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 80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80、第 8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80、第 80 章

  萧致的手攥得很硬。这个年龄的男生,骨头已经发育到了坚硬的程度,指腹触碰,被棱角磨得有些痛。

  谌冰垂眼,覆盖着手背将五指挤进去,才感觉他肌肉从紧绷变为松缓。

  能让少年心底的坚硬柔软起来,好像只有自己了。

  谌冰说:“走了。”

  萧致还盯着车辆远去的方向,不知道在看什么,感觉好像魔怔了似的。

  谌冰牵了牵他,打车,感觉他跟着自己挪动了步子。

  走走停停。

  停停走走。

  影子一直落在身后几步的距离。

  到药店买药,进门,萧致坐回沙发上分开双腿,颈枕在沙发,半仰着头坐姿像个大爷。手臂脱力似的垂着,血迹斑斑,两条长腿也野腔无调地分开,感觉好像疲惫又自闭。

  谌冰拿着碘伏走近,坐下,喊他:“萧致?”

  没应声。

  好像睡着了。

  谌冰:“萧致?”

  混着呼吸,他沉沉地应了一声。

  “我看看伤口。”

  谌冰拧开瓶盖,膝盖抵着沙发半蹲身打量他的脸。看来打得挺莽的,额头上有青肿的一块,唇下也撕裂出了破口,耳后还有块红肿的散区。刚才那个人走路一瘸一拐,捂着腹部,似乎比萧致好不到哪儿去。

  谌冰没忍住,皱眉:“怎么弄成这样?”

  萧致没回答,只有轻微的呼吸。

  谌冰用棉签碰到他的伤口,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靠近,萧致闭眼抬手随意捞了把,随后给谌冰抱进了怀里。

  他头往谌冰身上靠,谌冰手忙脚乱,按着他额头往外推:“碰到伤口了。”

  “……”

  萧致闭眼,好像感受不到疼痛。

  谌冰叹气:“你老实点。”

  不过萧致完全没听进去,还抱着他,只不过侧过了脸。

  就这么抱了一会儿,谌冰手指撩了撩他头发,说:“你是傻逼吗?”

  “……”

  “对面几个你几个?对面成年人,她的保镖,你呢?”

  “……”

  回应的只有轻轻的呼吸。

  谌冰捧着他的脸,指尖描摹,思绪漫无目的地乱走。总感觉按照萧致这种野法,很可能某天自己没出事儿,反而他先行一步。

  让他抱了好几分钟,谌冰腰有些酸,重新喊他:“萧致。”

  “嗯。”对方声音终于有了力气。

  “先放开我,很重。”谌冰说。

  “……”

  萧致松开手,重新倒回沙发,手指遮掩额头挡住了刺眼的灯光。

  接着没什么动静,由着谌冰收拾他的伤口。

  收拾完,他径直起身回了房间。

  谌冰站在客厅左右打量,跟以前一模一样的房子,总觉得有些清冷空旷。大概是因为萧若没在家里了。不过,萧致好像也没有特别歇斯底里的反应。

  谌冰收拾好东西,跟他回了房间。

  一晚上感觉萧致没太睡好,呼吸沉沉,但又没翻身,只是手搭在眼上。在这种担忧里谌冰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早上被卫生间冲水的声音弄醒了。

  他睁开眼,萧致已经出来了,校服拉链拉到锁骨的位置,袖口折在小臂,随手从书桌收拾笔和文具。

  他看见谌冰,说:“起床了。”

  很奇怪。

  除了脸和手上的伤口,他看起来跟没事人似的。

  谌冰应了声,起身:“我收拾一下。”

  “一会儿吃什么?”

  “……随便吧,”谌冰想了几秒,“拐角那家咸豆花?”

  “都可以。”

  明明感觉有什么,但他既然选择藏起来,谌冰不想多问。

  考试八点十分,正常上早自习。刚进教室那会儿本来全班临时抱佛脚背古诗词背得群情激奋,看见萧致,声音突然安静下来。

  说实话有一段时间没看见萧致打架,他突然恢复了挂着伤痕的模样,有些让人惊讶。文伟更是直接从椅子里站起身,转着书喊他:“萧哥?”

  萧致抿唇,瞟他一眼:“嗯?”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儿?”文伟描述着,舔了舔唇,“昨晚一个人偷水晶去了?”

  “……”

  萧致抬手用力按着他脑袋:“傻逼。”

  “错了错了,开个玩笑,”文伟看着他,“就是一个人去偷水晶,也是你揍他们。”

  萧致拉开椅子坐下,没再说话,垂眼翻动着语文书。

  文伟偷看谌冰用眼神说:怎么回事儿?

  这事儿说来话长,同时谌冰认为不该由自己点名,示意课本:“先准备考试。”

  “……哎,”文伟欲言又止,“行,考试。”

  考完的氛围一点儿都不轻松。陆为民早就在群里发消息说过现在高三暑假补课,期末考试后只放七天,放完返校继续上课。

  虽然觉得很倒霉,但还是考完回寝室收拾衣服和其他东西。

  文伟拿着袜子塞进箱子里:“就七天?玩个毛?”

  “忍忍呗,补课时候比平时轻松,不用上早自习,晚自习也只有两节。”周放表示认命。

  “给你点甜头你就帮着老师说话了?”文伟朝旁边卡了口痰,“咳,tui!他妈的晦气。”

  “……”

  谌冰收着东西,萧致站书桌旁,夹着作业一本一本抽出来。

  谌冰手机响了。接过一看,许蓉的电话。

  “我跟司机快到了,你东西都收好了?要不要妈妈来趟寝室?”

  谌冰左右扫了一圈,说:“不用来了,马上收好。”

  “行,那妈妈在校门等你,不着急,看着东西一样一样地找好,要仔细,别漏掉了什么。”

  “嗯。”

  谌冰有一搭没一搭说话,拎着行李箱跟萧致到了校门口。许蓉下车,穿件素白色的旗袍,跟萧致见面时目光微动,走近了说:“你这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许姨。”萧致说完,想起前段时间谌冰说她已经知道了他俩的关系,又摇头,“没事儿呢。”

  “……是吗?”许蓉不怎么相信。

  谌冰走近拉过她手腕,岔开话题:“妈,走了。”

  “哦哦哦。”许蓉这才往回走,转头看了会儿萧致,“前几天的点心好吃吗?”

  “好吃。”

  “行,我改天让谌冰给你带。”

  她边说,边被谌冰拉着上了车。对于儿子的着急她一时还好笑,“怎么了?我还没跟他说上几句话呢。”

  在她看来,谌冰是不好意思了。

  谌冰倒不是不好意思,只是不想问太多,萧致本来这几天情绪就不好,可能往他伤口上撒盐。

  上车后,许蓉说:“你们只放七天假?也行,这几天和妈妈去海水浴场,放松一下心情。”

  谌冰看着窗外,没太注意到许蓉的话,光看见萧致站校门口偏头跟管坤说了会儿话,随即无意往自己这边张望。

  “不想去吗?”许蓉问。

  谌冰收回目光,摇头:“去吧。”

  “这就对了,学习这么辛苦,放假跟妈妈去玩几天放松放松。机票妈妈都订好了,就不影响回来上课。”许蓉因为谌冰终于放假,容光焕发,声音都美滋滋的。

  谌冰抓住她的手:“嗯。”

  到家,谌冰才想起萧致的事,拿出手机发消息。

  谌冰:[回家了?]

  萧致:[回了。]

  知道萧致总想着萧若的事,谌冰点击屏幕敲下一行字:“放假七天,打算什么时候去找萧若?”

  不过,出乎意料。

  萧致过了一会儿才回:“看吧。”

  看吧?

  模棱两可的话。找还是不找?谌冰直接给萧致打去了视频。不过他似乎在王姨的店里,隐约听到有人聊天。

  “那箱酒要搬到里面去,乖乖,不要你动手了。”

  “其实,我说这句话怕你恨我,不过阿姨觉得,让妹妹回去其实是好事。”

  “……”

  萧致站在柜台旁,垂眼看着别的地方,听见王姨的话脸上没什么情绪,也没做任何回答。

  “忙完了,辛苦你了,今晚留下来吃饭吗?”

  萧致:“我回去吃。”

  “别啊!我马上出去买东西,做饭了一起吃。你一个人在家,反正……”王姨看露出有些伤感的微笑。

  萧致不置一词,转身出了店:“我走了。”

  谌冰就跟他挂着视频,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好不容易放假,感觉周围大马路上的气氛都躁动不少,时不时有背着包回家的学生。

  萧致去了超市:“我买点吃的。”

  “吃什么?今晚。”

  人生三大问题,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

  谌冰抓着手机躺回松软的床上,直直盯着屏幕,萧致的锁骨和下颌。

  “你推荐几个菜?”萧致没想法。

  “晚上懒得做饭,少吃点,明天中午吃点好的吧。”

  “那我下碗面算了。”

  萧致去另一头的蔬菜区,谌冰听他说煮面,想也没想随口吐槽:“你下面不好吃,每次尝起来都很硬,像火候不够,没煮熟。”

  说完。谌冰还没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萧致短促地笑了一声:“是吗?”

  “嗯,真不好吃。”

  “我怎么感觉你没吃过?”萧致想了会儿,“按我的印象,我倒是吃过你的。”

  谌冰嗤笑,看了眼手机:“我特么有一次吃一半差点吐了——”

  到这时候,谌冰才察觉萧致话里意思不对。

  他怔了下,但又没完全反应过来,就听见萧致声音靠近耳机,很低,夹杂着一点儿模糊的磁音:“好,下次没那么硬的时候开始让你吃。”

  谌冰:“操?”

  萧致短短地笑了两声。

  “操?!”谌冰不爽了,“你有病是不是?”

  萧致若无其事拿了盒小青菜,垂眸看了他一眼:“你别激动。”

  “……”谌冰激动坏了,“我跟你说正事,你跟我开黄腔。你恶不恶心,呸!”

  “你呸谁?”萧致声音还靠在耳麦附近。

  “呸你,烦死了。”

  萧致旁边还有买菜的阿姨,来回走,他声音压得很低:“不是你先描述得那么奇怪吗?”

  “那是正常描述,明明是你脑子有问题。”谌冰看了眼手机,“你再这么聊,我手机没油了。”

  “好,正常聊。”

  萧致拿袋子装了个番茄,有意无意道:“但你下面味道是真的不错。”

  谌冰:“…………”

  没完没了了,这是。

  谌冰上一秒还想陪他聊天打发时间,现在却只想挂了电话让他自己寂寞去吧。

  不过本来只是简单聊到这个话题,谌冰莫名其妙想起了他指的那次。反正当时他非要这么做,在书桌旁,谌冰的手指穿过他发丝间,随着他动作不断抓紧,差点揪掉他一撮头发。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谌冰本来还想抨击萧致两句,莫名其妙骂不出来了,很快将那段回忆抛之脑后,才负气继续跟他的交流。

  萧致问:“我煮面加番茄还是小青菜?”

  谌冰冷冷道:“加屎。”

  “……”

  短暂的安静,萧致没事找事儿,闲着说:“你看你啊,现在脾气多差。”

  “不是你气的?”

  “行,我气的。”萧致看着架上的蔬菜,转头去另一边挑了袋面,“真羡慕你,发脾气有人惯着。”

  “……”

  谌冰懒得跟他吵了,吵累了。

  他自闭这一会儿没说话,萧致察觉他了,到柜台放东西结账:“怎么不说话了?”

  谌冰:“不想说话。”

  “怎么了?”

  谌冰:“你就气死我吧。”

  闻言,萧致一秒认错:“那我错了,不该气你。把我老婆气死了,我怎么办?”

  “……”谌冰本来好气,莫名又觉得好笑,“滚吧,你得不到我。”

  他俩光顾着闲扯,吃饭的时候谌冰挂了电话改为发消息,跟萧致互相发表情包。

  萧致:[老婆酱ヾ(≧≦*)ゝ]

  谌冰:[冷漠=_=]

  萧致:[老婆在吃饭饭吗?]

  谌冰:[在。]

  萧致:[让我看看老婆吃的什么饭饭,能不能长高高,变漂酿!]

  谌冰:[图片.jpg]

  萧致:[有鱼鱼,猪猪,牛牛,还有茄茄……]

  “……”

  谌冰抓着筷子,差点当场把嘴里的汤喷出来,他抬手遮掩了下唇角,没忍住唇角挑起弧度,正好对上许蓉担忧的目光。

  “怎么了?”

  “……”谌冰指着手机,舔了下唇,“我跟萧致聊天。”

  “聊天啊?”许蓉露出笑容,“什么事情啊这么好笑?”

  谌冰:“那个……”

  想到既然妈妈知道了自己和萧致的关系,谌冰尝试描述道:“就是,他给我发消息,一直发叠词,比如说饭说成饭饭,汤说成汤汤,我觉得很好笑。”

  许蓉似乎在努力理解,但颇为费解地看了他好一会儿。

  ……不该解释。

  无聊的笑点。

  谌冰准备说“其实没什么”缓和一下,许蓉突然恍然大悟地笑了:“那他跟你聊天很可爱啊,是不是?”

  ……可爱。

  谌冰心里想了会儿,觉得这么形容也不是不行……但智障明显更符合题意。

  谌冰低头拿起筷子,随口道:“可能吧。”

  谌冰吃完饭回房间,关上门,顺手打开了窗户。他踢掉鞋子回床上躺着,拔了视频过去。

  萧致吃完饭已经安定下来了,坐在书桌前埋头看书,写作业。

  谌冰想着明天要乘飞机去海边,不想动,躺床上跟萧致有一句没一句说话。

  “东西都收拾好了?”谌冰问。

  “收拾好了。”

  “问许姨多带点防晒,免得给你晒成黑冰了。”

  “……”谌冰跟他说话都烦,“晒不黑。”

  萧致边看英语阅读,边闲聊:“我想想,你到时候是不是穿条泳裤直接下海?”

  谌冰拿着枕头垫着,挑了个舒服的姿势:“不然呢。”

  “那不好吧?”萧致转笔,皱了皱眉,“是不是太不检点了?”

  “……”

  谌冰就听他瞎扯,没说话,感觉吃饱喝足了有点儿困,搭着枕头。

  “要不这样?”萧致拿手机上购物网站搜了会儿,发给他一张照片,“你穿这个款式去游泳,我没有任何意见。”

  谌冰看着那张图都快气笑了,贴身运动T恤,穿着游泳,只有萧致这损色儿的能想出来。

  谌冰:“我拒绝。”

  “那没办法,”萧致看着试卷,低低笑了声,“我只能做一个大度的男人了。”

  谌冰躺着困得很,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下来,头发揉在枕头里,没一会儿听见萧致的声音。

  “老婆。”

  谌冰没多想,轻轻嗯了声。

  嗯完睁眼,扬声器另一头掠起笑声,萧致说:“承认了?”

  “……”

  谌冰才发现自己无意中招,本来想反驳两句,又觉得这种嘴炮没什么意思。他爱喊就喊吧,嘴长他身上,又不能拿针缝起来。

  萧致修长的手指握住椅面拖开,收拾作业放到桌旁:“我老婆是不是困了?”

  谌冰:“你老婆确实困了。”

  “困了就睡,在床上躺着吧?”

  谌冰拉着被角遮住了全身,说:“躺着呢。”

  萧致收拾完作业后往客厅走,垂眼似乎找着什么,片刻,视线重新落回手机屏幕,说:“老婆晚安。”

  谌冰“嗯”声,还没来得及挂断,听见扬声器对面凑近结实地“mua!”了个亲亲。

  吻得很有感情。

  “……”

  谌冰莫名好笑,挂断电话后还盯着屏幕看了会儿,才熄屏捞着被子,闭上眼。

  真,怪傻逼的。

  也怪甜的。

  窗外的夏夜寂静。

  同样的夜色中,刚放下手机的萧致偏头,打量了屋内一遍。萧若的房门开着,按照平时的习惯萧若可能一会儿就要穿着小睡裙出来了。

  房子里好像没缺什么,又好像缺了什么,变得非常的冷静。

  萧致到阳台,拿起鼠粮丢到仓鼠笼子里,随便坐上了旁边的椅子。夜风很冷,远处绵延着高低的建筑,视野看不到很远的地方,对面就是隔壁楼层的阳台。

  本来刚才跟谌冰聊天还不觉得,但现在一挂断,顿时感觉周围环境过于安静,安静到让他后背发凉。

  被抛弃的孤独感漫上时,萧致本来想提起精神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但浑身只感觉虚脱和无力,钉住了全部思绪和感官。

  很累……

  好累。

  不管是强颜欢笑,还是鼓舞自己振作起来。

  只让他觉得很累。

  风吹得萧若的房门开开合合,萧致起身,握住门把时往里看了一圈。

  桌上有水彩笔,橡皮筋,装着零碎东西的纸盒,还有一只丑了吧唧的猪猪存钱罐,地上放着拖鞋。

  以前萧致总觉得她闲得没事儿找个纸盒往里放东西。纸片,电影院票根,洗干净的糖纸,甚至一枚书签,不知道总存着干什么。

  萧致翻出来看了看。

  和哥哥的照片,哥哥送的生日礼物盒子上那朵拉花,吃蛋糕点蜡烛时烧糊的彩棒,都装在里面。

  可能这是小女孩的心事。

  萧致将东西放回原地,关门,走到沙发旁屈膝坐下。

  家里真静,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以前这时候萧若已经入睡,但他并不觉得家里像现在这样安静到突兀、存在感森然。

  萧致有些不舒服,起身到楼下逛了一圈,等回过神时已经站在了商店门外,拿了包烟,又拎了几罐啤酒。

  他坐在房间的床边,夹着烟喝了一会儿,晃着啤酒罐,想到谌冰,觉得辜负了他对自己的期待。

  但是,越这么想,越自我厌弃。

  萧致撑着手腕,喝酒,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等醒来时他感觉嘴里混着涩味,脑子好像被拳头砸过,起身时双腿晃了晃,垂着视线,感觉分不清楚东南西北。

  “操。”萧致骂了声,看了眼手机,十几条未接来电,还有谌冰二十多条消息。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三点。

  萧致刚去卫生间收拾出来,听到敲门,拧开了门把。

  文伟,管坤和傅航站在外面。

  他们等了很久了,发消息也不回,问谌冰才知道萧若离开的事情,所以约好了一起过来看看萧致的情况怎么样。

  文伟谨慎地看着他,从背后捞出了篮球:“萧哥,出去打球?”

  萧致垂着眼皮,他眼底下染成乌黑的色泽,三白眼,因为作息颠倒显得相当的厌世和烦躁,看着文伟:“不打。”

  “……好的好的,不打。”文伟推了推管坤的胳膊。管坤抬手拍拍他肩膀:“走啊,随便找个地方,晚上吃烧烤,消磨时间?”

  萧致摇头,抬手关门:“都滚。”

  “等等,等等!萧哥……”文伟侧身挤入门内,免得他真的将自己拒之门外,一把抱住他的肩膀。

  文伟的目的就是逗他开心来着,无奈地道:“萧哥,别这样啊,出来玩儿,闷在家里没意思。”

  萧致眼睛闭起来,厌倦地道:“我现在没心情。”

  “真的不至于。”文伟凑近,冲他露齿一笑,“萧哥,真没什么过不去的,笑一下蒜了。像我一样,笑出自信,笑出强大。”

  “……”

  萧致推他:“你们走,别烦我。”

  “那不能走,别拒绝我们,我们特意过来陪你的。”

  文伟往里面挤,搂着他,包括傅航也全都挤上来,推推搡搡硬是插身进了客厅。

  进去,茶几上散着啤酒空瓶,漆黑的烟灰,换下的T恤,凌乱不堪。

  文伟怔了下:“萧哥,冰神不在你浪成这样?没老婆管的男人这么嚣张吗?”

  “……”

  萧致习惯性点了根烟夹在指间。

  他仰在沙发里,手指传入发丝间轻轻抓了抓,垂着眼皮漫无目的盯着整间客厅,沉重地吐了口气。

  文伟还在说话:“萧哥,冰神不是不让你抽烟?”

  是啊。

  萧致半闭着眼,没什么力气,应了声。

  “萧哥?”耳边,文伟持续叽叽喳喳。

  声音忽远忽近,萧致有些听不见了。

  他就是很困,很想沉睡。

  想离开这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评论说这几章很虐,我说一下接下来几章应该无虐,只是氛围比较丧。

  既然有人拿我以前说过本文无虐的话来反驳我,那从这章开始到接下来几章的全部评论我都发红包,作为补偿,直到这种氛围结束为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