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 87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87、第 8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87、第 87 章

  回家差不多五六点,萧致在厨房做饭,谌冰坐沙发里开电视打发时间。

  过会儿觉得有些渴,到冰箱一看,没有别的饮料。谌冰进厨房问:“你想喝什么,我下去买。”

  萧致转过视线,他穿着之前那条粉色的小熊围裙,拿刀切菜,高大的影子落在水槽:“可乐,谢谢。”

  谌冰应声,拿着钥匙下楼出去。

  暑气还未褪去,路上热浪灼人,谌冰买完可乐顺便给自己买了杯奶茶,还有几袋薯片跟零食。

  中途路过麦当劳,谌冰想着要不要再买点东西,激烈思考后进去买几分点心,拎手里往回走。

  到路上天色发阴,谌冰抬头看天,果然下雨了。空气有些闷热,谌冰加快速度回到萧致家里,打开冰箱门给可乐放进去冰镇。

  萧致:“回来了?”

  谌冰:“回来了。”

  谌冰拿了块炸鸡到厨房,伸手递到萧致嘴边:“吃。”

  “?”萧致低头看一眼,张嘴叼了过去,“真香。”

  谌冰手背蹭蹭他头发,回沙发坐着。

  可能是中午没睡午觉,现在居然觉得有些困,谌冰看着电视眼皮直打架,不知道什么时候躺沙发上睡着。

  再被叫醒,眼皮有些沉。

  萧致过来,牵着他的手直揉:“怎么睡着?”

  “……”谌冰随口说,“就是困了。”说这话时谌冰还垂着头,眼底色泽浅,白净的颈侧被耳侧头发遮挡住,看着有点儿迷蒙的凌乱感。

  萧致低眸,没忍住探手抱住他在脸上用力亲了亲:“起——来——。”尾调拖长,声音懒散。

  “等我缓一缓……”

  谌冰赖着不肯动,耳边响起轻笑声,萧致说:“再缓菜都凉。”说完,拉着谌冰的手腕拽起身,随即从后推着他肩往餐桌过去。

  谌冰又好笑又懒,坐椅子里还闭着眼,直到感觉萧致抽了两张湿巾纸,给自己擦手。

  “吃饭了,大爷。”萧致拿腔拿调地来了句。

  谌冰只好应声:“吃吃吃。”

  饭桌上菜品丰盛,跟以前不一样,萧致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糖醋排骨入口酥烂,甜香浓郁,酱汁金黄,谌冰咽下后忍不住夸:“你真贤惠。”

  萧致撑着下颌,不置可否:“这叫贤惠?老子这叫男德。您还满意吗?”

  谌冰好笑:“满意。”

  “满意就好,记得带我回家。”

  “……”

  谌冰边吃饭边听他扯淡,很下饭,吃两碗后撑得肚子都不舒服,只好叫停:“我吃饱了。”

  桌上的菜还剩不少,萧致推过排骨盘:“再替我们的家庭分担一点儿,别浪费。”

  “不浪费。”谌冰只好拿起筷子,慢慢吃剩下的几块排骨。

  任凭怎么努力,菜还是剩了些,萧致盯着桌面说:“以后的分量要注意了。”

  谌冰想了想说:“留着明早上下面吧。”

  随即起身,回沙发坐着。

  不知道以前在哪儿看见过,说吃饭要什么都不干休息半小时,谌冰开电视看连续剧,旁边萧致在厨房洗碗收拾东西。

  忙完出来,坐到他旁边的沙发。

  谌冰问:“今晚没什么事儿吧?”

  “有呢,晚点写试卷。”

  “那现在?”

  萧致顺手调换了个频道:“看部电影。”

  谌冰对电视节目的兴趣止步于刚看那会儿,什么都看,看就忘,非常地佛系老年人。但萧致目的性比较强,一般还要特意翻一部不错的电影。

  果不其然,见电视上那青面獠牙的巨兽,谌冰问:“又看鬼片?”

  “其他片子不是没意思么?”

  “……”

  萧致懒洋洋仰在沙发里,手臂搭在沙发沿,垂着眼皮看电视上的内容,坐姿非常大爷。

  谌冰半闭着眼,看会儿,突然感觉被萧致拉过去,抱到了腿弯之间。

  谌冰偏头:“嗯?”

  萧致指尖勾着茶几的糖果和爆米花,拎起晃两晃,下颌抵在谌冰肩头,目不转睛看视频:“垫会儿。”

  谌冰:“……”

  他暂时没反抗,直感觉萧致跟撸猫似的,一会儿揉揉他手,一会儿在他耳边模糊地啾一啾,倒是视线一直停在电视荧幕,这都是无意识的动作。

  谌冰无奈:“萧致。”

  “嗯?”

  “手不许伸到衣服里。”

  “……”

  有一会儿的僵持,不过萧致没有反驳。

  “好。”

  窗外雨声拍打着玻璃。

  萧致从冰箱拿出了仅剩的一罐可乐,扣开拉环,递过去:“喝不喝?”

  谌冰接过喝口,冰冰凉凉的。

  随即,萧致喉头轻轻滚动,将可乐罐放回茶几。

  空气中漂浮着可乐因子的清香气,谌冰刚呼吸了下,感觉到背后气息靠近,被萧致细长的手指托着下颌,轻轻和他的唇瓣贴合。

  电视里鬼片正放到最精彩刺激的地方,气氛感铺到极致,最终boss即将出场,连音乐都变得阴冷瘆人。

  谌冰却一点儿不觉得冷,甚至觉得热,等头脑中那种失重的眩晕感过去,后脑被轻轻放回沙发。

  萧致起身拿起遥控器,快退回节目的高.潮时期:“刚过,重新看一遍。”

  “……”谌冰懒洋洋笑声,还是觉得困,倾身躺上沙发。

  他闭眼,感觉到萧致调低了电视音量。

  耳朵里模模糊糊的,只有窗外下雨的声音和电视极低的人声,再睡过去,再醒来时茶几旁坐着道身影。

  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关的。萧致坐在地板,白T恤下的肩身清峋,长腿曲着,正转笔低头看茶几上摆的套试卷。

  谌冰半睁着眼,困倦地看着他。

  萧致一般都在房间书桌刷题,现在可能是为陪他,换成在茶几旁写作业。他旁边放着笔袋和一本牛津词典,翻书的动作非常轻。

  “……”

  身上多条薄薄的空调被。

  谌冰拉着被角,蜷在为数不多的温暖里,静静看着他。

  萧致没意识到他醒,轻轻地翻词典查单词,写在旁边的词本上。

  刚开始萧致记词不愿意背,每天懒懒散散的,后来想了个办法,把谌冰的照片夹在需要记忆的那一页,从那以后每天才有动力打开,很多科都是如此。

  半晌,萧致抬起视线,看向谌冰:“你睡。”

  谌冰闭眼:“我不困了。”

  萧致撑着茶几站起,腿似乎有些脱力,走到谌冰面前蹲身,逗猫似的挠挠他下巴:“下午不还跟我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吗?”

  谌冰也不知道怎么一到这儿,就很放松,连睡意都比平时浓。

  谌冰还没说话,萧致掀开被子,垂眸看他:“去床上睡?”

  谌冰应声:“嗯。”

  萧致搂着腰身将他拉起来,谌冰穿上拖鞋,回房间床上躺着。

  萧致拎着试卷和词典回来,拉开椅子坐到书桌旁,拧开台灯。

  谌冰有一搭没一搭跟他说话:“错几个?”

  “阅读错四个,完型错三个。”

  谌冰沉默会儿,小声:“错这么多。”

  “啊——”萧致踩着椅子,转过身看他,“在努力在努力。”

  谌冰闭着眼:“加油。”

  萧致准备听英语听力,起身找耳机。

  谌冰说:“别找了,你开音频。”

  萧致低头摁语音播放。

  空气安静,只有机器般规整的男声和女声。听整段音频途中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有落笔的刷刷声。

  半晌,谌冰低声问:“错几个?”

  萧致:“三个。”

  “哪三个?”谌冰光听也没看材料,感觉还挺简单的。

  萧致翻阅试卷:“今天天气怎么样,A暴雨和狂风,B只有暴雨,C只有狂风,D没有暴雨和狂风。我选的A。”

  谌冰想了想:“选D,A是星期一的天气。”

  萧致散漫地在试卷上划个叉,说:“你不是在睡觉?这都记得。”

  加上上辈子,谌冰高中都读四年了,接下来还要读一年。他懒得说话。

  半晌,才说:“这有什么难度?”

  萧致放下笔,起身走到他身旁:“不难。窗外不是正好下雨?我走神。”

  谌冰沉默会儿:“你傻。”

  “我想到你。”萧致半蹲身,跟谌冰视线相对,“我喜欢雨天和你在一起。”

  “……”

  谌冰抬手摸他的脸,没什么精神地说:“瓜皮。”

  萧致抓着他手背亲了亲:“再骂人揍你。”

  谌冰笑下:“你敢。”

  “我不敢?我有什么不敢的?”萧致摸摸他脸,笑着说,“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我的小宝贝?以为我舍不得抽你呢?”

  他还说,“这么自信?”

  “……萧致,”谌冰用力拉他的衣领,咬牙,“你别过分。”

  萧致应声:“好好好,是我的小宝贝还不行吗?不吵了,我去洗漱。”

  他转身去了卫生间。

  这样的夜里好安静。

  窗口有冷风吹进来,被窗帘屏蔽,房间里却格外的温暖。

  这个夏天过得轻松愉快,谌冰每天早上六点半拉着萧致起床去公园晨跑看日出,不过时间太晚,六点半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有一次特意凌晨五点出门,公园里漆黑古朴,寂静无人,不过走到山顶如愿以偿看到了刚升起来的太阳,极其耀眼。

  每天晚上十一点半睡觉,早上学习和刷题,下午睡完午觉再刷题,偶尔晚上出去到处转转。

  总之活过得很规律,不紧不慢,转眼到了开学。

  准备搬到寝室的事情有些琐碎,主要不是收拾东西,而是丢东西。

  萧致收了一行李箱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其他东西能放的放到王姨家里,用不着的扔掉。

  萧若的衣服和活用品都在。萧致在她卧室站十几分钟,找了个编织袋往里装,说:“占地,都扔。”

  就留个收纳盒,还有一把小花伞。

  房间变得空空如也,极其冷清,萧致站会儿,出来轻轻关上门。

  收拾之后,整栋房子好像被洗劫过,之前看着还宜居,现在却觉得空阔,少些人居住的痕迹。

  以前的欢声笑语,好像突然消失了。

  谌冰站在行李箱旁,看着他,喊:“萧致。”

  萧致似乎在走神儿,没听见声音。

  谌冰:“萧致。”

  他总算转了过来。

  “嗯。”

  谌冰握住他的手,慢慢叉入五指:“没事儿,会有的,家还会有。”

  萧致声音很低,嗯了声,不知道想着什么。他侧脸对着房内,半脸被阳光照着,显出眉眼分明的俊朗棱角。气质却微冷。

  半晌,萧致拎着行李箱下楼:“走吧。”

  到校门底下的十字路口,文伟,周放,管坤一大帮人站着,飞快上来帮他提东西:“帅哥,拎包入住,欢迎加入我们住校生的大家庭。”

  萧致手里瞬间空,拍拍文伟的肩膀:“谢了。”

  “我有预感,我们寝室的颜值即将被萧哥带到九中无法超越的位置。以后请叫我们颜王,谢谢。”文伟开始膨胀。

  管坤看他:“叫你寒王行不行?”

  文伟直接把行李箱丢给他:“你拿好。”

  学校后勤统一购买被子,过去交钱领回寝室,文伟跟个贤妻良母似的给他铺床,兴奋到不行:“现在真好玩儿,寝室里越来越热闹了。”

  不过他忙着忙着,看见萧致将书取出来放到书架,旁边在旁谌冰在旁帮他分门别类,场面和谐,他逐渐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半晌,文伟“操!”一声。

  之前萧致走读,作为单身狗他还能趁萧致睡觉得到喘息的机会,现在岂不是天天吃狗粮,插翅都难逃?

  文伟瞬间不快乐。

  放好书,谌冰看着萧致从箱子翻出了萧若的收纳盒,放到柜子深处。随即取出张照片,寒假去游乐园玩儿,他、谌冰和萧若的合照,贴在抬眼就能看到的横梁。

  谌冰走到阳台,左右扫了眼:“东西都买好了?”

  “买好。”萧致跟着到阳台。

  谌冰看手机:“现在六点,今晚没晚自习,出去吃饭?”

  那边文伟早想着聚餐,一个暑假就见几次,聚餐一定要聚,感情就是聚餐聚出来的。

  文伟说:“顺便庆祝萧哥住校,现在就走?”

  “什么都能庆祝?”萧致进来重新换了身衣服。

  门外,管坤敲了敲门:“东西都放好?”

  “放好。”

  “那走,出去吃饭。”

  暑假见得少,所以现在特别亲。

  到店里吃的牛蛙干锅,还点了写别的菜,边吃边喊几罐啤酒。这个暑假文伟和傅航已经到18岁,所以喝酒时十分地光明正大。

  喝着喝着,文伟说:“知道张尧吗?他不读书,去厂里上班了。”

  张尧是班上一个同学,成绩比较普通。说起这个文伟还挺感叹:“怎么高三都不读了?”

  以前陆为民说过,高三下半年班上会少一些同学,毕业证都懒得拿,直接不读书出去混社会。九中比较差,所以这种学生的比例还不少。

  不过大家都以为离别在以后,没想到刚上高三就开始。

  管坤说:“说不定班上陆陆续续就有人退学。”

  “管他的,我还是想,怎么着读个专科吧。”

  他们开始盘问萧致:“萧哥,你这个成绩能上985吗?”

  萧致指骨勾着杯子,低头,眼底被倒映出光泽:“不知道,不太稳。”

  “那你加油!!!!”

  文伟豪气干云地一通打气后,突然又露出被背叛的表情:“不是说好一起读隔壁的专科学校吗?兄弟,你背叛工人阶级。”

  “……”

  萧致笑着喝下剩余的半杯。

  从学习聊到生活,再聊到以前暗恋的女生,成长的点点滴滴,暑假在家遭受的来自爹妈的屈辱……杯子干了又满,满了又干。

  他们一般只喝啤酒,只要不是发疯乱喝,不会到特别醉的程度。但估计今天暑假的热闹还没消过去,几个猛男干整整半箱,回头萧致脸上还没什么情绪,垂眼,看着满桌东倒西歪的人。

  文伟脸色驼红,晃晃悠悠举起杯子:“再来一杯。”结果没站稳,差点将杯子跌到地上。

  萧致顺手接过,放到桌子当中,起身找服务员结账。

  现在差不多九点了,校门口恢复之前的热闹,全是卖小吃和水果的流动摊贩,灯光耀眼。

  出门遇到拎着水果的朱晓,萧致拉住他:“班长,同学们就交给你,领他们回寝室吧。”

  朱晓一脸懵逼,已经被缠绕上去的文伟搂住了脖子:“嗨,班长,好久不见。”

  “……”

  “你又帅,靓仔!”

  “……”朱晓拽着他手腕,指条明路,“走了走了走了。”

  萧致送完一行人,转身,看到站在树荫底下的谌冰。

  刚才拗不过,谌冰喝大半瓶。

  但他比较好,不上脸,醉只是安安静静站在路灯光照射下的路旁,等着萧致去找他。

  萧致走近,谌冰好像等久,跟看见亲人似的,慢慢拉住了他的手,还不动声色地挤入手指想要十指相扣。

  周围人来人往,阴影中有些看不分明,萧致有些好笑:“不怕被人看见?”

  “……”谌冰叹气,抽出了手。

  准备往校门那边过去,走了几步,萧致才发现谌冰没跟上。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湿亮,直勾勾看着萧致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才简单地开口。

  “不开心。”

  声音短促,尾音有些黏……莫名,让萧致的心口动了动。

  他走近,问:“怎么不开心?”

  谌冰说:“不能牵。”

  “哎……”萧致莞尔,“是不是还要请你,你才肯走路?”

  谌冰看他会儿,略加思索,勉为其难道:“你请吧。”

  说完,淡淡地、仿佛很宽容地道:“本来是不行的,不过既然你有这份心,我可以支持你的工作。”

  萧致伸手挠挠他头发。怎么办呢?没办法。又不能把这个小损人精丢到马路上边吃尾气。

  萧致:“能别演?”

  谌冰:“……”

  他不配合,谌冰只好拉住他T恤下摆:“走。”

  说实话萧致很烦别人拽他衣服的,像萧若那种人,直接能把他一件衣服扯到变形再也不能穿。不过谌冰动作很轻,不是借力,只是需要碰到他才能直立行走这样子。

  萧致没办法,只好领着他。

  走着走着,谌冰突然想起什么,轻声说:“萧致。”

  他声音很小,萧致需要靠近才能听清声音:“嗯?”

  谌冰气息浅浅的:“我要买袜子。”

  “好,”萧致应声,先问,“你妈没给你准备?”

  “我忘带了。”

  谌冰虽然在九中吃的住的跟他们一样,但穿的真不一样,都是几千起,虽然便宜和贵的上身没多大区别,还谌冰明显能感觉到不舒服。

  萧致应声:“好,我一会儿跟许姨说,让她有空让司机送来,今天先买几双。”

  学校附近有服装店,店里有袜子,不过比较平价,价格最贵也就二十几块钱,那种很干净的白袜子。

  萧致买好,跟谌冰出了店铺。

  “还有什么要买的?”

  谌冰垂着视线,气质有些冷清,似乎在思索。半晌后说:“没有。”

  “毛巾带?”

  “带了。”

  “牙刷牙膏都带?”

  “带了。”

  “内裤带?”

  “……”谌冰卡壳几秒,说,“带了。”

  萧致好笑,问:“什么颜色?”

  谌冰又卡了好几秒。

  他好像在酝酿该不该说,半晌朝萧致勾了勾手指,声音很轻很轻的。萧致弯着脊梁,贴到他唇边。

  谌冰冷冷的嗓音带着酒气:“滚。”

  “……”

  萧致一把搂住他肩膀,说:“走了。”

  回到寝室,里面横七竖八躺一堆。管坤好不容易把文伟弄上床,被他缠得烦都烦死:“我先走了。”

  门关上,文伟还爬起来:“什么!是!快乐星球!什么!是!快乐星球!”

  萧致:“……”

  谌冰:“……”

  “看日出,看日落,看星星——”文伟过于兴奋,一兴奋就疯狂歌唱。

  萧致将手里拎的袜子拿出来,看看谌冰:“要不要塞他嘴里?”

  “……”谌冰想了几秒,“我明天还要穿。”

  萧致将袜子放回柜子,抄起文伟的毛巾,一把盖上他脸上:“别他妈唱了!”

  文伟一把拽下毛巾,欲哭无泪:“我不想唱的,但这首歌太洗脑,我情不自禁——什么!是!快乐星球!”

  “……”

  大无语事件。

  萧致拉着谌冰去淋浴间:“走,先避避风头。”

  这个选择无疑是明智的,等他俩洗完澡回来,隔壁寝室某位仁兄比较彪悍,正在给文伟闻风油精。他现在人都瘟,躺床上半天不动弹。

  闹来闹去,闹到十点多寝室才安静下来。

  补课期间阿姨查寝早,查完就走。

  萧致关了灯,回到自己的床上,听到隔壁谌冰的声音:“习惯吗?”

  萧致说:“一般。”

  “……”

  安静一会儿。

  “我刚开始也不习惯,睡几天就好了。”

  萧致应一声。

  他不想吵到室友,所以声音比较低,自己都没意识到话里的情绪。

  莫名其妙,想起在家住的时候。

  半晌,萧致听到下床穿鞋的声音。

  阴影靠近,谌冰散发着淡淡酒气的气息拂过鼻尖。

  他半蹲身,在萧致身旁:“很不习惯吗?”

  其实并不是。

  但听到谌冰关切的声音,萧致顿一秒,下意识地道:“嗯。”

  谌冰静会儿,声音冷清:“怎么办?”

  怎么办。

  他的小可爱十分关心他。

  谌冰穿着薄薄的睡衣,清瘦的手臂露出一大截。萧致想了会儿,说:“要不要上床陪我睡?”

  “……”

  安静。

  谌冰似乎在思考这句话。

  过会儿,他说:“这不好吧?”

  但是声音松动。

  萧致说:“有什么不好?当给我陪床,好不好?”

  谌冰好像被这个请求难住。

  他磨蹭一会儿,小声说话,气息拂过萧致鼻尖:“那我陪到你睡着,就走。”

  萧致失笑。

  他往里让了让,掀开薄薄的被子,听到谌冰踢掉鞋子,曲腿往他床上爬。

  慢慢躺到他身旁,安慰似的:“睡吧。”

  萧致压着唇角的弧度:“好,睡了。”

  说完,轻轻把谌冰抱进怀里。

  谌冰迟疑一下,缓缓的,头发蹭到他颈窝裸出的皮肤。

  痒痒的,很柔软。

  作者有话要说:球球营养液什么的。【抠脑壳】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