。

  叶卿见着他的动作,便知他这样做是没有用的,长叹一口气,将他的手拨开,自己环抱着他,解下腰腹间缠绕的布条,双掌贴在他高挺的肚子上,从下往上,有规律地替他舒缓疼痛。

  牧子翼心里,一时复杂的厉害,他恨极了这样的自己,软弱,矛盾,情绪变化快,这样的自己和从前一点都不一样。

  要不是为了这个孩子……要不是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要不是这人在他肚子里留下了种……他怎会弄成这样……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出声辩驳:“不准说我不为孩子着想!”因为肚子的疼痛和身体酸疼尚未缓解,声音里不免流露几分颤抖。

  听了这赌气一样的话语,叶卿不由发笑,柔声应和他:“好,您是最心疼孩子的,也是最辛苦的,我先前说错了,该打,等您身体缓过来,再拿枕头砸我,我一定不躲了!”

  这话说的,就跟安慰赌气的小孩子似的,牧子翼当然知道,心里却还是阵阵地发软,于是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只要这人愿意说几句软话哄哄他,他就……没了脾气……

  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牧子翼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按理说,以他的性格,纵使在喜欢的人面前,也绝不可能是这种情况,事实却又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肚子的疼痛在叶卿手下渐渐缓解,心里的复杂却丝毫不减,他有些自欺欺人地闭眼假寐,但当叶卿问他肚子还疼不疼时,却还是轻轻摇了摇头,不想让这人太过担心。

  叶卿见此,便仍扶着他侧躺在床上,双手在他后腰和腿脚上寻着穴道揉按,这回,牧子翼并没有再反抗,叶卿心下也大松一口气,这茬儿总算揭过去了。

  因为牧子翼的身体不宜劳累,两人在酒店里住了三天,等他完全缓过来了,才开车返回。

  眼看牧子翼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生了,叶卿开始为自己离开以后的事情做准备,他已经问过007了,孩子一出生,他在这个世界还能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这段时间除了为生产完的牧子翼善后,替孩子洗澡喂奶之外,也就做不了什么了,所以他必须将生产和产后护理事宜教给牧子翼,他走了以后,牧子翼只能自己动手照顾自己和孩子。

  叶卿讲这些的时候,牧子翼听得很认真,尤其是关于如何照顾孩子的事情,他以前从来不知道,照顾一个小孩子,会有这么多的注意事项,光是听着,就知道劳累的不得了,可他再想到,照顾的是肚子里这个跟他和叶卿血脉相连的小家伙,便有种乐在其中的感觉,他亲自生下来的孩子,自然容不得半点疏忽。

  至于产后护理的事情,牧子翼听得就没有这么认真了,他心里想着,虽说之前签过合约,可叶卿难不成还真的会在他刚刚生产完时,就离开吗,等见了孩子,说不定就舍不得走了,到时他只当忘了那张合约的事情,不赶叶卿离开,也就是了。

  想是这么想,可他心底深处,还是有那么几分不确定,孩子是他生的,叶卿虽说是孩子的另一个父亲,对这孩子的感情,肯定没有他这个生身之人来得深,再说,叶卿如今好像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如果真的严格按照合约行事了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牧子翼便觉心里闷得难受,竟是连深思都不愿意。

  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叶卿见牧子翼吃完东西,午睡了,便出门把月前从瑞士预订好,前几日空运过来的母乳化奶粉弄回来,牧子翼没办法给孩子喂奶,孩子出生以后,总不能饿肚子。

  他和牧子翼商量过,这孩子既然喝不上母乳,那么奶粉的质量一定要好,这种奶粉,是叶卿研究了市面上所有的奶粉配方以后,专门从瑞士工厂定制的,相对来说,已经是目前所能找到最好的母乳化奶粉了,价格虽然不那么亲民,可牧子翼最不缺的就是钱,孩子的奶粉钱肯定不会吝啬。

  至于为什么亲自出门取,自然是因为这处别墅的位置,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叶卿刚离开一会儿,熟睡中的牧子翼就被肚子一阵一阵的发紧弄醒了,痛倒不是很痛,他心里却比以前动了胎气的时候还紧张,这种痛法他曾听叶卿提起过,这是在宫缩了!

  好在宫缩距离真正的生产还有一段时间,他并没有立刻给叶卿打电话,自己勉强起了身,一手托在有些坠坠的腹底,一手扶着墙,慢慢走动着,以缓解宫缩的不适感。

  叶卿回来的时候,牧子翼已经挺着肚子走了有一会儿了,见他如此,叶卿一愣:“这是怎么了?”

  牧子翼咬咬牙,指了指高隆的肚子说道:“宫缩了。”

  叶卿连忙抢上前去扶住他,脸色不是很好看:“竟然不到预产期就要出来了!”皱了皱眉又问,“多久了?您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牧子翼缓了口气才道:“刚开始。你又不是不回来,没必要打电话,这些你之前不都教过我么。”

  叶卿眸光一闪,不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扶着他继续走动,一边说道:“现在只是刚开始,还不是很疼,不过您得有心理准备,之后会越来越疼,不出意外的话,得折腾到凌晨才能生!”

  牧子翼点点头,只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托在腹底那只手,却莫名地颤动了一下。

  又走了一会儿,见牧子翼有些累了,叶卿便扶他靠坐在床上歇息,自己去厨房准备些易消化的食物为他补充体力,掐着时间点让他吃些东西,间隔两个小时,便扶他上一趟厕所。

  唯一的障碍就是,叶卿需要以手指为他测量宫口打开的大小,也许因为是双性人的缘故,怀孕这几个月以来,牧子翼后面逐渐产生变化,孩子也会从那里出来。

  可叶卿用手指探查的时候,牧子翼还是拉不下这个脸,自从去年四月一日怀上孩子那夜以后,那个地方就再没有人碰过了。

  见他越来越难受,叶卿好说歹说,这些都是生产的时候必须要做的事情,便是去了医院也是这出儿,医生们都是做惯了的,根本不觉得有什么。

  牧子翼便脸色难看地问他,在医院妇产科实习的时候,是不是也替别人探过,叶卿自然点头,这是他的职业,没什么可隐瞒的。

  牧子翼怔了一会儿,才闭着眼睛答允了。

  伴随着宫缩程度的加深,牧子翼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宫缩一阵比一阵疼,肚子已不仅仅是发紧,不知从何时开始,慢慢地开始发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