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 81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81、第 8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81、第 81 章

  文伟在旁边讲的逗他开心的笑话,萧致没听进去,中途只觉得厌倦,耳朵里嗡嗡作响,

  “萧哥,一会儿给你个惊喜。”

  “什么惊喜?”

  再被吵醒,萧致抄起放茶几的烟,挑出一支叼唇边,垂眼咬着点燃。

  响起敲门声,文伟满脸激动:“来了来了来了。”

  萧致恹恹地蹭了蹭额发,看过去,朱晓急匆匆从门外地进来,手里抱着一个襁褓,掌心护着小孩儿的头:“没来晚吧?”

  “没,你来得正好。”文伟一副使出浑身解数、辄待夸奖的笑模样,“我们问了一圈儿,就朱晓有个1岁的妹妹,现在借给你抱一会儿。安慰安慰你的心情。”

  “……”

  萧致本来没什么精神,现在盯着眼前牙牙学语的小婴儿,对方埋在哥哥颈间,对这崭新的环境有点儿无措,嘴里呼噜呼噜吐泡泡。

  萧致脑子里嗡了一下,感觉骨髓里硬生生气出了一股力道。他掐灭了手里的烟,呼吸缓慢又显得绵长,转头,沉着阴影的眼底压抑又暴躁。

  他磨着齿列偏头看了一眼文伟:“你们是不是有大病?”

  “呃,”文伟赶紧解释,“真的,就……反正你要是遏制不住对萧若的思念,就把她当妹妹,抱一会儿吧。”

  萧致:“……”

  朱晓双手叉着小妹的腋窝,给她托在半空中时还蹬着小脚脚,递到萧致面前:“萧哥,借你抱一下我妹妹。”

  “……”

  萧致半垂着眼,无言地看着眼前的小孩儿。

  小孩儿挺乖的,头发短,只能从她穿着的粉色小裙子辨认出确实是小丫头,露出两条肉乎乎的腿,被托在空中时瞪大眼睛直视眼前的少年。

  萧致没动作。

  朱晓举得手臂酸软:“萧哥你快抱,我好不容易趁我妈打麻将带出来,抱完马上要带回去。”

  “……”

  被这么催促,萧致指节无意识攥紧,随即点头,刚伸手要抱一下。

  不过他手伸到搬空,一直对萧致表露出好奇的小姑娘开始挣扎,随后,回头拼命往朱晓怀里扑。

  朱晓哎了声,说:“别别别,夕夕,你就让他抱一会儿行不行?”

  夕夕摇头,蹬腿,使用吃奶的劲儿扑腾手脚。

  朱晓无奈,只好把她抱回来,说:“估计是怕生。”

  等夕夕重新回到朱晓臂弯,才消停下来,手指轻轻抓住朱晓的颈子,害怕地喊:“哥哥……”

  空气中有短暂的安静。

  朱晓抱着夕夕说了几句话,拍拍她的背,帮她理了理挤皱的小裙子,拉到膝盖底下。

  “……”

  萧致的手收回,垂在身侧。

  旁边文伟拿出一板奶糖塞到夕夕掌心,边摸摸她脑袋边骗:“你就让他抱一下,我再给你糖,好不好?”

  夕夕往他哥怀里躲。

  “真的,妹妹,珍惜机会,这可能是你为数不多接触这种级别帅哥的时候。”

  夕夕看着他,听不懂,就咯咯咯地笑。

  劝了好半天,文伟逗得她贼开心,才回头找萧致:“——萧哥,再试试?我感觉现在行得通了。”

  只有萧致转身回房间的背影。

  他高挑挺拔,步履很快。

  “不试了。”

  门关上。

  萧致坐下,撑着额头,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丧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丧,但就是想着这时候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放任情绪这么低落下去。

  脑子里的想法跟脱缰的野马似的无头乱窜,想到哪儿是哪儿,模模糊糊,萧致想起了一些零星的碎片。

  就想起了萧若心疼他,偷偷躲在门口看杨晚舟,回头笑嘻嘻拉他的袖子,摇头说什么都没有。每天晚上到他回家了必须从床上爬起来,说完今天学校遇到的事儿才继续睡觉。就喜欢跟在他背后,去个网吧都要在旁边坐着,买零食塞到他手里……

  其实想起来也没什么。

  就是萧致觉得,她跟着自己是有点儿吃苦。

  何况她心里懂,没怎么吵过闹过,傻白甜一样乐乐呵呵过日子。

  萧致其实不太懂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从最开始的舍不得,变成现在就觉得对不起她。

  他感觉自己力气太小了,挣脱不了这样的生活,所以不得不,带她跟自己一起吃苦受累。

  ……

  萧致细长的手指抓入发缕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耳边逐渐清晰的手机震动。

  嗡嗡嗡,震得特别厉害。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谌冰的视频电话。

  不看不知道,上午发的十几条消息都没回。

  萧致拿着手机,点了接通。

  谌冰到酒店了,背后是暖色的壁纸,他看向手机:“你干嘛呢?”

  萧致打起精神,感觉眼睑快睁不开了,尽量认真地看着视频:“嗯?刚文伟他们来了。”

  “我说上午。”

  谌冰终于放好了东西,坐回床边,视线转向手机视频。

  “上午,”萧致想了会儿,“上午睡觉呢。”

  “上午睡觉,那昨晚?”

  昨晚喝酒,不过这不能说。萧致似乎在思索,唇角牵出笑意,声音低低的。

  “昨晚想你,睡不着。”

  闻言,场面顿时暧昧起来。

  谌冰垂眼看了他一会儿,没好气,说这句话时过于顺口:“你骗鬼吧。”

  萧致给手机贴到耳侧,嗓音透过屏幕,似乎到了谌冰的耳边,低而模糊。

  “没骗。真的想你。”

  他声音有些沙哑,裹挟着气音,听起来没什么力气,却跟刚睡醒似的,特别撩人。

  谌冰没太听清楚:“中午没吃饭?”

  萧致想了几秒:“吃了。”

  “那你说话不知道大点声儿?”

  “……”

  萧致舔了舔唇,撑着膝盖直起腰身,稍微放大了力气:“真想你。”

  他特别认真,谌冰沉默了会儿:“我不是想听这句。”

  “那老婆吃饭了吗?”

  又沉默了一会儿。

  谌冰说:“吃了。”

  “海鲜吗?”

  “嗯,这边海鲜多。”

  “真好。”

  萧致倒回床上,压得床发出轻轻一声吱呀,他陷在被子里,跟骨头被抽了似的,声音又变得特别低。

  “老婆想不想我?”

  谌冰:“……”

  时断时续,他好像说话在燃烧生命,催促道:“问你,想不想我?”

  谌冰隐忍地道:“才分开两天,不是特别想。”

  萧致的鼻息从扬声器里透出来,嗯了声。

  嗯完,短暂的沉默。

  本以为暂时不会再说话,空了半晌,萧致却无意识地道:“我想你。”

  他固执地说一遍又一遍。

  谌冰垂着眼皮,拿手机到眼前,察觉他情绪后问:“怎么了?”

  萧致没有回答,半晌后,分不清是呢喃还是梦呓:“宝宝。”

  谌冰感觉自己无奈了:“在呢。”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想不想我。”

  ——他声音相当的理所当然,还有些强硬,非要听到那个答案不可。

  本来觉得矫情,对这种情话无感,谌冰慢慢却有点儿心软,说:“想。”

  萧致应该是如愿以偿了,没了动静,只能听到像是睡觉的气息,沉沉的。

  谌冰问他:“吃晚饭了?”

  没有回应。

  “萧致?”

  “嗯。”

  他低低地应了一声,有气无力。

  平时特别有劲儿的人突然变成这样,谌冰心里浮起焦躁的情绪,垂眼看着手机:“到底怎么了?”

  隔这么远,只能看到手机散乱放着,萧致阖着眼皮躺在枕上,头发揉得凌乱,只响起轻轻的睡觉的呼吸声。

  谌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等了半分钟,以为萧致睡着,说:“那我挂视频了?”

  萧致声音却响起:“别。”

  谌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酒店外面是一片海,最近的海景房,旺季的价格能炒的特别高,但也能看见漂亮的海景航线。

  第二天谌冰跟许蓉去了海岸的沙滩,天气不错,阳光晒得皮肤有点儿疼,许蓉租了个遮阳棚躺在椅子长擦防晒霜,穿得比较保守,不过戴着墨镜姿态拿捏十足。

  谌冰看了看沙滩上其他美女:“妈,可以穿漂亮点儿。”

  “不行不行,”许蓉直叹气,“老了呢,不能和这些年轻姑娘争奇斗艳。”

  谌冰沉默了会儿:“不老。”

  阳光落在皮肤,温度灼人。谌冰穿了件浅蓝色的衬衫,站在沙滩来回地走。被风吹得衣摆轻轻掠起,头发也有些凌乱。

  他回头想找妈一起下海,倒看见许蓉拿着相机,正摆弄着拍他。

  谌冰挡脸:“……拍什么?”

  “你自己去玩儿,妈妈折腾不动,看着你玩儿就好了。”

  谌冰无言半晌:“妈。”

  “你去吧去吧!快去!”许蓉直催促,拿相机一直对着他。

  小时候起就这样,她总站在旁边笑眯眯看谌冰玩儿,或者拿着相机,默默记录他长大的每一个瞬间。许蓉本来不太会摄影,因为老给谌冰拍照,竟然熟悉了其中的不少知识。

  谌冰本来懒得动,看她老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活泼爱动,只能起蹲身铲了会儿沙子,来回乱跑,直到汗津津地回到她身旁要饮料喝。

  一天玩下来可真累。

  晚上回到酒店,谌冰倒床上时手指头都不想动。他想想撑起身给萧致打了个电话,不过一直等到音频自动挂断,都没人接。

  谌冰不知道萧致在干什么。

  只好给文伟发消息。

  对面发过来一段视频,接着是嘈杂的语音:“我们现在在KTV啊,能不能听见我说话?能不能?!”

  谌冰将手机往前推了推,简单打了个字:“能。”

  “萧哥,萧哥应该在家吧?喊他出门一直不出,给他带了几包烟和酒——咳,tui!不是,没什么,他就是不想出门。我刚才口误了真的,他就是懒得出门啊啊啊啊啊——”

  “……”

  太吵了。

  谌冰掐断语音。

  文伟说的话一直在脑子里响。

  给萧致打电话还是打不通。

  谌冰盯着手机舔了舔唇,心里无比烦躁,不过暂时又一筹莫展。

  等第二天他跟许蓉在当地有名的餐厅吃海鲜时,萧致电话才回拨过来。

  谌冰本来不想接,想想,还是接通了。

  还是嘶哑的声音,感觉人没睡醒:“在吃饭?”

  谌冰嗯声:“你呢?”

  “我刚吃完。”萧致声音模糊。

  “吃的什么?”

  “王姨家吃的。”

  “我问你吃的什么。”谌冰声音加重。

  对面安静了几秒,说:“水煮鱼,炒青菜,糖醋排骨还有猪蹄莲藕汤,和一个肉末茄子。”

  谌冰嗯了一声。

  顿了顿,接着道:“重新说一遍。”

  萧致拖长腔调“啊”了声,接着,语焉不详地道:“水煮鱼,炒青菜,青椒肉丝——”

  前面许蓉用剪刀剪着蟹钳,刚夹出肉放到谌冰碟子里,看见他眼底敛着寒意,皱眉低声道:“萧致,你有种等我回来。”

  挂断电话。

  许蓉担心地问:“怎么了?”

  谌冰说没事,手机放到桌沿,低头味同嚼蜡地吃着东西。

  许蓉还是满脸担忧,毕竟很少看见谌冰这种有气撒不出的窝火表情。

  不过半分钟。

  谌冰重新拿起手机。

  许蓉:“怎么了?”

  谌冰似乎不想说,过了会儿,才简单地一笔带过:“给他点外卖。”

  说完,补充,“他不好好吃饭。”

  “……”

  许蓉点了点头:“现在的年轻人啊——不过你说若若刚跟妈妈走,留他一个人情绪可能是不太好。你看你在家的时候,妈妈大鱼大肉地做,但你不在家,妈妈就随便吃了。”

  谌冰低着头,感觉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情绪。

  “小致估计也差不多,家里一空,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人是不完整的,需要陪伴。”

  谌冰不知道该说什么:“妈妈。”

  “你早点回去,这段时间多和他待着,说说话也好。”

  谌冰点了点头:“谢谢妈妈。”

  许蓉满脸开心:“我多跟你说,你就懂了。”

  飞机落地是第二天下午,改签最早的机票,比之前提前了两天。

  谌冰没来得及回家,打车直接去了萧致家的街边,手里还拎着从海边带回来的礼物,一只深红色的珊瑚石,长得不错,谌冰顺手就买了。

  上楼,谌冰敲了敲门,没听到动静。

  再敲了敲,一声暴躁的“滚!”隔着门传来。

  “……”

  谌冰从兜里掏出了钥匙,插进锁孔,拧动。

  门打开,客厅里弥漫着盛夏燥热的气息,氛围有些闷。

  谌冰走到茶几旁。

  “我他妈……”躺沙发上的身影慢慢撑起,细长的手指浮出青筋,插进头发里理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萧致这几天把钥匙给文伟了,还以为是他又过来,刚烦躁得想骂人,直到和谌冰对上目光。

  谌冰脸上没什么情绪,只是扫了眼茶几上的烟,喝空的歪倒的酒瓶,甚至包括几瓶白的。

  谌冰视线掠过,抬手给拎的礼物盒子丢沙发,目光重新落萧致身上。

  对视,短暂的安静。

  萧致眼皮垂着,感觉不怎么打得起精神,唇瓣色泽偏向苍白,眼里有很重的阴影和红血丝,因为作息颠倒脸色也比较差。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微微露出锁骨的形状,双腿大大分开,本来是仰着睡觉的姿态,现在稍微调整成面向谌冰。

  谌冰:“你继续睡。”

  萧致站起身时晃了一下,随后拉住谌冰的手腕。

  谌冰指了指沙发放着的东西:“给你带的礼物,我走了。”

  “别……”萧致靠近时身上有很重的烟草味儿,混着酒气,相当不好闻,他抱着谌冰用力往怀里搂,“别走了。”

  谌冰压着火,指尖点着他胸口,直接推回沙发里:“你继续,原定计划我还得过两天再来。给你时间收拾整齐,正好骗我。”

  谌冰走了没两步,手腕重新被温热的手心包裹。

  萧致声音嘶哑:“谌冰……”

  可能是喝酒喝多了,给嗓子糟的,说话都听不清楚。

  谌冰本来不想理他,禁不住心里动摇,回头半蹲身站在萧致面前,用力摸摸他脸。

  谌冰眉间皱紧,不带什么感情的淡薄眸仁,此时全是不解和烦躁:“你干什么啊你?你在干什么?我都想给你烧高香了。”

  萧致掩唇咳嗽了声。

  “你再这样,真的,”谌冰用力亲了亲他唇尖,“你就滚去垃圾堆躺着,贴个‘废物,不要人捡’的号码牌,我再也不管你了。”

  萧致垂眸,额发撩下几缕,轻声道:“嗯。”

  “嗯什么?承认自己是废物?”

  “……”萧致摇头。

  “说话都没认真听,怎么记到心里?”谌冰眼底薄寒,直直看着他,再抓着手点了点胸口。

  “——要记到心里。”

  萧致唇角微动,沉默了半晌,重新应了声:“嗯。”

  随后,他换了个身体姿势,探出双臂拉扯谌冰,想给他搂到怀里。

  谌冰没心情跟他搂搂抱抱。

  “你先反省。”

  这次,萧致倒是很快:“我反省。”

  “……”

  心疼又好笑,谌冰撩了撩他凌乱的头发:“不好闻,你先去洗澡。”

  萧致不怎么乐意。

  短暂的对峙中,他看谌冰没有动摇的余地,只好起身去了卫生间。响起刷刷冲水的声音,再出来时萧致只穿了条牛仔裤,上半身衬衫没来得及扣、敞开着走了出来。他腿长,肩背精壮结实,感觉像演那种片子的男星。

  “你不睡觉了?”谌冰问。

  萧致笑了笑,感觉精神好起来了:“睡觉哪有睡你重要?”

  “……”

  谌冰走神这一会儿,他已经坐上了沙发。

  被湿润的舌尖陷入口内几番辗转,谌冰半垂着眼,视线里是萧致挺直的鼻梁,微微垂下的漆黑眼睫,随着唇齿纠缠轻轻咬合的下颌线条。

  生得骨感、凌冽又利落。

  谌冰本来想着只跟他亲一会儿就算了,但萧致现在的反应特别异常。他像品尝着什么珍馐,手指扣住谌冰的后脑穿入发丝摩挲着,一寸一寸探入,不温不火,却吻得极致煽情。

  萧致轻轻喘息着,这几天只能在音频里听到的声音近在咫尺。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样的声音充满了煽动性。

  谌冰偏头躲时被细长的手指掐住下颌,送回,唇瓣被他覆着轻轻地舔了舔。

  凉凉的,湿湿的,好像有奇怪的甜味。

  谌冰半垂着眼,目光还算安静理智,直到萧致的手不老实地摸过,他笑了声:“还以为真这么能抗。”

  淡淡的嘲讽。

  不错。

  这傻逼又骚回来了。

  忙活完这一阵,时间差不多六点过。

  后背汗水蒸发后有些潮意,谌冰撑身坐直,将放在沙发的腿踩到地面。他刚要站起来,被萧致拉着手腕拽回去。

  “干什么?”

  谌冰:“该吃饭了。”

  萧致安静了会儿,直起身,给揉皱的衬衫干脆脱下,换了件T恤。

  之前寒假时跟萧致呆的这段时间,谌冰习惯了在他家做饭,打开冰箱往外找东西:“我以为什么都没有,东西还不少。”

  萧致过来,扶着冰箱门:“他们带来的,我都没动。”

  “菜蔫了。”

  “随便整几道。”

  谌冰偏头看他:“你想吃什么?”

  “随便。”

  说完,萧致猜谌冰想听自己认真的答复,重新道,“红烧肉。”

  谌冰想了一秒:“不会。换一道。”

  “……”

  理不直气也壮。

  萧致:“那你给我炒盘青菜。”

  谌冰拿出冰箱里的东西,去了厨房。

  萧致看了他会儿,说:“我能不帮忙,去背这几天欠下的单词吗?”

  “……”谌冰白净的指尖抵住菜刀背面,倒是笑了一下,“你这几天单词还没背?”

  话里明显的不爽。

  萧致后退两步,回沙发拿出单词本和一支笔,低头开始识别记忆。

  中途,萧致抬头几次看了看谌冰的方向。

  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男炒菜不算热心,矜持地拿着锅铲,掠低视线冷漠地查看锅里的动向,不知道的以为他在操动实验室的高度精准器械。

  不过,却莫名让家里活了过来。

  热腾腾的,有滋有味。

  萧致指骨间散漫地转着笔,看到眼前一堆酒瓶,感觉自己全部的疯狂都挥洒在了这几天。但又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丧气到这种程度。

  自己也觉得这样丧下去不对,但没有力气挣出来。

  只有谌冰,明明冷冰冰也不怎么爱笑,却一看到他,眼前好像又晴朗了。

  他的温柔,只有自己知道。

  萧致默写单词,脑子里全是这些乱糟糟的东西。

  厨房响起开关火的动静。

  谌冰端着几盘菜,陆陆续续过来了,放在桌上,青椒肉丝,醋溜白菜,蒸鱼,还有一碗紫菜蛋花汤。

  萧致拉开椅子坐下,手里刚拿起筷子无聊地杵了杵,谌冰遮住了眼前几道菜。

  刚才萧致说没背单词,谌冰炒菜时心里越想越气,感觉这顿饭都白好心给他做了。到这儿,只有简单干脆一句话:“叫爸爸。”

  “?”

  “叫不叫?不叫没饭吃。”

  萧致:“那叫什么爸爸?我叫你祖宗行不行?”

  “……”

  作者有话要说:萧致:我罪不至此。

  照例发红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