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 72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72、第 72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2、第 72 章

  萧致:“你不爱我。”

  他这么说的目的是想听谌冰再重复一遍,更深刻地感受到爱意,同时安慰脆弱的心灵。

  不过谌冰看了他会儿,说:“爱信不信。”

  “……”

  萧致神色复杂:“现在表白的都这么嚣张吗?”

  他扣紧谌冰的手,好一会儿,从低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

  谌冰想起他跟萧若的争吵:“你没直接动手吧?”

  萧致眼皮掠低,嗤了声,明显不想提这事:“就差一点儿。”

  “……”

  差一点儿。

  看得出来,这畜生还觉得自己挺克制。

  不过这个“一点儿”应该还是挺多的。萧致属于那种口头放狠话、其实对妇孺几乎没有杀伤力的礼貌男孩,攻击力天赋全点在对付傻逼这一块。

  但跟萧若大闹一场应该是没跑了。

  谌冰问:“她怎么说?”

  缓和下去的气氛开始收拢,萧致盯着前方,手指不觉握紧:“我不会让她俩再见面。”

  毫无意外地答案。

  谌冰点头,说:“行。”

  安静了一会儿。

  谌冰:“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没呢,”萧致说,“还能一拳打十个臭妹妹。”

  “……”

  谌冰好笑:“那你再冷静一会儿。”

  亏得是废弃建筑附近没人,萧致回头又抱住了谌冰。他手从谌冰腰间绕过,说:“你再表演一下刚才那个。”

  谌冰:“嗯?”

  萧致:“说你爱我。”

  “……”

  人在这方面的欲望是无穷的,永远不会满足。谌冰感觉他靠得很近,视线中裹挟着热度,直直落在自己脸上。萧致催促:“你说啊。”

  谌冰说不出来。

  刚才情况特殊,出于安抚萧致的心态,谌冰想也没想一句话脱口而出。但现在让他单独说出来,就……很奇怪好吧?

  萧致垂眼看了他一会儿,声音很低:“你说啊。”

  谌冰脊背发麻,微微后靠:“算了吧。”

  “算什么算?”萧致抿了下唇,觉得很无趣似的,话里轻佻,“你这人真没意思。”

  “……”

  谌冰懒得再跟他废话,转头,街道纵深处相当昏暗,他走了一会儿,背后的人却没跟上。

  萧致问:“你去哪儿?”

  “回家了。”

  “不回去。”萧致站着没动。

  谌冰转过身,萧致站在阴影里,百无聊赖似的,声音却有些微的固执。

  明显是因为和萧若吵架的事,叛逆男孩暂时不想归家。谌冰问:“你还要气多久?”

  “我没气。”萧致说。

  他拿出手机触亮屏幕,漫无目的看了几秒后,随便戳进某个app点了点:“要不要去看电影?”

  谌冰说:“……九点了。”

  “九点怎么了?”萧致对着谌冰晃了晃手机,话里漫不经心,“不还有午夜场?看完找个酒店,不回去了。”

  想到他跟萧若吵架了,回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与其添堵继续吵,不如去做点开心的事情。谌冰点头:“行,看电影。”

  晚点时电影院人很少了,大部分座位空着,进去时里排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对情侣,手里捧着可乐和爆米花,面向荧幕。

  萧致当时急着买电影票,点进页面后随便瞟了一眼选择购买,现在看见荧幕上背景音乐逐渐显露出的主题,嗤了声:“最烦这种片子。”

  讲母爱的。

  他随手拿了枚爆米花放嘴里,舌尖抵着腮抿了一会儿,视线直直落在荧幕。表情不像欣赏电影,反而像审讯犯人准备随时找出对方逻辑漏洞然后宣判死刑。

  但电影很感人。他垂着眼看了半小时,到煽情的泪点,突然起身。

  身影微微遮挡住后排的投影仪,萧致半弯下腰身,谌冰问:“怎么了?”

  “没事儿,”萧致丢下句话,“我去趟卫生间。”

  电影院没人在意他的离开。谌冰坐了五六分钟,一直没等到他回来,起身出了影院。

  等候区放着很慢的轻松的歌曲,谌冰左右找了一圈,看到沙发上的人影时,脚步停下。

  椅子呈环状,包裹着松软的绒衣,能够轻松地将人陷进去。萧致闭眼坐椅子里,像在养神,单腿曲着叠在另一条腿,坐姿拽得像别人欠了他钱,眉眼蒙了层冷白的阴影。

  不知道为什么他宁愿单独坐在外面,也不肯再进电影院。

  谌冰的脚步声很轻,但他还是察觉到了,掀开眼皮。

  “你怎么出来了?”萧致问。

  谌冰挨着他身旁椅子坐下,说:“电影不好看。”

  萧致赞成,倦怠道:“演的假。”

  “……”

  谌冰:“假吗?”

  萧致:“不假吗?”他看电影都没吐槽来劲,“一个母亲为了孩子的成长,奉献全部青春貌美,老得走不动路了还想给儿子买套房,何必呢?”

  谌冰笑了下:“你说应该怎么演?”

  “各过各的,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安静了一会儿,谌冰说:“那不就跟你妈一样了吗?”

  “那不挺好的。”

  萧致拿起旁边的可乐喝了一口,给团成团的纸巾丢到旁边垃圾桶,不偏不倚抛进去:“我现在其实很钦佩她,这种断情绝爱的女强人,为了自己活着,而不是为下一代。”

  谌冰没说话。

  萧致丢完东西看了看别的地方,站起来,肩背高挺:“只要她别再来打扰我,就很好,很OK。”

  他现在心态比以前好,不再抱有什么期待或者恨意,单纯当成这个世界上一个回彼此遗忘的陌生人。

  这种心态其实不错。谌冰站起身,若无其事扯开话题:“既然不看电影,就走了。”

  下楼十点半,谌冰问:“回去了吗?”

  “再等等。”萧致左右张望试图寻找东西打发时间。

  谌冰好笑:“你非要等她睡着了再回去?”

  “不,我只是单纯贪玩儿。”

  坚决否定,萧致想起什么,灯火中他偏头拉了把谌冰的手腕。差点被绊倒,谌冰靠近时迎着微暗的橙光,对上萧致的视线:“网吧去不去?”

  谌冰:“???”

  “带你见见世面。”

  谌冰心说谢谢我不是很想见这个世面。

  网吧还勾起了他某些不好的记忆。未成年人不能进网吧,要进只能进有关系的黑网吧,谌冰跟着萧致绕过弯弯绕绕的巷子最终进入某间,刚掀开帘子,谌冰就听见特别谄媚的声音。

  “哟,稀客啊!”

  非常花枝招展的声音。

  但柜台里站着个锡纸烫的男生,体型微胖,待着眼睛正在刷视频,看见萧致嗷这一嗓子:“萧哥!哎哟,多久没来了我萧哥!”

  俨然迎接大客户。

  萧致扫了一眼包间内,还没说话,小胖连萧致以前抽的薄荷爆珠都找出来了,递给他:“萧哥,几台?”

  “两台。”萧致说,“去个包间。”他低头给烟盒搭着推出去,“不抽了,媳妇儿不让。”

  谌冰:“……”

  小胖贼惊讶:“多久没见啊你连对象都搞上了?妈的我就说以前隔三差五还有女生站外面晃呢,现在也没人了。”

  萧致笑了一下,偏头指了指谌冰:“他,你认识吗?”

  小胖:“不认识。”

  谌冰以为他又要骚,刚伸手拽他衣领,不过被萧致反手扣住指尖。他抬起下颌示意街道拐角那网吧,说:“去年对面刚开业就罚款,报警那位,就是他。”

  小胖;“……”

  谌冰:“……”

  下一秒,谌冰迎上了小胖惊恐无比的表情,还没来得及解释两句,被萧致拉着往里侧走。网咖也分三六九等,有那种大通铺的网吧,进去一群人全在里面戴着耳机打魔兽,他俩去的包间比较私人,环境相对好很多。

  烟味儿有些刺鼻,进去后萧致关上了门。

  他给电脑开机,动作相当的娴熟,指骨搭着鼠标进游戏后查看页面和符文装备,说:“我俩开一把。”

  萧致点进了组队页面,才发现谌冰盯着游戏的账号注册,正在缓慢地进行验证。

  萧致抬了抬眉:“你没号?”

  谌冰:“我他妈平时又不玩。”

  很凶。

  显然被他这句话刺激到了。

  萧致笑了声,凑近时眼底情绪收敛,话里闲闲的:“那你的第一次是不是又给了我?”

  “……”

  他骚归他骚,我自巍然不动。

  谌冰面无表情,划拉鼠标点入后进了训练营。

  可能是打得少,他触碰鼠标和方向键时非常不灵活,白净细长的手指搭在桌上,场面赏心悦目,游戏里打出来却相当的拉胯。

  萧致半侧身,指骨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桌面,饶有兴致看他的屏幕。谌冰的英雄栏里只有最开始游戏送的几个体验英雄,选择少,打起来似乎也不好看。

  等谌冰进入初级匹配,果不其然被对面打爆时,萧致拖动椅子起身,站到他身后:“不对。”

  谌冰一点儿都不心烦意乱,他冷漠理智地直面自己打得不行的事实。听到萧致声音,回头:“嗯?”

  颈后一阵气息拂过。

  混着不知道哪儿染上的淡淡烟草味,肩背被轻轻抵住,萧致胸口贴在他后背,半弯着脊梁,骨节分明的手覆盖住他白净的手背,按住鼠标。

  “现在,我帮你找方向,你先跟我学怎么点技能。”萧致说时,抓起谌冰无名指对应键盘“A”,食指对应“D”,轻轻捏着他白皙的指尖,放在按键上。

  ……事无巨细,跟教小朋友没区别。

  “好,先补兵。”萧致叉入谌冰右手的指节掌握着鼠标转动方向,同时,左手手指重叠在谌冰的左手,抵着他指甲,轻轻按下去。

  “像这样放技能。”

  “这样控制走位。”

  “……”

  谌冰手背泛起一层焐热后的薄汗。不仅是手,耳侧都被他的气息和声音占据,一点一点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沉到心里去。

  非常烫,本来还想着赏脸学一学,但谌冰现在心猿意马,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按在指尖的力道很轻,软软的,从他指甲拂过时带着一阵过电似的酥痒。

  ……开始看不懂屏幕上杂乱无章的走位、花花绿绿的界面,谌冰现在脑子里只有耳畔的气息,萧致散漫的嗓音,肌肤紧贴的手背。

  “懂了没?”萧致问。

  谌冰:“啊?”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萧致侧头,贴着眼前冷白的耳朵轻啾一口:“想什么呢?”

  “……”

  口齿间有一声模糊的轻黏音,清晰地抵入耳膜,谌冰感觉一股热度从被他亲的地方泛起,逐渐蔓延到脸,以及手背。

  很色情。

  谌冰触摸鼠标的动作更僵硬,不过萧致意识到了,低笑一声:“这就不好意思了?”

  谌冰推了他一把:“你故意的吧你?”

  “没。”萧致被推开后重新靠近,神色认真,“真的只是教你玩游戏,不要多想。”

  谌冰:“那再乱亲我不打兵,打你。”

  “……”萧致,“行。”

  手背覆盖的手控制感明显比刚才增强,一扫刚才的不正经,萧致按动鼠标和键盘的频率加快,幅度也更大。脱离谌冰的节奏后他简直如鱼得水,很快将游戏界面变成了他最熟悉的战场。

  大宝剑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五杀之后,血条几乎没怎么退的亚索站在草堆里,俯瞰满地尸体。萧致对自己的操作很满意,轻轻捏了捏谌冰的指尖:“知道这招叫什么吗?”

  谌冰:“?”

  萧致在他耳垂蜻蜓点水地亲了下,声音很轻,似水柔情:“郎情妾意剑。”

  谌冰:“……”

  操了。

  极致傻逼发言。

  谌冰游戏都玩不下去了,直视着他咽了咽喉头,面无表情:“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萧致拉开椅子坐下后转向他,修长的手指漫无目的操纵鼠标,戏又多、又闲得很:“没有刻意的惊喜。”

  ——话里短暂的停顿。

  谌冰预感到他要骚。

  萧致盯着屏幕,唇角挑了点很浅的弧度:“只是因为喜欢你。”

  后半句话没了,因为喜欢,什么都能联想到爱情。他和谌冰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般配,合适,非常合适,怎么看怎么像刚生下来就被爱神丘比特替□□道一箭穿心了似的,天造地设。

  萧致表白完,就跟随意地深呼吸了一次一样,没有任何停顿,面不改色继续刚才的话题:“来,打游戏。”

  谌冰:“……”

  谌冰一时分不清他是天然渣还是天然深情。

  ……可能,他只是把爱融入了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吧。

  游戏打的时间不长。

  萧致的偶然上线引起了他好友圈地震,纷纷有人轰炸他手机,叫嚣什么:“那个男人他又回来了!”

  “我没看错吧?我没看错吧?这个号,是萧哥没错吧?”

  萧致手机正朝上放在桌面,亮着屏,开了语音后群里声音疯狂振动,夹杂着一个粗豪的嗓音:“萧哥,忍不住了吧,是不是背着冰神出来玩游戏的?与其偷偷摸摸不如光明正大地拒绝冰神的奴役,恢复自由身,投入我们魔兽家族的怀抱!”

  这个声音,是文伟没错。

  “……”萧致指尖按动鼠标,瞟了谌冰一眼。他脸上没什么情绪,静静听着群里的叫嚣。

  萧致试图拿过手机:“事情不是你想象这样子。”

  谌冰垂眼,从桌上拿起自己手机摁亮看了一眼,转向萧致,晃了晃:“为什么我群里没这几条消息?”

  “……”

  一股难以言说的尴尬充斥其中。

  萧致游戏正打到激烈处,但又不得不应付谌冰,按着键盘思索半晌后点了点头:“嗯,我们还有一个群。”

  谌冰:“哦。”

  萧致:“群里没有你。”

  “……”

  就知道。

  这是文伟的提议,他认为兄弟是兄弟、兄弟的对象又属于另外一种类型,所以他们男生单独群里有谌冰,但他们几个狐朋狗友的另一个群里,却将谌冰视为萧致对象进行了拒之门外的处理。

  谌冰懒得生气,关手机丢回桌面。

  萧致在推对面高地了,他细长的手指不紧不慢、却很有条理地点着鼠标,锁骨蒙了层暧昧的阴影,显得深纵棱明,清瘦但又性感。推高地时他被对面五个大汉追打,正在千钧一发秀操作试图屠杀之际,谌冰“啪”给网线拔了。

  电脑熄屏。

  “……”

  萧致盯着屏幕舔了舔唇,侧头,谌冰拉开椅子起身,穿白T恤的背影显得白净高瘦。

  轻描淡写一句话:“走了。”

  走了?

  走、了?

  所以那个五杀呢……

  萧致眼底漫着阴影,坐了一会儿的功夫,心说:算了。

  这游戏菜鸡怎么会知道五杀对男人而言意味着什么?正是因为他不知道,才会毫不留情关电脑。

  是的,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萧致想清楚后,刚升起的一点点对谌冰的意见烟消云散,推开椅子起身,步入大街快步追上谌冰,倾身轻轻牵过了他的手。

  谌冰半脸藏在灯光里,看他一眼,指尖轻轻在他掌心蜷缩了下。

  随即,打开他的手:“别烦。”

  萧致:“……”

  开门进客厅后气氛相当的安静。茶几上放着相当多的玩具、电子仪器、衣服鞋包括一些书本文具,都未拆封,明显是杨晚舟送的礼物。

  不过萧若的房门紧闭,人可能已经睡下了。看电影前谌冰特意给她发消息汇报了动向,这小姑娘只恍然若失回复了一句“哦”。

  现在把东西全搜出来,代表她的态度。

  萧致斜眼看见,唇角微不可查地扯了下,眼底视若无物,转身回了他的房间。

  谌冰看了几秒不知道怎么处置,跟着萧致进了卧室。

  萧致背对着换衣服,黑色T恤从领口拽下来,特别适合他的气质,指尖吊着钥匙扣,随手扔到了书桌上。

  “冰箱里有啤酒。”萧致转过来,“你去拿几瓶?”

  谌冰:“你心情还没好?”

  “……”

  萧致唇角内敛,似笑非笑盯着谌冰,明显他问的有点儿多了。

  谌冰应声,从冰箱里取出两罐啤酒。很冰,刚拿出来表面迅速蒙了层雾气,沾的掌心潮湿一片。

  “现在喝?”谌冰问。

  “开吧。”萧致拉开书桌的椅子,坐下,抬手给窗帘拉开了一道裂缝。

  窗外是夜深的街道城区,老化的建筑固体绵延向外,在黑暗中安静地蛰伏着。这一带因为建筑老化,窗外的楼梯阳台总显得缺胳膊少腿,瓷砖碎裂、墙面沾着烟火岁月的痕迹、铁质扶手锈迹斑斑、绿意盎然的植物盆堆积着土灰。

  不远处的楼底下,鬼火少年半夜骑摩托,声响能够非常刺耳地响彻整条街,隔音效果奇差无比。

  萧致指间搭着啤酒易拉罐,灌了几口。

  沉默中酝酿的情绪很丰沛。

  谌冰撑着下颌斜视萧致,一直没说话,直听到窗外响起一阵锅碗瓢盆的砸烂声,跟着是男人的怒吼:“你他妈——”

  然后是女人的怒吼:“臭不要脸——”

  声音特别响,感觉就是这栋楼附近,几乎震醒了睡梦中的人,楼层间隐隐约约浮着躁动不安的情绪。

  “巧了,”萧致问,“巧了,听见没?”

  谌冰:“嗯?”

  “这对夫妻大概半个月吵一次,每次都是半夜吵。”

  谌冰听着喊话里的对骂,极其肮脏,还包含着嘶吼、尖叫和咆哮,他想了一会儿问:“这不用报警吗?”

  “报过,”萧致说,“还是半个月吵一次。”

  他起身关窗户,啤酒罐放在桌面磕出清脆地一声响,里面的液体微微晃动。

  “这么吵,不会影响你们睡觉?”谌冰觉得有些离奇。

  “会,”萧致想起了什么,“萧若刚来时还被吓哭过,以为这对夫妻要杀人。”

  窗外接着是一阵玻璃撞击破碎的声音。

  谌冰索然道:“确实很像。”

  他这句话说完,陷入了安静。

  萧致仰头重新灌了几口,喉结滚动,低头时发缕垂下,阴影中响起的声音低沉利落:“我不喜欢这地方。”

  谌冰眼底敛了层阴影,等着下半句。

  不过萧致迟迟没说。

  窗外的打砸声更甚,伴随着尖叫和怒吼,似乎有人被吵醒相当不耐烦了,对着窗外就是一通疯狂输出:“草泥马的大半夜不用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都给我滚!”

  萧致朝窗外看了一眼,阴影里什么都看不清,但乌沉的夜色大概指向声音的发源。他撑着膝盖站起身,指骨勾了下衣领,走近窗边探身冷冰冰扫了一眼,嗤道:“真几把吵。”

  说完,他指间捏瘪了喝空的啤酒罐顺手丢进垃圾桶,朝谌冰走近。

  他身上有股凛冽的酒味,被热气烘散,逐渐散解消弭到近在咫尺之间。

  谌冰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罐,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熏醉了,脑子里思绪陷入了轻飘飘的空旷状态。

  就这样,谌冰察觉到萧致在身旁坐下,指尖按住了他的手,声音似乎被凉水浸泡过,鞠出刺骨的寒意。

  “我应不应该让萧若走?”

  作者有话要说:抽100个红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