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 99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99、第 9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99、第 99 章

  拥抱结束时谌冰有点儿喘气。

  他现在身虚,不宜剧烈运动,甚至不能跟萧致亲太长时间。

  萧致垂眼看他,手指在他脸上掐了掐:“可怜。”

  “……”

  谌冰确实感觉可怜。

  萧致到桌子拆开餐馆送来的饭,戴上手套,拎过买来的小龙虾:“给你剥壳。”

  谌冰:“谢了。”

  萧致想起来,看他一眼:“刚拆线,能吃吗?”

  “……”听他提起这么无语的话题,谌冰快烦了。

  “行行行,不过还是先涮涮,”萧致用杯子接了半杯热水,剥好龙虾尾后先放热水再递给谌冰,“味道可能淡一些,但总比你天天喝的白粥和高汤好。”

  谌冰夹起涮过的虾尾。

  虾肉苍白,传来寡淡的香味。谌冰想着有总比没有好,勉为其难地吃掉。

  萧致戴着透明的塑料袋,包装底下的手指修长,边剥壳边闲聊:“大半个月不回学校了,你是不是也该学起来?”

  谌冰乏味道:“是,明天让我妈跟你去学校,拿几套卷子给我。”

  “反正功课不能落下。”萧致抬眼看他,懒洋洋地笑了下,“看你还不乐意学?玩几天骨头玩懒了?”

  谌冰:“不是。”

  他就是单纯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肯定的,整天待在这间病房,闷能把人闷死。一会儿吃完饭要不要下楼散步?”萧致说出来这个提议。

  谌冰怔了怔:“真的?”

  萧致:“不真的还假的?有我在。”

  他抬手指了指谌冰的衣服:“不过到时候你要多穿两件。”

  “……”

  谌冰快半个月没出这栋楼,闷得整天头都晕,本来还浑身没劲儿,听见萧致这句话眼睛里都有颜色了。

  萧致好笑。

  他边笑,边打开晚餐盒,里面的流质早替换成了半硬不软的米饭,还有汤类等高营养物。他抬眼示意:“还有,多吃点儿东西。”

  谌冰应声。

  以前只能吃半碗,今天硬生生吃了一碗。胃口吃开了还觉得有些饿,不过被萧致阻止:“差不多得了,到时候不消化。”

  谌冰起身打开了衣柜:“现在可以出去了?”

  萧致走近,指骨搭着衣柜拉开:“穿哪件衣服?”

  谌冰看了一圈:“黑色的这件羽绒服。”

  “也行,”萧致顺手拿过来,“这件长,免得你腿冷。”

  他取出衣服,帮谌冰穿上时手臂环过他腰腹,丈量之后说:“好瘦,怎么搞的。”

  说完,拿起外套拉着谌冰一条手臂穿进去。

  ——姿势非常像给小孩儿穿衣服的妈妈。

  “……”

  谌冰被他牵得往前一步,撞到萧致怀里。

  他刚才脱掉了外套,骨架大的上半身套着件苍灰色的毛衣,领口露出形状凛冽的锁骨,微微弯腰,浑身温度很高,一呼吸灼热的气息就落在谌冰的耳侧。

  虽然撞到他怀里,但萧致没停止动作,只是瞟了眼确认谌冰没事儿后,继续拽袖子穿衣服。

  穿好,在他脸上亲了下:“好了。”

  谌冰低头看了看穿好的外套。

  萧致拿起挂在门口的外套,抖着帽子穿好,回头:“走吧。”

  他过来牵住了谌冰的手。

  谌冰不能剧烈活动,走路也比较慢,站在人流中时感觉自己能随时被撞倒。萧致离他两三步,一直用父亲看待儿子初学走路的目光注视他。

  谌冰:“……”

  到电梯口,谌冰忍无可忍:“萧致。”

  萧致:“?”

  谌冰:“收起你那副慈父嘴脸。”

  萧致眼底情绪深,散漫地笑了笑:“怎么叫慈父?这不是——”

  电梯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都看着这对大男孩。

  谌冰抬手堵他嘴:“不要说了。”

  他堵完,刚松开,萧致似乎还想纠正:“我澄清一下——”

  谌冰抬手又堵住。

  一直堵,堵到电梯的十几层变成一层。

  萧致竟然也挺懂事儿,被他捂着没躲,只是眼底沉沉地看着他,似乎带了一点儿笑意。

  电梯门打开,谌冰松手走出去。

  大厅风大,明显能感觉到人口流动吹来的风,吹得二颈冰凉。身旁沉默,倒是一直没发出声音。

  谌冰侧头,萧致单手放外套口袋里懒洋洋跟着他,就是不说话。

  谌冰说:“好冷。”

  萧致就薄情的一个字:“嗯。”

  “……”谌冰莫名,“你嗯什么嗯?”

  萧致低着视线,总算指了下自己:“我能说话了?”

  谌冰:“……”

  医院外下着细细的雪,积攒了薄薄的一层在灌木丛叶片上,天色被雪染得微微反光,视线里漆黑模糊。

  绕过左手边的车库,医院有一片专门的绿化园区,也积压着薄雪,地面被冰棱抛打得光滑,谌冰刚站上去就刺溜滑了一小步。

  “靠!”

  萧致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往怀里带了带:“没事儿吧?”

  谌冰吓一跳:“没事儿。”

  这下,萧致寸步不离,轻轻握住了谌冰的手腕:“我牵着你。”

  他手骨骼大,五指修长,握住谌冰手腕时掌心滚烫。

  谌冰低头看别的地方,叶片积攒着雪块,他走近刚抓了一把,被萧致直接揪着手掰开拂下去:“不凉吗?”

  “……”

  “多大年纪了,还玩雪?有病。”

  萧致嫌弃又粗暴的语气像极了一个爹。

  谌冰掌心什么都没有了,但被雪冻过,指尖微微泛红。

  萧致抓着他的手,放到掌心轻轻暖着,揉得他骨骼慢慢体会到热度。

  谌冰侧头,还没说出句话,被萧致指尖颈部的围巾上拉,挡住尖瘦的下颌:“好了,现在随便玩儿。”

  “……”

  谌冰垂眼呵出一口白雾。

  走了没一会儿,大概到了离入口有几分钟的距离,雪突然开始下得急,伴随着雨和风声。

  萧致低低骂了声操:“没带伞,现在回医院?”

  回去的路上肯定淋湿透了。

  谌冰想了想,说:“往里走,有个亭子。”

  萧致:“真的?”

  谌冰:“走吧。从这儿回医院大厅估计三分钟,亭子拐个弯就到了。”

  萧致握他手腕的动作改为了牵手,等谌冰磨磨蹭蹭走到亭子,周围漆黑,只有不远处的路灯亮着。

  萧致替他抖去围巾的雪絮:“你来过这儿?”

  “没——”

  刚说完,谌冰突然怔了一下。

  他住院期间,没到这里走过,因为根本下不了床、走不了路。

  至于为什么记得这里有个风雨亭?

  因为重生前自己住院太长,时常下楼散步,医院的区域都走遍了。

  “……”

  想到这些谌冰心里突然涌出一阵伤感。经过了快两年的时间,谌冰总觉得自己当初可能是做了一场噩梦,或者心理有些问题,才会总认为自己死过一次。

  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亭子,这一世他从来没来过,记忆里却一清二楚。

  谌冰心底冰凉,走神的间隙,萧致注意到了自己的异常:“怎么了?”

  谌冰用力地呼吸了一下。

  萧致有些紧张:“是不是不舒服?”

  谌冰还是没说话。

  萧致走近,将他抱进了怀里,问:“冷吗?”

  谌冰变得有些想说出这件事,他想告诉萧致,自己没来过这个亭子却记得的原因,因为自己早已死过,现在是重生回到了以前的时间。

  但是,话辗转在喉头,却莫名说不出口。

  他觉得萧致不会信。

  他也不想把以前的绝望带到现在。

  如果可以,谌冰不想承认重生前的那一世,不想承认自己曾经不管不顾任由萧致走向绝路,不想承认自己那么冷漠孤独地活过。

  谌冰眼底微凉,不自觉抵着萧致的颈侧,用耳朵轻轻蹭了蹭。

  耳鬓厮磨。

  萧致的热意渡送到颈侧,身体慢慢变热起来。

  萧致看着谌冰在他怀里拱来拱去,刚才还担心,唇角莫名有了些弧度:“怎么了啊?”

  谌冰半晌,说出一个字:“冷。”

  “冷?”

  萧致确认似的,抱着谌冰搂到了更深的位置,在他脸上亲了亲:“还冷吗。”

  谌冰:“冷。”

  萧致往前轻轻靠了一步。

  随即,手指抓着他头发轻轻往怀里按,也不顾周围有没有监控了,堵住他的唇瓣:“那带你热身一下。”

  “……”

  吻了很久。

  旁边灯光黯淡,因为是夜晚,周围几乎没有人,只有很远很远听到说笑的声音。

  本想等外面的落雪变小一起回去,不过始终没有减小的趋势。

  萧致松开他后退一步:“你在这儿待着,我回去拿把伞,马上过来。”

  谌冰确实有些热,坐下等了不到几分钟萧致回来,浑身裹挟着与风雨全然不同的凛冽热气。

  他撑开伞,说:“走了,你头发点儿湿,回去给你洗个澡。”

  谌冰洗澡不太方便,之前是个男护工,由于谌冰一直嫌弃别人碰到自己,过程一直冷着张脸,不仅自己烦,护工压力也很大。

  一会儿萧致给他洗,谌冰觉得尚且可以接受。

  走到楼道,谌冰却看见门口站着三个人,正向门内探头探脑。

  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女孩儿。

  女人手里拎着水果,小女孩手里捧着花,他俩正跟男人说些什么。

  “你也来吧,跟人家好好道个歉。”

  走男人说:“哎,我这段时间道歉嘴巴都说干了,他们家根本不想见我。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

  他佝偻着腰,头发很短,穿一件黑色的马甲,身材干瘦。

  女人面色无奈:“那行,你等我。”

  “嗯。”

  男人转过脸。

  谌冰隐约觉得面熟,却没想起来是谁。身旁萧致突然点燃了似的,散漫地晃了晃掌心雨伞骨,两三走近,背影高大。

  那男人看到他,跟耗子见了猫似的,吓得脸色微白,调头准备从另一边走。

  不过萧致却前跨一步,直接抵住了他的退路,声音压着火。

  “你想躲哪儿?”

  作者有话要说:友情提示,这个司机,也是上辈子撞死萧哥的司机。

  评论全部发红包哦,兄弟们五一快乐!

  求求营养液,月底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