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 78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78、第 7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8、第 78 章

  萧致问:“这一副怎么样?”

  谌冰看了会儿说:“都可以。”

  萧致拿着眼镜框去找服务人员,到里间测试近视度数,出来说:“度数还好。”

  “多深?”

  “平时不戴没事儿,但上课看黑板有点儿花。”萧致拎着眼镜袋子从店里出来。

  洒在街道的阳光炽烈,铺成了几道浅金色的光痕。萧致低头看着手机,说:“我现在去接萧若放学。”

  谌冰:“好。”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一直开着视频,初中五点多放学,还有一个多小时。萧致进旁边店里点了杯奶茶,拉开椅子,拿出了布置的试卷开始写。

  奶茶店放在舒缓的音乐,谌冰想起来道:“数学最后一道选择题有些难度,你看看。”

  “嗯。”

  萧致应声,翻过试卷先看最后一道选择题。

  一道立体几何,动点沿三角形的底部直线运动,与顶点连线,折叠作另一个三角形,使另一个定点在平面三角形的射影正好在底部直线上。四道选项都是判断正误题,考验空间想象能力和作辅助线的能力。

  谌冰等着萧致解题,猜测他可能写不出来,没想到萧致画图算了会儿说:“C。”

  谌冰:“会了?”

  “会了。”

  “不是蒙的?”

  “我给你解释一下。”萧致推开草稿纸,低头说他的思路。

  谌冰光听着,没看,但能分辨出他的思路没问题,说:“那你接着往下写。”

  五点五十萧致收拾试卷进书包,出奶茶店,校门口刚放学,一群初中男生撒腿从门内狂奔,欢天喜地跑开了。

  初中生放假了野得很,跑急了无头乱窜,撞得萧致往旁边让了两步,停在校门口的绿荫底下。

  过了会让,萧致说:“她出来了。”

  往前走。

  但不知道看到什么,他脚步突然顿住。

  透过镜头,谌冰只能看见路边奔跑的初中生,和几辆停在路口的车。萧致目视前方,下颌线清晰骨感,声音很低:“有事,我先挂了,晚点找你。”

  谌冰问:“什么事?”

  “她妈来了。”

  匆匆说完,视频挂断。

  谌冰看着手机,有点儿走神。

  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这段时间萧致似乎很忙。他偏头看着窗外,司机将车停在车库,谌冰说了上谢谢,拎着包准备进门时听到了隔壁的欢笑声。

  许蓉过来的拎他的包:“哦,那栋别墅又卖了,现在搬进来新的主人。”

  谌冰侧目多看了几眼。

  不认识是谁,一对年轻的夫妻,在游泳池旁边撑着太阳伞开派对,以前谌冰跟萧致还蹲在那个地方洗脚玩水。

  对谌冰来说,看着隔壁这栋楼卖过来卖过去,不能守护他跟萧致曾经的回忆,早就习以为常。

  谌冰拎着包回楼上,打开手机看到了文伟的消息。他们本来打算去网吧,不过游戏打不下去,纷纷聊起萧致的事情。

  伟子:[萧哥最近很瘟,你感觉到了吗?]

  谌冰:[嗯?]

  伟子:[就是萎靡不振,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谌冰心里稍微有些感觉。萧致对妹妹挺好的,从那段时间杨晚舟说过要带走她后,他陷入焦虑,慢慢变成这样并非无迹可寻。

  不过萧致似乎不怎么肯说,偶尔问他,他就说我没事儿,然后接着写作业。

  没有经历过相似的事情,谌冰秉性冷淡,所以很难共情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只不过很多次看见萧致也是写作业,写着写着,突然转头看着窗外疏枝间的云层,安静一会儿,指尖攥紧笔,继续低头写试卷。

  也不知道这会儿的停顿在想什么。

  如果萧致再歇斯底里一点儿,说不定谌冰就明白了。

  但这个年龄,萧致好像很容易选择沉默。

  文伟发来了新消息。

  伟子;[算了,我去萧哥家里看看。]

  谌冰回复:“好,等你的消息。”

  他试着给萧致打了两个电话,不知道他在干什么,都没接。

  从萧致说看见杨晚舟起谌冰就觉得没好事儿,到现在,这种预感更加强烈。

  他等着文伟去萧致家里,等了半个多小时,文伟消息发过来了。

  伟子:[我靠,萧哥家怎么有警察?]

  谌冰:[?]

  操。谌冰后背浮出层冷汗,说实话凭他对萧致的了解,这会儿心里脑补出了某些相当过激的行为,刚拉开门准备出去,文伟消息重新发了过来。

  伟子:[是劝架的。]

  伟子:[萧哥貌似跟他……妈?吵起来了。现在民警在疯狂劝架。]

  谌冰还是感觉不对劲儿。

  他抓起床上的外套,准备出门,刚走到楼梯拐角许蓉端着甲鱼汤上桌,一身旗袍,却围着相当生活气的围巾,看见他行色匆匆,问:“怎么了?”

  谌冰喉头发卡:“我想出去一趟。”

  许蓉脸上失落,询问:“是什么重要的事吗?”

  谌冰决定实话实说:“萧致,跟他妈妈吵架,我过去看看。”

  “……”

  许蓉安静了一会儿。她也有些好奇,张了张嘴,说:“那你过去,路上注意安全。”

  谌冰奔了过去。

  到楼底下天色已经很晚了,九点多,街道边站着四五道少年的身影,在路灯下点着烟吞云吐雾。

  文伟招手:“冰神,来了?”

  “楼上怎么样?”谌冰问。

  “不知道啊,萧哥让我们都走,但我们不太放心,就在下面等着。现在民警和他妈都没出来呢。”

  谌冰呼吸出喘出热气,看了会儿黑漆漆的巷道,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几个男生继续闲聊。

  “警察到底来干什么?”

  “要监护权吧。之前我爸妈打架邻居报警,警察也来劝架了。估计萧哥情况差不多,他妈要带妹妹走,萧哥不肯,只能找警察了。”

  “看不出来啊坤哥,你还懂监护权?”

  “你爸妈离个婚你就懂了。”

  “……”

  安静了一会儿。

  “你有妹妹吗?”

  “我没有。”

  “我也没有。”

  对话陷入了沉默。

  管坤将指间夹着的半截烟杵地上,留下弯弯曲曲的黑色痕迹:“虽然没有妹妹,但重要程度应该跟我妈差不多吧。谁要是欺负我妈,我肯定锤死他。”

  这群感情比较淡漠的男生正在艰难地共情萧致的想法。

  谌冰抬头重新看了看萧致住的楼层。

  周围灯光黯淡,灯光从窗玻璃漏出来。

  那束橙黄的光线,渺小又稀薄,在夏日的晚风中摇摇欲坠。

  谌冰说:“我上去看看。”

  走到楼层,谌冰刚准备敲门,门自己打开了。走出几位浅蓝色制服的民警,转头,语重心长地跟萧致叮嘱:“作为成年人、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孩子肯定跟着爸爸妈妈才能有更好的生活。你不要再犟了,让妹妹回家,对你是最好的决定。”

  杨晚舟跟在他们身后,回头看了看萧致:“听见了吗?”

  萧致垂着视线,眼下蒙了层漆黑的阴影,直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我们都明白你跟妹妹感情深,但是怎么说呢,你现在快高三了,应该以学习为重。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妹妹?”

  “妹妹现在是成长的黄金阶段,她跟着妈妈有更好的条件,过更好的生活,你为什么不同意?你如果真的对她好,舍不得妹妹,更应该考虑她的前途。”

  “……”

  一群人当中,萧致孤零零站在门边,一言未发,听着他们说的话。

  那些嘈杂的声音,响亮浑浊,甚至让人耳鸣到头晕,一句重复着一句听不清晰,全部都像锋利的刀刃,朝他直直地砍过去。

  萧致手指攥紧着门把,被拉着手腕,慢慢往楼梯下面走。

  谌冰远远看他,高高的身影垂落下来,摇摇欲坠,明明高挑又挺拔的身影,只显得苍白又破碎。

  未成年人面对成年人的诘难和劝说、社会权力的压制,会感到压迫和不安吧?而萧致独自在房间内,被言之凿凿的利益关系劝说放弃最重要的人,成年人们据理力争。他毫无底气,只能承受所有的否定和指责。

  他是什么心情呢?

  会不会,无力,悲哀,自我怀疑?

  会不会觉得被抛弃,被否定,自己与世为敌?

  谌冰但凡想一秒,心口便开始刺痛。

  那种孤独感是萧致离开他以后,他一直感受到的。

  楼底下叔叔转过身,苦心劝告萧致:“你好好想想吧,再给你一段时间,我们还会再来的。”

  人群陆陆续续散去。

  晚风吹着手臂,泛起寒意。

  明明所有人总算看到了萧致,气氛却比刚才更安静。

  大家无声地掐灭手里的烟,陪着站在阴影里的高瘦的少年。

  萧致穿着一件白T恤,腰身清峋,脊梁微微弯着,站在夜色中不知道想着什么。

  片刻,他转过来:“你们都在?”

  “啊,我们,就路过来看看。”文伟走近拍了拍他肩膀,低声说,“没事儿,那我们就走了。”

  “走了,萧哥。”

  “走走走,走了。”

  几个男生虽然在楼下蹲了几个小时,但纷纷装作无事发生,转身就走。

  比起站在这里目睹他的软弱,不如走得越远越好,比起无用的安慰更加体贴。

  谌冰站了几秒,说:“那我也走了。”

  萧致笑了声,声音几乎溶于夜色:“你走什么?”

  他抬手,朝谌冰勾了勾指骨:“过来。”

  谌冰走近。

  萧致看着他:“这么远,你又回来了?”

  他声音很轻,很温柔。

  谌冰转头看别的地方,过了会儿说:“不远。”

  “那你现在回家,还是来我家?”

  谌冰:“你觉得呢?”

  萧致左右扫了一圈:“司机还在吗?”

  “在。”

  萧致拉过他的手,攥住,声音沉沉的:“我今晚心情不好,可能没精力顾及你,还会失控对你发脾气。我不想这样。”

  谌冰明白他的意思:“那你自己待着,静一静。”

  “对不起。”萧致说。

  谌冰有点儿怔住了,看着他。

  萧致说:“我开始处理不好这些事情了。”

  他说这句话里,喉间有一闪而过的颤动。

  谌冰握住他的手,很用力,像是要把自己的的力气传递给他:“你还有我。”

  他拉着萧致的手,用力说:“我在呢。”

  谌冰回了司机的车里。

  萧致站车门外看他,手垂在身侧,抬起来朝他挥了一挥。谌冰坐在车里,过了很远的距离,没忍住回头看。

  光影绰绰,行道树的阴影繁密,萧致转身去了灯光亮处的商店,不知道买了些什么。

  跟文伟的聊天框以几分钟一句话的速度讨论着这件事,但并没有什么结果。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种事情,没人能给出帮助。

  谌冰盯着手机删删减减,在萧致的聊天框,先编了一大段安慰他的话。但是知道自己发了消息萧致肯定会回复,自己兴师动众,萧致也要兴师动众。他现在心情不好,还要抽出精力应付自己,实在是很没有道理。

  谌冰删掉了这一长段话。

  如果不发消息,萧致会不会以为自己根本没考虑过他,心太大,若无其事就睡了?

  谌冰思来想去,看着手机,最后敲下了几个字。

  没什么意义,不会给他任何负担,可以说是一句废话。

  点击发送。

  -[我爱你。]

  谌冰看着手机,没期待能得到回复。

  只要萧致看到信息的那一瞬间,心里稍微温暖,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

  不过虽然没期待萧致回复这句话,谌冰却等着他冷静下来,好好跟自己讲一讲事情的始末。所以他一直看着手机消息,直到眼皮打架,没忍住拿着手机睡着了。

  第二早醒来手机电量极低,谌冰找充电线插进去,才看见萧致的一条回复。

  萧致:[mua~]

  “……”

  其实谌冰感觉是有一点点敷衍的。

  不过他可能忙着其他事情吧。

  谌冰安慰自己成功,打算等着今天萧致给自己打电话,但从早上等到下午消息还是没来。

  直到快五点钟,萧致才打来了电话。

  “谌冰。”

  他声音有些嘶哑,低沉,说话吐字不太清晰。

  谌冰问:“你刚睡醒?”

  “嗯,”萧致顿了一秒,“睡了个午觉。”

  “睡到五点,看来睡眠质量不错。”

  听着他淡淡的挖苦,萧致反而笑了一声。

  他情绪比之前稳定,似乎又恢复成了以前的样子。

  谌冰刚想问问昨天的事,萧致转移了话题:“晚上吃什么?”

  “我妈做饭,现在不知道。”

  “嗯,我也要出去买东西。”响起到柜子里拿鞋的声音。

  谌冰说:“你把语音切换成视频。”

  萧致:“啊?”

  “挂断,重新打过来。”

  谌冰回拨过去,屏幕闪烁后,看见萧致半弯着腰站在玄关。

  谌冰看了他一会儿:“你头发乱了。”

  “是吗?”萧致拿过手机对向镜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谌冰感觉萧致精神不太好,眼底有一层薄薄的阴云,状态不行,跟通宵去网吧待过差不多。

  “你去哪儿?”

  萧致:“超市,买点儿东西回来做饭。”

  谌冰应了声。

  过了会儿,谌冰想起昨晚的事情,道:“萧若,怎么样了?”

  萧致顿了顿:“她,还行,昨晚哭了几个小时。跟她玩儿半天才不哭。”

  谌冰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想了想,催促:“你快出门吧。”

  正好许蓉过来喊吃完饭,谌冰挂断视频,拍照后特意发给他。

  萧致:[馋我?]

  谌冰:[对,馋你。]

  萧致:[哎,感谢许姨,给你生这么可可爱爱的,然后便宜我。]

  谌冰:[滚吧你。]

  萧致:[谌冰,你说像你这样的,以后我来提亲,得准备多少钱彩礼?]

  谌冰:[把你卖了吧。]

  萧致:[我能卖多少钱?]

  谌冰:[你卖别人卖不出去,卖给我,可以贵一点儿。]

  谌冰边吃饭,边看着手机打字回消息。

  许蓉吃饭没什么意思,主要是看谌冰吃得开心,她就开心。但谌冰现在一个劲儿看手机,时不时唇角还抿个弧度,许蓉突然警觉起来:“小冰,跟谁聊天这么开心?”

  谌冰抬头:“啊?”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

  换成以前,谌冰可能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听着好笑的问题,冷漠处理。但现在不知怎么,心里震了一下。

  他看了许蓉好几秒,还没说话,许蓉的表情从“这不行”变成了略为有些惊喜,但总体相当复杂:“真的谈恋爱了?”

  谌冰喉头滚了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良久后,轻声反问:“不可以吗?”

  “……”许蓉表情相当的震惊。

  她陷入了懵神的状态,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平时话少、几乎没朋友、除了学习爱好稀少、虽然外貌可以但几乎对人类没有兴趣的儿子能谈恋爱。她其实是挺开心的,但立刻皱起眉头:“……也不是不可以。”

  谌冰低着头吃饭。

  “谈恋爱,可能会影响你的学习。”许蓉发现自己没纠结到点子,追问上个问题,“真的谈恋爱了?”

  谌冰:“谈了。”

  许蓉身形僵硬,眼皮微微上挑,一方面觉得这真的不行,但心里却涌出相当复杂的类似“儿子出息了”的感情。

  她语塞半天,脑子里汹涌着“让他们分手吧”“但分手小冰可能不开心,他好不容易才有喜欢的人”“但不分手真的不会影响学习吗?”“到底要不要分啊?”“话说回来,这孩子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之类的问题。

  许蓉被这些问题充斥,话在喉头,咽下去几次,最后才挑了个问题:“谈了多久了?”

  谌冰觉得没有隐瞒她的必要,说:“大半年。”

  许蓉:“……”

  许蓉极为震惊:“我的天啊。”她儿子才满17岁几个月,谈恋爱都谈大半年了!

  她盯着谌冰,皱眉:“乖乖,你是不是很喜欢那个人?”

  谌冰安静了几秒,说:“嗯。”

  “……”

  许蓉心乱如麻。她理性上认为这个年龄谈恋爱不对,但又对谌冰的感情非常好奇。她是一个非常尊重小孩儿的妈妈,但是,谈恋爱好像真的不太行。

  许蓉被这种心态折磨,半晌后,说:“别让你爸知道。”

  谌冰筷子顿了顿:“嗯。”

  许蓉没忍住,到他身旁拉开椅子,坐下:“你要跟妈妈保证,谈恋爱不会影响你的学习。”

  ……当初跟萧致分道扬镳都没影响到他的学习,现在谈恋爱,更没有影响了。

  何况……谌冰高中知识都学了四年了,能影响到哪儿去呢?

  谌冰说:“我保证。”

  许蓉忧虑地看着他,根据对谌冰的了解,确认这个回答的分量后,放弃了抵抗:“嗯,对方学习怎么样?”

  “还可以。”

  “长得好看吗?”

  “……”

  萧致最有迷惑性的就是那张脸。

  谌冰捏着汤匙,不怎么情愿地道:“好看。”

  许蓉看着他,没忍住,开始露出微笑。

  接着,娘俩说悄悄话,她很小声地问:“性格怎么样?”

  谌冰垂视着桌面,眼睫底藏着视线,说:“很活泼,会撒娇,差不多就这样了。”

  乏善可陈的评价。

  许蓉催促:“你多形容一点。”

  谌冰形容不出来:“就那样啊。”

  “……”

  许蓉忍不住在他后颈轻轻摸了摸:“你还什么都不懂呢。”

  摸着摸着,许蓉叹了声气。光听今天几句话,开始联想到谌冰以后结婚成家、离开自己的场面了。她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中,情不自禁往下问:“家境怎么样?”

  谌冰抬头看她。

  许蓉立刻明白了:“家境普通?妈妈倒觉得没什么关系。不过,你爸——”

  谌冰本来心情不错,屡次提到他,心口被火烧了似的。

  过了会儿,谌冰慢声开口:“妈,告诉你一个秘密。”

  对妈妈,谌冰一直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有时候,他并不想把萧致视作放在自己内心的秘密。再者,谌冰一直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心态,想尽量多给妈妈留一些东西。

  谌冰看着许蓉,说:“我想跟你分享我现在的生命中,让我觉得很高兴的一件事。”

  空气有些安静。

  许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靠近,眼角有些细纹,很温柔地看着谌冰。

  只有在她爱的包裹之下,谌冰才能心无芥蒂说出这些话。

  谌冰直直看着她:“萧致,是我男朋友。”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这只是一个寻常的傍晚,寻常的等孩子放月假给他做好吃的的傍晚。许蓉接二连三受到这么多心理冲击。她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眉头皱了又锁,动了动唇,看着眼前的谌冰。

  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像幼儿园放学回家,小孩儿每次跟她分享开心的事情,都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现在也一样。

  “……”

  许蓉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何等的反应,她脑子里慢慢回溯过去的事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哥哥牵着弟弟去上学、一起满世界乱跑、分开后谌冰的失魂落魄、变得冷漠不爱说话、开始拗着要去找他、逐渐开心起来,但是不爱回家……

  一切回忆逐渐清晰,她竟然发现,这些轨迹最终走向了完整的闭环。

  许蓉的心态从最开始的“这怎么行?”,渐渐变成反省自己是不是过于溺爱谌冰。

  她现在的想法不是“这怎么行?”,而是转化为,其实萧致也不错。

  他对自己小孩儿可好了。

  许蓉的脸色从震惊趋于平缓,叹了声气,拿起筷子往他碗里夹菜:“……原来是这样。”

  顿了顿,她又说,“那他最近心情不好,你要好好安慰他。”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