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7、第 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第 7 章

  简直开屏暴击——

  谌冰盯着这昵称四五秒没回过神。

  文伟从澡堂子出来就看见谌冰握着手机,长眉打结,表情异常……凝重。

  ——似乎被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给瘟着了,甚至想跨火盆。

  文伟就很好奇:“咋了?”

  “……”

  谌冰骂了句“傻逼”,将手机熄了屏避免被看到内容,似乎忍无可忍。

  “这个骚东西。”

  谁骚啊?

  文伟百思不得其解,但谌冰骂完后却百般隐忍将手机重新抄起,单手拿稳。他指骨很长,眉眼被荧光反映出淡薄的光晕,似乎连多看一秒都觉得犯罪。

  ——但又不得不看。

  手机上发来新消息。

  萧z:【好友加了没?】

  hjkl:【……还没有。】

  萧z:【?】

  萧z:【别浪费时间。】

  话说的特别像赶着去接下一单的无情渣男。还他妈有两副面孔呢……回想晚自习他打篮球的少年意气,再联想现在,谌冰好不容易缓过神思考。

  hjkl:【除了打游戏还能做什么?】

  萧z:【我只打游戏。】

  萧z:【另外聊天也算时间,过时不候。】

  软件界面左上角有个倒计时钟表,正在计数,一个小时后十一点四十截止。无论如何,谌冰不想跟他打游戏。晚上陆为民的训斥袭上心头。

  谌冰打字。

  hjkl:【那你想拓展业务吗?】

  萧z:【不搞黄,懂?】

  “……”

  ……我不是这个意思,谢谢。

  看得出萧致情绪在拉黑客户边缘游走了。他之前就是个纨绔大少爷,家里有钱,脾气不怎么样,现在家道中落勉为其难从事服务行业,跨着张脸,反而更像客户服务他。

  谌冰总算想到了借口。

  hjkl:【是这样的。刚才被我妈看见我在玩游戏了,APP刚卸载,她还发现我在平台点了你。我骗她说你是给我讲题的学长老师,可以配合我演戏吗?】

  有点儿无理的要求。谌冰朝指尖喝了口气,安静等回复。

  等待间隙闲的无聊,按照昵称查找萧致小号,点进去随便瞟了眼动态日志。

  【有点想你,但还能忍】

  【分享歌曲@当爱已成往事】

  【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是因为那些姿态,那些旁白,那些伤害】

  “…………”

  谌冰眼皮跳了下。

  网抑云一号种子选手?

  继续翻看,发现动态大部分在一年前,那时候他俩刚因为搬家分开。这大少爷中二期也挺短,很快有了自我羞耻感,这个号明显被弃置不用了。

  谌冰等待着,窗外夜色加深。

  手机另一头,萧致刚登上这个号,咬牙好几分才忍住砸手机的冲动。

  他告诫自己人不中二枉少年,还抽了好几根烟才能平和对待号里奇奇怪怪的内容。

  刚给烟杵灭,萧若推门出来,穿睡衣抱个洋娃娃:“哥,你又熬夜打游戏?”

  萧致懒得理她:“小孩别管大人的事。”

  “……”

  萧若翻了个白眼,踮脚打开冰箱:“哥哥,酸奶没了。”

  “我记得还有一瓶?”

  冰箱除了速食面条汤圆没别的东西,萧致探手往里侧掏摸了两三秒,摸出瓶酸牛奶。

  “这儿。”

  盒子挤瘪了,奇形怪状。萧若满脸嫌弃:“这不好看。”

  “还要好看,我给它裱个框再镶朵玫瑰花你看成吗?”

  “……凶什么嘛,哼。”萧若拿着酸奶心满意足,抱抱他腰转头往房间跑,临走前卖了个乖。

  “哥哥酱晚安!”

  “……”

  ……哥哥酱。不大不小的姑娘了,跟个傻白甜没区别。

  萧致看着门关上,片刻唇角的弧度才压下去,重新拿起手机。黯淡光线给他指节蒙了层淡色光影,点开跟客户的聊天框。

  对方似乎对这件事非常坚持。

  hjkl:【哥哥你还在线吗?】

  萧z:【在线。】

  hjkl:【刚才说的你能考虑一下么,帮我跟妈妈圆个谎,不然我会挨骂。】

  萧致百无聊赖,闲的没事。谁能跟钱过不去。现在心情也比刚才好了不少。

  回复。

  萧z:【行,我现在是教你学习的学长,该上哪课了?】

  很快,对方消息发来。

  hjkl:【《劝学》】

  hjkl:【高中语文必修3】

  寝室熄灯后谌冰打开了手机小电筒。只有半格电量,不过应付一个小时应该绰绰有余。谌冰将手机半扣桌面,借了微弱光线压低声音翻阅语文教材。

  只要萧致能一起学习就好。

  手机传来新消息。

  萧z:【你不是初中生?学什么高中语文必修3?】

  谌冰拿起手机,思考后打字:“我学习比较好,提前学高中课程。”

  又是半分钟没回复,在谌冰以为萧致不相信时,消息来了。

  萧z:【我帮不上你,这课我没学明白。】

  “……”

  好有自知之明一男的。

  不过学没学明白不要紧,谌冰本来就不指望他什么都懂。

  hjkl:【没关系,我可以教你,你只要伪装成陪我学习的学长就好。】

  hjkl:【准备好了?那我们现在开始。】

  hjkl:【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写过一首诗《劝学》——“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这首诗提醒我们年少时候不好好学习,到老了才后悔,恐怕时间已经错过。】

  谌冰有在尽力暗示了,希望萧致能听懂。

  不过对面只发来简单俩字儿——

  萧z:【了解。】

  跟个皇帝似的。

  ……算了,没关系,养成良好学习习惯是一个长期过程。谌冰开始逐字逐句讲解这篇文的字词句意。

  hjkl:【“君子曰:学不可以已。”“已”字何解?】

  对方没回答。谌冰轻轻抿了下唇,打算催促时,对方才姗姗来迟、屈尊纡贵发来几句话。

  萧z:【句末语气词?】

  “……”

  虽然离正确答案很远,不过不错……谌冰取下咬嘴里的笔,在答错的地方标注一个圈。

  他还知道句末语气词,并非完全无可救药。

  打算讲下一句,寝室门外传来脚步走动声。

  宿管阿姨脚步沉重,正在查看学生熄灯睡觉情况。

  声音越来越近,谌冰打出“不对”俩字点了发送,随即熄屏,顺手关手机手电筒。

  九中这种学校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宿管阿姨要么校领导老婆、要么校领导亲戚,总之性格特别混,被逮住熄灯了玩手机没有不挨一顿臭骂的。

  换在一中,晚自习回寝室想熬夜学习都可以,阿姨甚至帮忙台灯充电。但九中,学生安全纪律大于取得好成绩。

  脚步声走远,谌冰重新按亮了手机。

  一条新消息。

  萧z:【正确答案是什么?】

  谌冰指骨动了动,打字回复:“停止。”

  “学习,不可以停止。”

  深夜十二点。九月初的深夜有点儿寒冷。

  万籁俱寂,窗外唯一亮着灯的估计是挑灯夜读的学生。除了开学,现在也是某游戏的新赛季。

  新赛季第一件事冲分上星,萧致做游戏陪玩想的是娱乐挣钱两不误,顺手带个菜鸡以物易物两全其美。

  但今天,情况非常诡异,他甚至没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hjkl:【现在,《劝学》全文能看懂了吗?】

  萧z:【能。】

  hjkl:【那就行,疏通词意之后,背诵会变得很简单。】

  不等萧致说话,对方跳出下一条消息。

  hjkl:【手机没电了,改天聊。】

  陪玩软件传来提示,对方已下线。

  萧致把玩着手机,除了觉得魔幻外也挺有意思,把“改天聊”抛在了脑后。

  清晨的高二4班教室。

  陆为民背手进了教室,扫视四周,教室里本来嗦粉聊天无恶不作,看见他进来后勉强维持着安静以表示对他的尊重。

  但陆为民脸色不太好,作为一个情绪敏感的语文老师,他从昨晚气到今早睡觉都做噩梦。检查了一遍全班后走到萧致身旁。

  萧致翻开语文书,在回味昨天那篇《劝学》。

  陆为民问:“昨天晚自习叫你背杜甫诗几句,背会了没有?”

  杜甫诗整齐工丽,比较好背。萧致刚才来教室闲的没事翻了翻,现在差不多能背出来。

  听他背完《咏怀古迹》,陆为民气消了点,夹着书后翻:“《蜀道难》能不能背?”

  “只能背‘噫吁嚱,危乎高哉’。”

  “……”

  陆为民被逗笑了,“行啊,‘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句也能背吧?”

  萧致点头:“嗯,你一提醒,我发现还忘了这句。”

  教室里顿时哄笑。

  陆为民往后翻:“荀子《劝学》,我没要求你一晚上能背下来。至少翻译和字词不应该再有问题,我问你,‘已’怎么讲?”

  “…………”

  萧致薄唇微抿,眉梢挑了下,看神仙似的直视陆为民。

  陆为民:“看什么?我脸上有答案?”

  “不是,”萧致顿了一秒,“停止的意思。”

  “木直中绳,‘中’字。”

  “合乎,符合。”

  “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参’字。”

  “检查。”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镂’字。”

  “……雕刻。”

  陆为民满意了,拍他肩膀:“看,你只要听话去学,这不就好起来了吗?”转向大家,“大家都要向萧致同学学习啊,昨晚我训了他,他立刻发愤图强连夜学习,看看现在,不是回答得很好吗?”

  萧致:“……”

  操。

  窗户对角另一侧,谌冰本来垂头看书,听到夸奖偏头朝他看过来。

  眸色浅淡,崭新校服袖口挽在小臂,瘦削,干净。压平的唇角似乎有点儿弧度,但随即想到什么皱了下眉,低头继续写字。

  萧致收回视线,坐下。

  校霸没爆脾气中规中矩回答问题,还全部回答正确,教室的热闹死命压着。

  下早自习管坤立刻找他,表情比吃屎了还震惊:“萧哥,没想到你竟然瞒着我们偷偷学习!不是说好了做彼此的天使吗?你背叛了工人阶级!”

  “……”

  响晴天,萧致背靠后排的课桌,偏头瞥了他一眼。橙光落在他耳侧漆黑的耳钉,显得气质散漫又锋利,舔了下唇,完全懒得回应这个话题。

  管坤吐槽完,说另一件事:“要不要一起去放水?”

  “……别烦我。”

  准备去走廊晒晒太阳,手机消息叮了一声。萧致点开发现是陪玩工会的主持人。除了偶尔帮他联络想上分的金主,彼此没有别的交集。

  小杜:【萧哥,萧哥在吗,昨晚你接待的客户对你很满意哦,给了你五星好评!】

  萧致:“……”

  萧z:【如果陪玩对客户能打分,我给他0。】

  小杜:【……???】

  小杜:【啊不是他对你真的很满意,还向我们申请签了长期契约呢!工资我已经转到你账户了。你先看看。】

  萧致依言查看——到账数额挺大。数额大按理说签的时间就很长。莫名,萧致想起了昨晚结束时那句话。

  垂眸,对面消息继续发过来。

  小杜:【那么接下来一个月,就靠萧哥带他上分上星上荣耀了哦!祝相处愉快!】

  “……”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