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 68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68、第 68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68、第 68 章

  萧致:“是吗。”

  过了一会儿,他笑了:“这么喜欢我?”

  “……”

  谌冰想对着他脸来一拳,不过冷静下来,安慰自己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的面目。

  杨飞鸿催萧致半天打球,见没效果准备直接走来,萧致起身,走之前在谌冰肩膀拍了拍:“好,就我们俩。”

  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直到楼梯远远传来那群男生的说笑。萧致被勾肩搭背,他不耐烦地推开,边走边用手将篮球推在地面,又将弹回掌心的篮球扣紧。

  谌冰看着他背影消失,收回视线。

  收到许蓉的电话是星期六,她很兴奋,早早发来了消息。

  妈妈:[知道周一什么日子吗?]

  谌冰盯着手机,短短打了几个字。

  CB:[我生日。]

  对面发来一个跳跃的微笑兔子表情包,许蓉话里制造的惊喜被轻易戳穿,还是很开心。

  妈妈:[你记得啊?早点回家哦。你周一上课,我们周日给你过生日好吗?]

  跟预料的一模一样。

  曾经也是如此。

  放学打铃后身旁互相碰了碰胳膊,陆陆续续有人说话“走了?”“走了,今晚去哪儿浪?”

  谌冰往书包里放了两张书卷,单手拎着包挎上肩,跟萧致一块儿出了教室。

  管坤在前面,不抱什么希望喊:“萧哥,上网?”

  文伟好笑:“上什么网啊?萧哥现在是好学生,不会再跟我们去上分啦!”

  萧致抬了抬眉:“你们去。”

  “行。”

  管坤不复从前的坚持,调头走了。

  校门口陆续走出离校回家的人,车停在路边,谌冰上车前被萧致拉着袖子,示意旁边:“喝杯奶茶。”

  “有事儿?”

  “没事儿,”萧致手抓得很紧,“就想跟你多待一会儿。”

  他俩买了奶茶沿学校前的商业街散步,萧致微微倾身,似乎对文具店里的各种东西都很感兴趣。他拉谌冰进去:“给你买什么生日礼物?”

  高中生送礼物送不出什么花样,橱窗上也只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玩具公仔,水晶球,沙漏和毛绒娃娃,看起来亮闪闪的。谌冰转头:“算了。”

  没什么想要的礼物。

  衣食无忧,什么都不缺。

  角落被一排一排的货架格挡,相当拥挤,谌冰站了一会儿出门,背后萧致问:“明晚上吃什么?外面吃还是在我家吃?”

  “都行。”谌冰没意见。

  萧致送他往私家车旁边过去,姿态懒洋洋的,临上车前才说:“早点过来。”

  谌冰看了他一眼,上车,关上了门。

  车窗落下,萧致站树底站了一会儿后转身回到刚才逛过的店里,身影消失。

  谌冰猜到他可能去买礼物了,但不知道具体内容,索性装作不知道。第二天生日,许蓉凭借一己之力拉来了不少客人,热热闹闹地坐在客厅。

  谌冰出来见客,见完,对着这群阿姨亲戚也不知道喊什么,坐在沙发里,随手把玩着手机。

  萧致发来消息:“几点过来?”

  谌冰回复:“还不知道。”

  他耳侧全是热情的声音。

  “有段时间没见,小冰又长高了。”

  “越长越帅气,鼻子眼睛都和你很像。”

  “……”

  许蓉作为女主人操持这一切,中午吃大餐切蛋糕,考虑到谌冰下午还要回学校,一切活动都进行得很快。中途许蓉突然舍不得天伦之乐,满脸忧虑:“要不然跟你们老师请个假,明天再去学校?”

  “……”谌冰抓着手机的手指攥紧。

  谌重华吭声,不赞成:“他是学生,学生就该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就为过生日请半天假,没必要。”

  有那么一瞬间,谌冰觉得自己的强迫症跟谌重华如出一辙,的确是亲生。

  不过他想的正好跟自己相反。

  许蓉不再说话了,继续游刃有余做他的豪门太太,把客人们安排得面面俱到。谌冰看她们都忙着,起身说:“妈,我想现在回学校。”

  许蓉:“才几点?”

  谌冰:“快两点了。”

  许蓉起身陪他上楼,其实没什么东西要拿,但他还是给谌冰收拾了书包:“行,那你过去吧,下周是不是放月假了”

  谌冰:“嗯。”

  “我给你箱子里装了几件薄衣服,现在天气热,你别穿太厚,闷着了。”

  “知道。”

  谌冰踏入院门:“妈,你回去玩儿吧。”

  车停在萧致家楼底。

  谌冰在车上接到他的消息——到了在楼下等我会儿。下车后左右看了圈,周围倒是没别的人,只有楼底下一家修电瓶车的门市开着,人群熙攘。

  谌冰拿出手机打字。

  CB:[你人呢?]

  刚发送,街道尽头走过一道高挑的身影,萧致手里拎着一堆超市买的东西,另一只手还有蛋糕盒,过来说:“送蛋糕的没找对地方,我过去接了。”

  谌冰低头:“你买了蛋糕?”

  “嗯。”萧致尾音上扬。

  谌冰顺手帮他分担了一些负担:“我在家里都吃吐了。”

  萧致空出的手往他小腹摸了摸:“我不是叫你少吃点儿?”

  “……”谌冰让开,拎东西上楼。

  “这蛋糕只能放两三个小时,口感就开始变了,晚饭时候吃?”

  谌冰偏头:“现在就准备吃晚饭?”

  他坐车一两个小时,现在还挺饱的。

  萧致垂眼看他,他就穿了件黑T恤,显得肩背直溜,腰身比例也特别好,不过气质却总是不太正经。大概是午觉没睡醒,说话懒洋洋的:“那随便吃点儿。”

  他俩上楼,进门谌冰习惯性找萧若,不过发现人没在:“你妹呢?”

  “她跟同学出去玩儿了,”萧致说,“回来还早,万幸。”

  谌冰应了一声,看萧致把蛋糕房桌上,突然转过来:“现在不是就我给你过生日了吗?”

  “……”谌冰怔了怔。

  萧致走近时阴影垂到身前,看了他一会儿后张开双臂,抱住他,尾调拖长:“我们冰冰18岁了。”

  谌冰:“?”

  “不都这么算?过了17就是18。祝冰冰年年18。”

  “……”

  听他闲扯,谌冰抬手,停在空中几秒后回抱住他。

  其实按照心理年龄算,谌冰应该19岁。

  上辈子年龄停在18,现在加上一岁。

  萧致只穿了件T恤却不冷,温度颇高,拥抱着体温传递,不觉开始有些蠢蠢欲动。少年时候的热恋期就是这样,只要有私人空间,恨不得黏在对方身上。

  轻吻落在耳畔,谌冰垂着视线看向别的地方,等萧致停下,他声音稍微提高:“礼物还没给你。”

  谌冰:“你还真准备了礼物?”

  “不是很好的东西。”萧致转头回了房间,拎着一只棕色的纸袋出来,递到谌冰面前。

  谌冰接过翻出来,条状物,盒装,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谌冰产生了不好的联想,但这完全要怪萧致平时太不做人。不过等他取出,发现是一盒包装精美的干花。

  晒干的玫瑰被纸包裹,色泽枯紫,旁边还有张蜡黄纸页写的信笺,还没拿拢就闻到一阵浓郁到刺鼻的香气。

  谌冰:“你还喷香水了?”

  “一点点,显得更像一封情书。”

  “……”

  好骚啊。

  谌冰准备拆开信封,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什么,重新拿起旁边装着干花的包装盒。

  纸片中间嵌着塑料膜,透明,只能看到当中很小一部分的玫瑰。属于没什么用处的装饰品,适合放在房间门后去去味儿,放在桌上都嫌香味太冲鼻了。

  但总觉得……很眼熟。

  纸盒上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字——永恒的爱。很塑料,招徕顾客的小把戏,给一个没什么意义的东西强行赋予意义。

  谌冰拿着花,记忆莫名开始回溯。

  一中1班的教室,班上人缘好的同学带了蛋糕来教室分发给好友,所有人都对她送上生日祝福。谌冰拿着笔坐在窗边的角落,往外,看见映在蓝天里树叶间的疏枝。

  “谌同学,外班托我给你的礼物,说祝你生日快乐。”有人走近。

  “……谁?”

  “不知道,3班一个女生给我的,她说另一个人在校门口拿给她的。”

  装在纸盒里的干花,蜡黄纸页上写着俗气的“永恒的爱”,□□的东西,可以充作装饰品,但对谌冰来说一点儿用都没有。

  他就看了一眼,放在桌底。

  谌冰花了两秒钟思考这个人是谁,更有可能性是隔壁班的仰慕者,对他来说约等于不存在,所以很快抛之脑后。晚自习下课谌冰挪开凳子起身,打翻了礼盒才重新注意到花,他随手拎起,出了校门。

  车里坐着司机和许蓉。

  灯光阴暗,他们没看清楚谌冰,谌冰却一眼看到了他们。手里无用的礼物成了碍事的东西,可能还会被追问是不是早恋了。

  想了不到一秒,谌冰给这个没意义的东西塞进了身旁的垃圾桶。

  他丢完,单肩拎着包上了车。接下来直到他高考后病逝、再到现在,期间哪怕一秒钟谌冰都没再回想过垃圾桶里那礼物的结局,臆想当时那位送出者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怎么忐忑以后,却送出这份意味不明的无用的礼物。

  手里的温度逐渐褪去。

  那时候,谌冰坐在车里眺望窗外灯火时想过萧致,想过他还记不记得今天自己生日,除了爸妈和亲人,这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个记得,那就是他了。但分开以后,不知道他会不会今天还记得。

  可能不记得了。可能只是偶然想起,原来前几天是某个人的生日。

  那时候谌冰不知道,在他车辆驶过的车辙后,一道孤独的身影站在树的浓阴里,门口涌出学生太多,他没看见喜欢的人。人群散尽后,他背对着谌冰的方向消失在夜色中。

  萧致没想过能看见谌冰,一无所获,在意料之中。

  谌冰也在想或许萧致有了新朋友,不再记得自己。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他送的礼物早了两年,风尘侵蚀还未枯萎,终于到了自己手里。

  身旁的沙发发出轻响,萧致起身,拿起塑料袋里的生日蜡烛放上蛋糕,往兜里掏了两掏翻出打火机:“现在点蜡烛?”

  谌冰应了声:“嗯。”

  萧致尾调微扬,点亮后拿出手机对准谌冰,点指尖按动屏幕录像后说:“好的,今天我们谌冰小朋友18岁不17岁生日,那么,现在我们先给他唱生日歌……”

  萧致一人分饰主持和气氛组,游刃有余,生日歌信手拈来,嗓音非常好听:“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

  谌冰能被他当场尬死,但考虑到他在拍视频,只能尽力配合。

  “芜湖——歌唱完了,现在请谌冰小朋友在心里许下生日心愿。”萧致垂眼看着手机屏幕,笑了声,“千万不要让我听见,不然不灵了。”

  谌冰闭眼,眼皮上火光幢幢。

  其实在这之前谌冰不知道有这个环节,完全没有设想过应该许什么愿望。

  但到了这一步,自然而然的,他已经明白了自己心里想要什么。

  希望家人都幸福。

  希望萧致不再难过。

  希望自己能一直陪着他。

  耳中寂静,等了一会儿,结束环节后萧致明朗的声音响起:“那这里我送上对谌小冰的祝福,希望谌小冰天天开心,嗯……”他卡了两秒,“万事如意,平安健康,没事儿多笑笑,然后——”

  他声音低下来,“和我永远在一起。”

  手机拍摄的视频终止。

  萧致收起手机时多看了一眼,递给他:“看我给你找的角度,拍得特别帅。”

  “……”

  萧致俯身凑近,颈上的项链从T恤里落下来,拂过脸侧,他微烫的气息掠低时,手机视频里刚传出第一句“好的——”

  谌冰勾住萧致的衣领,下拽,按着肩头压倒在沙发上后,跨腿坐到了他腰间。

  猝不及防的位置互换让萧致懵了一秒,随后下意识探手揽住谌冰的腰免得人摔倒,莫名其妙扯了下唇,笑道:“怎么了?”

  谌冰低头直直盯着他,直顺的发缕垂落,微微遮住了眼底冰碴似的眸色,漏出一点点凉意、但异常柔软的视线。

  谌冰小猫似的,在他唇瓣舔了一下。

  萧致;“?”

  神色变得复杂的同时,萧致几乎没多想,偏头在他下唇轻轻咬了一口。

  “嗯?”他低音的气息很重,询问谌冰的异常。

  说不上来为什么,谌冰一直感情冷漠,但在此时在心里横冲直撞的,因为他难受,因为他欢喜,因为他心脏狠狠揪成一团又散开,这就是他想要舔舔这个人的理由。

  谌冰在他眼角亲了亲。

  不知道该怎么说。

  萧致小臂撑着沙发,抬起眼皮看谌冰,感觉他现在像个偷亲心爱洋娃娃的小孩儿,亲来亲去,很是爱惜。萧致舔唇时触过残留的湿润,说:“宝贝冰,你好主动。”

  “……”

  没有回应。

  谌冰平时被萧致主导着接吻,单纯自己动手还比较青涩,他一心一意地亲着眼前少年的唇,几乎无暇顾及他的废话,覆他颈侧,轻轻地怕弄疼他似的啾了啾。

  “……”

  萧致被这个哄小朋友的吻弄得心里有点儿痒,配合地不再动,拭目以待。

  过了一会儿,他咨询谌冰的意见:“我可以亲你吗?”

  谌冰看他:“最好别。”

  “……”

  意识到语气过于生硬,谌冰补充:“现在是我的时间。”

  你的时间。

  萧致挑了下眉:“好的。”

  小仙男就是小仙男,怎么会懂某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过了一会儿,谌冰起身,似乎被这个环境影响了发挥:“去你房间。”

  萧致拖长了语调:“好的。”

  床上还丢着刚才萧致出门时的衣服,他刚弯腰伸手打算拿起来丢到椅子上,手腕又被握住,一股力道驱使着他往后仰倒,谌冰似乎非常想强势地推倒他。

  ……但是这个力道,怎么说呢,很不够。

  明白他的意图,萧致只好后退两步,不存在太多表演痕迹地倒在床上,边探手搂住了“急不可耐”压上来的谌小冰,免得这人没注意脑袋撞到床头。

  萧致适时地说:“你好凶啊。”

  男人还是有征服欲的。

  这句话可能是满足了他怀里谌小冰的征服欲,人怔了一秒,随即更加……躁动地在他贴近他,探出舌尖,慢慢舔到唇缝之内。

  少年的唇很柔软,舌尖湿滑,技巧极低地触碰了一会儿,好像有点儿累了,停住,蒙着雾气的眸子直勾勾看着他。

  萧致没忍住,笑了一声。

  本来还想表演成被他亲的不能自拔的样子,但这个难度略大,萧致抬起手臂直接给他搂到了怀里,侧身,谌冰翻倒在床,还没回过神被萧致抱着轻轻亲了亲头发。

  亲近的力道下一秒到耳侧,裹挟的情绪却不再相同,乍然显露的热度,一瞬间让谌冰耳背发烫。

  这就是谌冰刚才想表达的。

  很不幸,没表达好。

  隔着衣服,谌冰能感觉萧致胸口的震动,带笑的嗓音抵入耳膜。

  “好了,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

  似乎没起到任何成效,谌冰有一点点的忐忑、没回过神、以及对刚才行为的反思和总结。

  “现在,”

  萧致侧头看他,不紧不慢,但又像蛰伏了很久,“是不是该我了?”

  窗外的夕阳还没落下去,在窗台烙下几缕破碎的光斑,昏昏沉沉,有种年岁绵延的厚重感。

  他和萧致只是简单的亲吻,没有距离的拥抱,享受难得的亲密。

  萧致修长的手指撩起谌冰柔顺的头发,露出额头,躺在枕头里垂着眼皮,色素浅淡导致肤色相当白净,鼻梁挺直,唇瓣纤薄的形状失去了幼儿时的弧度,变得冷淡又内敛。

  萧致指尖从他眼尾扫过,夹杂着轻微的感慨,低声说了句:“我的冰冰长大了。”

  不是以前那个小孩儿。

  但现在的样子也让他很喜欢。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谌冰醒来时感觉右手被压住了,几乎麻木,等他用小臂杵着身旁的支撑点起身时,听见萧致先低低“啊”了声再轻嘶才弄清楚状况。

  谌冰垂着手腕晃了晃:“不好意思,我手被你压得失去了知觉。”

  “……”萧致按压着腹部缓慢起身,看他一眼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最后窝火地选择闭嘴,抓过他的手轻轻揉着指节。

  谌冰问:“几点了?”

  萧致看了眼手机:“七点半。”

  谌冰抽出隐约恢复了知觉的手,准备下床:“我饿了。”

  刚才切的蛋糕还没吃。

  萧致跟着身后:“几个小时了?蛋糕好像错过了黄金时间。”

  谌冰拿勺子随便挖了块,吃着,说:“没什么感觉。”

  “……”萧致笑了,“对,反正能吃就行,是吧?”

  他走近,重新拿碟子和刀具切割成较为完美的三角形,盛了一块递给谌冰,但他好像快吃腻了。

  萧致给蛋糕放到茶几:“真是不挑食。”

  谌冰冷眼看他,追求生活仪式感的某傻逼想了两秒,估计还沉浸在男朋友为什么某些方面如此冷淡随性中,好一会儿了,他勉强想开。

  萧致:“算了。好养活。”

  冰箱里有他下午买的菜,萧致先给萧若发了两条消息,问她什么回家,接着把冰箱里的东西全拿出来,去了厨房。

  之前萧致还是个除了煮面和炒饭其他厨艺自暴自弃的落魄少爷,但从寒假那段时间谌冰过来住,为了提高生活水平,他硬生生学会了颠勺。

  谌冰感觉没自己什么事情了,坐在沙发里,静静看着萧致的一举一动。

  有时候感觉这个逼,真的很贤惠。

  爱干净,懂一些生活小惊喜,现在连做饭都学会了。

  要是以后一起过日子,应该还可以。

  “……”

  谌冰思绪漫无目的,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萧致开火的样子还是挺帅的,切菜的样子也挺帅的,起锅烧油都很帅。

  谌冰对男性的评价一般很少用“帅”这个字,主要觉得都是大众脸,没什么辨识度,但萧致在他眼里还真就挺帅的。

  腰挺,腿长,肩宽,站厨房里拿着勺子都丝毫无损他完美衣架子的身材的气质。

  真的,怎么说呢……一个谌冰看了会心动的帅哥。

  给底料下锅,萧致总算意识到了谌冰的目光,转向他:“你看什么看?”

  帅哥态度非常不客气,

  谌冰:“……”

  萧致:“过来做饭。”

  一点没眼力见儿都没有,烦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哈过几天给大家一个惊喜哦!

  感谢看文,球球营养液什么的QAQ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