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 59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59、第 5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9、第 59 章

  萧致问:“生气了?”

  “没生气。”谌冰吐字儿清晰利落,“我就是吃饱了撑的,故意在你面前拉着个脸。”他转过来,认真说,“你看我拉得长不长?”

  “……”

  谌冰这句话本来的意思是:我他妈就生气了,你少说显而易见的废话。

  但由于过于阴阳怪气,萧致偏头看了他一会儿,不知怎么就感觉谌冰生气吵架也要较真的模样……特别可爱。

  他唇角不觉挑了点儿弧度,刚牵出笑意,准备去拉谌冰的手,碰上指尖就被甩牛皮糖似的甩开。

  谌冰扯了下唇:“你还笑?”

  他眼尾窄而长,直直看着萧致时敛了一点儿寒气,看起来挺冷淡的,但萧致太清楚谌冰这小脾气的威力,只要不是太严重,生气类似于猫猫不给亲的撒娇。

  萧致心里好像塌下去一块儿,又软,又觉得好笑,坚持地给他手摸过来,玩弄似的捏了捏修长白净的指尖。

  医院早晨人多,他动作上不敢造次,懒洋洋问起别的话题:“什么时候回家?”

  “关你什么事?”

  “我就问问。”萧致说得息事宁人。

  谌冰等了一会儿,大概被他打动了,说:“不知道,我爸妈出去应酬,我不想去。”

  “所以,有空?”

  谌冰色素浅淡的眸子转向他。

  “有事儿?”

  “……没事儿。”

  萧致回答得轻描淡写。

  过了一会儿,说,“就想着你有空可以来我家,给我做个全身检查。”

  谌冰:“……”

  旁边管坤就坐等候椅旁边等他哥查秃头,听见议论到这个地步,闷头起身:“萧哥我过去看看我哥。”

  萧致视线转动:“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管坤丢下句话,“就这座位吧——它扎屁股。”

  “……”

  人走了。

  身旁恢复平静。

  萧致安静了几秒钟,没当回事儿,继续刚才的话题:“你来不来?”

  谌冰垂着视线,感觉跟着人说话都来气。

  下一秒,椅腿被重新踹了踹,萧致身侧的阴影倾落,下颌线条骨感明晰,眸底情绪收敛,轻轻笑了声:“问你呢?”

  “……”

  谌冰脸上浮动着焦躁,不知道怎么拒绝他。

  半晌,手指沿着座椅攀爬,慢慢覆盖住萧致的手背。

  谌冰抿了下唇。

  他视线平直,声音冷淡。

  “你他妈早晚气死我。”

  因为昨晚熬夜睡得少,萧致一上地铁就闭上了双眼。

  “你睡,到地方了我叫你。”谌冰说。

  地铁内人不少,幸好进去早找到了座位,人逐渐填满了空间。

  萧致眉眼阖拢,能看清双眼皮深长的线条,他靠近鼻梁的眼角内侧窄长,平时眼神会略显得冷戾和厌世。不过此时闭上双眼却消减了冷意,单纯棱角分明,线条极其干净又深刻。

  谌冰看了他一会儿,不得不否认萧致这脸长得是真不错。

  他就这么坐着,半张脸靠在谌冰肩上,回头率百分百。

  还有人偷偷拍照,谌冰看了会儿,想想还是没特别在意。

  地铁有轻微的摇晃,萧致坐着不太稳,双臂环绕着谌冰从他腰间搂过去。

  谌冰:“……”

  为了睡得更舒服,他还往肩头挪了挪。

  “……”

  谌冰身形更清瘦,就这么搂着,跟被狐狸精缠住一样。谌冰想推开,但萧致似乎特别困倦,想想,谌冰的手又停了下来。

  周围的目光很灼热。

  谌冰想了想,若无其事装作刷手机缓解尴尬,给手机屏幕按熄灭,又亮起,再熄灭,如此反复。

  萧致额间垂下几缕碎发,呼吸拂在耳侧。

  快要掉下去时,谌冰抬手,捧着脸轻轻往自己肩头搭了一把。

  “……”

  耳边的躁动更明显了。

  出地铁后还要坐出租车。

  他俩之间的距离,相当于一座城市的城南到城北,萧致上出租车还接着睡,不过到家后第一件事不是倒床,而是拉开衣柜:“我洗个澡,头发压乱了。”

  谌冰看他,“帅哥的自我修养?”

  “对,”萧致笑了一声,“校内读书人,校外都市丽人。”

  “……”

  他去洗澡,谌冰待会儿会儿,发现萧若没在。

  随便开电视挑了个节目看,没多久听到敲门声。

  开门,王月秋站在外面。

  她左手牵着萧若,右手提了个很大的袋子,里面全装着蔬菜水果肉类之类的,看见谌冰神色意外,随即笑起来:“冰少爷,大过年就来了?”

  按理说,大年初一就往人家里跑,确实不太好。

  谌冰应了声,萧若绕过他往里走,一边很响地问:“我哥是不是回来了?”

  “回来了。”

  萧若心情不错的样子,蹦蹦跳跳往他卧室里跑,随后猜到在卫生间,抬手直捶门。

  “哥哥哥哥哥哥哥——”

  “怎么了?”声音被水声混合,很模糊。

  “没事儿,”萧若叉腰,镇定地说,“我敲着玩儿呢。”

  门内安静了两秒,传出一声——

  “滚!”

  “……”

  萧若调头出来了。

  谌冰没有兄弟姐妹,看着他俩日常互掐真的好笑,回头王月秋往冰箱里塞东西:“我明天开始走亲戚,先回娘家住几天,先买点东西过来,免得这两兄妹不好好吃东西。”

  谌冰应声,站在一旁。

  王月秋回头问萧若:“若若,要不要跟王姨走亲戚,去看看外婆?”

  萧若放下了手里的电视遥控器。

  她似乎有兴趣,不过想了想说:“哥哥去我就去。”

  “那算了,”王月秋笑道,“你哥肯定不去,他最烦走亲戚。”

  王月秋去阳台收衣服,坐沙发上一件一件折,又随便收拾了下屋子。

  谌冰看着她忙,想起前两天的事情。

  曾阳找萧致要8000块钱,可能没告诉她,她现在还蒙在鼓里。

  谌冰不太能理解各式各样的家庭关系,不过自己家确实不太好,本来觉得有点儿如鲠在喉,慢慢又想开了。

  虽然不解,但当不知道吧。

  萧致洗完澡开门出来了。

  他早听见了王姨的声音,穿着件短袖白T恤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揽住她肩膀,懒洋洋的:“姨,给你拜年。”

  “你这么大,我就不给你红包了。”

  不过王月秋边笑,边从兜里摸出了一封红包。

  萧致:“我不要。”

  “拿着吧,”王姨说,“你上学期期末成绩不错,我还没给你发红包。”

  “行,谢谢王姨。”

  萧致收了红包,转向谌冰:“你呢。”

  谌冰:“?”

  “拜年。”

  “……”

  谌冰平时跟亲戚关系冷淡,听到这句话,才略有些无措地转向王月秋:“王姨,给你拜年。”

  王月秋红包摸到一半,放到他手里:“拿着吧。”

  “……”

  轻飘飘的一封红包。

  谌冰接过去,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放:“谢谢。”

  “今天来对了。”萧致总算找到机会,“白嫖一封红包。”

  本来就是调侃,王月秋更好笑,回头打量他见只穿了一件T恤,问:“你不冷?”

  “我不冷。”

  “你是火娃吗?”

  王月秋絮絮叨叨的,去找了件羽绒服过来:“快穿上。”

  坐着聊了没多久,王月秋忙店里的事情,很快就走了。

  萧若把红包拿出来,拆开,开心道:“300!”

  说完分成两份,自己留100,递给萧致200:“给你,补贴家用!”

  “……”

  萧致眸底情绪闪动,笑了一下。

  他接过,指间摩挲着钞票,声音很低:“行,补贴家用。”

  他过了一会儿又说:“算我借你的。”

  萧若:“啊?”

  萧致声音里含着别的情绪:“等高中毕业,我就还给你。”

  “好。”

  虽然不懂为什么是高中毕业,但萧若还是点了点头。一会儿她手机响了,神色似乎有些紧张,飞快溜进了卧室。

  一会儿换了身衣服出来,冲萧致报备,眼眸转了转:“哥,我朋友找我,我出去玩一会儿。”

  萧致瞥她一眼:“不是早恋吧?”

  “……”

  萧若觉得索然无味:“我先走了。”

  她关门出去。

  谌冰撕开红包的封条,取出钞票,发现里面是1000。

  而萧致红包里的金额是300,谌冰不解:“为什么我这么多?”

  萧致不假所思,来了句:“估计给儿媳妇的见面礼。”

  谌冰:“……”

  又他妈瞎几把扯。

  谌冰烦得很,钱拍到他怀里:“我不要,给你。”

  “我也不要。”萧致说。

  谌冰就硬往他怀里塞,萧致边说“别啊”手指边撑着沙发后退,谌冰有些不耐烦,直接伸手勾着他的T恤衣领给人拽了回来。

  萧致T恤领口偏圆,被扯开露出一截瘦削的锁骨,谌冰折起1000元现钞,沿着颈部边缘塞了进去。

  塞完,还在他胸口拍了拍。

  ——这个动作谌冰一气呵成。

  “……”

  “你……”

  谌冰抬头,见萧致喉头滚了滚,似乎有话要说。他指骨先勾着领口拽了拽,抖出塞进去的10张钞票,接着,皱眉,看待自己的神色十分复杂。

  谌冰:“?”

  “你知不知道,”萧致想了一会儿,“只有从事某种行业,才会把钱塞到对方衣服或者贴身的内衣内裤里?”

  “……”

  “你往我衣服里塞,”适时停顿后,萧致唇角牵着,声音低了不少,“是不是想嫖我?”

  “……”

  “还想用钱打动我?”

  “……”

  谌冰真不知道他哪儿来这么多奇形怪状的知识经验,忍着无语解释:“我只是单纯地想给你钱。”

  萧致否认得相当利落:“我不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否认之后,他似笑非笑,笑意懒散:“你就是想收买我的身体。”

  “……”

  我他妈——

  骚东西。

  萧致不紧不慢探指,抵着纸钞的边缘拂了拂:“一千块钱,买我便宜了。不过对象是你的话,那也不是不行。”

  “……”

  “微信转账300块,还给您办专属会员。”

  谌冰喉头咽了咽,实在没说出话。

  在继续忍受萧致的骚操作和收回自己刚才的好心之间,谌冰思索几秒后,齿间溢出句“那我不给了”,伸手抓出萧致的衣服试图取回自己的钱以免再承受这种屈辱。

  不过他手刚碰到萧致,反被拉着手腕搂进了怀里。

  萧致声音拂过耳侧,很轻,混淆着漫不经心:“不行啊,概不退货。”

  “……”

  “现在生意不好做,小少爷,理解一下?”

  谌冰真被他骚得没脾气,忍无可忍侧目看了他半晌,准备发脾气时,被萧致倾身袭至眼前,猝不及防地舔了舔唇瓣。

  酥麻的感觉瞬间席卷感官。

  萧致不知道用的什么牙膏,唇角有种甜丝丝的味道。

  “……”

  谌冰本来还他妈不想陪他玩这无聊的金主和小白脸游戏,但就被舔了一下,脑子里立刻跟炸了似的,等意识清醒过来,他已经跟萧致在沙发上抱着滚了。

  ——有点恐怖。

  ……但,特别真实。

  没几秒萧致先撑起身,说:“不行,换个地方,一想到萧若还要坐,我就觉得自己在犯罪。”

  “……”

  那确实。

  谌冰指尖蹭了蹭眉心,抿唇,准备去萧致的卧室。

  不过走着走着,谌冰莫名其妙升起一种吃了亏的想法……至少按照萧致目前的剧本,应该是他服务自己,但自己为什么走向他房间的过程中,会有种主动送上门的感觉?

  谌冰还没想清楚,刚进去,背后的门就被紧紧抵住了。

  “……”

  谌冰没缓过神,暗中,萧致眸底情绪加深,似乎能将人陷落,气息霎时靠近,堵住了他全部的话头。

  谌冰在萧致家待的时间不长。

  萧致补觉,谌冰本来打算等他醒了再走,不过临时接到许蓉的电话,通知他回去见亲戚。

  谌冰走到萧致床边,他睡的熟,手臂放在被子上,谌冰掀着被子小心地给他重新盖上。

  确定没影响到他。

  谌冰稍微加大了动作幅度。

  “……”

  萧致还是没醒。

  好笑之余,谌冰给放在桌上的一千块钱拿过来,放在他枕头边,压在头发底下。

  嗯。

  虽然幼稚,但也只是配合他演出罢了。

  只能怪萧致幼稚,激起了他的胜负欲。

  谌冰垂眸看他,他额前垂下几缕碎发,眸底色泽浅淡,一会儿转身开门出去。

  以前离开都有萧致送,今天自己走,感觉确实有点儿冷清。谌冰打算到车流量大的十字路口打车,视线里,街道另一头停着一辆豪车。

  这辆豪车几乎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颜色崭新,车窗半天,前座是女性的侧脸。

  谌冰打算走,直到这张脸无意跟记忆里的杨晚舟开始重合。谌冰站在了原地,也就是这一瞬间,后车门打开了。

  萧若从车上下来。

  杨晚舟也从车上下来。

  她往萧若手里递东西,萧若背着手后退,明显不肯要。

  杨晚舟没强求,笑了笑,摸她的额头。

  她们说了会儿话,萧若抬手说拜拜,沿街往家那边走了过去。

  直到消失在尽头,杨晚舟才重新上车。

  谌冰站的位置接近车牌中间,没被看见。他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抿唇,一时不知道应该来看待这件事。

  萧若跟杨晚舟见面,看样子应该没让萧致知道。

  为什么不让他知道?

  谌冰清楚萧致跟杨晚舟之间的矛盾,他和萧若过得不容易,他懂事早,所以恨她。知道的话可能会生气。

  但是……现在自己看见了。

  应不应该告诉萧致?

  谌冰第一反应是给萧致发消息。

  不过他想了会儿人,冷静下来。萧若为什么不能跟妈妈见面呢?没有理由阻止她。

  谌冰打算找时间先问问萧若。

  不过直到大年初七,谌冰才有空出来。

  这时候大家亲戚都走完了,在全班小群里约饭,文伟是最踊跃的发起者:“兄弟们!兄弟们!聚餐聚餐聚餐!干饭干饭干饭!”

  他早晨出发,上午到萧致家里,刚抬手敲门,打开后对面是管坤。他额头伤好了,不过留着一道疤痕,看见谌冰点了下头。

  谌冰也点头,进去,先听见一阵车马喧嚣的嘶鸣声:“冲冲冲!放技能!干他!干他!干他!!”

  一阵比一阵激昂,不知道的以为干嘛,其实在打游戏。

  萧致坐在稍远的位置,学也学不进去,就坐在那儿背单词。

  谌冰过去,坐下:“这么热闹?”

  “还行。”

  谌冰想起什么,左右看了一圈:“萧若呢?”

  “王姨店里。”

  “……是吗。”

  “你找她?”

  “嗯。”虽然但是,谌冰也没说有什么事儿。

  萧致偏头:“那要不要现在下去?”

  眼看他准备动身,谌冰摇头:“没必要。”

  中午一群大男生出去吃饭,萧若肯定不来,路过超市谌冰往里望了一眼,萧若笑嘻嘻跑出来拽萧致的衣服,完全不理其他“大哥哥”的倾情邀请,拽完萧致衣服转身就跑了。

  文伟看着她背影,语气荡漾:“萧哥,你妹多大了?”

  萧致:“滚。”

  “……”

  “妹控,你这个人,绝对是妹控!”文伟晃着手指他,就这么十来天不见吧,感觉他过年吃肥了二十多斤,手指都比以前圆润。

  萧致没理他。

  一起往饭店里走,他们男生好久不见,闹得很热闹,边走边互相推打。

  谌冰走得靠后,思来想去拉了下萧致的手腕:“我能不能要萧若的Q、Q?”

  “……”

  这话一说出来,萧致偏头看了他好几秒,舔唇,眼底情绪相当复杂。

  文伟听见回头看他:“什么?冰神,这可是萧哥的妹妹啊!”

  “……”

  意识到他邪门的念头后谌冰都不想理他,瞟了一眼,继续跟萧致说话:“给我。”

  萧致递过手机。

  谌冰扫了眼号码记住,开始搜索,一个动漫小猪猪的头像,特别可爱,背景图顶着萧致猫沙发里玩手机的照片,似乎还精心加了个滤镜,有一点偏港风,帅得有种惊天地泣鬼神甚至花里胡哨到让人跪服的感觉。

  ——照片头上打了一排大字“长得没我哥帅,就别追我。”

  “…………”

  这种操作隐约让谌冰产生熟悉感,他瞥了眼萧致:“萧若自己P的?”

  萧致坦然承认自己的行为:“我P的,还是我挂的。你也知道,她这种漂亮的小姑娘,很容易招到一些普通又猥亵的狗男人。”

  “……”

  算了。

  谌冰舔了下齿列,想想萧致说得无不道理,决定暂时不纠正他的骚操作。

  谌冰重回页面,点击申请加好友,屏幕切换后跳出一个灵魂三连——

  “你是谁?”

  “从哪里得知我的联系方式?”

  “找我什么事?”

  “……”

  谌冰指尖点击屏幕,旁边被萧致看着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先给手机揣进了兜里:“算了,过会儿再加。”

  一起到了店里。

  大家好久不见,边喝酒边唠嗑,对着管坤额头上的伤痕首先不是关怀,而是一阵激荡灵魂的嘲笑:“哈哈哈卧草听说你给人家宝马的车玻璃都撞裂了,我坤哥牛批,人居然还没事儿。这疤长得跟包青天似的,我先敬你一杯!”

  他们喝酒,谌冰低头摁亮了手机,又熄灭。

  三句话不离调侃,侃完管坤开始侃萧致,虽然谌冰朋友一直比较少,但也能看出来,萧致跟这群憨批在一起玩得挺开心。

  偶尔有一些庸俗的话题,文伟也很快示意大家打住:“好了,冰神还在这儿坐着,不要亵渎我们的小仙男。”

  “……”

  虽然但是,谌冰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眼底的冷色沉淀,慢慢觉得有些好笑。

  吃完了还要去KTV里疯,文伟直接在班级小群里打群通话,挨个挨个邀请,后面来了几个女生后那气氛顿时都一样了。

  本来KTV里鬼哭狼嚎熊咆龙吟,人家女生一过来,个个野男人开始装清纯,装内敛,装稳重,话筒递到嘴边都得谦虚地挪开:“罢了,罢了,歌艺不佳,就不丢人现眼了。”

  就连文伟这种臭不要脸的东西,厚着脸皮接过话筒,一发现是跟女生对唱,吓得直接往包间外跑:“我不行,不可以!”

  女生唱了几首小清新的歌曲,包厢里充满了温柔的气氛。

  文伟跟管坤跟着拍手打节奏,完全没有了猛男的样子。

  唱到后面几个女生不好意思唱了,话筒递回来,中间一直空着。

  文伟在那儿点歌,使劲儿撺掇:“傅航你来一首?”

  “我不行我不行。”

  “班长你呢?”

  “啊这,我就算了吧?”

  “鸿哥??你可是真男人。”

  “真男人不从事娱乐活动,谢谢。”

  “……”

  吵来吵去。

  包厢里你来我往,文伟像个主持婚礼的司仪,正在疯狂活跃气氛。谌冰一直坐旁边看戏,倒是突然想起初中时萧致的多才多艺,撞了撞他小臂。

  “你来一首?”

  萧致本来没什么兴趣,被他催促,打起精神拿起了桌上的另一支话筒:“想听什么?”

  他话音未落,场面瞬间爆炸!

  众所周知,酷哥校霸从不唱歌,如果还唱得还很好听,极其损害酷哥和普通人的距离感。在谌冰来九中以前,萧致在文伟这群人面前别说唱歌,除了打架就很少有其他人类活动。

  文伟直接呼喊:“您就来一首正月里来迎春花儿开吧?”

  “大地飞歌也不是不行?”

  “青藏高原那种音高或许会很适合你。”

  “……”

  萧致脸上没什么情绪,扣住话筒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KTV里光线暗,彩灯变幻着斑斓的颜色从他发尾扫到耳垂,黑色碎发底下,藏着两排耳扣和一颗漆黑淬寒的耳钉,被光线折射,泊出微亮的光线。

  萧致唇线抿直,想等包厢里安静下来,但不仅没等到耳边还他妈越来越响,他拿稳了话筒:“闭嘴,蹬鼻子上脸了?”

  他说:“没问你们。”

  目光重新转向谌冰,重复一次:“你想听什么?”

  “……”

  谌冰没想到话锋重新回到自己身上,他平时听歌不太多,想了会儿:“你自己唱。”

  萧致到点歌台边,低头,指尖拨拉半晌。

  伴奏响起那一瞬间,几个女生发出了轻呼。

  文伟皱眉:“萧哥,你难道不应该唱那种很有节奏感的rap之类的快歌吗?怎么玩儿这么纯?”

  他刚说完就被后面的女生捂嘴拽了回去。

  前奏很温和,《小宇》,让人联想到夏天傍晚天空尽头的晚霞,被燥热的风吹拂,阳光的残影还落在云层。

  萧致音色是真好,学过声乐知道怎么运用技巧,比起其他男生扯开喉咙的一阵嘶吼,他唱得有层次感,也更有情绪。

  似乎能给他带到那样的天气。

  他们分开的夏天。

  他们重逢的夏天。

  歌词一字一句,暗里看不清他对着谁,但谌冰却一清二楚。

  等唱完,萧致没回头听欢呼,而是若无其事回了谌冰的身旁,挨着他坐到了沙发。

  似乎和刚才没什么分别。

  但谌冰手心却滚烫,心里蔓延着说不清的情绪。

  萧致自己先问了:“还行?”

  “还行倒没有感觉。”

  谌冰说着,故意停顿了一秒。

  萧致怔了怔,没想到这个回答,意外地抬了抬眉:“我的才华居然退步了?”

  谌冰好笑,纠正:“不是还行,是很棒。帅气的外表下隐藏着能歌善舞的灵魂。”

  “谬赞了,”萧致还逢场作戏谦虚起来,“这只不过是取悦冰冰的小手段罢了。”

  “……操!”谌冰直接笑了,“土死了。”

  好神奇,这种土味情话梗谌冰发现自己竟然能秒懂。

  笑着笑着,萧致笑意褪了几分,眼底闪动着某种心照不宣的情绪,在黑暗的遮掩下轻轻握住了谌冰的手。

  他手很烫,紧紧抓着。

  谌冰怔了一下,整个手背开始发热。

  过了两三秒,谌冰偏向另一侧,轻轻给五指向前抵扣。

  直到……扣住他的掌心。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这里了我想说几句,很感谢一直陪伴着萧哥和冰冰的大家,这篇文可能会写很长。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继续看下去,我还是想让他们的长大过程更加完整,希望大家能继续陪伴。

  总之,感谢看文的各位!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