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9、第 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9、第 9 章

  谌冰回到集合点。

  还以为萧致会把他校服丢地上,但他倒是好端端搭在手腕,只不过看见谌冰没多说废话,抬手示意自己校服赶紧拿走。

  刚跑完热得很,谌冰要接,反被他这态度引起了燥脾气,漂亮收手:“麻烦再帮我拿一会儿,热。”

  “……”

  周围早等着他俩校服大战,顿时哄笑。

  学神胆子真的大。

  萧致忍了两秒,咬着牙关:“那你什么时候不热?”

  谌冰:“凉快了就不热。”

  “……”

  萧致睫毛底下敛了片阴影,压着情绪,嗓音凉凉道:“行,那你别凉快了还要我帮你穿。”

  “……”

  谌冰怔了一秒。

  不止他怔住,周围也安静了。

  帮学神穿校服?

  什么虎狼之词?

  谌冰抬手捞过去,拂过指尖的力道不太客气。靠近时压低声:“又不是没穿过。”

  声音低,其他人只能看见他唇瓣启合,但身旁的文伟听的是一清二楚。

  谌冰把校服折叠了一下,搭上横杠。随后回到队伍中。他肤色白净,颈部泛起发亮的薄汗,被阳光反射时白的几乎不真实。

  文伟觉得自己耳朵脏了:“萧哥,他说你帮他穿过衣服,什么意思?”

  “……”萧致收回视线,一时没说话。

  文伟满脸撞破了秘密的尴尬:“呃,你要是不想交代这种私事也没关系,毕竟,恋爱自由啊不是,隐私是人的权力……”

  萧致喉头滚了滚,实在没什么话好说。

  以前谌冰还是小朋友,喝奶弄湿衣服前襟,帮他换过好几次衣服……不过谌冰说的应该是另一次。

  那时候谌冰刚读初一,学习压力大,放暑假就给报了补习班。

  当时也刚读初一的萧致窝在沙发里打游戏,突然接到谌冰的电话,初夏天气,外面下着狂风暴雨,而刚补习下课的他居然没有人接。

  萧致赶过去时,看见谌冰躲在公交车广告牌底下,浑身被雨水淋湿,幼猫似的四处张望。

  一问才知道,谌冰妈妈回了娘家,爸爸在公司,司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谌冰上初中时还没太发育,耳朵白白净净,尖尖的,头发潮湿贴在耳侧。被毛巾揉完后翘起几根呆毛。他似乎被暴雨淋坏了,抱着膝盖坐在沙发里也不说话,眼睛瞳色浅,看起来特别招人疼。

  萧致安慰他,说回去了给你烤小饼干。

  谌冰最喜欢吃蜂蜜沾着果肉的饼干,情绪变得积极,回到别墅立刻脱衣服准备洗澡,但潮湿的布料黏着身体,反而脱不下来。

  萧致无可奈何地帮他脱衣服,送到浴室,一会儿接出来了还亲自给穿睡衣,扣好小纽扣。

  接着伺候谌冰吃小饼干,还摸摸他额头。

  “好不好吃?”

  “……好吃。”

  “好吃还有,你爸妈以后要是不在家,就到我这儿来呗。”

  “……嗯。”

  谌冰回答的声音很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没幼儿时期那么软萌,反而变得沉默寡言。

  操场热气惊人。

  萧致收回思绪,旁边,朱晓从树荫底下走过来:“谌冰,杨老师叫你去趟办公室。”

  全班同学站操场上流汗,听到这句话,顿时有人艳羡。

  “太好了吧,可以先□□育课了。”

  “杨老师找他干什么啊?”

  有人问,朱晓就回答了:“今天物理竞赛初赛,全校杨老师就挑了谌冰去答卷。你们想去也没办法,给你们试卷也答不对几道题。”

  他陈述的时客观事实。

  但这句话非常欠揍。

  谌冰走出队伍时就听见背后某个男生嗤了声:“好厉害啊。”

  谌冰没停下脚步,跟着朱晓走了。

  萧致瞥了眼同班的男生,没说话,倒是管坤凑近直感叹:“冰神真厉害啊,我们学校的生源,连竞赛班我都没听过是什么。去不了也很正常。”

  背后议论纷纷。

  “听竞赛题难度一般超鬼吧,估计去写只能拉低平均分。”

  “……”

  操场上窃窃私语。萧致抬手打了下烤烫的横杠,眉间涂了层层阴影,尽量平静道:“他本来就很吊,没必要去议论他。”

  “好好好,不议论,一会儿下了体育课干什么?”管坤戳戳他胳膊,“带手机了吗?”

  萧致嗯声,拖腔道:“带了。”

  “那要不要一起上分?”

  他们期待的就是这个环节,跟萧致打游戏往往躺赢,而且说出去倍有面子。

  短暂的时间,没有回答。

  萧致瞟了眼谌冰的背影,转目,声音还是懒散:“打啊,为什么不打?”

  办公室内。

  谌冰攥紧了笔,看着竞赛试卷有半秒的犹豫。

  他本以为竞赛试题甚至高考试题会和自己前世的经历一样,但现在放眼卷面,白字黑字,迥然不同。

  这说明什么?前世和此世的时间轨迹,可能是两条完全不同的平行线。

  ……那自己还会生病吗?

  得不到答案,谌冰认真答题,写完交卷出了办公室。

  朱晓在旁边狂抓头发,痛不欲生:“苍天!这就是竞赛题!?我不仅感觉自己物理不行,连语文都不行了!题完全看不懂啊!”

  “正常。”谌冰无意打压他。

  朱晓直叹气:“我错了!我就不该主动问杨老师要试卷,让你一个人考不好吗!是我自取其辱!”

  说话之间,到了教室门口。

  临近放学,里侧隐隐传来躁动的气息。

  靠窗七八个男生将课桌围成一圈,兴致勃勃看热闹。

  “可以可以,大招牛批。”

  “萧哥你能再操作一次吗?刚才杀鲁班的地方没看清。”

  “……感觉对面已经自暴自弃送人头了?荣耀局打这么轻松。”

  人群当中的萧致众星捧月,脊背靠着后桌,坐姿有些吊儿郎当,注意力集中在手机上。

  杨飞鸿指指点点:“萧哥,你刚才二技能要是提前放,被动就把达摩弄死了。”

  萧致没抬眼:“对方有名刀。”

  管坤立刻闻着味儿马仔一样搭上杨飞鸿肩膀。

  “兄弟,你在教国服做事?”

  “有本事跟萧哥训练营走一走?”

  “……”

  杨飞鸿边笑边正儿八经道歉:“萧哥对不起,是我瞎了也飘了!失敬、失敬!”

  男生话题中心离不开游戏。爆掉对方水晶后萧致退了手机,起身,旁边纷纷开始叫爸爸。

  “爹咪,啥时候有空让我蹭一局?”

  “您还缺便宜儿子吗?别的不求,只求带上分!”

  这边热热闹闹。

  谌冰冷冷清清。

  他看了好几秒,心说,可以。

  自己在办公室写竞赛题,这人游戏玩得风生水起。

  就,让他很不爽。

  不爽归不爽,谌冰除了冷冰冰侧目而视,也没别的办法。

  萧致没注意到他,倒是文伟眼尖将谌冰表情尽收眼底,觉得那眼刀一片一片的,自己打了个冷战。

  跟着,敲敲萧致的课桌:“萧哥,萧哥,萧哥?”

  很有节奏感和频率,招人烦的,萧致一脚踹过去:“喊什么?”

  “不是,我一直想问个问题。”文伟示意,“你注意冰神刚才的眼神没?”

  萧致:“怎么?”

  文伟形容不出,思索地道:“我感觉他好像很讨厌其他男生靠近你。”

  “……”萧致低头听了一秒,随即嗤声,“算了吧。”

  “有故事?”

  文伟顿时竖起耳朵。

  萧致手里转的笔掉落在地,垂头捡起,听到这句话但似乎什么也不想说,唇轻微地牵了一下。

  “我最烦别人吊我胃口!”文伟挺生气。

  萧致挑眉示意门口:“陆老师来了。”

  “休想骗我,不愿意说能不能找个好借口?”

  “爱信不信。”

  萧致低头拿笔佯作计算,背后越发寂静,文伟“嗖”地背身坐的笔直。

  陆为民背手踱进教室,第四节课总有早退的同学,他特意前排后排来回走,盯梢到打铃才慢悠悠出去。

  文伟直接蹿起,不依不饶:“萧哥,走!吃饭!你得跟我好好聊聊!”

  萧致起身慢,倒是文伟突然想起件事儿。

  上周谌冰刚转来没校卡都是他陪着一起吃饭,习惯后谌冰放学了还等他。现在谌冰起身往这边走,文伟连忙道:“冰神,今天你自己吃饭吧?我和萧哥去趟校外。”

  谌冰:“?”

  文伟一脸神秘:“我和他去进行一场男人间的灵魂交流。”

  谌冰第一个念头是这俩要去网吧,顿时不悦,但同时找不到阻止的理由。

  只能暂用缓兵之计:“我能不能一起?”

  “……啊,我倒是无所谓。”

  文伟用力撞撞萧致肩膀,虚头巴脑的假把戏。

  萧致单手撑着课桌,往外走却停下脚步。蓦然承受了拒绝他的重任,他话里意味深长:“随你,不过……”

  “……”

  谌冰手放校服兜里,面无表情和他对视。

  萧致没有真诚的邀请,之前这个逼打游戏的事谌冰还耿耿于怀。他表示了解。

  谌冰:“那我不打扰你们。”

  随后顿了一秒,平平淡淡道:“我一个人吃饭也很香。”

  “…………”

  这话简直杀人诛心!文伟连忙解释:“冰神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这么善解人意啊!”

  他说着,直接给萧致推到了谌冰面前。

  咫尺之间,少年色泽浅的眸子逼近视线内。没有咄咄逼人,反而带着再被说句重话就会调头离开的倔意,分外脆弱。

  认识这么多年,萧致很清楚他生气时候的情绪。

  不过心底存疑,谌冰以前不是很烦跟人黏黏乎乎吃饭睡觉打游戏吗?

  别说能一个人吃饭,甚至有点儿反人类。

  谌冰转身似乎要走了。

  “……”萧致舔了舔唇。

  隔了一张桌椅的距离,手腕隔着校服轻轻拉住他手腕,传递到指腹的温度灼热。

  “行了,一起。”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