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 57 章_你为什么不笑了
笔趣阁 > 你为什么不笑了 > 57、第 5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7、第 57 章

  手被握紧,谌冰转头看向他。

  “你自己来的?”

  萧致示意别的地方。

  灯光阴影处站着两条高瘦的身影,管坤嘴里叼了根烟,跟旁边更结实的男人说话。

  谌冰跟他过去,听清了这俩聊天内容。

  “你妈啊?不是说过来看美女吗?怎么又是个帅哥?”

  管坤搂他肩膀,岔开话题:“一样看,一样看。”

  “狗屎一样看!老子驱车两三个小时就是为了看美女。你这种欺骗行为,大过年的确实有些过分。”

  管坤直乐。

  谌冰看向萧致。

  他挑了下眉,说:“管坤他表哥,开车载我们过来的。”

  联想他说的内容,谌冰噎了噎,“所以你俩……”

  “没,”萧致说,“我答应他一件事,看到好看的小姐姐,我去帮他要微信。”

  “……”

  夺笋啊。

  谌冰无奈,示意谌重华和许蓉:“我跟我爸妈说一声。”

  她俩站得比较远,隔着一段距离看河岸的烟花。谌冰走近时,他们也看到了萧致。

  萧致身材本来高,黑色的羽绒服下摆长,给身形拉得更加高挑挺拔。深夜,他眉眼被灯火映亮,填了一点儿寒意和冷峻,似乎要把他仅有的少年气都遮掩过去。

  许蓉看怔了,随即回过神。

  谌重华也有些意外:“这是小致?”

  许蓉说:“对啊,帅得认不出来了。”

  萧致喊:“谌叔,许姨,新年好。”

  “新年好。”谌重华说着,目光打量他,露出惊讶的笑意。

  谌冰示意说:“我想跟他去玩一会儿。”

  许蓉迟疑道:“现在这么晚了……”

  话里的意思萧致明白,接过话:“我就跟谌冰在这附近,不走远,半小时就送他回来。”

  半小时。

  他过来都要两三个小时。

  谌冰侧目看他,萧致手指在他指尖轻轻碰了碰,似乎在说没事,

  许蓉放心了,说:“那你们去吧。”

  背着走出人群,周围人潮拥挤,谌冰说:“来回这么久,就看我半小时?”

  “没事儿,”萧致不在意,“就想见你一面。”

  旁边有一棵很大的黄果树,沿街的广场附近全是小吃摊烧烤店。管坤跟他表哥坐在露天的塑料椅上,正点着饮料和零食,偏头是河岸附近的烟火。

  店里有种热饮,喝起来很甜,萧致点了一杯递到他手里。

  谌冰捧在手心,问:“你妹妹呢?”

  “在家看春晚。”

  “放她一个人在家,不跟你吵架?”

  “她现在认可你了,”萧致话里有别的意思,只有知情者懂,“没烦我,还很理解我来找你。”

  谌冰没太明白:“为什么认可我?”

  “估计是你的厨艺打动了他。”萧致说。

  谌冰哑口无言,前段时间天天在萧致家煮饭还有这种效果,他笑了:“那我还挺努力。”

  “你要是觉得辛苦,”萧致提了个建议,“可以现在翻脸不认可她,她就不得不开始努力讨好你。”

  谌冰:“……”

  没想到他能说出这种话,谌冰笑了一下:“真是你亲妹妹?”

  萧致中指间伸进听装可乐的拉环内,曲指,“砰——”地揭开了罐口,夹着可乐过去喝了两口:“也就一报还一报。”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闲扯,旁边管坤那表哥皱着眉,显然不太能理解眼前的状况,同时有点儿怀疑人生。

  “我不是过来看美女的吗?”

  “……”管坤被他念烦了,递过可乐,“是两个帅哥不好看?”

  “不是——帅哥和美女这两码事啊!”

  “那你想怎么样?”

  表哥诉求明确:“我要美女。”

  夜出的人不少,隔壁桌正好坐了三个女孩子,都特别漂亮。管坤起身说:“那我帮你去要微信。”

  “站住,你?”表哥再三确认,表情像看到灵异事件,“你去要,不直接把她们吓跑吗?”

  管坤回头直勾勾看他:“我有这么丑?”

  “……你不是丑。”

  表哥比划着手,解释了下:“你是一张恶人脸。凶。”

  他的暗示很清楚了。

  萧致转向他,问:“你看我怎么样?”

  “你就很合适,长了一张具有迷惑性的脸,没有人能拒绝你。”

  萧致抬手,先在谌冰手背轻轻按了按,随即拉开座椅起身。

  “我帮你问。”

  旁桌的女生刚点完东西,冬天穿着及踝的长裙,似乎早就注意到了萧致这边。

  现在看见他朝这边过来,隐约有些兴奋,目光不约而同地乱瞟。

  萧致走近,视线低垂。

  他说了些什么。

  女生拿出手机,听到某句话时,视线重新转向了这边,随即收回手机。

  萧致往回走。

  表哥兴奋不已:“怎么样!怎么样!你要了一个,还是三个都要了?”

  萧致轻描淡写:“一个都没要到。”

  表哥:“?”

  表哥:“这不是你一个帅哥该说出的话。”

  不仅他疑惑,谌冰也意外,他本来觉得几个女孩子可能会给微信,毕竟萧致骚得很。

  但她们都没给。

  这让谌冰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只有自己抵抗不了他的骚气。

  “不是。”萧致脸半遮着阴影,声音吊儿郎当,“本来她们要给的,但我特意表示不是我要,是替朋友要——”

  他适当地停顿了下,接着说,“得知那个朋友是你,就不肯给了。”

  表哥:“……”

  他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清醒意识到论帅绝对比不过眼前这位爷时,抬手,指了下谌冰。

  谌冰不明所以。

  表哥说:“你要微信的那位朋友其实是他,一会儿别指错了。”

  谌冰:“……”

  萧致垂眸看了他一会儿,摇头:“恐怕不太好。”

  “我就借力打力,并没有替他要微信的意思。”

  “那也不行。”萧致拒绝得很干脆。

  他重新坐回椅子里,指尖在谌冰手背上敲了敲:“这位兄弟有对象,家教严格,对象容易吃醋。”

  “没事儿,我们只要不被他对象知道就行,反正他对象又没在这里。”表哥充满煽动地说。

  不过诡异的是,他说完这句,没有任何人理他。

  管坤冷漠地看了他两眼,拿起可乐,自顾自喝了起来。

  “……真的不会让他对象知道啊!”表哥迷惑大吼。

  周围安静。

  还是没有人理他。

  谌冰手里的饮料只喝了薄薄一层,还不到半个小时,手机屏幕亮了,显示许蓉的电话。

  还没接通对面已经挂断。

  谌冰看向萧致:“我该回去了。”

  “好,我送你。”萧致起身,旁边服务员正好才将夜宵上齐。

  谌冰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还早,跟他们坐会儿。”

  萧致示意河岸边,眼底倒映着幢幢灯火:“十二点整这儿还有烟花,估计看完了再走。”

  谌冰哦了声,说:“你早点回去。”

  “我知道。”

  他俩一起沿着公园的出口走,这一带他俩小时候经常来玩儿,萧致比他熟。

  边走,有一搭没一搭闲聊。

  谌冰问:“你过年走亲戚吗?”

  萧致笑了声:“没什么可走的亲戚。”

  “……”

  倒也是。

  谌冰突然想起来:“你爸——”

  他后半截话没继续说。

  沿路走了好一会儿,萧致才出声:“我很久没去看他了。”

  被风吹着,说不出是不是这个话题过于尖锐,谌冰耳后竟然有些烫。

  半晌,萧致自言自语似的:“我感觉我有些冷血。”

  “为什么?”

  谌冰偏头看他。

  “我知道不是他的错,但我却开始恨他。”萧致声线很平,“我也不想带萧若看他,除了让萧若自卑,难受,除此之外没任何意义。”

  “……”

  谌冰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摇头:“这不是冷血。”

  “不是冷血是什么?”萧致说,“或许我妈也这么觉得。”

  不是冷血。

  不是,冷血。

  不是……

  谌冰在心里说了几次。

  他不会安慰人,缩了下手,不知道该怎么说。

  ……深冬的风吹着颈侧,冷意裹挟其中。

  谌冰记起萧致说过的那件事。

  那一年是燥热的夏天傍晚,别墅里没开冷气,穿着一身厚重裙装的杨晚舟在老萧书房翻找公司印章。她最近太忙了,费老大功夫给老萧这个累赘弄进牢里,公司大权在握,她忙着洗白违规的证据,每天忙得颠三倒四。

  萧致期末考完回家,他给笔袋丢到沙发里,第一件事不是关心和体贴,而是继续和她这段时间的争吵。

  矛盾升级之后,那些话自然而然地冒出口中。

  “你这么恨我就滚!滚出我这里!别当吃里扒外的东西!”

  “……”

  “我叫你滚!”

  “……”

  空气中炎热的温度跌到冰点,寒意森然。

  搬走那天,萧致牵着妹妹站在楼底,烈日将路面晒得潮湿发亮,而接他俩去新家的车辆迟迟没到。家里的佣人全被辞退,只有王月秋陪他们等到中午,留下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后被丈夫开车接走。

  萧致给杨晚舟打电话,打不通。

  天气热,树叶间夹杂着聒噪的蝉鸣,萧若撩着裙子,热得脸色苍白:“哥哥,我们要不要去谌冰哥哥家里等?”

  隔壁大门紧闭。萧致说:“算了。”

  萧若问:“那你不和他说再见吗?”

  “他在集训,没在家。”

  萧致隔了一会儿,开口:“也说过再见了。”

  萧若站不住,坐到地上给裙子弄得很脏。她不敢离开,也不敢去吃饭,怕错过车。萧致频频向隔壁谌冰的房间张望、向梧桐树的道路尽头张望,这段时间他跟杨晚舟的关系破裂到冰点,期待变得很淡薄,慢慢被时间消磨殆尽。

  直到深夜,满天星辰。

  “妈妈是不是不会来了?”萧若问。

  “不知道。”萧若说。

  他想了会儿,说:“我们走吧。”

  “去哪儿?”

  “不知道。”

  他拎着和萧若的两箱子衣服,吃了饭付钱时,从兜里摸出了王月秋留的纸条。

  过去已经是凌晨,萧若靠着他睡着,被王玉秋抱下了车。

  这个地方非常破烂。

  萧致说不清自己待了多久才适应城市阴暗蒙尘的建筑、大街小巷的灰尘、隔壁夫妻的争吵、深夜摩托车驶过时狂躁的鸣笛。

  但他慢慢习惯了下来。

  王月秋也劝过,跟妈妈能有多大的仇呢,去道歉,服软,说不定就好了。

  但萧致不知道什么叫服软。

  他冷血,骨头硬。

  ……可能是过年阖家团聚的热闹,让萧致开始怀疑自己,当时为什么非要去纠正杨晚舟做的错事,而他本身,到现在,对父亲的感情也很淡薄。

  萧致对着手指喝了口气,不远处,许蓉和谌重华招手呼喊谌冰。

  萧致站在薄雪和冰碴上,头发被灯光照得透过微微散光,眉眼模糊,冲谌冰抬了抬下颌:“你回家吧。”

  谌冰没走,重新看了看萧致。

  “怎么了?”萧致问。

  谌冰想了一会儿,抬手,拍了拍他肩膀。

  标志性的爷们儿动作,萧致好笑,垂眸看着他。

  谌冰说:“我走了。”

  萧致往回走,回到管坤和他表哥坐着的烧烤摊面前。眼前烟花一串一串地绽放,眼底五彩缤纷,身旁走过笑逐颜开的路人。

  人是感情动物,每到这个时候萧致就开始思考人生,把以前的事儿到现在过一遍,想想自己哪儿错了,想想为什么过到这种地步。

  到现在,萧致已经分不清自己对家庭和父辈是个什么观念,有时候恨,觉得就自己跟萧若相依为命就好,有时候,又羡慕其他人一家团团圆圆。

  他坐在椅子里,给可乐换成了啤酒。

  管坤表哥要开车,一杯酒都碰不了。

  不知道喝了多久,管坤戳他胳膊。

  “萧哥,别喝了。”

  旁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突然有个播音喇叭在进行新年倒数,音浪回彻整个广场。

  “新年倒计时59秒,58秒,57,56……”

  人潮拥挤,整个广场的声音逐渐开始汇集,形成越发统一强劲的音浪,铺天盖地,爆竹和烟花的喜庆声响,吵着耳疼,能摧毁一切的不详和脆弱。

  “10,9,8,7……”

  耳朵里是嗡然的轰响。

  “……3,2,1。”

  萧致心里默数。

  最后一声。

  “砰——”耳朵里的烟花鸣爆比刚才响了一倍,萧致没听见手机的铃声,却感觉到了贴着身侧的振动。

  拿出来,谌冰的消息。

  -[愿新年、胜旧年。]

  -[未来一定越来越好。]

  -[(づ ̄3 ̄)づ╭~]

  -[o(≧v≦)o~~萧哥好棒]

  萧致修长的指节扣住手机边缘,眉眼被屏幕的荧光映亮,显出棱角分明的深刻眉尾,他上半脸的气质有些冷峻,鼻梁犀挺,乍一看时气质有些生人勿近,不过唇角的笑意削弱了那份寒意。

  萧致好笑,半晌,重新给他回了条消息。

  -[脑婆新年快乐(*゜ー゜*)]

  谌冰直接打电话来了,但他这边烟花太响听不清,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喊声:“能不能别叫、智障、语录?”

  智障吗?

  萧致反而觉得很甜。

  他配合地问:“那我该叫什么?”

  等了半晌,对面发来张截图。是他跟萧致刚才的聊天记录,粗略一看并没有什么东西,仔细看才发现端倪。

  谌冰给自己的备注是——萧坚强。

  萧致:“?”

  他愣了一秒,直接打字:“什么东西????”

  这个昵称也太土了……丝毫没有情侣之间的甜蜜。萧致眉头微皱,不太清楚是不是这段时间谌冰跟自己他们相处,失去了性格最高冷仙气的部分,稍微沾染了一点儿邪典的气息。

  不过下一瞬间,谌冰消息又发来了。

  CB:[这个备注,蕴含着我对你的美好祝愿。]

  萧致秒回:“不如我也祝愿你一个?”

  谌冰:“……”

  他倒是很不客气地回了。

  CB:[行啊。]

  萧z:[那你有什么愿望?]

  问完,萧致等了一会儿。

  旁边管坤表哥要大喝一杯庆祝新年,拿起可乐喝出了82年拉菲的意思,单腿踩上椅子,冲萧致豪气干云地一声吼:“希望新年我能找到妹子!”

  “……”

  啤酒倒入喉咙。

  萧致放下酒杯,指尖蹭了下唇缝的冷流,重新看向手机发来的那条消息。

  CB:[你可以把我的备注改为]

  CB:[谌健康]

  萧致:“…………”

  作者有话要说:萧致:脑婆不对劲(+﹏+)~

  ——

  抱歉(__),卡文,更新晚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wect.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ect.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