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 76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76、第 7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6、第 76 章

  江思眠将信将疑。

  不过这俩关系好确实是事实。

  他本来打算跟文伟喝啤酒,被劝下了:“别喝,一会儿你还要送两位女同学安全回家。”

  江思眠应了声:“也对。”

  看时间八点过,酒酣饭饱,江思眠起身说:“那我们要先走了,离家有点儿远,回去晚了不好交代。”

  “走吧。”文伟说,“帮你们打车。”

  到路边了江思眠挥挥手,走了两步转回来问文伟要了个微信:“有机会再联系,哈哈哈,一起出来玩儿。”

  聊了几句,四个人上了叫来的车。

  文伟看着渐行渐远的消失在路道的车辆:“没想到学霸们都没什么架子啊。”

  走了两步,他有些感慨:“刚才应该问那个妹子要微信。”

  萧致示意谌冰:“找谌冰帮忙问问?”

  “不不不,”文伟说,“有缘自会相见。一中跟九中差距过大,如果能和她再见面我就要微信,如果不能,证明有些东西还是跨不过去。”

  萧致挑了下眉:“你还挺有想法。”

  “不至于不至于,”文伟指了指道路的另一侧,“萧哥,冰神,吃饱喝足,那我就走了。”

  萧致抬手:“回见。”

  早早亮起的路灯光线温和,周围楼层投下阴影,显得路面有些漆黑不明。暗里,谌冰熄灭了手机屏幕的光线,见萧致往自己走来:“那咱们也回去了。”

  他下颌描着阴影,低头看自己。谌冰应声,将松松搭在腕间的书包勾到肩上,跟萧致并肩往另一头走。

  经过灯火通明的商店,萧致想起在烤肉店的事:“我去买两瓶啤酒。”

  “……”谌冰想叫住他,他腿长,两三步走开了。

  谌冰等候的间隙,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亮,显示刚才那女生柳宜的消息。

  柳宜:[谌哥谌哥,我们到车上了。]

  谌冰:[注意安全。]

  柳宜:[好的好的,安全一定会注意。谌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

  柳宜:[我能不能要一下你朋友的微信?]

  谌冰:[?]

  柳宜:[就是跟你关系特别好那个,青梅竹马,姓萧的小哥哥。不是我要,我帮小许要的。]

  小许是刚才在一起的另一个女生,不怎么说话,存在感比较低。谌冰盯着手机,完全没想到就处个一会儿的功夫,能有人问萧致联系方式。

  他没想好怎么回答,萧致拎着一袋啤酒回来了。谌冰熄灭屏幕,萧致突然伸手抓住他,短暂地握了握手。

  握完,萧致没事人似的:“走吧。”

  跟着他穿过几条街,期间谌冰看了看手机消息。

  柳宜:[谌哥你问问他方不方便,如果不方便当我没说!]

  柳宜:[哈哈哈哈哈好尴尬!]

  后路给的很明确。

  进入楼道后视野漆黑,萧致盯着墙面啊了声:“又到了每周最期待的时间。”

  谌冰“嗯?”字还没说出来,手腕突然被他掐住,后退一步抵着墙面,察觉到靠近的气息,下唇被萧致轻轻咬了咬。

  萧致力道不轻不重:“多久没亲你了?”

  “……走开。”谌冰推他,“这是公共场所。”

  “不算公共场所了。”萧致手臂从他腰间绕过,边亲他唇角,手不是很自觉地摸了摸校服底下被遮掩的臀部。

  “……萧致,”谌冰握住他手,快气笑了,“你做个人。”

  “做做做,做人。”萧致嗓子里沉沉叹了声气,肩膀抵进,更深地抱着他,“一会儿再做。”

  “……”

  谌冰只能让他抱着,垂眼看他。

  “一会儿是多久?”

  “不知道啊,”萧致说话单纯没过脑子,半闭着眼,感觉有点儿疲惫似的,“想你都给我想累了。多让我抱抱行不行?”

  “……”

  行吧。

  谌冰没什么话可说。

  抱着自己的萧致还真的像很累似的,边抱,边嗅着他颈间的味道,慢慢恢复意识和精神。

  谌冰感觉他都快抱着自己睡着了:“你好了没?”

  “快好了。”

  谌冰校服被墙面蹭了几道灰,刚动身,但感觉还是被萧致紧紧搂在怀里,肢体几乎动弹不得。萧致搭在他颈窝,垂下的几缕碎发掠过颈侧,挠得皮肤微微发痒。

  谌冰累了:“萧致啊,好了没有?”

  “好了。”

  萧致低低笑了声,这才懒洋洋挪身,依然先亲了亲他唇角。

  他说:“你还不耐烦,不全怪你?”

  谌冰:“怪我??”

  萧致话里十分占理:“怪你过分迷人。”

  “……”

  谌冰总感觉自己早晚被他的土味情话齁死。

  他俩往楼上走,萧致自然而然地牵住他的手,十指相扣:“一会儿回去喝点儿酒,就睡觉行吗?”

  萧致想干什么谌冰心里相当清楚。

  喝点儿酒,然后上床亲亲抱抱,黏黏乎乎。说实话谌冰以前没想过跟萧致会有这种生活,但现在居然真的成了,相当不可思议。

  “睡不了,有事。”谌冰说。

  萧致气笑了:“他妈什么事?”

  谌冰抬了抬手腕,上面吊着他的书包。

  谌冰学习习惯不错,但就是不爱好好背书包,一般手臂吊着,或者单肩背,或者干脆拎在手里。

  “今天刚来的几份辅导书,回去先看看。”

  萧致:“操。”

  “……”谌冰快被他逗笑了,“你气什么?”

  “我本来想跟你睡觉,现在变成跟你学习,换你你气不气?”

  “我气什么?”

  谌冰没忍住隔着校服戳戳他脊梁:“你有点儿出息。”

  萧致回手勾他手指,抓在掌心握住。

  “你就欺负我。”

  “我欺负你?”谌冰往楼梯跨了一步,“我特意帮你找资料,变成我欺负你?”

  萧致看向他,话里的意味十分正经:“那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

  谌冰快被他逗笑了,用力掐了掐他指尖:“你别加戏了行吗?”

  萧致从校服兜里摸出钥匙捅进锁眼,推开门:“行行行,我加戏,都是我的错。”

  客厅,萧若还猫在沙发里看电视,看见他俩挥了挥手里的薯片袋子,规规矩矩喊:“哥,冰冰哥哥。”

  最近这两兄妹的亲情变得剑拔弩张,萧若为了挣表现,偶尔采取一些极其明显的话术,“冰冰哥哥”就是萧致教的,谌冰听一次脊椎发凉一次。

  萧致应了声往房里走:“晚上吃的什么?”

  “王姨家蹭饭。”

  “改天带你吃烤肉。”

  萧若继续吃薯片,不为所动:“哦。”

  萧致走了几步回来,坐下,随手拿起萧若放茶几上的作业检查,跟她说话。

  谌冰先回了萧致房间洗漱,听到外面笑声阵阵的,隔了半个多小时萧致才进来:“写的什么作业,我感觉萧若不太聪明的样子。”

  萧若成绩一直普普通通吧,谌冰想了想说:“她过得开心就好。”

  “是,”萧致转身拉开衣柜,脱下了校服外套,“还是复习的综合题?”

  “嗯,语数外和理化生六本之外,还有一些专练,加上一百多MB的试卷。”

  “……”

  萧致动作顿了顿,接着若无其事继续找衣服,只是嘴里轻轻骂了句:“他妈的。”

  越来越暴躁了。

  他越暴躁谌冰越好笑,顺手抄出本书包里薄练习册丢过去:“你意见很大啊你?”

  萧致拿着T恤往浴室过去:“等着一会儿承受我的怒火。”

  “……”

  谌冰低头,唇角不自觉牵着,拉开椅子坐下。

  等萧致再出来,立刻朝他勾了勾手指:“过来,看看这几本书。”

  萧致本来往这边走,听见这话脚步反而停下,垂眼直勾勾看着他,摆明了故意逗他。

  谌冰:“……你过来。”

  萧致笑了下,懒洋洋地,走近拉开了旁边的椅子。

  谌冰将书推到书桌当中,说:“前面的引言先看看,分析高考分数的分布情况,考点才能押得准。你自己也能分清楚什么是重点知识。”

  萧致细长的手指撩起漆黑的额发,捋至耳后,应声:“嗯。”

  “知识点我会给你讲,不懂问我。”

  “嗯。”

  萧致垂着眼皮,眼角折下一泊淡淡的阴影,不太提得起精神,不过拉着椅子又往谌冰靠近了不少。

  谌冰拿了本高考真题特辑:“到时候我们每周都做。你的记错本记得怎么样了?”

  刚问完,肩头搭上了轻微的重量。萧致下颌抵在他肩头,双手从腰间包抄过去,环住他的腰后轻轻应了声:“写了好几大本,每天都在总结。”

  谌冰看题时特别亢奋,不过萧致一直都是被他拉着学,没有太大的学习热情,现在懒洋洋的不是不能理解。

  谌冰没动他,继续翻这摞书,找什么适合萧致用。

  空气中维持着安静。

  过了会儿,谌冰不知道该说什么:“多刷题啊。”

  题海战术不是没有效果的。

  谌冰以前高三备战,几天刷完一本题,不动手,光看,遇到有意思的才勉强写一写。他还算好,今天一起玩的柳宜,看起来漂漂亮亮开朗活泼,刷题特别猛,没有她找不到的题宝典,经常熬夜到凌晨到两三点但第二天完全不困,精神超级好。

  只能说一中那些好学校,确实有一些非常牛逼的学生,能考上特别好的大学当之无愧。

  而萧致现在还处于被迫接受学习的状态,没有主动出击的余力,让谌冰有些担心。

  担心归担心,萧致也就是正常人水平,学习会学累,有疲惫期。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一中那些牲口,看见题目亢奋如鸡,越学越激动。

  谌冰握住他手腕,偏头:“今天不想听了?”

  萧致垂眼,气息靠近他耳侧:“累了。”

  “……”

  谌冰合上书,转头踩着椅面踮脚凑近,亲亲他唇角。

  “那我们干点儿别的。”

  作者有话要说:明早补几千字,“干点儿别的”。

  感谢看文,鞠躬。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